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44號白事鋪
44號白事鋪 連載中

44號白事鋪

來源:google 作者:趙三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玉 懸疑驚悚 趙三生

【fqxs】睡夢裡,炎炎夏日,我來到了一條小河邊的大柳樹後面乘涼,在柳樹下同時還坐着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正在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我無法聽見他們說什麼,因為他們說的實在太小聲了,女人時不時的輕笑着,看他們的臉上...展開

《44號白事鋪》章節試讀:


我把帳對好,看了看時間,馬上快4點了,把門關上,剛踏上樓梯,外面就傳來了一陣「嗚嗚」的哭泣聲,我以為是自己幻聽了,立即停下腳步,豎著耳朵仔細聽着,過了幾分鐘都沒有再聽見哭泣聲。

就在我剛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的時候,我又聽見了哭泣聲,這一次的哭泣聲是連續不斷的,一聲比一聲大。

我無奈的翻身爬起來坐在床上聽着,聽得我一陣頭皮發麻,心煩意亂的,心想這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接着我下樓悄悄打開門探出身子朝着巷子里左右看了看,巷子里很黑,啥也沒看到,就準備去櫃檯里找一支手電筒來看看。

當我拿着手電筒抬起頭來看向門外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差點把我魂兒嚇沒了。

「啊!媽呀!」我大叫了一聲,腳下一軟就趴在了櫃檯上,只見門口站着一個扎着小辮、臉色蒼白、身穿紅裙、腳穿紅皮鞋的小女孩。

「大哥哥,你在害怕我嗎?」小女孩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怯生生的問我。

我直起身子,扶着櫃檯顫聲道「我不是害怕你,我是被你突然的出現給嚇到了,剛才是你在哭嗎?」

小女孩沒有回答我的話,抬腳走進鋪子里,左右看了看,發現角落的地上放着一個紙紮的木馬,一臉高興的跑過去就準備要騎上去。

「哎!會壓壞的,那是紙紮的!」我見狀急忙開口阻止,可已經晚了,小女孩已經騎上去了。

當看到紙木馬並沒有被小女孩壓壞的時候,我驚訝了,難以置信的看着小女孩和她身下的紙木馬,心想這紙木馬有這麼結實嗎,帶着疑惑,我向著小女孩走了過去。

我都還沒有走到小女孩的身旁,她就突然站了起來,衝著我做了一個鬼臉,轉身就朝着鋪子外面跑去。

「哎!等一下,小妹妹,你要去哪兒?你家大人呢?」我一邊喊着,一邊追了出去,可巷子里哪裡還有那小女孩的身影。

「別喊了,她已經回家了!」巷子深處傳來一個聲音。

我心裏一驚,急忙拿着電筒照了過去,發現是一個臉色蒼白,身穿中山裝的老頭背着雙手正朝着我這裡走來,剛準備和他說話,卻發現這老頭雖然在走路,可是雙腳卻是離開地面的。

「啊!鬼啊!我的個媽呀!」我大叫了一聲,縱身回到鋪子里,「砰」的一聲把門關得死死的,緊接着跑到櫃檯下面貓着,大氣都不敢出一下,渾身篩糠一樣的抖動,整個後背都濕透了。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接着那老頭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小夥子,開開門,我來拿我的衣服。」

我躲在櫃檯下不敢說話,用手把耳朵捂着,裝作啥也聽不見的樣子。

「小夥子,我和三生約定好了的,今晚要過來拿衣服,快點來開門!」外面那老頭沒聽見我說話,再次大聲的說道。

我一聽是趙三生讓他過來的,緊繃的身體稍微的放鬆了一下,心想趙三生不可能讓一個鬼過來吧,那就說明外面的是人,隨即就掏出手機給趙三生打了過去,想問問什麼情況,可是電話並未接通。

「真的是趙叔讓你過來的嗎?」我慢慢站起身來,死死盯着門的位置問道。

「難不成我還騙你不成,我家就住在巷尾的100號。」門外的老頭沉聲說道。

我一聽他說能說出自己的住址,隨即就上前打開了門。

只見那老頭背着手站在門外笑眯眯的看着我,他的臉上依然的沒有任何血色,嘴唇都是白的,再接着看了看他的腳下,發現他穿的鞋子,鞋底居然是透明的,這下我明白了為什麼剛才我會看見他的腳是離開地面的。

「看什麼呢?趕緊把我的衣服給我,我等着拿回去穿。」老頭見我上下打量他,微笑的對我說道,只是這微笑顯得非常的僵硬,面部肌肉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你要拿什麼衣服,我不知道,趙叔也沒跟我說啊。」我看着老頭撓了撓頭說道,壓根就沒在意他說到的重點。

老頭抬腳走進了鋪子里,環視了一圈,伸手指着牆上掛着的一套黑色壽衣對我說道「就是那套衣服,麻煩你取下來給我吧。」

我點了點頭正準備上前去為他把衣服拿下來的時候,忽然想起了剛剛的小女孩的,隨即開口問他「老爺爺,你認識剛才從這裡跑出的小女孩嗎?天色那麼黑,你怎麼看的那麼清楚?」

「呵呵,認識,那小女孩經常半夜三更在這條街上坐着哭,我們都習慣了。」老頭笑了一聲,刻意避開了他在黑夜中也能看清楚的問題。

把衣服遞給老頭,老頭對我道了一聲謝謝就轉身離開了,我關上門,搖了搖頭,心想今晚這是怎麼了,盡遇到些奇奇怪怪的人。

繼續回到床上,剛睡沒多久兒,就被一陣嗩吶和敲鑼打鼓的聲音給吵醒了,正準備拖過被子捂着耳朵繼續睡的時候,我突然覺得不對勁,因為嗩吶吹出來的是哀樂,猜測巷子里應該是有人去世了。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6點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下樓打開門探出身子左右看了看巷子里,發現巷尾真的有人去世了,此時正在出殯,一群披麻戴孝的男女老少正舉着引魂幡,花圈什麼的朝着我的方向緩緩走來。

我直接走出門,靠在門框上目不轉睛的盯着走過來的出殯隊伍,在經過我的面前的時候,我被眼前的一幕嚇得目瞪口呆的,只見一個男人手裡捧着遺像走在棺材的前面,而那遺像上面的人,正是過來取壽衣的老頭,而且那遺像上面的老頭似乎在看着我笑。

看到這裡,我渾身發軟,腳下站都站不穩了,用手扶住門框才得以進到屋內,剛把門關上,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後背倚靠着門,才得以沒倒下去。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是趙三生打過來的,我趕緊接起來,顫聲說道「趙叔,我碰到鬼了!我不幹了,你趕緊回來。」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才傳來趙三生的聲音「李子凡,你聽我說,你先淡定點,我今天晚上就回來,具體的等我回來再跟你說,你今天不用開門了。」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我看着已經被掛斷的電話,陷入了沉思,趙三生剛才說的這番話,已經挑明了他或者這間白事鋪有問題。

這時我看見角落裡的紙木馬,發現了不對勁,我明明記得那紙木馬是白色的,可現在卻變成了黑色,就像是被火燒了。

接着我掙扎着爬起來走過去,仔細的看了看紙木馬,發現紙木馬確實變成了黑色,輕輕伸手一碰就碎了,此時的我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又聯想到昨夜那些前來買東西的人,和趙三生給我說的規矩,心裏基本確定了昨夜遇到的人,都不是活人。

想到這裡,我腿肚子直轉筋,走路都走不穩了,這他娘的被趙三生給坑慘了,我居然和鬼待了一夜,幸虧沒有出什麼事,要是出事了我咋對得起我年邁的父母啊。

不行,我不幹了,立馬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在心裏這樣想着,隨即就上樓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就在這時候,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還是趙三生打來的,他似乎是預料到了我會馬上走,跟我說一定要等他回來,不然我是會出事的,我哪裡還聽得他的鬼話,直接掛了電話,匆忙收拾東西就離開了白事鋪。


《44號白事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