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成災恨纏綿
愛成災恨纏綿 連載中

愛成災恨纏綿

來源:google 作者:顧非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月 現代言情 顧非墨

「不值得,但也不後悔」林月坐上副駕駛,表情十分平淡,心裏卻總有感慨她向來敢愛敢恨,就這樣堅持了三年,本以為遲早會打動他的心,卻不料他根本不會為自己所動霍征一邊發動車輛一邊看她,「打算怎麼辦?我先送你回海城?」展開

《愛成災恨纏綿》章節試讀:

林月坐上副駕駛,表情十分平淡,心裏卻總有感慨。
她向來敢愛敢恨,就這樣堅持了三年,本以為遲早會打動他的心,卻不料他根本不會為自己所動。
霍征一邊發動車輛一邊看她,「打算怎麼辦?
我先送你回海城?」
林月搖搖頭,「先不回去了,我當年離開的時候,老爺子逼我發誓說五年內不能回去,先在京北待着吧。」
「那……」霍怔眉梢一挑,「薇薇安大律師要重出江湖了?」
那是自然。
林月已經想通了,愛情這東西太夢幻,唯有事業才是永久不變的。
她從容而自信的一笑「嗯,我打算就在京北發展,霍征,你幫我把消息放出去。」
聽到她鬥志滿滿的語氣,霍征就知道,從前那個林月又回來了。
顧非墨將沈清然接回別墅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
她身子看上去有些虛弱,被顧非墨扶着進門,看到空蕩蕩的別墅,還明知故問「非墨,你照顧我,你太太不會介意嗎?」
提起林月,顧非墨不自主的想起昨日她紅着的眼眶,淡然道「我已經和她離婚了。」
果然。
沈清然暗自一笑,她就知道,昨天發的那條短訊和照片會有效果。
顧非墨將她扶到沙發上,「你先好好休息。」
其實,顧非墨之所以會這麼快的跟林月離婚,就是因為沈清然身體不好,她本來在國外有很好的事業,回國則是因為病了一場,需要好好休養。
沈清然見他這麼關心自己,嬌羞的一笑「知道了。」
安頓好她後,顧非墨便回了書房辦公。
不一會兒,他接到下屬打來的電話。
「顧律,民安食品有個案子,他們旗下十多個加盟商聯名把他們告了,民安的老闆希望我們律所幫他代理這個案子。」
顧非墨表情沒什麼變化,「嗯」了一聲,在電腦上看到助理髮來的詳情資料。
一樁普通的商業糾紛而已,這種案子星海從未失手。
顧非墨關上電腦,淡然道「這個案子給王律負責。」
離開顧家後,林月便回到了林家在京北的別墅,休養了兩天,霍征再次找上門。
「薇薇安,工作來了。」
他笑着將一份資料甩在桌子上,林月一愣,倒是沒想到她讓霍徵才放出消息兩天,竟然就接到了工作。
她饒有興趣的拿起來看,看完後表情便有些失望「這麼簡單的案子?」
十個加盟商因為把食品集團不遵守約定,在他們交了三十萬加盟費後只提供劣質設備和配料,他們的訴求是食品集團退還加盟費並提供賠償。
霍征挑眉一笑,敲了敲她的額頭「行了大律師,這裡是京北不是海城,何況你還消失了三年多,大家聽到大名鼎鼎的薇薇安終於復出了,多少還得緩緩,生怕你是冒充的呢。」
林月失笑,這才重新撿起文件,開始仔細的看起來。
見她看的認真,霍征又神秘兮兮道「其實這個案子他們本來已經找好律師了,只是原來的律師一知道被告找了誰後,立刻就不接了。」
「你猜,被告找的律師是誰?」
聽他這麼說,林月好整以暇的看着,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果然,霍征道「你前夫,顧非墨,不過他自己沒接,給了底下的人。」
林月瞭然,這麼簡單的案子,放在以前,自己也是不會接的,顧非墨那麼驕傲的人,自然更看不上。
她淡淡道「星海的律師?
那也很厲害啊。」
「再厲害也沒有你薇薇安厲害,不過,你不會看在你前夫的面子上放水吧?」
霍徵調侃她。
林月白了他一眼。
她向來是個說放棄了就絕不回頭的人,還放水,就算到時候上庭的真是顧非墨,她也懶得多看一眼。
「好了,我要開始準備了。」
她起身,拿着卷宗上樓。
這宗案子雖然簡單,但畢竟是林月回歸後接的第一個,她拿出十二萬分的認真,見了當事人,做了十分充足的準備。
半個月後,法院。
星海律所的王林律師勝券在握的坐在被告席上,看着對面林月陌生的面孔,並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卻不料,開庭後,看着柔柔弱弱的林月,卻忽然開始強勢的步步逼問!
她先是直接甩出了當初民安食品和加盟商們簽的合同,指出上面明白的寫着民安會為加盟商提供優質設備,可結果卻是粗製濫造的東西。
又拿出近段時間走訪調查,從其他加盟商那裡拍來的圖片,證明民安一直偷偷鼓勵加盟商以次充好,欺騙消費者。
各種證據、資料、合同,疊成小山。
她態度強勢,聲音不算大卻又十分有力,邏輯清晰,條款明確。
才半小時就把星海的王林打的一句話也說不出,最後直接大獲全勝。
法院判定原告勝訴,民安集團不遵守合同,退還所有加盟費,並賠償每位加盟商經濟損失。
走出法院,林月微笑着送走了原告,轉頭看到王林臉色沉悶的走了出來。
王林從來沒見過她,根本不知從哪兒來的一個女人這麼厲害。
「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請問你是?」
這時,霍征的車來了,林月轉頭看了王林一眼,淡淡道「薇薇安。」
說罷,便上了車。
王林咂摸着這個名字,過了半分鐘才反應過來。
他猛地抬頭看向車離去的方向。
薇薇安?!
那個跟他老闆顧非墨齊名的女律師?
她居然又復出了?
王林驚得睜大眼,一動不動。
行了,今天輸得不冤。
半小時後,顧非墨在辦公室得知了王林敗訴的消息。
他眉眼一沉,王林雖然年輕,但業務能力向來突出,京北沒有幾個律師打商業案件是他的對手,他怎麼會輸?
下一秒,他便接到了王林的電話。
只聽那邊說了一句話,顧非墨墨一樣眸子動了動。
「你說,薇薇安復出了?」
王林激動地說「絕對是她,我去,那要人命的強勢風格,名不虛傳啊。」
掛了電話後,顧非墨坐着思考良久,他沒想到,消失三年的薇薇安竟然會在京北復出。
那個女人,他從未見過,但卻無數次從別人的口中聽到她的名字。
甚至大部分時候,他們兩人的名字是連在一起的。
男人總是有征服欲的,年少意氣的時候,他也曾想跟這個薇薇安比試一番,分個高下。
不過如今,他除了是律師,更是星海律所的老闆,站得更高,看的便更遠。
比起成為她的對手,倒不如……把她收為麾下!
接着,他撥通助理的號碼「查一下薇薇安的聯繫方式。」
「是。」
……另一頭,林月打贏了這樁案子,一復出就贏了星海的律師,都不需要怎麼宣傳,薇薇安復出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京北律法圈,找她打官司的人絡繹不絕,想拉她入伙的事務所更是多不勝數。
但林月通通沒有回應,她心裏已經有了自己的安排。
霍征看着她客廳桌上放着一摞的卷宗,林月卻一份都沒看。
「你不接新案子了?」

《愛成災恨纏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