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把我要縮回的手抓住
把我要縮回的手抓住 連載中

把我要縮回的手抓住

來源:google 作者:盛誠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鍾翰彩 鍾穎傑

着光線打量起鍾恆近在咫尺的臉他的五官一如既往的清俊,又添了幾分成熟穩重幾年不見,真是熟悉又陌生身旁傳來鍾恆的體溫,我卻覺得眼前的場景虛幻我竟然就這樣兵荒展開

《把我要縮回的手抓住》章節試讀:

着光線打量起鍾恆近在咫尺的臉。
他的五官一如既往的清俊,又添了幾分成熟穩重。
幾年不見,真是熟悉又陌生。
身旁傳來鍾恆的體溫,我卻覺得眼前的場景虛幻。
我竟然就這樣兵荒馬亂地嫁給了鍾恆?
像要尋求什麼證明,我伸出手撫摸面前人的臉。
手還沒碰到,鍾恆先睜開眼,一把把我要縮回的手抓住,在上面落下一吻。
「昨晚你先睡着,還沒找你算賬。」
一個翻身,鍾恆不復平時的客氣守禮,用聲音和身體蠱惑起我來。
天色也隨着我們的動作亮堂起來。
「好了,我們要收拾收拾,下午還要送別爸媽。」
我推搡着鍾恆,小聲抱怨。
我的婚事已定,父母和河南老家那邊聯繫好,不願給友人添麻煩,打點一番後離開了上海。
鍾恆站在我身邊,我揮別父母,也揮別了我的少年時代。
送走父母后,鍾恆領我去西餐廳吃飯。
「我記得你相當會英文。」
鍾恆從服務生手中拿來菜單遞給我。
「是,當初為了留學,在學校之外,父親替我找過家庭教師。」
想到留學,我低下頭,假裝仔細翻看菜單。
我家傳承先人經營布莊,早幾年生意還算像樣,可父親生性木訥,少與**洋人交際,布莊規模和工人數量一縮再縮,到我中學畢業準備留洋的時候,已經沒什麼家底了。
父親準備賣掉金算盤,被母親攔下,最終母親典當了嫁妝。
出發前昔,家賊把我們湊的錢和那把金算盤全捲走了。
那世道下,人如果只是偷了幾塊銀元,馬上就會被緝拿歸案,但偷走的是幾百塊便足夠逍遙法外。
我家本就有欠債,這下完全周轉不過來,只能把店面布匹宅子悉數抵押,我的留學夢也不了了之。
不過朝夕之間,我家落魄如此。
這次結婚設宴所用幾乎都來自鍾恆。
「那很好,我的書店也開張了,你不如和我一塊經營,幫助我翻譯書籍。」
鍾恆將我從回憶里拉出來。
社會發展日新月異,人們對國外作品興趣高漲,許多出版社和雜誌也開始尋求譯者譯文,開價比一般文章高出不少。
「我還沒有讀過英文原著。」
我訕訕道。
「沒事,」鍾恆給我一個寬慰的笑容,「一切來日方長。」
吃過飯,鍾恆又帶我去了金店,買來一條素金鏈穿上...

《把我要縮回的手抓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