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聽話的小野貓
不聽話的小野貓 連載中

不聽話的小野貓

來源:google 作者:干煸四季豆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庄詩柳 江亦鳴 現代言情

兩人剛結束一場友好交流,幾分鐘後,收拾妥當,庄詩柳一邊塗著口紅,一邊轉頭說了句「快點兒啊」「幹嘛」江亦鳴眉眼帶笑,哼着小曲兒走向衛生間「民政局~離婚!」庄詩柳特意頓了頓「那剛才~~你在幹嘛?」江亦鳴邁出去的步子,又停了下來,暗啞的聲音里全是質問「行使妻子的權利」展開

《不聽話的小野貓》章節試讀:

洛儀毫不猶豫地吐槽,「怎麼,你這千年鐵樹還能枯木逢春啊?」

庄詩柳坐上的士,抿嘴一笑,「對啊,說不定姐的春天可就來了」

「悠着點兒」,洛儀嘴角咬了根畫筆,「還是冬天呢,發春豈不是冷了點兒?」

庄詩柳噗嗤一笑,「成熟老男人的魅力,你這個人不懂了啦~」

這帶台灣腔的尾音,洛儀不禁能想像出庄詩柳做作學樣的神情,瞬間打了個哆嗦,「到底是多老,能讓你這麼五迷三道的」

「大概,得有個29歲的樣子」,庄詩柳哼着小曲兒,打開了娛樂新聞。

「29,也叫老男人了~~大姐,你也26了好吧」,洛儀沒再理會她。

庄詩柳剛回家,還沒來得及坐下,于欣就立馬起身坐好,板着一張臉,庄明和她使了個眼色,她立**意。

指定是剛才姑媽來了電話。

于欣還沒來得及發作,庄詩柳一把甩下包在床上,撇着嘴走出來,刻意踢打着拖鞋出來,「爸,媽,姑媽也太不靠譜了吧」

「什麼?你姑媽可說人家那工作穩定,企業高管,愛好文學又知書達禮的」,于欣狠狠地拍了拍膝蓋,「就為著你一不圖錢,二不圖地位,特意給你找了個志趣相投的」

「我又不戴假髮,怎麼可能志趣相投」,庄詩柳沒好氣地倒在沙發,嗑閑地嗑起瓜子來。

「啊?年紀那麼大啊?」于欣意識到事情沒那麼簡單,「不是說好了年齡相仿嘛」

「可能就是純粹工作壓力大,不是年紀大,別搞人身攻擊啊」,庄明氣哼哼地,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頭髮稀少的腦勺。

庄詩柳呵呵笑了出來,「不是,主要是他特作,又端着個架子,附庸風雅裝作蠻有文化,後來甚至直接都給我安排起結婚,還得上交工資,婚後相夫教子,在他媽那領生活費的事兒了」

「啊?」,于欣意識到錯怪她了,忙不迭拍了拍她手背,「詩柳啊,這種媽寶又大男子主義的自私男人,倒插門我都堅決不同意」

「對,詩柳才26呢,我們又不是養不起」,庄明這才放心地走到書桌旁準備研墨寫字,「爸爸小時候可是村裡的養豬小能手呢」

庄詩柳見兩人不再追究,一邊吐着瓜子殼,一邊大膽嘀咕着,「你們是不知道,那男人一口一個總經理自稱,茶水500多塊錢,還讓我A呢,飯都捨不得請一頓,我情願a飯錢,哼」

于欣轉頭,滿臉堆笑,「好啦,閨女今天受氣了,也不怪姑媽,她也不過是個中間人,也不太了解情況,以後啊咱不相親了」

「嗯,那也行」,庄詩柳眨巴着圓溜溜的眼睛,可憐巴巴地看過去,收到于欣轉過來一筆安慰金之後,兩眼放光,立馬在她肩頭蹭了蹭,「老莊,咱以後都聽於主任的」

「多大了還沒個正形」,于欣沒好氣地推了推她。

~~~

周一下午家長會,庄詩柳一邊核對名單,一邊囑咐其他科任老師空了都上台和家長聊聊。

整個年級的家長會在階梯教室進行,校長講話致辭,年級主任介紹學校歷年來的高三戰績,一個多小時後,家長們心滿意足地再折回各自孩子所在的班級。

「還有兩位家長沒到嗎?」庄詩柳看了看空着的兩個座位,翻翻手機,其中一位發了消息說明天單獨到校溝通,還有位同學的家長從來沒回復過消息,一直以來都是靠學生單線傳遞。

「時間到了」,庄詩柳看了眼時間,座下的家長大多都非富即貴,他們的時間自己可耽誤不起,側身看了看英語老師,「王老師,您先上台講兩句吧」。

庄詩柳找到門外的江愷,淺淡地一笑,「江愷,你家長沒來嗎?」

「啊?我家長不是早就到了嗎?」,江愷指了指遠處接電話的男人。

「那行,趕緊讓他回教室吧」,庄詩柳微微點頭,轉身回到教室最後排坐下。

江愷在門外拉着男人的衣袖,苦苦哀求了好久,男人才不太情願地走向後門。

他個子高大,得體的套裝加身,本就氣宇不凡,中途進場,自然是引起一陣騷動。

畢竟到場的還是以媽媽為主。

只見他和門口的庄詩柳對上一眼,眼神中帶了些許詫異,愣怔出神。

天生一雙妖媚的眼睛勾人心魄,可對上這冷臉,屬實有些違和。

或者說,讓人有些不寒而慄,庄詩柳扯着嘴角強顏歡笑。

完了,這眼尾炸花的老渣男!

居然是班上學生的家長,真是欲哭無淚,自己這千年鐵樹開花,半夜給修了枝椏。

他微微頷首,徑直坐在最後一排的凳子上,嘴角扯了扯,眼裡的狠厲沒了,眼神變得有些玩味。

那是原本留給來檢查的領導用的。

庄詩柳後悔得摳出了一畝三分地,根本不敢側身看一眼,還好,家長會進行很順利,已經尾聲了。

庄詩柳上台總結了幾句。

江亦鳴目光投過來,四目相對,庄詩柳心裏竟有些許慌張,趕忙轉過頭去,看向別處。

沒有什麼比看上學生家長更尷尬的事兒了!怎麼能去做學生的後媽呢?反思一下,自己也太邪惡了。

還好沒來得及付諸行動!

台上的姑娘圓臉,扎着簡單的丸子頭,耳朵露在外面,軟乎乎的,一雙大大的杏眼無辜又可愛,鼻尖挺翹,明眸皓齒,笑起來,眼睛彎彎的,眉眼都冒着星光。

若不是戴着副黑色方框眼鏡,用風衣將自己包裹嚴實,平添了些嚴肅,否則單看臉,和高中生毫無二致。

江亦鳴似想到了什麼,低聲嗤笑了一聲。

家長會結束,好幾個家長將各科老師圍了起來,紛紛單獨問詢孩子表現。

江亦鳴在樓道口囑咐了江愷幾句,末了,還譏誚地問他,「我來開家長會,你媽不生氣?」

「她~也沒那麼小氣」,江愷低垂着頭,「能不能別和她說,我最近成績下降得厲害」

「我可沒興趣」,江亦鳴冷峻的臉上似有些慍怒,抬腕看了眼時間,轉身要走,擺了擺手,「下次我可沒這麼好心情搭理你」

「我不都說了,我班主任特好看」,江愷撓了撓頭,「你來了,也算不上吃虧啊」

「浪費了我兩個多小時,公司可吃了大虧了」,江亦鳴頭也不回地下了樓梯。

「江先生,請留步」,庄詩柳手裡抓着江愷最近考試的試卷,快步走向樓梯口。

江愷對着他擠眉弄眼,扯着他的衣袖,「抓住機會啊,成了你就不用相親啦」

江亦鳴如墨的眸子里透着些不悅,江愷轉身笑着叫了句,「庄老師好」

「江先生,江愷最近成績下滑有點厲害,請問是最近家裡有什麼事干擾了他嗎?」,庄詩柳不好意思對上老渣男的眼睛,只得將試卷遞給他。

江亦鳴一把接過來,第二頁幾乎滿篇紅叉,他皺了皺眉,「成績這麼差,我看是不是得抽時間驗個DNA查證一下」

「啊?」庄詩柳不知如何接下這話茬,難道他懷疑他們的父子關係?

不過,他倆有六七分相似,年紀上算起來好像是不太合理。

或者說,是家境優渥的老男人保養得宜罷了。

「他是說他挺忙的,要不下次再聊」,江愷生怕江亦鳴生氣,待會萬一抖摟出什麼家庭醜聞來,趕緊打岔。

「那好吧,您先忙,我加您微信吧,以後和您手機上溝通江愷的情況」,庄詩柳拿出手機,準備掃一掃。

誰料江亦鳴剛才還繃著的臉,突然變了,嘴角勾起,桃花眼特別撩人,他走近了一步,微微挑眉,「怎麼,我是庄老師的理想型?」

言下之意,不言而明,要微信的老套路罷了。

「我~」,庄詩柳一時語塞,想着解釋一番,但想到自己確實喜歡這一款,又覺得解釋反而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

好勝心終究是佔了上風,「我~我~我沒有,你孩子都這麼大了,還去相親,我怎麼會喜歡你這樣的渣男!」

看來兩人認識啊!江愷愣得瞪大了眼睛,雙手捂嘴,還四下看了看,沒人,好險!他倆該不會打起來吧~~

江愷臉上的表情從不可思議到糾結,他是真的有在認真思考,到時候真打起來了,該幫誰比較好?

江亦鳴見她氣得漲紅了臉,聳了聳肩,「既然對我沒興趣,那江愷的學習問題,以後還是聯繫他爹江遠志吧!」

說完,大長腿一邁,徑直離開了。

江愷心想真聯繫他爸,不得打他一頓,躬身致歉,「庄老師,對不起,我先走了,不然回家會有生命危險」

說完,拔腿便跑。

「生命危險?」庄詩柳反應過來,江遠志是他爹,那這個「亦鳴」又是誰?

他哥?他叔?他舅舅?

可是,他倆看起來一點也不熟,起碼不像親人般親昵,很難不懷疑他是個被僱傭的跑腿家長。

該不會他是他後爸吧!!!

庄詩柳有點接受不到,洛儀一通電話將她拉了回來。

「你怎麼沒看群啊,凌瀟說今晚約一場,選在Truly了,怎麼樣」,洛儀剛夾到了一個娃娃,心情好得很。

「啊?她不是下午剛回國嗎,不需要倒時差啊?」,庄詩柳回去教室檢查了一遍門窗板凳,一邊慢悠悠走下樓,「別太晚就行,我明早早自習呢」

「行,都依你,12點前我單方面放你回家」,洛儀嘴角微微勾起,撩了撩頭髮,「聽說她還特地帶了一幫男模」

「正經嘛,你們?」庄詩柳噗嗤一笑。

「那可是正經男模!」,洛儀莞爾一笑。

《不聽話的小野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