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正經的醫修
不正經的醫修 連載中

不正經的醫修

來源:google 作者:炸毛的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炸毛的貓 言天承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山藥枸杞紅棗排骨烏雞湯……卧槽,加錯了,我的晚餐!!!不正經的醫修,穿越到正經的修真界,會出現何種啼笑皆非的尷尬局面敬請期待醫聖通鑒展開

《不正經的醫修》章節試讀:

元禾村。

張寡婦家。

「啊!」

一道衝破天際的尖叫聲無限拉長,聲音悠長不斷,身體狀況應該不差……

嘭!

接着灰舊木門,被人從內撞開,層層灰塵被抖落下來,暗黃夕陽的反射下,盪起一陣灰霧。

一個披頭散髮,渾身濕漉漉的少年踱步蹣跚,狼狽奪步而出。

臨近竹木柵欄時,輕輕一躍,身形如狸貓似的,跳了過去。

旋即,認準東南方,狂奔離開。速度之快,短跑冠軍看了都只能搖搖頭,表示眼睛都跟不上。

「臭小子,我告你師父去。」

張寡婦裹着一層薄薄的絲鏤,站在竹木柵欄外,氣憤填膺地大吼大叫。

……

「又跑哪去鬼混?渾身濕漉漉的。」

李郎中皺眉上下打量徒弟言天承。

「沒……去……呃……」

言天承眼神慌亂,左右躲閃師父的目光,結結巴巴半天,也沒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哼!定是做了虧心事,還不從實交代。」

李郎中見言天承這幅模樣,心中咯噔一下,冷着臉色,嚴聲厲喝。

「師父,真沒什麼!」

言天承強壓內心的忐忑,平復好情緒,使自己看上去正常後,才開口回道。

千算萬算,沒算到,自己眼神中的怪異行為出賣了他。

「看你是身上癢,來來來,為師給你鬆鬆筋骨。」

李郎中氣的吹鬍子瞪眼,抄起門後的掃帚,狠狠抽在言天承小腿上。

被結結實實地抽一下,言天承疼的齜牙咧嘴,轉身朝門外大院跑去。

「兔崽子,還敢跑,今兒個為師非得把你屁股打開花。」

李郎中見言天承撒腿就跑,火氣噌的一下上來,拎着掃帚就追。

「師父,你不能打我,我真沒做虧心事。」

言天承沿着偌大的大院撒丫子狂奔,身後緊跟着手揚掃帚的李郎中。

「還敢頂嘴,翅膀硬了是吧。」

李郎中陡然提速,手中掃帚橫掃出來,正中言天承屁股。

言天承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嚎,誠然如他說的一般,要把言天承屁股打開花。

一聲聲慘叫聲,彷彿在譜寫一段凄涼的旋律,高昂且啼訴。

咚咚咚!

「李郎中可在家。」

這時一陣敲門聲響起,打斷了正在教訓徒弟的李郎中。

一聽這聲音言天承瞳孔放大,趁李郎中前去開門的空隙,急忙溜到牆邊,三下五除二翻過牆壁。

他心中門清,定是張寡婦前來告狀,因為這種事,已是屢見不鮮。

不過,有一說一,張寡婦皮膚挺白嫩的,掐一手,估計得流不少水吧!

……

後山,山澗。

言天承扒光衣服,跳入清澈見底的水潭裡,在身上亂抹一番後,望着水中倒影,陷入回憶。

他並非本土人士,更嚴格來說,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嚴天成,藍星龍國人,畢業於醫科大學。

報考醫學專業,並不是他有多大的宏偉壯志,去懸壺濟世救治傷員。

只因鐵哥們兒一句:「妹子多的批爆。」

他就彷彿整個人安了永動機,不再沉迷遊戲、網文、10G……

學習起來動力十足,鑽研起醫學方面的所有資料,並銘記於心,倒背如流。

經長達半年之久,如願以償考進醫科大學。

正當他準備大展宏圖,展開撩妹生涯時。

一場意外來臨,生生終止他的計劃。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陽光明媚清晨,嚴天成懷着激動興奮的心情前往醫科大學。

「我美了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醉了,帶上我們的誓言,遠走……哎呀!」

哼着小曲的他,沒注意腳下井蓋沒蓋上,整個人墜入下水道,淹死了……

「呸!死的真特么憋屈。」

言天承猛洗一把臉,吐出一口水,啐罵一句。

望着水中倒影出來一副十分普通的容貌,非常騷包地來上一句:「真特么帥。」

隨即,爬上岸,穿好一身樸素的粗布長衫,竄進山林深處。

……

李郎中家。

「大妹子,身體何處不適?」

李郎中把張寡婦迎了進來,也不寒暄兩句,直奔主題。

等這邊事了,就去好好收拾收拾那個兔崽子。

「李郎中,言天承這臭小子可否在家?」

張寡婦臉頰通紅,銀牙咬得咯咯作響。

「這……」

見張寡婦此等興師問罪的趨勢,李郎中心中一怔,心想那兔崽子不會是惹到她了吧!

黑寡婦、克夫煞星、毒舌瘋子。

皆是張寡婦的外號,村裡還流行一句諺語「寧招閻王,勿惹毒舌。」

其言道出張寡婦毒舌的恐怖。

李郎中咽了咽唾沫,旁敲側擊,道:「大妹子,不知找小徒何事?」

「何事?」

張寡婦杏眼圓睜,瞪着李郎中,咬牙切齒,道:「你家這臭小子爬我房頂偷看老娘沐浴,踩塌房頂落下來,把老娘全身看了遍,你說此事該如何了斷?」

「什麼!」

李郎中驚怒交加,口中不斷大罵:「孽徒,真是孽徒,我簡該枉為人師表,如此奇恥大辱。」

「哼,少在這兒惺惺作態,快把那臭小子交出來。」

張寡婦臉上霜寒一片,不予理會李郎中的態度,執意要他交出言天承。

「孽徒,還不趕緊給我滾出來。」

李郎中朝堂屋厲聲大喝。

半晌,不見動靜。

李郎中正欲進去一探究竟,不料被張寡婦搶先一步進入堂屋。

待李郎中進來時,屋內空無一人。

兩人齊齊愣住。

「人呢?」

張寡婦得理不饒人,大聲質問李郎中。

「這……」

李郎中面露尷尬,瞠目結舌,無話可說。

……

後山深處。

一處陡峭的山脊處,言天承俯身向下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下面竟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他盯着山脊下方一株紫青色蓮花,皺眉思索。

「可惜沒繩索,不然定能摘下這朵紫韻花,對了,來時的一棵大樹上長滿藤蔓,可以用來製作藤繩。」

說干就干,言天承一溜煙跑沒影。

半刻鐘後,他費力地拖着嬰兒手臂粗細的藤繩,再次來到山脊前。

用一頭死死纏住一棵大樹樹榦,另一頭順着距離紫韻花邊緣慢慢放下去。

待一切提前工作塵埃落定,他緊緊抓住藤繩慢慢往下挪。

《不正經的醫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