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超級修真棄少蘇白夏淺語
超級修真棄少蘇白夏淺語 連載中

超級修真棄少蘇白夏淺語

來源:外網 作者:木木魚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木木魚貓 都市言情

修真大世界的渡劫仙尊蘇白,驀然清醒過來過來,才發現自己居然變成了地球上一個豪門棄子!他還發現,他不僅被世家拋棄,還寄人籬下,被親人甚至是表姐冷眼嘲諷……這是一代仙尊,崛起都市,橫掃世家大族,快意恩仇..展開

《超級修真棄少蘇白夏淺語》章節試讀:

[https:///]

「師父—這–這—」

眼鏡青年看到這一幕,徹底慌了,回想起之前蘇白的話語,一時間不敢再動作。

譚布衣見此,心中猛然一沉,連忙喝道「快,馬上將唐老放在地上!」

譚布衣眉頭緊鎖,老臉一陣紅一陣白—難道真的被那黃口小兒說對了?

他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躁動,沒有說話,直接拿出銀針,扎在唐安國胸口。

「擒元氣針—」

「對,這是譚老神醫的成名絕技,譚老親自出手施針,一定沒問題了!」

百草堂內,看熱鬧的眾人,眼神灼灼的看着譚布衣出手。

可是,譚布衣施針後,唐安國的臉上的黑氣卻越加濃郁,嘴唇發紫,眼看就出氣多,進氣少了!

看到這一幕,譚布衣臉色越來越白,老臉上全是細密的汗珠,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的氣針居然毫無效果?

唐念微看到這裡,滿臉擔憂,雙眼通紅,顫聲道「譚老,我爺爺到底怎麼了?」

「這—唐老邪寒入體,侵入心脈,現在的情況—怕是不容樂觀……」

聽到這裡,蘇白不由搖頭,照他的治法,不出三分鐘,那唐裝老者必死無疑!

看到這裡,他搖了搖頭,轉身向著大門走去。

既然他們不相信自己,那他自然也沒有必要多說什麼。

聽完譚布衣的話語,唐念微俏臉瞬間毫無血色,慌亂間,看到正欲離去的蘇白,剎那間像是抓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連忙喊道「先生請留步!」

唐念微眼眶通紅,大步走到蘇白身前,躬身道「之前是我誤會了先生,請您救救我爺爺!」她此時,話語間已經用了敬稱。

「你現在相信我了?」蘇白淡淡道。

唐念微深吸口氣,神色恭謹,「請先生救命!」

出乎她意料的是,蘇白卻搖了搖頭道「我為什麼要出手?」

唐念微咬着嘴唇,從身上拿出一張金色卡片,道「這裏面有五十萬,全當之前冒犯先生賠禮。若是先生能出手救我爺爺,我江州唐家,定有厚報!」

江州唐家!

蘇白眼眸一動,內心震動,怪不得出手如此闊綽,原來是唐家的人。

他就在江州上學,自然清楚江州唐家是何等的龐然大物。

聽到唐念微的話語之後,百草堂內聽過唐家傳聞的人,再看向她的時候,眼神里已經全是敬畏。

江州唐家,乃是整個江州的頂尖家族,據說唐家背後是省城的軍部。

蘇白眸光閃動,他如今正缺錢,而且正在江州上學,這唐家在江州是頂級大家族,以後定能用的上!

一念及此,蘇白接過唐念微手裡的卡片,淡淡道「我只出手一次,成敗與否,就全看老爺子的造化了!」

唐念微臉色緊張到極致,激動道「多謝先生了!」

這時候,臉色鐵青的譚布衣再也忍不住了。

「唐小姐這是什麼意思?請這個黃口小兒來為唐老治病,你這是在侮辱譚某嗎?」

一旁的黑衣人也皺眉勸道「小姐—」

唐念微眼神凜冽,道「我沒有侮辱譚老先生的意思。只是,爺爺病重,譚先生的針法似乎不對症,念微實在不敢延誤,還請譚老理解。」

譚布衣氣的渾身顫抖,指着蘇白和唐念微,臉色漲紅,半晌才憋出幾個字。

「好–好–好!既然唐小姐不信老夫,那我就此罷手!唐老先生再有什麼問題,與我無干!哼!」

唐念微卻不再理會他,而是恭敬對着蘇白道「請小先生救我爺爺性命!」

現在,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蘇白身上了!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蘇白淡淡點了點頭,徑直走到唐安國身旁。

譚布衣看到這一幕,眼中更是不屑。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施救!」

在眾人質疑的目光中,蘇白神態自若,居然『刷刷刷』將譚布衣之前插在唐安國身上的銀針全部拔掉!

他的動作之快,常人根本難以看清,就算是常年跟隨唐安國習武的唐念微也只看到一串殘影。

看到這一幕,唐念微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只看這一手,她就知道這清秀少年不是普通人,自己這次怕是賭對了!

譚布衣眉頭微皺,內心依舊在冷笑。

唐安國現在心脈受損嚴重,血氣凝結,已近瀕危,就算他全力出手救醒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他倒是想看看這黃口小兒接下來如何收場。

「唰—」

眾人根本看不清蘇白的動作,只覺得一陣風吹過,一根銀針已經插在了唐布衣的胸口膻中!

「我倒是什麼獨門絕技,結果不還是銀針嗎?」

譚布衣眼中的嘲諷更濃,滿臉冷笑。

蘇白慢慢攆動銀針,一股肉眼難以看到的淡青色氣流隨着銀針渡入唐安國的體內時,他回頭看了譚布衣一眼,淡淡道

「同樣是銀針,我的銀針能『肉白骨,生死人』,豈能是你那三流針法能比的?」

就算是再普通的一根銀針,在他修仙者手裡,也能變成肉白骨生死人的救命神針!

「你—」譚布衣氣的臉色鐵青,指着蘇白半晌說不出話來。

譚家的「擒元針法」傳承數百年,到蘇白嘴裏居然變成了三流針法,這簡直狂妄的沒邊了!

「無知小兒,我譚家『擒元針法』乃為明代先祖所創,名震江南,你居然如此辱它—」

蘇白眉頭一掀,眼眸湧出一絲冷意,回頭時,猛然喝道「聒噪!」

他的聲音如同滾雷,在屋內炸響時,眾人都紛紛捂住耳朵。

唐念微眼神微凜,看着蘇白,目光全是震驚,她現在可以肯定,這其貌不揚的少年是個真正的高手!

在她身旁,幾個黑衣保鏢,看向蘇白的目光時,已經全是忌憚。

譚布衣更是被蘇白的聲音嚇得臉色煞白,再看向蘇白時,眼神里已經多了一絲懼意。

隨着蘇白施展針渡氣,唐安國臉上的黑氣像是潮水一般褪去,一股溫潤健康的血紅色出現時,他的呼吸漸漸變得平穩,最後終於悠悠醒來!

「醒了!」

「居然真的醒了!」

「眼看就要不行的人,居然就這麼好了?!神醫啊,這才是真正的神醫啊!」

百草堂內眾人驚嘆時,再看向陳謙的眼神,已經全部變成震驚,崇拜。

《超級修真棄少蘇白夏淺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