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返1998
重返1998 連載中

重返1998

來源:google 作者:筆舞春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晴 江洋 都市小說

最近非常火的小說重返1998講述了江洋江晴之間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筆舞春秋對內容描寫跌宕起伏,故事情節為這部作品增色不少,主要講了:「看過來!」「看過來!」「這裡的表演很精彩」「請你不要」「不理不睬!」「我上看下看……...展開

《重返1998》章節試讀:

江洋大步行走在街道上,一些曾經屬於記憶中的畫面如此真實地展現在眼前。
空氣無比的清新,天空格外的藍。
白雲裊裊,心情爽朗了太多。
汽水兩角,冰棒一角,可口可樂三元等字樣隨處可見。
家用電器這種高科技的產品只有在貿易大樓裏面才會有。
BB機,大哥大已經逐漸淡化出人們的視野,摩托羅拉,松下,諾基亞等手機產品成了男人們身份的象徵。
工薪階層每個月的工資處於三百元左右的九八年,冰箱,彩電,洗衣機等物品依舊是普通家庭可望而不可即的。
經過整整一天的調查,江洋把石山縣的基本物價已經摸得差不多了。
從菜市場開始,一直到高端的消費群體。
江洋發現,人們消費認知遠遠超乎了他的想像。
他原本以為,這個時候的人們應該是那種省吃儉用,不捨得消費的觀念,事實竟與之截然相反。
雖說現在的人均收入不是很高,但由於物價低廉,其實比二零一二年的幸福指數還要高出許多。
這個時候的地產經濟還沒有出現苗頭。
人們的存款多數都在銀行,投資渠道少,生活的需求自然就放寬了很多,需要解決的無非就是些吃穿。
在江洋的記憶中,自兩千年開始,地產經濟便逐漸誘導人們把存款轉換成房產。
人們存在銀行的票子變成了一堆鋼筋混凝土,美其名曰投資。
直到有一天意識到,這些房子再也換不成錢了的時候,地產經濟的泡沫也隨之而來。
想到這裡,江洋的思路也逐漸清晰了起來。
人們有錢,但是都存在銀行里。
誰能讓他們把存在銀行的錢心甘情願地掏出來,誰就是主宰這個時代的老大。
做到這一步的前提,是自己必須先富有起來。
烈日炎炎,奔走了一上午的江洋是又渴又餓。
發現不遠處的大樹下,有個年輕的小胖子躺在一個推車旁乘涼。
推車上掛着一個木牌子,上面歪歪扭扭地寫着冷飲,兩腳。
看樣子這小胖子是個文盲,字寫錯了也渾然不知。
江洋走上前去,掏出兜里的五十元道「來杯汽水。」
那小胖子十七八歲的年紀,單眼皮,很白凈,穿着一個淺藍色的海軍格子T恤,軍綠色的大褲衩。
推車上有個玻璃罐子,下面有管子正咕嚕嚕地冒泡,起着散熱的作用。
橘黃色的汽水在罐子里不斷翻騰,小胖子抬眼一看,嘟囔道「買個汽水拿那麼大票子,也找不開呀。」
江洋一怔,只好把錢收了起來。
小胖子把一個木箱拿出來在江洋眼前晃了晃「我在這賣了一上午了,攏共不到兩塊錢,全是些硬幣,確實找不開。」
江洋看着玻璃罐中不斷吹着氣泡的飲料,張了張乾涸的嘴唇沒再說話。
按照他以前的脾氣,花費百倍甚至千倍的代價去購買一件自己需要的物品那是家常便飯的事。
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五十元錢就是他的全部。
小胖子從推車底下拿出一個茶瓶,往瓷杯子里倒上涼白開遞了過來。
「喝吧,涼開水不要錢。」
道了聲謝,江洋接過杯子,咕咚咕咚一飲而盡。
極度的炎熱乾渴之下,這涼白開竟然顯得如此涼爽甘甜。
小胖子仔細地打量着這個跟他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心中倒是泛起了嘀咕。
他已經注意江洋半天了。
從他剛到貿易街的時候,就不停地詢問各種物品的價格,並且在一個小本子上拿筆做着記錄。
雖說是相貌衣着都普通得很,但舉手投足間不經意散發出的氣質,絕不像是個普通人。
他在這城中心待得久了,見的人自然也就多了。
像是江洋這種如此雲淡風輕的人物,要麼是大老闆,要麼就是誰家的貴公子。
買個冷飲,出手都是五十元錢的大鈔,顯然是個低調的大佬。
想到這裡,小胖子呲牙一笑「客氣個啥,這位哥,還渴不,要麼我再給你倒一杯?」
江洋擺了擺手道「不用了,謝謝你。」
隨後,江洋的眼神注意到了這推車上的冷飲器械。
一個倒置的玻璃罐子,連接着一個泡騰機,一根塑料管。
塑料管的末端是用棉蓋住的冰塊。
那冷飲都是現成的,淡淡的橙黃色。
小胖子倒是會察言觀色,見江洋對這冷飲機感興趣,當下笑道「這機子是我自己做的,製冷效果棒極了,怎麼著哥,您對冷飲生意有想法?」
江洋並未正面回答,而是說道「你這氣泡是用管子吹出來的,沒有二氧化碳,最多算是假汽水。」
小胖子嘿嘿一笑「行家!
這裏面的冷飲是我自己泡的,小本生意。
真去雪人冷飲廠進貨的話,那價格我可頂不住。」
說到這,小胖子乾脆從機器里接了一杯出來遞了過來。
「你嘗嘗,我泡的這飲料味道也不比那些汽水廠的差!」
江洋也不客氣,接過杯子來抿了兩口,隨後微微皺眉。
怪不得這一上午賣不出幾杯。
橙汁粉,糖精,白開水。
或許是加了些許蘋果酸在裏面,不冷不熱的溫度喝起來有些發澀。
在這個時代的人們可能感覺僅僅是不如其他的飲料好喝,但是在江洋看來,這根本不能叫做飲料。
「糖精放得有點多了,水的比例也沒有掌握好火候。
你泡的這東西要是放在冰箱里喝起來應該還不錯,但是現在外面三十多度的天,你這機器做出的冷飲,不好喝。」
江洋把杯子還了回去。
小胖子眼瞪得老大,不可思議地看着江洋。
僅僅是喝了一口,便能把自己的冷飲成分說個大概,並且還能說出影響口感的重要原因。
這人絕對不簡單!
小胖子急忙從兜里摸出一包香煙來,拆開遞上一支「這位哥,您怎麼稱呼,不嫌棄的話,咱交個朋友可好?
我叫周浩,家是城南閘北新村的。」
江洋也不做作,伸手接過香煙。
周浩拿出火機點燃。
「江洋。」
江洋抽了一口,老葡萄牌的無過濾嘴香煙,在那個時候賣五毛錢一包。
在他的印象里,這種煙在兩千年的時候就停產了。
周浩從後面又搬出了一張凳子,讓江洋坐下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這冷飲生意一直不溫不火,只能勉強混個溫飽。
看你是個有見識的人,能不能給小弟指點一二?」
江洋抽了兩口便把這老葡萄牌的煙掐滅了。
沒有過濾嘴,辣嗓子。
周浩滿臉期待地看着江洋。
「指點說不上,但你這麼個干法,肯定不行。」

《重返1998》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