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瘋批奸臣黑化後他一心要殺我
穿到瘋批奸臣黑化後他一心要殺我 連載中

穿到瘋批奸臣黑化後他一心要殺我

來源:google 作者:鳳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鸞 蕭馳湛

(這是一個瘋批權臣為愛做人的故事睚眥必報狠辣女vs瘋批狼王妻奴男)蕭馳湛是當朝大奸臣,大涼唯一的異姓王他幼年飽受欺凌,黑化後弒父殺兄,登上大位的第一件事,就是瘋狂報復欺辱過他的人原主就是最後一個被報復的人葉鸞穿過來後,為了活命,親自將這個男人拉下了神壇,引誘他一步步淪陷,為愛做人一開始,他陰森森的掐着她的脖子,笑着開口,「本王是獵人,而你只是一隻獵物」狗男人嘴欠,瘋的一批後來,他卑微的跪在她面前,將刀扔給她,「來,你殺我,我把這條命送給你」可她已經不在乎了為讓她重新回到他身邊,他自捅心臟,用命換人葉鸞嗤笑的看着瀕臨死亡的他「王爺何不乘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鸞鸞,可我只想要你」展開

《穿到瘋批奸臣黑化後他一心要殺我》章節試讀:

看樣子,還活着。

他囂張跋扈的臉上帶着**裸的嘲諷笑意–

葉鸞很想不管不顧的一刀狠狠結果了他。

可她知道,一旦這樣做,後果不堪設想。

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跟着她陪葬。

而她,也並不想死。

「葉鸞,想要殺我的話繼續,本王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着走出葬屍窟。」

葉鸞當然要繼續,她越反抗,這個男人越喜歡。

手裡的刀慢慢的往上滑,嗜血的滋味讓蕭馳湛周身的氣息更加的張狂,他死死地把捏着她的腰肢,整個人充斥着濃烈的嗜血。

她下手很有分寸,一滴一滴的血珠順着刀鋒滑下,落在她的腿上,妖媚蠱惑。

蕭馳湛摸着身上的血珠,突然出手,一手擒住了她的手,將刀攥在了自己的手裡,陰森一笑,「該我了。」

葉鸞可不想身上被捅成血窟鹿,看着那雙妖冶的紅瞳迷離蠱惑,彷彿是要把人吸進去似的,她的後背不禁顫了顫。

漆黑的月色下,整個葬屍窟發出各種野獸凄厲的慘叫聲,夾雜着冷風呼呼呼的吹來。

火窟旁,兩道糾纏的身影突然打了起來。

一招都沒過,葉鸞直接被摁倒在了地上,死死地壓制住。

她看着蕭馳湛眼底的殺意,冷冷的勾唇笑了,「王爺還真是勇猛。」

「本王說過了,你殺不了我,現在,你輸了。」

脖子間傳來的痛意讓葉鸞筋疲力盡,她閉上了眼等死。

蕭馳湛冷淡,「不過,本王突然覺得殺了你不夠解氣,或許,活着折磨你才是讓你生不如死。」

她強撐着身體冷笑道,「王爺若改變主意,不想殺我了,就請把刀子拿開。」

她的一雙狐狸眼又倔又清冷,月色的照拂下,讓蕭馳湛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很好!你很好!」

「勞王爺誇獎。」

他一身白袍,高傲如神,眼底嗜血的濃烈殺意卻怎麼都掩蓋不住,就像是一頭殘忍無情,乖戾狠辣的狼。

葉鸞被他掐着脖子,感受着他手腕上的佛珠落在脖頸間的涼意,她心底的諷刺怎麼都壓不下去。

殺了這麼多人,戴着佛珠求誰庇佑呢?

葉鸞從穿過來就一直高強度的應對中,又被他掐着,原本就受了傷的身體突然一痛,再也撐不住,暈了過去。

她昏倒過去的那一瞬間,濃烈的紅色席捲了她整個神經。

等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人竟然被銅扣鎖在了床上。

手腕處傳來了劇烈的疼痛。

葉鸞震驚了。

目之所及之處,一片空白。

整個內室里,只放着一張柔軟的大床,四面八方什麼都沒有,門口,有一頭狼正虎視眈眈的看着她。

瘋子。

真的是個瘋子。

葉鸞看着自己身上的手銬腳鏈,心裏將蕭馳湛罵了千百遍。

昨日分明說的好好的,給他當奴婢伺候他三個月,轉眼間,卻將她鎖在了這裡,毫無人性。

她昨日簡直是對牛彈琴了,他分明是想一出是一出。

他就是個瘋子。

隨心所欲,言而無信。

她怎麼能試圖跟他周旋,他的腦迴路跟正常人完全不同啊。

葉鸞面色扭曲的將他大罵了好幾遍。

片刻,她終於罵不動了,身上的衣服完好無損,身體上並沒有傳來不適,沒有**。

她鬆了口氣,忍不住回想書中的情節,可什麼都想不起來,關於蕭馳湛的描述太少了。

她不知道他有什麼弱點。

門被推開。

有嬤嬤端着一個盤子走了進來,「葉小姐,該喝葯了。」

「這是什麼東西。」

她懂醫,這分明不是葯。

情花。

他當真是卑鄙無恥。

「王爺吩咐讓小姐喝的,小姐快喝吧。」

葉鸞狠狠地用頭撞在碗上,葯碗灑了一床,紅的刺眼。

周身熟悉的恐怖氣息越來越近。

她的理智被拉了回來,一轉眼,看到了蹲在門口擼狼的蕭馳湛,禁不住嘲諷。

「王爺不就是想要羞辱我以報當日之仇嗎,臣女隨時奉陪,實在用不上如此骯髒的手段。」

骯髒!

蕭馳湛看也沒看她,聲音涼薄,「澹臺野就是給藍牧柔餵了這個,藍牧柔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你為什麼不行?」

藍牧柔。

葉鸞抿唇,這是原書中的女主。

她怎麼不記得有這種橋段。

哎喲喂。

她現在恨不得回去重把這本書看個仔仔細細,一字不漏。

「葯灑了,本王讓他們重新熬一碗。」

葉鸞怎麼會喝這種東西,她想想都覺得噁心。

「王爺留步。」

蕭馳湛轉身看她,涼涼一笑,「想通了?」

「王爺英武不凡,俊逸妖孽,臣女能攀上王爺,榮幸之至。」

「你想耍什麼花樣?」

葉鸞淺笑,「王爺誤會了,臣女不想耍花樣,只是想通了,既然逃不開王爺的手掌心,臣女會留在王府。」

蕭馳湛妖孽一笑,「心甘情願?」

葉鸞咬牙,「是,心!甘!情!願!」

「早這麼乖不就好了。」

「請王爺解開手銬腳鏈。」

她的手腕都被磨紅了,疼得厲害。

一被放開,葉鸞就跳下了床。

「我要先去吃飯,看拂黛。」

蕭馳湛依舊蹲在門口,擼狼毛,聽到她的話,邪肆一笑,「那還要當奴婢嗎?」

她算是看清楚了,這頭惡魔一直在玩她。

葉鸞實在不想當妾,當了妾便意味着嫁給了蕭馳湛,在這裡,是合法的,是真實存在的婚姻關係。

「王爺是想讓我給你當妾嗎?」

蕭馳湛的動作停了下來,狹長的眸子微微眯起,「你好像很不願意當妾。」

這上京城的貴女,前仆後繼的想要攀上他,當通房都不在乎,這個女人卻天天想着擺脫他。

有意思極了。

他身上流露出來的恐怖氣息讓葉鸞後背一顫。

這是個瘋子,行事乖張狠戾。

她不能惹怒他。

見她不說話,蕭馳湛淡淡的開口道,「許你側妃之位可好?」

去他娘的側妃,你的王妃老娘都不稀罕。

「王爺如此疼愛臣女,臣女實在開心,可–」

「葉鸞。」

突然,他出聲打斷了她的話,「你就是不想嫁給本王,是吧?」

他的聲音明明那麼有磁性,卻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之聲回蕩在她的耳邊。

葉鸞沒有開口。

蕭馳湛的眼神中散發著兇惡陰鷙的光芒,他站起了身,幽幽離開,陰鷙的聲音傳入了屋內。

「那你就無名無份的跟着本王,就像是煉奴場的那些奴隸一樣,隨叫隨到!」

《穿到瘋批奸臣黑化後他一心要殺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