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穿書後,神醫大佬和男二HE了
穿書後,神醫大佬和男二HE了 連載中

穿書後,神醫大佬和男二HE了

來源:google 作者:陳晚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薄聿川 陳晚晚

【changdu】第19章「那是我給晏西夾的肉」司月壓着怒火不讓自己在餐桌上失態陳晚晚滿臉無辜:「我知道啊,可惜了,他最近都不能見葷腥,不信你問程子放」這種槍打出頭鳥的事情,她自然不忘記拉一個人給她作證...展開

《穿書後,神醫大佬和男二HE了》章節試讀:


第19章

「那是我給晏西夾的肉。」司月壓着怒火不讓自己在餐桌上失態。

陳晚晚滿臉無辜「我知道啊,可惜了,他最近都不能見葷腥,不信你問程子放。」

這種槍打出頭鳥的事情,她自然不忘記拉一個人給她作證。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過來,程子放看的正起勁,自己突然被叫到,噎了一下道「的確,晏西最近服用的中藥不適合吃這些油膩葷腥,清粥小菜最適合了。」

陳晚晚又給薄晏西夾一坨綠油油的青菜,挑釁的看了一眼。

薄晏西還是隱忍的吃了下去。

薄老爺子見程子放這樣說,連忙關切的詢問「晏西的身體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好一些?」

醫治狗男人這麼久也不見得薄老爺子來問自己一句,果然惡毒女配不好洗白啊。

不過這樣也好,陳晚晚夾了塊兒肉塞嘴裏,自己倒樂得清閑了。

「晏西現在身子好了些,比原來強多了。」程子放並非是想瞞薄老爺子,而是薄聿川在,他也不想讓薄聿川知道薄晏西太多。

「真是辛苦你了,等晏西好了,爺爺必須給你個大紅包。」薄老爺子欣慰。

程子放連連擺手「都是陳晚晚的功勞。」

這種功勞他可不敢搶這個女人的。

薄老爺子悶哼了一聲,「她哪裡能跟你比?估計是沾了你的光。」

程子放憨憨笑了兩聲。

啊對對對,我就是吃白飯的。

陳晚晚翻了個白眼。

「那真是恭喜大哥了,不久就能康復了。」薄聿川微微一笑,頗為詭異的看了一眼陳晚晚,「這樣大嫂就不用日日夜夜擔心了。」

薄晏西在餐桌上輕輕牽起陳晚晚的手放在桌面上,雖然表情平淡,但似乎總有種挑釁「沒錯,晚晚最近的確費心了。」

薄老爺子雖然不知道自己大孫子為什麼好像忽然轉了性子,雖然對陳晚晚頗有不滿,但是還是尊重他的意見。

司月暗暗的握緊拳頭,壓着脾氣,死死的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生吞活剝了似的。

偏偏陳晚晚更是無所謂的模樣,抬眼看了一眼司月,裝作無辜極了的模樣「司月姐姐,你這樣最好先別去公司了,先好好把臉消消腫吧,畢竟你出去了代表着公司的臉面,晏西,你說呢。」

她碰了碰薄晏西,狗男人,你要是不幫我你就死定了!

「是,這兩天你也累了,公司就先不用過去了。」

薄晏西淡淡的吐露,薄老爺子不會拂了自己孫子的面子,所以並未說什麼。

「知道了。」司月微微的垂眸,眼裡難以掩飾的失落,那模樣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陳晚晚才懶得管她呢,心情大好,多幹了幾碗飯。

而薄晏西本來就不會注意到這些小細節。所以只留下司月一個人表演。

一頓早飯時間就這樣度過,薄晏西等人回公司。

折騰了一晚上,為了保養好自己的小臉,陳晚晚決定今天一整天都睡美容覺,誰也不能打擾她。

剛剛拉上窗帘準備進入夢鄉,一陣敲門聲便響起,陳晚晚惱火,立刻起身「最好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剛剛開門,陳晚晚便對上了薄聿川深沉的眼眸,她很想關上門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可惜薄聿川已經扶住了門把手,直接走進門。

應該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吧?她想了想,自己好像是當著薄聿川的面救了薄晏西,而且表現得還格外的親昵。

這個噁心的男人不會直接對自己下手吧?陳晚晚好歹是混跡娛樂圈的女明星看到薄聿川進來關上了門頓時聲淚俱下委屈至極。

「你個大騙子,你不是說你會保護我嗎?要不是我聰明,我昨天就被打死了嗚嗚嗚……」

她一邊哭一邊悄悄地打量着薄聿川的表情,果不其然,薄聿川臉上馬上浮現出嫌棄的表情。

可是看着面前女人哭的梨花帶雨還得耐着性子的哄着。

薄聿川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上前就要抱住她「我之所以沒離開就是一直在保護着你呢。」

陳晚晚不動聲色的躲開。

保護?恐怕都在等着看自己笑話呢吧!

陳晚晚冷笑,別過臉委委屈屈「哼,你就會哄我!那昨天薄爺爺派人來抓我怎麼沒看你保護我?」

他臉色微微有些尷尬,抿着嘴似乎是思考「當時我的位置不利,而且我知道晚晚你不會受到什麼傷害的,倒是你什麼時候學會了醫術?」

那天看了個全部,再加上程子放都說過他身體在逐漸恢復。

難道,讓讓薄晏西好的這麼快的人真的是她?

「聿川,你真的了解我嗎?」

既然渣男有所懷疑,不如自己先發制人。

陳晚晚臉色微沉,她可是專業的,畢竟過兩天還要進劇組呢,一秒入戲不成問題。

「嗯?」薄聿川皺眉,似乎是沒反應過來。

「我是孤兒,那些年你有關心過我的從前嗎?」她一邊說一邊流淚,滿眼凄涼,「我從前沒有爸爸媽媽,跟着一位老中醫學了不少,你竟然都不知道。」

同樣的話術,陳晚晚對薄晏西說過,既然能騙過他,就一定能騙過薄聿川。

果不其然,他眼裡從懷疑轉到有些動容,陳晚晚知道他上鉤了,更是故作黯然神傷的模樣。

「你能不能救我走,你也看到了薄晏西真的會殺了我。」陳晚晚表現得凄婉,一把拽住他的袖子。

薄聿川剛拿到一塊肥肉般的地,她不用腦子想,都知道他一定捨不得自己離開。


《穿書後,神醫大佬和男二HE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