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連載中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來源:google 作者:變成花的雲朵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變成花的雲朵君 古代言情 顧念姝

【系統穿書架空萬人迷曖昧向女強慢熱成長流】一朝穿越,顧念姝穿成了自己年少無知時寫的狗血瑪麗蘇古言小說里爹不疼娘不愛的炮灰傀儡女帝,綁定苟活系統001後「戰戰兢兢」地扮演柔弱無害小白兔在皇宮生活,偶爾偷溜出宮吃美食,喝美酒,摸……咳咳,看美人,玩鷹斗狗,悠遊自在然而亂世將起,她被推舉至無上的皇位,去做那傀儡君王……什麼?!奸佞蠅營狗苟,尸位素餐?武將功高過主,包藏禍心?世家任人唯親,為禍一方?邊疆戰亂不休,蠻夷虎視眈眈……完了完了,皇位不保,總有刁民想害朕!顧念姝:好不容易從憨憨帝姬混到女帝,我要給自己寫一個大大的慘字qwq簡介無力orz,前期沙雕幼稚向,中後期主角慢慢成長,全文偏gb向,系統是插科打揮的小寵物背景板,不喜勿入,謝謝展開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章節試讀:

京都城內,某不知名小巷。

馮子墨揉着被某人蹂躪到泛紅的臉,嘴一癟,扭過身子背對着她,自己在路邊生悶氣。

「小郎君,生氣啦?」顧念姝偷笑一聲,用手指戳了下傲嬌小孩兒的手臂。

「哼!」他冷哼一聲,往旁邊一退,避開顧念姝的動作。

系統001「……」是傲嬌耶!

念念則懸停在一旁陰影中,支着下巴,眼神獃滯,不知道神遊到什麼地方去了。

顧念姝往懷中一掏,掏出半個已經冷掉的饅頭。

「馮子墨!」她拿着半個饅頭,蓄勢待發。

「什麼?」出於禮貌,男孩縱然有些怒意,仍是回過頭。

「唔……」顧念姝索性將半個饅頭直接塞進馮子墨的嘴裏,差點沒把他噎死。

「咳咳!」想我一代大俠,還未揚名天下就出師未捷身先死……

馮子墨頂着幽怨的小眼神,把嘴裏的饅頭抓在手中,然而……

顧念姝連一點眼神都沒有分給他。

馮子墨發出一聲「嘁……」

呵呵,女人,你無情,你冷酷!剛才還甜甜地叫人家小郎君,現在連看都不看他,哼!!

顧念姝在乎嗎?

她不在乎,她只在乎自己的食物。

嗚嗚嗚,俺滴乾糧喲——

她痛心疾首,一臉不舍,「乖孩子,爸……咳咳,姐姐給你的賠罪禮,快吃了吧。」

馮子墨搖頭道「不用了。」這福氣白給他他也不要。

他果斷拒絕。

「咕——」肚子在此刻極其不配合地一響。

「害,別客氣,吃吧。」顧念姝用憐憫的眼神看着他,好可憐,看這孩子都快餓哭了。

馮子墨的臉色變來變去,不,那是他既屈辱又糾結的眼神!才不是餓肚子哭了!!

他從小養尊處優,是真的沒吃過這麼……生冷又簡陋的食物。

但人餓急眼的時候,鞋拔子都香。

馮子墨今日出門時也只吃了一點東西墊墊肚子,想着只逛一會兒就回家。

哪裡想到撞上顧念姝這麼個玩意兒,開始了他和她的孽緣。

他被顧念姝拉着又跑又跳,體力早就消耗殆盡。

他咬緊牙關,心一橫,閉上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鈴鈴兒響叮噹之勢,啃完了半個饅頭。

「哇——他都不覺得太乾的嗎?」念念神遊回來,飄到馮子墨面前看他狼吞虎咽的模樣,驚嘆道。

顧念姝默默收回找系統賒賬後得來的一壺水,「可能這就是他的天賦吧。」

吃了個半飽,男孩小聲道謝,「謝謝。」

顧念姝滿臉深沉,手一抬高,拍拍男孩的腦殼,心中感嘆道,唉,又是一個單(好)純(騙)的傻孩子。

「孩子,你以後可長點心吧。」顧念姝難得好心地提醒道。

「點心,什麼點心?」念念一愣,傻乎乎地開口問道。

得了,差點忘了,這也是個讓人不省心的傻丫頭。

顧念姝扶額,莫名慶幸作為一隻阿飄的念念的話只有自己和系統能聽見。

吃飽喝足後,她牽着男孩的手沿着巷子走,試圖尋找回去的路。

兩個迷路兒童左走走,右走走,走了快一柱香也沒找到路。

「這棵樹,好眼熟啊。」馮子墨仰着小臉,指着幾步路開外的歪脖子樹說道。

「是有點嚯。」顧念姝尷尬地撓撓頭,好像是第二次還是第三次看到這棵樹了,「要不我倆去樹下歇會?」

馮子墨點頭應了一聲,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後。

他們剛到樹下休息了不到一刻鐘,有位風塵僕僕的壯實男子也來到了樹下。

男子也許是太過匆忙,加上兩小隻縮在小角落,他邊喘氣邊罵,「什麼破地方,這麼難找,老子的生意耽誤了誰也別想賺錢……」

馮子墨好奇地探頭,只見那男子懷中還帶着一個三歲大的孩子,不過被捂住了嘴,臉上還有一個巴掌印,正一抽一抽哭得涕泗橫流。

他嚇得急忙扯住顧念姝的袖子,靠過去小聲說道「那邊有壞人。」

顧念姝神色一變,對他比了個噤聲的動作,環顧一番後拉着他悄悄從另一側走去。

誰料那名男子嘴上罵個不停,突然一個轉身,正巧看見了兩人。

狹路相逢,兩方對視。

落單的拐子「……」

顧念姝和馮子墨「……」

就怕空氣忽然安靜……

男子的眼睛就那麼望着兩人,自認為露出了一個還算和善的笑容,「小朋友,別怕,你們的家是在附近嗎?」

「對啊對啊,我和我弟弟在等爹和娘呢,他們很快就過來了。」顧念姝不動聲色地把馮子墨護在身後,說道。

「是嗎?」男子不動聲色地打量着兩人,這女孩的口音可不像是城內百姓的,那個男孩嘛,一看就知道是什麼富貴人家的孩子,兩個人的容貌都還可以,如果抓走賣給……那可值不少錢啊。

「你們乖乖地告訴叔叔,你們兩個真的是住在附近嗎?」男子一步步地靠近兩人。

顧念姝在心中罵了一句經典國罵,這特么大白天的都有這種喪良心的拐子。

她看了眼拐子懷裡的那個孩子,她倒是想救人,但奈何自己變成小孩後的力氣實在比不過大人。

想救人是好事,但也要盡量保證自己的安全,得有一定的實力去救才行。

男子身材壯實,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若是他沙包大的拳頭呼在顧念姝的臉上,她還沒來得及救人呢,自己先歇菜了。

系統,統子?顧念姝冷汗直流,瘋狂在腦海里cue自家傻系統。

賒賬給老娘來個武器啊啊啊啊!

念念拖着自己半透明的阿飄身體急得一遍遍往拐子那裡沖,但每一次都從人體中穿過。

【叮!在,咋了?】

快快快!

你家宿主爸爸就要沒命了!來個趁手的武器!!

【好的,沒問題。】

【叮!恭喜宿主獲得大力藥丸×2,板磚×2】

謝謝系統救命之恩!顧念姝有了底氣,挺直腰板,迅速往自己和馮子墨嘴裏丟了顆藥丸,還順便假裝從背後一掏,掏出兩塊板磚,還分了一塊給他。

「拿塊破石頭嚇唬誰呢,你們兩個還是乖乖地跟我走……」

「呸!別廢話,看我不打死你這個龜孫!」顧念姝舉起板磚,直接莽。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衣服再好,一磚拍倒。

哈哈沒想到吧,爺爺我有掛!顧念姝瞬間膨脹了。

她像個小炮彈一樣,衝上去朝着男子的面門一拍,然後又朝他的其他脆弱部位「劈哩叭啦!」就是一頓揍。

馮子墨有樣學樣,先順手解救男子懷中的無辜小孩,之後又是插眼,抓臉,又是踩腳,拍磚。

無所不用其極,哪裡最疼打哪裡。

兩人直打得拐子「哎喲哎喲!」地接連發出痛苦的慘叫,身上青青紫紫沒一塊好肉。

顧念姝打得正歡,注意到剛才解救的小孩傻愣愣地看着兩人,她動作一頓,矜持一笑,「小朋友,我和哥哥在打壞人呢,你要不要來試試?」

小孩吸着手指,吸溜着鼻涕,點了點頭。

於是乎,在三個人的輪番折磨後,不一會兒,拐子就進氣少,出氣也少了。

當馮家的護衛好不容易找到自家不省心的小少爺後,就見到了以下神奇的一幕——

我一進來,就看見常威在打來福……

啊,不是,我們一來,就看見三個疊起來都沒有樹高的小孩兒在輪番毆打一個壯實的成年人。

真是小刀拉屁股——開了眼了。

護衛們「……」目瞪口呆jpg.

拐子頂着個被打腫的豬頭,表示這輩子沒見過那麼兇殘的小孩。

馮家的護衛訓練有素地將拐子扭送至官府,期間又挨了幾頓打咱就不細究了。

被拐的小孩也被護送回家了,走之前還一直對顧念姝和馮子墨說謝謝。

「幸好。」顧念姝笑道,希望官府抓緊辦案,把拐子的同夥都抓到,讓被拐的孩子都儘快回到父母身邊。

日光西斜,天邊的火燒雲絢爛瑰麗。

「小少爺,你看這天都快黑了,不如我們先回府?老爺和夫人整整一天未曾見到少爺,都等急了……」馮家的護衛們小心翼翼地催促小少爺該回府了。

也算是瘋玩了一天,馮子墨眼中都帶着藏不住的笑意,被催促回府後,又有些失落,不知道下次自己能那麼自由地出來玩又是什麼時候。

顧念姝主動過來,和他說起了悄悄話。

「小少爺,你說我們算不算患難與共的朋友呀?」顧念姝憨厚地笑道。

「算吧……」

「所以英明神武的小少爺,你有沒有什麼可以交給兄弟我保管的好東西呀?像什麼金銀啊,銅錢啊玉佩什麼的……嘿嘿嘿嘿。」

你,你饞我的錢!

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馮子墨還是頭一回見到貪財貪得那麼明目張胆的人,就差直接搶他錢了。

他糾結了好一會兒,還是扯下腰間的玉佩塞到了顧念姝手中,「喏,給你的。」

顧念姝笑着舉起玉佩,看了下它的成色,「這玉佩不錯。」

「當然了,這是我娘送我的生辰禮物。」馮子墨驕傲地炫耀道,隨即又想到自己把玉佩送出去了,有些不舍,「我……算了,還是給你吧。」

看來是個被家人保護着,寵愛着長大的小少爺。

「那麼重要的玉佩都送給我,你不會真的想當我的壓寨小郎君吧?」顧念姝在腦中招呼着系統給自己賒賬買禮物,送給面前的小糰子,還不忘在嘴上調戲一句。

「才不是!」男孩又炸毛了。

「小嬌嬌,你是誰家的嬌貴小少爺呀?」哎呀,自己真壞。

顧念姝找到一點欺負小男孩的快樂。

「我叫馮子墨,才不叫小嬌嬌。」馮子墨糾正道。

「好的,小嬌嬌!沒問題,小嬌嬌!」

兩個小孩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