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成陳世美
穿越成陳世美 連載中

穿越成陳世美

來源:google 作者:秦香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秦香蓮 穿越重生 陳墨

【zwzx】「誰點的,一晚上得多少錢?」心裏嘀咕着,陳墨打算去衛生間洗把臉,以免稍後把持不住,把剛發的獎金跟工資都揮霍一空「官人,五日後動身時,切記帶好浮票,到時縣府考官要核對檢查的」女人邊整理着邊提醒...展開

《穿越成陳世美》章節試讀:


整整一晚,秦香蓮都沒有合眼。

以往官人再不高興,也會入室就寢,可昨晚苦苦等候良久,聽到的卻是開門外出的動靜,當時她就懸起了心。

起初,她只當陳墨還在為借貸賣身的事情生氣;後來,又感覺可能是在為即將到來的縣試發愁。

直到天快亮了仍不見人回來,這才徹底慌了神,急匆匆的找出來,循着聲音追到了後山的桃園。

入眼的景象,直接嚇沒了秦香蓮的半條命。

桃樹被砍,地里有坑。

陳墨像個乞丐似的躺在地上,儼然就是得了失心瘋以後尋死的場景。

「官人,醒醒,你快醒醒。」

秦香蓮撲倒在地,一邊自責的痛哭,一邊拚命的搖晃陳墨。

「都怪奴家不好,把官人害到了如此地步,你睜開眼睛好不好?」

「只要官人能醒過來,讓奴家做什麼都行。」

「官人,官人……」

聲嘶力竭的呼喊下,陳墨沒有半點醒來的跡象,秦香蓮悲痛暈眩,直接倒在了懷裡。

「官人,如果你真的決心求死,那就帶着奴家一起吧。」

「今生命薄緣淺,咱們來世再做夫妻。」

聲淚俱下的傾訴完,秦香蓮抓起旁邊的斧子,便要對着脖子抹去。

官人已歿,自己又有什麼臉面偷生?

咳咳……

這時,陳墨終於有了反應。

雖然他貪戀剛才的親密接觸,但如果再不睜眼的話,可就真要鬧出人命了。

「香蓮,為夫只是累壞了,並沒有輕生的念頭。反倒是你再不起來,沒準兒我馬上就會背過氣去。」

「官人,你,你沒事?」

秦香蓮受驚回神,手裡的斧子啪嗒落地。

再三確認陳墨沒有大礙,才破涕為笑的慌忙起身。

許是那會兒情急之下動作過大,秦香蓮的上衣崩開了一顆紐扣。

想到剛剛俯身貼壓的姿勢,她頓覺胸前生出了**的餘韻,俏臉爬上紅雲的同時,匆忙側身去整理。

大、白、彈!

回味着剛才的感覺,陳墨忍不住咽了兩口唾沫。

轉念想到秦香蓮揮斧自絕的一幕,心裏又覺得很不是滋味兒。

看來以後,得對她更好點才行。

「官人為何要砍了這些桃樹?」

秦香蓮漸漸定神,蹙眉問着。

「奴家記得官人說過,等到考取功名後,要在這裡建一處桃花居,用來招待天下才子雅士們的。」

口中這樣說著,秦香蓮心裏愁的卻是另外一點。

這些山桃樹來年就能結果,即使賣不上什麼好價錢,多少也能貼補些家用,如此砍掉實在是可惜。

狗屁的桃花居!

陳墨心中滿是不屑,時下生活艱難,物盡其用才是硬道理,於是便把伐木燒炭的事情做了說明。

聽完,秦香蓮苦笑着搖了搖頭。

「官人整日讀書,深居簡出,對生計之事難免認知有偏。」

「眼下時節很多人都會伐木燒炭,價錢低的可憐,而且奴家燒炭水平有限,到時成色不佳怕是很難販賣出去。」

「你燒炭?」陳墨一愣。

「不是奴家,莫非還是官人不成?」秦香蓮抬手去拿斧子,「官人的手是握筆的,萬萬不能做這些粗活。」

「你,回家去,這裡交給我。」陳墨把斧子奪了過來。

「官人說什麼?」

這回,輪到秦香蓮愣住了。

「我說餓了,你趕緊回家煮飯。還有,以後養家糊口的事情都交給我了,你只管做好賢內助就行。」

「可是官人……」

「沒有可是。」陳墨直接打斷,「昨晚你親口說過,以後什麼都聽我的,否則為夫便再也不讀書了。」

「奴家知錯,奴家記下了。」

一聽陳墨拿讀書說事兒,秦香蓮再也不敢吱聲。

慌亂之餘,又生出了幾分細膩的心思。

總覺得,自家官人哪裡變了。

不再自命清高,言行舉止都開始接地氣了。

這種轉變是好是壞,秦香蓮說不清楚,只知道一切付出開始有了回應,為這貧苦清冷的家增添了些許暖意。

陳墨可不知道秦香蓮在想什麼,只當她又在盤算讀書趕考的事情。

於是催促對方離開的時候,又裝腔作勢的補充了一句。

「不準去求三老和教諭,等解決了眼下的事情,我會親自去找他們。」

「官人,莫非是真的轉性了?」

秦香蓮心裏嘀咕着,點頭朝着家裡走去。

腳步較往日輕盈了許多,就像身上的擔子被卸下了一樣。

她身上的擔子輕了,陳墨肩上的可就重了,為了能把木炭燒好,整整三天都在這三畝桃園裡打轉。

萬幸,皇天不負有心人!

當看到出窯的木炭後,陳墨懸着的心總算落了地。

每根木炭長短相當,粗細均勻。

秦香蓮喜上眉梢大誇陳墨的手藝,木炭無論品相還是質量,放到縣城裡都絕對是獨一份的存在。

「官人難得去趟城裡,快回家洗洗換身衣服吧。」

三日燒炭,現在的陳墨看起來比乞丐還要狼狽,看的秦香蓮心疼不已。

換衣服?

陳墨搖頭,他要的就是這身賣相。

而且光是如此還不夠,想要把木炭賣個好價錢,必須再進行一次包裝。

「香蓮,你最喜歡聽為夫誦讀詩書,今日我便藉此情景,作一首詩如何?」

「自然是再好不過。」

秦香蓮微笑點頭,仰慕着豎耳。

陳墨取過早就準備好的木板,拾起一塊碎炭寫了起來。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

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

許是體驗到了現世生活的艱難和燒炭的不易,陳墨的聲音中多了幾分悲沉,寫出的字也透着幾分蒼涼。

旁邊的秦香蓮感同身受,聽的呆愣在了原地。

漸漸,眸子里泛起了淚光。

現在她終於明白自家官人為何會轉變了,只有親身體驗過辛苦的勞作,才能寫出觸動靈魂的詩篇。

憑此一點,不久後必能考取到功名!

此時的陳墨,還沉浸在詩詞當中,如果知道秦香蓮的想法,怕是會直接吐血。

因為這首詩的後半段控訴性太強,所以陳墨沒有寫完,將木板放到牛車上以後,直接揚鞭趕往縣城。

留下的一句話,讓秦香蓮浮想聯翩。

「等為夫回家,把酒話新生。」

新生?

「官人,終於想同房求子了嗎?」

望着陳墨的背影,秦香蓮紅透了臉頰。


《穿越成陳世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