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連載中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來源:google 作者:糖吃栗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晉空雪 鐘行

晉空雪穿越到了女尊社會,開局就是一個二流子,家徒四壁,賭場欠債,還要賣掉自己的夫郎還債晉空雪賣方子,參加糕點大賽,開自己品牌的鋪子,從一無所有到人生巔峰的故事情感版:鐘行是人人口中的醜男人,卻是晉空雪心裏最好的夫郎,他們牽手一路走過藉藉無名,到名聲大噪,那麼可不可以,就這樣,手牽手到白頭展開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章節試讀:

頭很疼,身上感覺被車碾過一樣,晉空雪想起暈倒之前,被車撞飛,可不就是被車攆過了嘛。

我還活着嗎?

晉空雪慢慢的睜開雙眼,本以為看到的會是潔白的天花板,在病床邊等待的親人,入目卻是茅草做的天花板。

這是哪兒?

晉空雪眨了幾下眼睛,確認自己並沒有看錯,真的是茅草房頂!

晉空雪脖子動了動,往周圍看去,這間房空間很小,只看了一眼,就把整個房間收入眼中。

木頭做的桌子,地上還放着兩個小矮凳,地面是坑坑窪窪的泥土,床邊還有一個衣櫃,房子很小,還算整潔,加上自己身下的這架床,就已經是這間房裡所有的傢具了。

牆也是用泥土砌的,散發著泥土的味道。

吱吖~

房間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個男子抱着一個洗臉盆走了進來,他穿着短打的衣衫,上面的補丁一眼看上去都數不清,還沒看清他的臉,晉空雪就感覺到腦子一痛,又昏了過去。

這次在夢裡她終於知道自己來到了哪裡,她穿越了!是的,沒錯,這麼離譜的事情被她遇到了。

她看見現世中的自己,已經因為車禍去世了,而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因為被打身亡。

身體的主人名字和她一樣,叫晉空雪,是一個實打實的混子,好吃懶做,啃老達人。

晉空雪是由奶奶帶大的,奶奶去世以後,她又染上了惡習,賭博!

這個世界是以女為尊,女子可以拋頭露面做生意,而男子則承擔家務,在家帶娃。

奶奶去世以前,用積蓄給她買了一個夫郎,讓夫郎照顧她。

晉空雪這次被人打,也是因為欠債不還,欠了**二十兩銀子,差點被人打死,被她的夫郎鐘行拖了回家。

剛看完這具身體主人的生平,耳邊就傳來了吵吵嚷嚷的聲音,還越來越大聲。

晉空雪也被吵的睜開了眼睛,屋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聽到幾個女的在外面大吼大叫。

晉空雪渾身疼痛,也只能從床上爬起來,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好腿腳沒什麼問題,晉空雪扶着牆慢慢走了出去。

屋外的院子還算開闊,而她無心顧及院子的情況,因為她名義上的夫郎此時正跪在地上。

還有好幾個女子試圖拖拽他,他的額頭上磕的流了血,雖然沒有哭,卻也能讓人感覺到他身上的悲凄。

「幹什麼呢?」晉空雪一出聲,幾個女子都紛紛看向了她。

「晉空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問我們幹什麼?不是你自己說要把夫郎抵給我們抵債的嗎?這麼丑,賣到青樓也沒個好價錢,你必須還得跟我們再補十兩銀子。」為首的一個紅衣女子惡狠狠的說道。

晉空雪這才想起來,這是**的人名叫王萍,也是把原主打死的人,原主想把夫郎賣了抵錢。

「我不賣了,銀子,我會想辦法補給你們,再寬限一點時間吧,你看我的樣子,等身體恢復了我就還你們錢。」晉空雪自知理虧,連話說的都不硬氣,二十兩銀子啊!她上哪兒去弄去?

「我們已經給你時間了,今天你這個錢拿不出來,我就把你夫郎拿去抵債。」王萍寸句不讓,晉空雪感覺自己的頭更疼了。

「妻主,我給你掙錢,求求你,不要把我賣了!」這是晉空雪第一次聽到鐘行說話,他的語氣里滿是祈求,晉空雪不是原主,不可能做出這種賣人的勾當。

「我不賣你。」晉空雪想走過去把鐘行拉起來,王萍立馬上前了幾步。

「少給我演這些苦情戲,趕快還錢!」

「我現在確實沒有,就算你今天把我打死在這兒,我也沒錢給你,這樣吧,你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把銀子還你。」

「一個月太長了,三天!」

「那就半個月。」

「不行,最多給你七天。」

「好,那就七天。」晉空雪和王萍討價還價,最終以七天為期限,還清二十兩銀子,如果不還,就把鐘行帶走抵債。

王萍帶着人走了,鐘行還跪在地上沒有反應過來,晉空雪上前把鐘行拉了起來。

鐘行其實長得並不醜,相反,反而非常英俊,臉型線條硬朗明顯,眉毛濃郁漆黑,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但在這西鳳國來說,不是受歡迎的類型。

現在大多都偏愛陰柔,皮膚白皙,大眼薄唇的男子。

晉空雪的目光久久停留在鐘行的臉上,鐘行收回自己的雙手,不懂一向平時把他當狗看的妻主,怎麼今天不僅不賣他,還一直看着他。

「我去端飯。」鐘行說完這句話,就離開去了廚房。

晉空雪聽他說完話,才感覺到肚子好像確實餓了。

兩個人一直沉默着,鐘行端了一碗稀飯給她,還有一碟酸菜,最後一個雞蛋,那米真是少的可憐。

把飯放在桌子上,鐘行就又轉身去了廚房,晉空雪本以為他是去端飯,坐了幾分鐘,遲遲沒見人回來。

晉空雪只好幾口喝完了碗里的稀飯,握着手裡的雞蛋,去廚房找鐘行。

廚房也只有幾步的距離,晉空雪扶着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面,鐘行手裡拿着一個黑漆漆的東西,小口小口的吞咽着,碗里那不能說是稀飯,那只是飯湯,一粒米都見不着。

「你就吃這個?」晉空雪不敢相信眼前所看見的。

鐘行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差點站了起來,又反應過來是晉空雪,默默點了點頭。

「我吃完這個就會去幹活,如果不吃的話,我怕沒力氣。」鐘行好像在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吃飯,聽的晉空雪一臉莫名。

腦海里又突然多了一些記憶,比如原主是如何對待鐘行的,開始說了,鐘行這個長相在這個時代並不受歡迎。

晉空雪也是如此,她認為鐘行是個醜八怪,不肯和他圓房,還不準鐘行上桌吃飯,甚至不准他吃飯,如果輸了錢或者喝多了,還會虐打他,簡直不是個東西!

晉空雪深呼吸了一口氣,把手裡的的雞蛋遞給了鐘行「你把雞蛋吃了吧,你不是還要去幹活。」

鐘行好奇的看着她,又望着外面的太陽,今天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為何晉空雪老是在做一些他不理解的事情。

「給你。」晉空雪也不和他廢話了,把雞蛋塞給鐘行就離開了。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