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情深難壽
穿越之情深難壽 連載中

穿越之情深難壽

來源:google 作者:然幻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穆楓 辛影

我本是21世紀一名普普通通年滿25歲的女子,一場意外來到異世借屍還魂,可這破破爛爛的衣服是什麼鬼,這滿頭的稻草又是什麼鬼接受現實後的阿影不得不承認,她確實夠倒霉,她是名乞丐腹中空空,飢餓難耐可是這舉目無親,身無分文的,到哪兒填飽肚子呢?跟着一眾乞丐跑來跑去,有人施捨,搶不到,不會偷更不敢搶,轉悠了半天,連口水都沒喝上,正愁該怎麼辦時,破廟裡來了一些人,推推搡搡的把人都分開兩邊,我正餓的眼冒金星呢,差點沒來個狗吃屎,……呸呸呸,他們才吃屎只見為首的約莫四十來歲,穿着不俗,一幫隨從也是服裝統一又乾淨,我正想着這是哪家大戶人家來施捨粥飯了?就聽為首的高聲說道:「女子站右邊,男子站左邊,我家主子有好生之德,看你們可憐,特意交代,這次家丁僕從就從你們中間選,都站好了,想吃飽飯就老實點」說著就左看看右看看,一臉的嫌棄和不如意,一幫子乞丐耷拉着腦袋,頭都不敢抬一下,我心想呵呵,老天待我不薄啊,剛來就給安排飯碗了……後來,到後來才知,這是我苦難的開端,也是我遇見他,後來所經歷的一切的引子……展開

《穿越之情深難壽》章節試讀:

第二日,王爺說到做到,開始教我識字,我也很願意,畢竟我一個21世紀的人,怎甘心是個文盲。

一連多日,我早起打掃,待他忙完教我讀書識字,手把手的教我寫下我的名字,他的名字,我二十多歲的靈魂也漸漸有了些許觸動,只是始終記得嬤嬤的告誡,記得自己的身份,我只是負責打掃的小丫頭罷了。

春去秋來,日復一日,我從起初的識字,到後來的下棋,到後來的彈琴,他從未假手旁人,都是手把手的教,我亦刻苦的練,未有一日鬆懈。王府後院並非安靜之地,只是起初我年齡小,大家也就當我是孩子,可如今已快及笄,再也不似往日平靜,我不覺得自己才貌出眾,只是王爺年輕英俊儒雅隨和,又日日教導於我。下人們開始傳言,我與王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有甚者偷偷說王爺鍾情於我,還有人說我仗着自己的美貌勾引王爺。聽罷我提醒自己,我只是奴婢,是僕從,不敢逾越也不可逾越,只是這日積月累的相處,他真的是個溫柔的人,從不苛責我的愚笨。不厭其煩的一遍遍教我,有時候我覺得,自己願意一輩子在他身邊就這樣做個小丫頭,挺好的。

日子依然這樣過着,書房依然沒有人來,除了常在的幾個人。下雪了,外面白茫茫一片,我打掃完屋子,正要掃雪,就聽外面有人在爭執。我走近門口聽着外面的動靜,原來王爺他早已成家,只是我耳目閉塞,也從未打聽過。王府未有王妃,只有側妃和幾個侍妾,這也是後來我才知道的。側妃聽到風言風語跑來要見我,守衛不讓步,只說書房重地任何人沒有王爺准許不可進入,那側妃氣急敗壞的要死要活,非進不可,我不知該不該見她,我只是個小丫頭,一個僕從罷了,被主人打罵都得忍受,不可辯駁。

聽了一會兒,無聊的很,我正準備轉身去掃雪,門卻突然被大力的推開,差點把我掀翻。她們看着我一臉的詫異,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那側妃叫道「就是你個小賤人勾引王爺,惹得王爺日日待在書房寸步不離,我今兒就要好好看看你這個狐狸精,來人給我拿下,見到本側妃不行禮,給我好好教教規矩。」管家任三跑來「側妃息怒,怎麼跟一個小丫頭較起勁來,再氣壞了側妃您,你這不識好歹的東西,還不趕緊向側妃道歉求饒」,「好你個任三,敢給我叫板是吧,我今兒要教她規矩,我看誰敢攔着」,說著就使了個眼色給身旁的人,那人走到我跟前,抬手就是幾巴掌,扇在臉上聲音清脆,我感覺我的頭好暈,臉上密密麻麻的疼,只是這還不算完,接着就是一腳踹翻在地,用腳踩着我的手指,十指連心啊,那種疼我何曾受過。只是乞丐出身,我的忍耐也是超常的。「你這個下賤坯子,誰給你的膽,敢勾引王爺。」我並未吱聲,不是不敢,是不能,也是我疼的實在無法思考,像塊破布一樣被人就這麼扔在雪地上,用腳踩踏,生平第一次經歷。

「側妃娘娘!」任三高聲道「王爺今兒出門了,您這樣,王爺回來不好交代吧。這兒是書房,想必側妃娘娘您氣兒也出了,還是趕緊離開的好,再被王爺堵着了,可是影響您與王爺的感情的。她一個身份卑賤的下人,就算王爺納了她恐怕連個名份都沒有,您何苦為了她,斷了您與王爺的情分呢,您說是不是?」一番話說完,側妃臉變了幾變,最後扭頭走了,還不忘回頭狠狠瞪我一眼,那眼神我多年不敢忘。

我被送回自己的屋子躺着,找了郎中開了葯養着,只是很巧,王爺他一直沒回王府,而我一直未曾下地,直到好利索了,臉上的腫消了,我才開始日復一日的打掃和學習。月余後,王爺終於要回來了,王府很熱鬧,而我有一絲難以名狀的欣喜,翹首以盼。

那天依然下着小雪,白茫茫一片,除了書房周圍的翠竹,只是不再挺拔,被積雪壓彎了腰。

我站在書房迴廊下,他匆匆而來,看到我,腳步略快了幾分,走到近前上下打量,「又漂亮了」,我紅着臉,給他見禮,他卻一把扶住「免了,這大冷天怎麼站在這裡,看凍的,走趕緊回屋裡」,說著也不等我回話,就拉着我一路進了書房,我早早燒了暖爐,裏面溫暖如春。我接了大氅放好,去倒茶水,他卻突然拉過我的手,看着我說「我不在這些日子可好?」我點點頭未言語。他笑笑,「好就好,那我就放心了,這些日子在外面,天天挂念你,怕你這大冷天的,不知道照顧自己,在書房裡睡著了。總算是回來了,看見你我就放心了。」我笑笑,心裏酸澀不已,不知是為他的挂念,還是我的身份,還是……

轉眼又是一年過去,我及笄了,不是小姑娘了,與王爺相處便不能似以往一樣隨意,要避諱,主子與丫頭的距離不可逾越,我時常提醒着自己。只是心早已不是自己的了,無奈的苦笑了一下,開始打掃。

「王爺今年要舉辦壽宴,聽說各位王爺都要來,還有很多達官貴人」,「是嗎,那王府可要熱鬧了,聽說娘娘還要為王爺選正妃呢」,「小聲點,別讓那位聽到了,那可是個醋罈子」,「唉,我們影姑娘怎麼辦啊,這麼好的姑娘,一個側妃都那樣虐待,再來一位,哪能容得下她」,「是啊,誰說不是,只是在書房伺候,比旁人多跟王爺相處了些時候,怎就這般難呢」

聽着這些,在角落的我,無聲的笑,就像流進心裏的淚無人可見。

晚些時候,王爺來了書房「阿影,我這次的壽宴你來辦吧,我想讓你為我操辦」,我目瞪口呆,這是怎麼回事,「王爺,這不合規矩吧,奴婢只是一個書房打掃丫頭,哪裡能辦的了王爺的壽宴」,「怎麼這麼說呢,在我心裏你是最好的,我也想讓人知道我身邊有個這麼好的你」我知道我推脫不掉了,只是樹上的規制禮儀看了無數,可實際怎樣,又怎是我一個小丫頭知道的,硬着頭皮只好應下了。後來才知這個坑是好大一個,差點埋了我自己,差點就心甘情願做了那狼心狗肺的人……

《穿越之情深難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