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土匪頭子不好當
穿越之土匪頭子不好當 連載中

穿越之土匪頭子不好當

來源:google 作者:蔣書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蔣書瑜 蔣澤斌

【fqxs】不過這會兒蔣書瑜越發的覺得蔣書瑞這小屁孩難得了!大哥蔣書珩繼承了阿爹的力大無窮,在習武方面只要稍稍努力就能一躍千里,讓不少人望塵莫及更何況蔣書珩還長了阿爹阿娘的所有優點,哪怕小小年紀,玉樹臨風...展開

《穿越之土匪頭子不好當》章節試讀:


「大男子漢,這點兒小傷算什麼?就你這娘們兒兮兮的行為,還妄想繼承老子的土匪窩?」

要說大當家的三個孩子,別看最大的十歲,最小的剛滿月,對於老爹蔣澤斌的土匪寨,卻各有各的小心思。

蔣書珩跟阿娘一樣喜歡讀書,一心想着繼承白龍洞府,帶領土匪寨做一群有文化的土匪。

而蔣書瑞,在他看來,大哥小身板瘦弱,難堪大任,小妹是女子,白龍洞府的未來還得看他。

更何況他勵志打敗阿爹,做白龍洞府最強大的男人,然後帶領白龍洞府做大做強,再創輝煌,成為大夏王朝最大的土匪窩子。

而剛滿月的蔣書瑜,滿腦子都是怎麼帶領土匪窩子棄暗投明,棄匪從良,努力爭取不作死,不活蹦亂跳吸引皇帝老兒的注意力,悄無聲息的化土匪窩為農耕世家,做一群大大的良民。

蔣澤斌尚且不知他三十而立之年,兒子閨女孝出強大。

一個個對着他土匪頭子的位置虎視眈眈。

蔣澤斌將虎背熊腰的壯兒子丟在一邊,放輕了步伐,也帶上了自認為平易近人的微笑。

「小魚兒,有沒有想阿爹啊!看看阿爹給你帶了什麼?」

蔣澤斌一邊說罷,一邊將包袱從肩上拿下來,打開包袱,率先遞給娘子一個檀木盒子。

「娘子看看,喜不喜歡?」

像大型忠犬一般,滿臉誇我啊的模樣。

李紅梅羞澀的給了夫君一個白眼,打開首飾盒,裏面放着一隻梅花白玉簪,李紅梅拿起簪子,眉眼含笑看着蔣澤斌,滿眼柔情。

「斌哥,我很喜歡!」

「娘子,為夫為你帶上?」

蔣澤斌見娘子這般模樣,頓時閨女兒也不香了,恨不得為天空拉上黑幕,直接變成夜晚。

「明日斌哥為我畫眉挽發再帶如何?」

李紅梅喜歡的並非這些金釵銀簪,而是蔣澤斌每逢下山都不忘給自己帶些小物件,無論是什麼,她都滿心歡喜。

「可!」

蔣澤斌眼神飄忽,不敢再盯着夫人,怕自己在兒子閨女兒面前出糗。

「咳咳……」

按捺住內心的燥熱,畢竟娘子懷上閨女兒後,他也有大半年未曾與其親熱,委實憋了良久。

蔣澤斌從包袱里拿出幾個小物件放在桌子上,將包袱放在一邊,隨後拿起撥浪鼓,輕輕的搖了搖,看着閨女兒獻寶似的逗樂。

「小魚兒,看這個,喜歡嗎?」

一邊說著一邊搖着。

咚咚咚的響聲再配上滿臉大鬍子獻媚的鐘馗臉,直叫人不忍直視。

蔣書瑜嫌棄的將臉轉向另一邊。

阿娘到底是怎麼下得入口的?

不過那麼多天,蔣書瑜也未曾見過阿爹真正面容,畢竟滿臉大鬍子,除了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其他的都遮得嚴嚴實實的。

「不喜歡撥浪鼓啊?那你看這個小木劍,糖人兒,小兔子,冰糖葫蘆……」

蔣書瑜不為所動,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怎會被這些小東西所影響?

況且,糖人兒和冰糖葫蘆是很喜歡,但是阿爹,一個月大的孩子,你給我,阿娘能讓我吃?這不是存心拿來逗我玩,找我樂子么?

越想越不開心!

尤其是寡淡無味的過了這一個月,還得天天聞着他們大魚大肉的香味……

「阿爹阿爹,瑞兒喜歡,我要,我要糖人兒,」

蔣書瑞屁顛屁顛跑過去,這會兒什麼一步一個腳印,做大做強,反殺阿爹什麼的想法都煙消雲散,先將小木劍,糖人兒哄到手再說。

「給你給你,你啥啥不喜歡……」

蔣澤斌無語凝噎。

想要討好的沒討好到,倒是被這臭小子撿了大便宜。

將手裡的小玩具都扔給兒子,一把將嫌棄自己,不願意看自己的小閨女兒抱在懷裡。

「小魚兒喜歡什麼?跟阿爹說說,下次阿爹給你買?」

蔣書瑜你倒是讓我能說話啊!我喜歡吃肉你能給么?

「阿爹的寶貝閨女兒哦!一天不見想死阿爹了!阿爹親親」

蔣書瑜嚇得趕緊伸手阻擋。

這大鬍子臉埋在自己臉上,那得多糟心啊!

「啊啊啊……」使不得使不得……

蔣書瑜努力推開阿爹的臉,滿臉抗拒。

畢竟那天賦異稟,力大無窮就是從這位大當家的身上傳過來的基因,所以,對於其他人來說不可抗的力氣,在大當家這裡反倒是像撓痒痒一般。

「娘子,小魚兒會跟我玩了!」

蔣澤斌興奮極了!

李紅梅不忍直視,看着閨女兒眼裡的求救,嘴角微微抽搐。

「斌哥,會不會小魚兒嫌棄你滿臉鬍子邋遢的?所以不讓你親?」

畢竟那鬍子也是她所嫌棄的,礙於平日里要給這臭男人面子,再加上他所謂的大丈夫,怎能無須?

也就懶得搭理。

蔣澤斌臉色一僵。

「嗯嗯嗯……」

蔣書瑜趕忙表明自己的態度,就是嫌棄阿爹的鬍子了!

不僅口頭表明,還不忘伸手扯了扯阿爹的鬍子。

無奈沒掌控好力度……

「嗷嗚……」

蔣澤斌趕緊捂住鬍子,已然來不及了!

蔣書瑜看着手裡的一小撮鬍子,傻眼了!

肉乎乎的小手趕緊掩耳盜鈴般張開,將手心裏的鬍子扔掉。

眨巴着大眼一臉無辜的看着阿爹。

憑藉著這段時間的觀察,阿爹雖丑,但很是疼愛自己,就一小撮鬍子罷了!全給他拔了,想來也無所畏懼。

想是這般想,身體倒是很實誠,努力揚起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

「呵呵呵……」

「阿爹揍她,這才一個月大就敢拔阿爹的鬍子,那日後不得翻了天不成?阿爹,您說的,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打她,不要跟我客氣……」

吃了滿口糖人兒的蔣書瑞終於再次找到妹妹的小辮子,可使勁兒的慫恿阿爹揍人。

「妹妹犯錯,既然她還小,那作為二哥的瑞瑞幫她受罰好了……」

蔣澤斌本就捨不得動這破了風的小棉襖,哪怕小棉襖這會兒並不保暖,還漏風。

看見兒子那一副見不得妹妹好的樣子,氣不打一處出,挑眉面無表情的說道。

嚇得蔣書瑞舔着糖人兒的動作瞬間獃滯。

「阿爹阿娘,如今正是看書寫字的時辰,孩兒先走了!」

說罷,往門外跑去,跑到門口,忽然想起桌上的冰糖葫蘆和小木劍等小玩具還沒拿走,趕緊又回頭,一股腦的將所有玩具帶着往外跑去。

六歲的小壯漢,身體並不影響他的靈活,步伐輕盈的沖了出去。

看得蔣書瑜眼熱。

看小說的大多都幻想過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絕世高手。

像那些穿越過去,從廢材一步一步做大做強,最後走上人生巔峰,讓人望塵莫及的橋段蔣書瑜也沒放過。

不過如今這個世界,光憑力大無窮自己都不可能成為廢材,更何況上輩子的醫術,並不會因為上輩子的死亡而煙消雲散。

果然,學到手的才永遠都是自己的,唯有滿腔知識會不離不棄。

如今不用阿爹說蔣書瑜也能知道自己骨骼清奇,天賦異稟,絕對是練武的好苗子。

別的不說,至少輕功得給自己安排上。

屆時倘若當真因為自己容貌醜陋,體型粗壯不好尋找夫婿,那不還能自個兒下山去扛一個順眼的回來么。

蔣書瑜越想越美滋滋。

倒是蔣澤斌,摸着自己的鬍子感傷了一晚上。

化悲憤為力量。

後果就是第二天蔣書瑜奶不夠喝了!

看着阿娘胸上的痕迹,蔣書瑜嘴角微微抽搐。

雖說家裡專門有伺候他們的丫鬟婆子,但是阿爹阿娘的喜愛,從不讓她離開她們的視線。

也很少會將她交給下人。

以至於阿爹管不住自己的時候,自以為她還是一個月大的孩子,啥也不懂。

蔣書瑜無語望天,她其實可以和張阿婆一起睡的……

雖說都有了三個娃,但古人成親早,如今也才三十歲的阿爹和二十六七的阿娘,都正值青春,熱血方剛!

上輩子也才畢業沒多久,剛畢業就進入醫院工作,都沒來得及去談戀愛,如今這般當真是尷尬。

小孩子一天一個樣,滿月過後幾乎每天都在變化。

越發白皙可愛,肉乎乎的蔣書瑜受到了全家的喜愛。

蔣書瑞如今全然忘記妹妹將他手打骨折這件事。

每日都要跑來親好幾次才肯罷休。

大哥蔣書珩在鎮上的書院求學,每逢七日有一日探親假,每每回家都恨不得紮根在家。

平日里一副小大人模樣的蔣書珩,每每離去時的依依不捨看得李紅梅好笑又覺得心酸。

恨不得讓兒子在家學習,別區書院了。

七日見一次她這個阿娘也委實不舍。

不過兒子志向遠大,他們做父母的也不好在旁讓他打退堂鼓。

中塗大當家的帶着弟兄們下山了一次,去了差不多一個月。

帶回來豐厚的物資。

蔣書瑜窩在阿爹懷裡,阿娘在看着阿爹帶回來的物資清單。

阿爹滿臉為夫如此英勇威武,娘子快誇誇我的表情,滿眼激動,等待誇獎的二哈模樣,讓蔣書瑜特別看不下去。

一個月不見,其實她也挺想念這個不着調,時常抱着幾個月大的她扔高高然後被阿娘一頓批鬥的阿爹。

雖說依舊嫌棄他滿臉鬍子往自己臉上湊。

蔣書瑜見阿娘越看越發的欣喜模樣,努力抬起頭看向清單。

蔣澤斌似乎察覺到女兒的小心思,將女兒抱起來。

「小魚兒也想看阿爹的戰利品啊!喏,阿爹抱着你看。」

蔣澤斌將閨女兒抱起來,讓他能看到物資清單。

蔣書瑜對着蔣澤斌咧嘴一笑,讚揚他的舉動。

隨後看向清單。

卧……草……

大米五千斤

小麥五千斤

……

蔣書瑜不敢再繼續看下去,滿臉絕望。

就這戰利品,這特么不都是作死的節奏?

阿爹這是打劫了哪戶人家?

擁有那麼多糧食的,總不可能是無名之輩吧?

莫非這輩子穿越到了配角家庭?等待着主角長大,一舉將她們擊滅?

不作死就不會死。

阿爹,您能不能輕點作,等閨女兒長大帶您棄匪從良???

您這閨女兒還未長大,您就將朝廷的目光吸引過來咋辦?

微末之光怎敢與太陽爭輝?

咱們就一個小小的土匪窩,等人家忍受不了您的猖狂,舉兵剿匪,待兵臨城下之時,咱們咋辦啊?

「啊……」

蔣書瑜沒忍住,對着阿爹的鬍子又是狠狠一揪。

「嗷嗚……你這小兔崽子,你兩個哥哥都不敢這般以下犯上,小兔崽子,你就是篤定了阿爹捨不得打你!」

蔣澤斌痛得捂着被拔了鬍子的地方嗷嗷叫。

「娘子,你閨女兒欺負我~」

蔣澤斌可憐兮兮,虎背熊腰的大個子喵着身體對着自家娘子賣萌撒嬌。

「該,都說了你閨女兒嫌棄鬍子還不聽,下山前不都跟我說要為了你閨女兒剃了鬍子的么?怎地如今還安然無恙的長在你臉上?」

李紅梅沒好氣的給了夫君一個白眼。

物資清單也看得差不多了,將其放在一旁。

嘴上說著狠話,手卻溫柔的替丈夫揉了揉被拔了鬍子的地方。

「為夫這不是想回家讓你再看看為夫擁有鬍子時的英勇形象么?再說了,愛須將離,也應由愛妻剔除,如此才不至於心痛。」

蔣澤斌仰着臉,享受着夫人的揉捏。

其實已然不那麼痛了!

不過是享受這一刻的溫情。

蔣書瑜邁開臉,禁閉雙眼,當著沒看到阿爹眼裡的炙熱以及越發緊促的呼吸。

暗暗祈禱今日里張阿婆能將自己帶走。

不過聽到阿爹願意為了她剃了鬍子,蔣書瑜是驚訝的。

她知道阿娘亦是嫌棄阿爹的鬍子,那麼多年阿娘都未曾讓阿爹改變思想,如今卻因為自己不願意與滿臉大鬍子的他親近,就要剃了鬍子……

蔣書瑜眼裡露出些許複雜神色。

原來這就是父愛么?

有人棄我不待見我,也有人憐我愛我!

蔣書瑜暗暗發誓,倘若阿爹當真剃了這滿臉的大鬍子,不管鬍子下面是怎樣一個臉龐,她都願意給阿爹一個大大的親親以示獎勵。

畢竟蔣書瑜當初看《還珠格格》時聽了那句話寧可無妻,不可無須。

阿娘這般大美人都沒讓阿爹剃了鬍子,倒是為自己這個漏了風的小棉襖有了這念頭。

蔣書瑜感動萬分。


《穿越之土匪頭子不好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