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褚臨沉我懷孕了
褚臨沉我懷孕了 連載中

褚臨沉我懷孕了

來源:外網 作者:秦舒褚臨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舒褚臨沉 都市言情

秦舒好心救人,沒想到救的是只狼。 狼狽逃離,又遭養父母設計,逼她頂替好友嫁入豪門。婚後,她意外發現,新婚老公竟然是他…… 這豪門太危險! 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個娃? 豪門老公怒騰騰追殺而來。 本以為回去後會生不如死,誰知竟是被寵上天? 記者問:「褚少,您不是說這是冒牌貨嗎?」 褚臨沉把秦舒按在懷裡,「放屁!從頭到尾我要的只有秦舒!」www.zyxta展開

《褚臨沉我懷孕了》章節試讀:

王藝琳再次接到衛何的電話,聽他說完事情經過之後,一顆擔驚受怕的心,終於落了回去。

她生怕秦舒在褚家人面前說出真相,那自己的謊言就要不攻自破了。

但這種事並沒有發生。

王藝琳現在確定,秦舒根本不知道那晚救的人是誰!

她終於不用擔心自己的謊言被揭穿!等秦舒滾出褚家,她就能成為褚家少夫人!

王藝琳心裏有了底氣,便故作委屈地說「那褚少什麼時候才能娶我?我一想到秦舒代替我嫁給褚少,心裏就不舒服。」

衛何「您放心,褚少並不喜歡秦舒,用不了多久就會趕走她。」

說完,補充道「褚少囑咐了,您如果有任何需求,儘管開口。」

王藝琳大喜,眸子一轉,「那、褚少送我的那條項鏈,我可以拿回來嗎?我挺喜歡的。」

要是秦舒看到那條項鏈,想起那晚的事情,可就不妙了。

她不得不以防萬一。

「這個……」

衛何覺得王藝琳這個要求有點奇怪,但轉念一想,褚少跟秦舒領了證,她肯定沒有安全感,才會想拿回項鏈。

畢竟,那項鏈代表着褚少的承諾和褚家少夫人身份。

衛何所有所思道「項鏈在老夫人那裡,我跟褚少請示之後,再把項鏈給您送來。」

「太感謝你了。」

王藝琳愉快地掛了電話。

她的父母全程在旁邊聽着。

「好個臭不要臉的秦舒,居然拿着我女兒的信物跑到褚家去冒名頂替!虧我女兒看她可憐,一直當她是朋友,沒爹沒媽的鄉下人果然是心思不正,狼心狗肺!」

張雯叉着腰怒罵。

王振華也是不忿「要不是她橫插一腳,我現在可是褚大少的岳父了!哼,藝琳,以後你要離秦舒這種人越遠越好!」

「就是!」張雯附和。

兩口子並不知道,秦舒本就是褚家少夫人,他們女兒才是冒充的。

王藝琳聽着他們的話,陷入思索。

只要秦舒在褚家一天,始終是個不定時炸彈,還是要想辦法把她弄遠點。

……

別墅里。

秦舒關掉手機上的搜索頁面,一時無法平復心頭的震撼

她知道褚家有錢,卻沒想到這麼有錢。

華國首富、資產萬億計。

涉及領域包括醫療、娛樂、地產、機械……分公司遍布全球。

甚至傳言,褚家還與國內軍工企業有密切合作。

惹上這樣龐大的家族,她還能全身而退嗎?

擔憂之餘,怒意自然也冒了出來。

養父母冒險將她送入褚家,根本沒有考慮過得罪了褚家,她會是什麼下場。

他們簡直是把她推進火坑!

她15歲被接回這個家,好歹一起生活了5年,沒有親情也有感情,她當他們是家人,他們又把她當做什麼?

怒火在胸腔里盤旋,下一秒,她撥了養母周思琴的號碼。

電話一接通,養母驚喜而迫切的聲音傳來「秦舒,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了你,沒想到你居然做到了!既然你現在是褚家少夫人,可別忘了我和你爸對你的恩情!」

恩情?

秦舒面色冰冷,眼底露出諷刺。

「對了,彩禮錢記得拿回來!你爸公司等着救急呢。」

「什麼彩禮錢?」

周思琴理所當然的說道,「褚家娶媳婦,彩禮肯定是要給的啊。沒幾千也有幾百萬吧?你可不要跟我裝傻。」

說著,她語氣變得懷疑,「你不是想一個人吃了這筆錢吧?我告訴你,你要不把錢拿回來,我們馬上中斷你奶奶的治療。」

聽到周思琴的威脅,秦舒心裏徹底冷了下來。

她明白了,自己就是個換錢的工具。

「褚家已經知道我是冒充的了,差點把我送進警察局,你還想要彩禮錢?」

她語調一揚,譏諷道「你們把我送進褚家,怎麼沒順便問他們拿彩禮錢?是不是不敢開口,怕事情敗露,承受不起褚家的怒火啊!」

被秦舒揭穿,周思琴氣息一亂。

她很快恢復鎮定,「你少唬我,新聞我都看了,褚家要是發現你冒充,怎麼可能繼續留你?我警告你,你要不把錢拿回來,你奶奶就等死吧!」

說完,啪地掛了電話。

秦舒握着手機,只覺得胸腔里燒着一團火,卻找不到出口。

雖然養父到現在都沒說過一句話,可秦舒相信,這件事不是周思琴一個人做主的!

她是無父無母的孤兒,養父母利用她就算了。

可奶奶呢?是他們的血親!他們怎麼狠得下心用奶奶的命來威脅她?

沒有人在乎奶奶的命,她在乎!

秦舒強行壓下內心的激憤,讓自己冷靜下來。

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去醫院確認奶奶的情況。

可褚臨沉讓她在這裡等……

秦舒只遲疑了三秒,便起身往外走去。

為了奶奶,她等不了!

剛走到大廳門口,又黑着臉退了回來。

如果沒看錯,遠處那幾個鬼鬼祟祟,扛着相機的,都是記者!

想到在褚家大門外被記者圍擁的場面,秦舒不敢貿然行動。

她在大廳里來回踱步,思考怎麼才能出去。

如果能通知褚臨沉來解決這些記者,肯定容易很多,但剛才他並沒有給她留任何聯繫方式。

現在,只能靠她自己想辦法。

秦舒停下腳步,拿出了手機。

不一會兒,一個同城快遞送貨上門。

秦舒簽收之後,快速轉身回去。

記者們蹲守在樹下,等着拍別墅里那位褚家少夫人的動態。

蹲了大半天,只拍到她出來拿過一次快遞,然後有個家政人員打掃完別墅,收工離開。

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動靜了。

此時,秦舒已經來到醫院外。

她一身家政清潔工的裝扮,編着麻花辮,戴藍色頭巾,腰間系著灰色圍裙,腳上一雙黑色布鞋。

這些衣服,都是她在網上訂購的。靠着這身打扮,她成功的騙過了那些記者的眼睛。

畢竟誰也想像不到,褚家少夫人會是一個清潔工。

市中心醫院。

秦舒看着那幾個大字,微微吸了口氣。

奶奶在這裡住院治療,但同時――這也是林孟帆那個渣男工作的地方。

她現在一點都不想碰見他。

《褚臨沉我懷孕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