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此間鬼怪
此間鬼怪 連載中

此間鬼怪

來源:google 作者:願星辰指引你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袁綺 趙安慕

一家深夜營業的便利店,一個可以開啟天門引導靈魂上天的男主,一個在尋找幾百年前記憶的女鬼道士,二人在破舊的老城區里偵破恐怖詭異的事件,超度不願離開人世的厲鬼冤魂,結識各種性格迥異的妖怪,同時也逐漸接觸到了幾百年前塵封的歷史展開

《此間鬼怪》章節試讀:

我聽到這句話,剛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鬼?還不如妖怪呢!」

那隻野貓似乎又猜到我心裏在想啥,「別怕,我雖然是鬼,但也不是一個害人的鬼,我是有事情希望你可以幫我的。」

我心下奇怪讓我幫忙?我一個平頭屌絲,能幫它什麼,就它剛剛那浮空術的兩下子,什麼事情做不到。

野貓抬頭看我,「其實我只知道自己是一個鬼,生前的記憶很多都想不起來了。」我疑惑的問「想不起來了,是什麼意思?」

野貓說「我也不清楚,我只記得自己像是從一場大覺中醒來似的,零星記得自己生前是一個女的,好像還是個道士,其他的就都記不清了,我醒來之後,一直在隨處飄蕩,不過明顯感覺自己生前的能力和記憶好像在慢慢恢復,一些生前學過的道法也慢慢想起來了,剛剛讓你浮起來的法術不過是我當年修道時無聊才學的一個小把戲罷了。」

我奇怪的說「那你既然可以慢慢的恢復記憶和法術,幹嘛還要來找我幫忙?」野貓嘆了口氣,「我的記憶和能力恢復到一個階段時就突然沒反應了,直到我在到處飄蕩時,無意間幫了一個遊魂。」

「遊魂?」我奇道。

「沒錯,就是遊魂,指的是一些本該去投胎轉世,但卻因為種種原因,一直困在這人世間的鬼魂,說起來,我生前在道觀里主要學的就是超度遊魂這方面,所以就順手幫他超度了,沒想到,超度完了之後,我看到了執念從他身體里飄了出來。」

我疑惑的問「執念又是什麼東西?」

野貓說「執念就是支撐着遊魂可以繼續在人世間存在的一種能量,本來正常情況下,我們道士是看不到執念的,超度完了之後,執念也會隨風消逝,但是沒想到變成鬼之後,居然可以看到,最關鍵的是,當我靠近執念時,我發現我居然可以吸收它,而且當我吸收完之後,我的記憶和能力居然恢復了一些。」

我不禁咋舌,「那這執念就相當於玩魔獸升級所需要的經驗值啊。」

野貓點點了毛茸茸的小腦袋說,「你這麼說也沒錯,不過魔獸這款遊戲已經快要在國內涼了,你還是換個比方吧。」

我奇道「你居然連魔獸要涼都知道。」野貓說「從我醒來,我已經在人世間晃蕩了好些年了,這些當然知道啦。」

我說「那你既然可以超度遊魂吸收執念,來恢復記憶。這不是兩全其美的好事嗎?為啥還要來找我?」野貓抬頭認真的看着我,「因為你不一般,你是飛黃的命格。」

「飛黃?飛黃騰達嗎?」我奇怪的問。

「差不多是這意思,飛黃是古代的神獸,有開啟天門,迎接靈魂上天的功能,這種命格的人可以度化惡鬼,消除怨念,是萬中無一的貴命,你要是生在當年,肯定是各大道觀最搶手的弟子。」野貓說。

我喃喃自語,「想不到我居然是這麼牛逼的存在,這些年我果然一直看輕了自己。」野貓接著說「所以我需要藉助你的能力,而且我現在記憶和能力只恢復了一點,很多難纏的遊魂我根本無法度化。」

我有些警惕的說「可是超度遊魂惡鬼是一件很危險的工作吧,我這人從小膽子不大,也從來沒有學過這些東西,你突然把這麼重要的使命交給我,我有點膽突的。」

野貓循循善誘,「度化也不是白度化的,你想啊,你把惡鬼度化了,這本身就是一件積德行善的好事,而且,這些遊魂生前都是有家人的,說不定還有不少遺產,你幫他度化了,問他要點辛苦費不過分吧,再怎麼樣也比你開個小賣部賺錢多吧。」

我故意嚴肅的說「你侮辱我可以,但不能侮辱我的家族產業,這哪是什麼小賣部,這是標準現代化的便利店。」野貓不耐煩的說「okok,都聽你的,你這是答應了?」

我連忙搖頭,「沒有沒有,我可沒有答應,這事有點太玄了,我啥也不會,而且也太突然點了吧,我本來就是一個安分守己過日子的小企業家,你突然把觀音菩薩的工作交付給我,我還是接受不來。」

野貓突然像一個小姑娘一樣,狡猾的笑了笑,「不願意啊?不願意也沒辦法,但我自己總要超度遊魂吧,我也沒地方去,只能把遊魂往你這店裡招,到時候你這小賣部里一天天都是各種鬼魅魑魅,你也不好做生意吧?」

我氣道「你生前好歹也是一名門道士吧,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野貓把頭一仰,哼了一聲,沒說話。

我自己氣了會,但又想想,這好像也並非什麼壞事,不過也不能就這麼隨便答應她,於是說「哎對了,你不是鬼嗎?怎麼現在是一隻野貓的樣子?你變的嗎?」

野貓無奈的說「都說了我不是妖怪,這隻野貓是去年冬天我在路邊晃蕩的時候,看到的一隻餓死的小野貓,我就隨手幫這個小可憐超度了,做為報酬,我就用了它的身體,不過也還別說,我之前也想過用別的屍體,但是一直有排斥反應,沒想到這具小貓的屍體卻跟我融合的非常舒服。」

我心裏有點驚訝,「我靠,合著你是一隻死貓啊?那你不會腐爛發臭嗎?」

野貓白了我一眼,「你還真是外行,我佔據了這具軀體,就相當於我的生命在它身上延續了,有魂有軀,我現在跟一隻活着的小貓咪沒啥區別。」

「這樣啊。」我放下心來,隨手想摸摸她的腦袋,她卻十分機敏的偏過了毛茸茸的腦袋,「你給我放尊敬點啊,我只是看着是一隻貓,實際上我是一個女孩子,而且論年齡來說,你爺爺在我面前都是孫子,別動手動腳的,小心我撓你,我可沒打過疫苗。」

我不禁好笑,心裏想,聽她說話的口吻,不過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姑娘罷了,卻裝起大人的樣子了。不過心裏又有點同情她的遭遇。

小貓依舊氣鼓鼓的仰着腦袋,不看我。我心下一軟,「行了,你彆氣了,我答應你就是。」她猛地轉過頭,大大的眼睛裏透露出不敢相信,「真的嗎?」

我笑着說「還能騙你不成,做個自我介紹吧,我叫趙安慕,你呢?」小貓笑眯眯的對我說「你好啊,小趙,我叫袁綺。」

《此間鬼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