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此間山河
此間山河 連載中

此間山河

來源:google 作者:山鬼入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寧 桃夭

【單女主+無系統】閑時掃徑門前雪,月下酣眠書中屋夢裡三千八百年,任他明日復何如此乃少年八歲觀雪時隨筆寫的破落詩句,他覺得這才是他想要的日子醒時書,酣時眠,賞景觀色皆為情,行止卧坐皆由心,這多好啊!可奈何人間太霸道,總有些人是他在乎的,總有些志氣是他必須要傳承的,所以少年腰懸驚蟬,跨馬飛奔,終究還是出了門多年後,少年於陰風中獨坐關上之時,對着那如墨黑夜吼道:「小鬼橫行當道,大王獨坐垂簾,你觀我人間是黑是白!迎風向來濕鞋,鳥死從不朝天,你看我安寧有膽沒膽!」展開

《此間山河》章節試讀:

「哥,阿爺的清月盞,可值老鼻子錢了,當初三兩銀子買的,可李大頭才給我們二十兩,才二十兩啊!這不明擺着欺負我們嗎?」

「還有還有,那鳳尾竹可是頂好的東西,用來打野狗再合適不過了,我們平時都將它藏在柴火里,生怕給別人瞧見了,可那李大頭,只出了十五兩就拿走了,哥你到底怎麼想的?虧大發了啊!」

丫頭俏眉緊皺,神色愈發氣憤,「你還有閑心釣魚,等阿爺阿婆回來了,我看你怎麼交代!」

自他們坐在柳湖邊上開始,桃夭這丫頭就如麻雀一般,嘰嘰喳喳說個不停,這都半個時辰了,愣是連個魚影都沒見着。

安寧無奈地放下魚竿,輕微晃了晃頭,試圖清醒一下,他着實讓姑娘說的腦袋發麻,隨後問道「咱倆打的過老李頭嗎?」

「打不過。」桃夭應聲道「可也不能賤賣吧?那可都是寶貝,我現在回想起清月盞飽滿的顏色和精細的做工,就很是心疼。」

安寧瞧着眼前的姑娘,心裏不由得連連嘆氣,怎麼就攤上這麼個妹妹呢?人家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我這妹妹……嗯……雖說也樣樣精通吧,但這匪里匪氣的脾氣是誰教的?肯定不是他!

「誰說我們吃虧了?」

桃夭聞言,看向自家哥哥的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若阿爺知曉此事,那還了得,這不是擺明了看不起他嗎?屆時李大頭不僅要賠了銀子,東西也留不下,這能叫虧?」

桃夭眼睛瞪的溜圓,顯然是被震驚到了,她半信半疑地說道「可是……這真能成嗎?」

「你可以不信阿爺的本事,但你不能不信你哥的腦子!」安寧對着桃夭的腦袋輕敲一下,佯怒道「梧桐鎮里誰最能打?」

「阿爺!」

「誰最無恥?」

「阿……爺?」桃夭遲疑了一瞬。

「嗯……這一點,你要堅定不移,就像你相信哥那樣的堅定,懂了嗎?」安寧繼續說道「所以啊,這事兒肯定成。」

「也就是說,我們白賺啊!」桃夭興奮道「哥你也太厲害了吧!接下來就是老孟頭兒了,哥你再想想法子,乾死他!」

安寧以手撫額,真是沒眼看啊!這女土匪的模樣到底誰教的?還能不能救了?

「丫頭啊,咱能不能把性子收斂一下,哪怕一點也好啊。你說你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容貌冠絕梧桐鎮,怎麼就成天想着坑人的勾當呢?」安寧苦口婆心道「你實話告訴哥,哪兒學的?」

「啊?有什麼問題嗎?話本里的女俠都是這麼寫的啊?鋤強扶弱,扶危濟困。那李大頭偷看何寡婦洗澡,三更半夜還摸進人家房間,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桃夭怒道「這種人,就得狠狠地教訓他!」

安寧大驚失色,「你怎麼知道的?三更半夜不睡覺,你跑去跟蹤一個老男人?」

「哥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幹這種事啊,我都是買菜的時候,聽那些大嬸們說的。」桃夭羞怒道「她們還說……還說……」

「說個屁,人家嚼舌根兒,你還真敢信,合著這都是沒證據的事。」安寧捏了捏桃夭的臉蛋兒,無奈道「再說了,就算是真的又如何?這種事,與你一個黃花大閨女有何相干?說不得人家你情我願呢?就算不是,那衙門裡的老爺們都是吃白飯的不成?你非要出頭?也不知你這小腦袋裡一天天的都在想些什麼?你就不怕人家也說你閑話?」

安寧一番炮語連珠,着實給桃夭打懵了,她好像做錯事了。

「哥你生氣了嘛?」

「我不氣,我高興着呢!」

桃夭抓住安寧的衣袖,眼睛裏晶瑩閃爍,「那哥現在還氣嗎?」

「唉~」安寧長嘆一氣,伸手將姑娘的髮絲挽於耳後,再擦了擦她眼睛裏的珍珠,輕聲道「你啊,每次都是這招,也就對我管用了。」

「嘻嘻,還有阿爺。」桃夭挽住安寧手臂,笑道「哥,我腦子沒你聰明,你要教我,但是不許煩我,我保證,今後有何事,我一定告訴你。」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的,可哪回算數了?我跟你說……」

「呀!哥,你魚竿兒動了!快去快去,晚上給你做魚吃。」

安寧轉頭瞧着平靜無波的水面,上前收起魚竿,提上木桶之後說道「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用得着堵我嘴嗎?天色不早了,咱們回吧,今晚你給我多做點好吃的飯菜才行。」

「好,給哥做香酥雞。」

……

日落西山,餘暉染紅了天邊一角,連着大地也換了衣裳。微風與花香纏綿悱惻,可不經意間吹皺了柳湖鏡面。這下好了,惹來了魚兒的誤會,自以為清波要與它們一場歡樂,便紛紛挺着苗條的身子躍出水面,像是要給此時美景再畫一座紅橋,又或者添一筆眉梢?

三五稚童們仍在嬉戲打鬧,賣糖葫蘆的漢子也歇了腳,各家屋頂炊煙裊裊,農家菜香肆意飄揚,哦,或許還有幾分酒香縈繞,尋着味道瞧去,原是一家酒館門房虛掩,讓它逃掉。

「丫頭,今日鎮里突然多了些外地人,我瞧着他們來路紛雜,不像是善茬,咱們需得小心些。」安寧嘴裏吃着香噴噴的雞肉,猛灌一口酒,隨後說道「我估摸着,他們是要進山尋什麼東西,可梧桐山這麼大,估計得費一番心力,短時間他們是不會走了。」

「哥,山裡有妖啊,冒如此大風險,他們要找的到底是何物?」桃夭滿眼的好奇,臉上絲毫不見擔憂之色。

安寧白了姑娘一眼,「好奇心咋恁重呢?我可告訴你啊,沒事兒別瞎打聽,咱就照常開店,別的一概不知,一概不談。」

「好嘞,聽哥的!」桃夭笑嘻嘻地說道「那我明日可得早起,將屋子再打掃一遍,這幾天肯定會有很多生意。」

「隨你,只要你安安靜靜的,做什麼都依着你。」安寧臉上笑意吟吟,心裏卻是另一番光景,沒來由地感到不安。

……

老李頭看着那破茶盞和竹竿兒,心中鬱結之氣愈發沉重,活了四十幾年,竟讓倆毛孩子欺負了去,真是丟人啊。

「喲,這是不服氣啊?這次咋不見你硬氣呢?就曉得在老娘身上逞威風!」

「你咋來了?」李大頭瞧見來人,有些驚訝。

「哼,不就是一點兒破銀子嗎,至於讓你心疼成這樣?」婦人揶揄道「真是可惜了你還是個帶把兒的。」

「你懂什麼?我那是心疼銀子嗎?我只是心疼少夫人罷了!水靈水靈一姑娘,怎麼就神魂有缺呢?」

婦人默不作聲,隨意找了個椅子坐下,片刻後才開口道「二老不都出去尋葯了嗎,想來以他倆的本事,應該找得到吧。」

「這世間萬物諸多變化,而神魂最是無常,能治療魂傷的藥物本就稀少,這些年咱們天南海北的找,跟瘋狗一樣,只要聞着一絲藥味都不會放過,可到頭來,也不過才尋了六株,要將少夫人治好,何其艱難啊。」李大頭起身行至門前,望着天上明月,無奈道「實則少爺才是最苦之人,只恨我老李沒本事,幫不到他分毫。」

隨後兩人皆沉默不語,房間里一時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婦人平生最受不了此番場景,高聲道「想這麼多做甚?找就是了,我就不信以這天地之浩渺,再也尋摸不到。就是傾我一生,窮盡天涯,也絕不放棄!」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這脾性是半分未變。」李大頭並未轉身,雙眼依舊望着月亮,笑道「行了,回吧,我老李是那知難行易之人嗎?放心,扛得住!」

李大頭突然想起什麼,急忙轉身道「要不今晚別走了?咱也換個地兒試試啊,每回都在你那裡。」

「你倒是想的挺美,可惜老娘不答應,憋着吧!」

話音剛落,婦人的身影便瞬間消失不見。

李大頭臉色通紅,強忍心中燥熱,只望着婦人離去的方向開口道「唉,女人啊!」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此間山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