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從此入目皆是你
從此入目皆是你 連載中

從此入目皆是你

來源:google 作者:舒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舒媛 舒窈

【changdu】sg第7章舒窈沒想到,莫晚晚竟然來了站在門口,莫晚晚還晃了晃手裡的宵夜,顧盼生輝的小臉上漾滿了笑容黃毅愣愣的看着她,一時沒反應過來「都是養生小菜,絕對不會給你家少夫人和肚子里的小寶寶吃壞的...展開

《從此入目皆是你》章節試讀:


第7章

舒窈沒想到,莫晚晚竟然來了。

站在門口,莫晚晚還晃了晃手裡的宵夜,顧盼生輝的小臉上漾滿了笑容。

黃毅愣愣的看着她,一時沒反應過來。

「都是養生小菜,絕對不會給你家少夫人和肚子里的小寶寶吃壞的!」莫晚晚說。

黃毅略顯尷尬,急忙關門走了出去。

剩下兩人時,莫晚晚將宵夜放在了桌上,然後一臉笑嘻嘻的看着舒窈,「怎麼樣?還滿意嗎?」

舒窈發懵,目光疑惑。

「沒發現?難道是我做的太好了?」莫晚晚自言自語。

舒窈疑惑更重,用手語問了她到底指的是什麼。

莫晚晚就拉着椅子坐在床邊,一五一十的和她說了一遍。

原來,之前舒媛在酒店後門欺辱舒窈時,都被角落中的莫晚晚看見了,她就見機行事,尾隨進了地下停車場,弄昏了舒媛,換上了她的衣服,開着舒媛的車,做了之前的一系列舉動。

然後,再隔兩條街棄車。

等舒媛醒來時,發現自己坐在駕駛位,中間什麼事兒都不記得。

所以蔣文怡詢問她案發時在哪裡,才略顯驚慌心虛。

舒窈神色驚愕,想不到莫晚晚居然做了這種事情!

「怎麼了?你之前聯繫我,不是說找個機會懲治下舒媛嗎?」莫晚晚一邊剝桔子一邊說。

舒窈皺眉,她當初聽到舒媛母女想要借腹生子,等自己孩子生下來,就弄死自己的話時,確實生氣,現在想來,還是太衝動了!

「我之所以沒告訴你,就是為了把戲做足呀!誰能想到,我能陷害舒媛呢?」莫晚晚冷笑着,素白的小臉略顯得逞的小奸詐。

她還說,「小懲大誡,也不會讓她損失什麼,最多讓厲沉溪對她失望,這也是應該的,誰讓她總惦記妹夫,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呢!」

提及孩子,舒窈頓時愣住了。

自然的單手撫着自己高聳的小腹,腦海中閃過薛彩麗和舒媛母女的對話,細思極恐,汗毛驚奓。

「你個小傻瓜,這麼做雖然有危險,但我也是瞅准了時機,看到厲沉溪就在附近時,才動手的!」

莫晚晚做事很靠譜,沒有把握的,她又怎會去做!

但舒窈受到的驚嚇還是不小,小眼神委屈巴巴的盯着她,表示十分不滿。

「好了,我的小窈窈,這麼做也是為了給你出氣嘛!」

打擊一下舒媛的氣焰,也省的她沒事再處心積慮的算計舒窈。

「再說了,這也是警示厲家,多注意保護下你這位少夫人,不然等孩子生出來了,萬一這被舒媛搶走了怎辦?」

舒窈斂下了眼眸,她雖然不喜這樣的算計他人,但為了腹內的寶寶,也只能暫時如此了!

轉天一早,薛彩麗看着怒氣而來的蔣文怡,發懵的一怔,旋即,又滿臉堆笑的湊了上前。

「親家母怎麼來了?是有事兒?」

啪!

一摞文件被蔣文怡扔到了茶几桌上,「看看你的寶貝女兒都做了什麼吧!」

薛彩麗不解的忙拿起文件,打開一看,愣住了。

上面都是昨晚酒店後門的監控錄像截圖,還有舒媛的車牌號。

她愣愣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薛彩麗,你平日里都是怎麼管教女兒的?舒媛竟然膽大包天到想開車撞舒窈!太放肆了吧!」

蔣文怡一腔怒火,瞬時發作,氣勢強勁的猶如核彈爆炸,威力實乃不小。

「這個……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吧!」

薛彩麗支支吾吾的,勉強辯解了句。

蔣文怡卻對秘書吩咐,「去車庫,把舒媛的行車記錄儀拿下來,薛彩麗,我們就來個鐵證如山!」

「……」

薛彩麗想要攔阻,但秘書人高馬大,三兩步避開了她,徑直走去了車庫方向。

「親家母,這一定是誤會!有人栽贓啊!」

薛彩麗還在狡辯,直到秘書將行車記錄儀拿來,證實了舒媛開車撞人的一幕後,才徹底傻眼了!

「這……媛媛還小,不懂事,肯定是一時糊塗了!」

正說著,舒媛也從樓上走下。

薛彩麗忙說,「媛媛快過來,和伯母道歉!」

舒媛聽話的快步過來,張了張口,話音還未等道出,就被蔣文怡打斷了。

「要道歉就去醫院和舒窈說,不過,舒媛,伯母提醒你一句——」

蔣文怡故意一頓,冷冽的目光狠掃着薛彩麗和舒媛母女二人,再出口的話,又狠又冷,「舒窈肚子里的,是我們厲家的骨肉,如果孩子有任何閃失,我一定讓你們舒家,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話落,薛彩麗也心虛的身形猛然一顫!

送走了蔣文怡,她馬上怒斥舒媛,「你這丫頭,這麼沉不住事呢?都說了,等舒窈小賤人把孩子生下來再動手!你非不聽,闖禍了吧!」

「媽,真不是我做的!」

舒媛咬牙辯解,發狠的攥緊雙拳,一定是舒窈這個賤女人,故意演的一處苦肉計!

她可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舒媛開車來了厲氏集團,外面的女秘書認識她,也就沒攔阻。

一路暢通無阻的進了總裁室,俊逸如神袛的男人坐在辦公桌後,單腿支地,手上夾着根煙,淡淡的煙氣朦朧了他諱莫的臉。

這樣的男人,一眼望去,看似舒適閑散,實則透着強勁的上位者氣魄,未出口便早已掌控全局。

舒媛望着他,心裏暗自歡喜。

高跟鞋噠噠幾聲,小步跑到了他近前,嬌嗔的道,「沉溪哥,我是被冤枉的!你相信我嘛!」

沉浸在工作之中的男人眉心略微輕蹙,仰起頭,望向了舒媛,「冤枉?」

低冷的嗓音,戲謔的重複着兩字。

「對啊,沉溪哥,你該不會真的相信那個啞巴,而不信人家吧?人家是無辜的呢!」

舒媛嗲聲嗲氣,聽的人骨頭都要酥了。

她綿軟的小手挽着厲沉溪的手臂,輕微搖晃,「我的好沉溪哥,你相信人家嘛!真是那個啞巴在騙你的……」

他沒回答,但眉宇間,隱隱的冷意傾瀉而來,讓人顫慄!

舒媛有些恐懼,緊張的咬着下唇,還說,「沉……」

這一次,話音未落,厲沉溪冷眼睨她,嗓音更冷,「滾!」

「啊?沉溪哥,你……你說什麼?」舒媛以為出現了幻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讓你滾!」他擰眉,渾身冷冽的壓迫感極強。

小說《從此入目皆是你》試讀結束!

《從此入目皆是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