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 連載中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

來源:google 作者:李想想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喬烈 軍事歷史 武昭國

喬烈干架的時候被一板磚給拍穿越了,成了大夏國一小兵直面冷兵器互搏的原始戰場,他只能繼續拿出那股不要命的狠勁——不想死,就得把敵人往死里干!至此,喬烈開始了他不一樣的古代人生,不知不覺,也混了個風生水起!展開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章節試讀:

「疼~嗯~」

荊秀兒看着一臉痛苦的喬烈,手足無措。

「你哪裡疼啊?我給你吹吹吧?」

喬烈睜開眼,就看見一個有紅臉蛋的妹子,鼓着腮幫子,像只倉鼠一樣跟他大眼瞪小眼。

「噗」荊秀兒沒想到喬烈突然醒了,嘴裏的一口氣不小心噴了出來,氣流擠開閉着的嘴唇,發出類似放屁的聲音。

「哈哈~啊,疼死老子了。」喬烈被逗笑了,只是笑了一下就疼的差點哭了出來。

荊秀兒趕緊恢復了正常,看到喬烈眼睛裏都含着淚了,想必是真的疼的緊了。

「你,哎,我去找我爹問問,你忍忍啊。」

荊秀兒跑出去了,喬烈為了分散注意力,開始打量他周圍的情況。

這是一間小木屋,牆壁上,掛着幾張皮子,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還有一把大弓,目測弓身將近兩米。

「這誰的啊?真酷。」

男生就沒有不喜歡武器的,尤其是喬烈,在前世就特別迷戀兵器,什麼兩節棍,三節棍,甩棍,匕首,

凡是能買到的,喬烈幾乎都有收藏,只不過他的經濟水平,買到的也不是什麼好貨。

「喜歡?等你傷好了,給你試試。」

聞着聲,喬烈抬眼看去,門外進來一個魁梧的大漢,穿着一件類似馬甲一樣的無袖褂子,露出古銅色的手臂幾乎比喬烈的大腿都粗。

「我靠,巨人卡里?」喬烈驚訝的看着荊寶山,這傢伙太強壯了。

荊寶山走到喬烈跟前,蒲扇大的厚實手掌掀開了喬烈身上蓋着的薄被,查看了一下他的胳膊和腿。

「斷了幾根骨頭,都接好了,只要你別亂動,就不會長歪,別擔心,你年歲小,恢復的快,以後也不會落下什麼病根。」

「大哥,是你救我了嗎?謝謝你啊。」

喬烈是真心感謝,他摔成了這樣都沒死,運氣真是不錯。

荊寶山皺了皺眉頭,一臉的不悅「你跟我閨女差不多年紀,叫我大哥成什麼樣子?叫大叔!」

「大叔?」喬烈看了看荊寶山,這大漢看起來也就三十幾歲的樣子,怎麼感覺叫叔這麼吃虧呢?

喬烈忘了他已經不是前世的他了,這個小身體,也只不過十幾歲的樣子。

「你家是哪的?要不要我去給你家裡人送個信?」

喬烈被荊寶山的話拉回了現實,想想他突然穿越到了這,哪還有家,一時情緒有些低落。

「我沒家,也沒有家人。」

「那你就安心在我這養傷,對了,這牌子是哪來的?」

荊寶山沒說什麼,拿出一個小木頭牌,正是喬烈身上戴着的那塊伍長的牌子。

「這是我的,我剛從戰場上下來。」

「啥?你的?」荊寶山這才認真的看了一眼喬烈。

「小小年紀,就上過戰場,不錯,好好留着吧。」荊寶山摩挲了一下牌子,把它放在了喬烈的枕頭下。

「你好好養着,有啥事,就喊我閨女,我出去給你弄只雞補補。」

那塊小木牌,似乎讓荊寶山對喬烈更加熱情了一些,他囑咐了自己閨女幾句,就拿下牆上的大弓出門了。

荊寶山一走,沒了人說話分散注意力,那生不如死的疼痛又開始折磨起喬烈。

喬烈忍不住的低聲哀嚎,一邊叫一邊罵「蕭沖,老子記住你了!」

直到天落了黑,喬烈喊不動了,也罵不動了,疼的連意識都有些模糊了,

恍恍惚惚的,感覺有人用涼絲絲的帕子,給他擦了擦頭臉上的汗。

又過了一會,一股若隱若現的香氣飄了過來。

荊秀兒端着碗清亮的雞湯,看了看喬烈乾裂的嘴唇,輕輕舀起一勺喂他喝了一點。

「蕭沖是誰啊?」

荊秀兒聽喬烈罵了這個人一下午,那些罵人的話荊秀兒從來都沒聽過,也不知道這個人怎麼就那麼會罵人。

「是個傻X,」喬烈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

「哦」荊秀兒不懂什麼叫傻X,看喬烈這樣子,也知趣的沒再問。

一碗雞湯,喬烈喝了三分之一就喝不下去了,

「妹子,就沒有止疼葯啥的,給我來兩片嗎?」

「止疼葯?有這種葯嗎?」荊秀兒一臉單純。

喬烈看了她一眼,想死的心更強烈了。

「你要實在受不了,明天,我去山裡給你采點麻葉,回來煮水給你喝。」

荊秀兒湊近喬烈,悄悄說道「這個麻葉煮出來的麻湯,喝完了人會飄起來,就什麼疼都不覺得了,只是爹爹說了,不能常喝,會中毒的。」

難道是大麻那種東西?

帶着期待,喬烈熬過了刻骨銘心的一夜。

一大早,荊秀兒就挎着小籃子出門了,兩三個時辰之後,終於採回了她說的麻葉。

喬烈沒見過新鮮的大麻長什麼樣,他催促着荊秀去給他煮麻葉水。

過了一會,一碗黃綠色的湯水端到了跟前,一股不太好聞的味也跟着傳了過來。

喬烈也顧不上那麼多了,讓荊秀兒餵了他小半碗。

過了能有半個小時左右,那股麻麻的感覺在身體里開始蔓延,身體果然沒有那麼疼了。

大腦也輕飄飄,喬烈像是喝醉了一樣,不自覺的嘴角帶笑,流出了汗珠子,活像個傻子。

荊寶山昨天送了一隻雞回來之後,就又進了山,

打了兩頭野鹿拖到鎮上連皮帶骨賤賣了50兩,這50兩還沒捂熱乎,就給喬烈換成了葯和補品。

等他拎着大包小包的回家,一進小木屋,就聞到了麻葉的味道。

心裏暗叫一聲糟糕,衝進裡屋一看,那小子果然已經開始對眼了,口水順着嘴角嘩嘩往外淌。

荊秀兒嚇的抱着碗站在一邊,看到荊寶山回來,頓時嗚嗚哭出聲來「爹,他喝了麻葉湯,為啥成這樣了?」

「你給他喝了多少?」

「半碗,他疼的厲害,我就…」

「哎,你個傻閨女,這是喝多了中毒了。」

眼下已經這樣了,荊寶山也沒過多批評荊秀兒,姑娘也是好心,可這中了這個毒也無葯可解,現在就等這小子自己醒吧。

瞅了瞅剩下那半碗湯水的顏色,也不知道熬的這麼濃,一次又喝了這麼多,能不能給喝傻了?

下面村裡有戶人家的傻兒子,就是不小心把麻葉當菜吃了,變的傻乎乎的。

希望這個小子,沒那麼不走運吧。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