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從蟑螂開始進化
從蟑螂開始進化 連載中

從蟑螂開始進化

來源:google 作者:非翡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非翡 黃萬里

在喝下甘露醇後,黃萬里有氣無力的趴在病床上,卻不曾想屁股上殘留的甜美香味,吸引來了一隻蟑螂......展開

《從蟑螂開始進化》章節試讀:

來不及再錯愕多一瞬,余琬趕忙抬手飛速扣動扳機,一口氣徹底將彈匣中的子彈打空。

可黃萬里的「屍體」卻是沒有受到一絲阻礙,眨眼間就用匪夷所思的速度消失在了余琬的視野中。

無奈之下,余琬只能趁着更換彈匣的間隙,按動腰間的通訊器下令

「立即封鎖第二十三區的所有通道!全員緊急集合進入戰備狀態!」

看着遺留在牆上的些許彈孔,余琬忐忑地切換到另一個加密頻道,用帶着些許顫抖的聲音輕聲道

「劉主任,黃萬里他跑了!」

在這靜默的短短几秒鐘時間裏,余琬甚至看到了人生的走馬燈。

在花園裡依偎在母親的懷裡數星星,每晚睡前傭人張姨都會倒好的熱牛奶,被關在鐵龍中看着父親被砍斷四肢,第一次殺人後看着沾血雙手心跳狂飆......

「余主管,這既然是你的本職工作 ,該怎麼做事就不需要我另外指示了吧?」

熟悉的嗓音一下子將余琬又拉回了現實,整個人都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雙腿更是止不住的發軟。

「是!」

余琬一共發射出二十發子彈,牆上卻只留下四個黑黝黝的彈孔,一點該有的血跡都沒有!

這可是特製的點四五口徑的穿甲彈!

就算是一頭大象挨了這麼多槍也得乖乖躺在地上,而黃萬里就像是將打在他身上的那些子彈都吃掉了一樣!

黃萬里只覺得自己輕飄飄的在一片虛無中滑翔,什麼都感覺不到,卻又什麼都感覺得到。

這就是死亡嗎?

還沒等黃萬里緬懷自己平凡到無趣的一生,還有思考劉恆為什麼會突然反水,一道聲音忽地在腦海中炸響。

不,不能說是聲音,說成信念應該會更貼切。

「喂!人類,我住進你的身體里才多長時間?你直接就把我的新家給拆了?

不用看了,你是找不到我的,因為我早就和你徹底融合在一起了白痴。」

「融合?」

「我原本以為我坐井觀天了一輩子已經夠蠢的了,沒想到死了以後選中你才是我做過最蠢的事。

你不是嚷嚷了好幾遍,說有隻蟑螂爬進了你肚子嗎?那隻蟑螂就是我啊!要不是我用最後的能量改造你的身體,你現在已經死了好嗎?」

「慢着,你的意思是說我還沒死?然後你說你已經死了?這個邏輯聽上去就很不對勁啊?!」

「現在是糾結邏輯的時候嗎?你不應該先質疑我的身份嗎?跟你說話的是一隻蟑螂,一隻蟑螂啊!

算了,懶得跟你廢話那麼多,時間不多長話短說,現在操控你身體逃命的,是我殘留的最後一絲意識。

你的情況非常糟糕,腦子就像被攪爛的豆腐一樣,稀碎到抓都抓不起來,所以我只能暫時將你的意識暫存到我的大腦里,這個狀態最多還可以維持不到三個小時,我必須要在這段時間內修復你原來的大腦,不然我倆都會徹底玩完,聽懂了嗎?」

「大概能懂,但是你為什麼要幫我啊?」

「因為我他媽的很倒霉!其他覺醒新天賦或者新能力的人類,不被當成寶貝珍藏起來,好歹也會被當成實驗品吧?

那怎麼他媽輪到你的時候,就連話都沒說幾句就被人拖出去一槍爆了頭?你他媽到底是有多遭人恨啊?!

啊?!

你還得感謝那姑娘崩了之前在你頭上纏了些塑料袋,不然你腦漿都流光了的話,就算是我也沒有辦法修復你的大腦。

該死的,這個鬼地方可真他媽邪乎,你知道我都看到了什麼嗎?

我看到了一個長着鋼鐵翅膀的人類!這混蛋懷裡頭還抱着一根人棍追着我跑!而且那該死的人棍,還在不停用喉嚨還有**里鑽出來的槍管對我掃射!

干!這操蛋玩意還他媽能發射次聲波?!」

黃萬里默默的聽着這一大段含媽量極高的話,心裏竟然有些慶幸自己的腦袋被一槍崩了,光是聽這描述就已經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要親眼看見,精神不當場崩壞才怪!

「喂!以你現在的身體情況,是註定沒法逃出這裡了,而且修復你的大腦需要極其龐大的能量,要不要跟我賭一把試試看?」

黃萬里隱約察覺到了什麼,慌忙道「你要賭什麼?這事可千萬不能亂來啊!慎重,要慎重!」

能量,核電站周圍最強大的能量是什麼?

想都不用想,那當然是核能啊!

用核裂變產生的熱量燒開水發電,本質上就像是在用一台V20的超級引擎,去驅動一台中世紀的馬車!

「你的身體都他媽快被打成篩子了!都這時候了還慎重個屁!反正你的腦子已經徹底爛掉了,你要相信我幫你改造的身體,不管是多少倫琴的輻射我都會讓你全部吃下去!」

國安九處的總控制室內,一眾管理層緊張的站在三維投影后面,看着身前算不上高大卻又偉岸的身影大氣都不敢出。

不斷閃爍的紅燈還有尖銳的警報聲,伴隨着一聲聲急促的報告聲,就像一把刻刀一樣,緩慢而又真切的在他們臉上刻下緊張和恐慌。

摸了**前的骷髏頭,劉恆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

「金吾衛派不上用場就算了,你們中有沒有人能告訴我,為什麼佔用了聯邦無數時間和資源製造出來的實驗品還有防禦系統 ,就連一個剛覺醒的人都攔不下來?」

還是最年輕也是最膽大無畏的一人主動接過了話茬

「劉主任,我們也沒有料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實在是這個叫黃萬里的年輕人覺醒的能力太離譜了,任何形式的攻擊和障礙,在觸碰到他身體的一瞬間都會被徹底吞噬掉,這已經超出了人類科技能夠解釋的範疇!

而且我還有一個疑問想要劉主任為我們解惑。

黃萬里這麼珍稀的素材,和劉主任您又有着不菲的交情,您完全可以說服他留在我們九處,配合我們進行進一步的實驗!

所以為什麼您在第一時間利用權限封鎖了消息?並且直接跳過了九處的議事章程,擅作主張的判定素材的死亡!

就像您質問我們的不作為一樣 我也想質問一下您,您到底是站在什麼立場上面下達的決策,是國安九處的劉主任,還是一個只為滿足復仇私慾的父親?!」

此言一出滿堂嘩然,幾個跟隨劉恆時間較長的主管,都做好了劉恆直接掏槍擊斃這個口出狂言的年輕人的準備,甚至都開始盤算着要怎麼配合,才能將這樁血案像以往那樣徹底掩埋。

「我承認,我在這件事中確實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當我發現覺醒的人是黃萬里,我籌劃多年的復讎正式擱淺的時候,我確實很憤怒也很不甘,但這和我處死黃萬里的決定沒有太大的關係。

他覺醒的能力你們都看到了,除非絕對可控,否則將他留在九處或者聯邦的任何一個地方,都隨時有可能會造成我們無法估量的災難和損失!

而黃萬里本人對如何操控這種能力是完全沒有頭緒的!你們誰又能保證他成為實驗素材後會不會突然失控?誰要能夠保證這種情況不會發生,誰現在就可以坐上我的位置終結這場鬧劇!

可是你們能保證嗎?

只有死了的,不會反抗的,沒有意識的實驗品 才是最安全最可控的實驗品!

但我也沒料到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 對此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在的工作重心應該轉移到基地遷移上,處理完這些事情後我會根據程序引咎辭職。

你說的很好,九處未來就需要你這樣脊梁骨足夠硬的人當頂樑柱,現在分頭開始籌備遷移計劃,都散了吧。」

噴了一地唾沫星子後,劉恆抓起桌上的保溫杯輕輕的抿了幾口,小拇指看似無意的在杯身上輕輕的敲了幾下。

事態的發展到底還是沒有超出原先的計劃,目標已經成功吞下了餌料,劉恆完美的執行了只有他知曉的秘密任務。

如果黃萬里真的死在了余琬的槍口下,那他覺醒的能力再強大,劉恆秘密執行的計劃而言都沒有半點意義。

刻意營造的仇恨也好,在極短時間內的情緒劇烈的起伏也好,劉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黃萬里的身心,都逼到真正意義上的極限!

唯有真正的極端,才有可能造就真正的奇蹟。

就是這餌料的份量,好像太大了些。

那可是一整座地堡還有核電站!那位大人的手筆,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大到超乎人的想像。

再將畫面拉回由蟑螂操控的黃萬里身上。

在好不容易甩脫追兵以後,黃萬里的身體已經破爛的不成人樣,余琬射出的那些穿甲彈,和這一路上遇到的磨難相比起來,就連開胃小菜都談不上。

比起瘋狂傾瀉的彈雨,次聲波引起的共振才是真正的危機,若不是用肌肉將內臟強行擠壓,黃萬里的五臟六腑早就被震成了碎片。

再有一個大點的動作 黃萬里怕是都要徹底飲恨地底。

眼下要想抵達核反應堆,只能用吞噬一切的黑洞來打洞推進,在無法動彈的情況下,蟑螂開始一點點的分解黃萬里的血肉,榨取出其中蘊含的所有能量用於維持黑洞的運轉。

還有八百米的時候,黃萬里的右手沒了。

還有六百米的時候,黃萬里的左手也沒了。

還有150米的時候,黃萬里的雙腿也沒了。

最後五十米的時候,黃萬里變成了太監。

就在黃萬里身上的所有骨頭準備徹底消失的時候。

反應堆,終於到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從蟑螂開始進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