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存在時間外的意義
存在時間外的意義 連載中

存在時間外的意義

來源:google 作者:天秤傾倒之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天秤傾倒之刻 奇幻玄幻 白尋

存在一切之外的時間神殿中,當被選擇作為時間和空間的泛舟人,遵循着無為的規則於無盡世界遊盪,不知道該去找尋什麼,在旅途的最後,是否會尋找到對自己有意義的東西展開

《存在時間外的意義》章節試讀:

被連接着的世界正在他們頭頂閃爍,周圍的幾個世界散發的光芒都沒有那個目標的亮,可以確定那顆星辰的世界能量比周圍強大,所以孕育的生靈更為強大,但既然觸及到時空的禁忌,那麼就沉沒吧。

在時間海上往這邊的時候,白尋就問過萬不惑如何沉沒一個世界而萬不惑。而萬不惑表示在時間神殿之中,天芒可以直接藉助神殿蘊含的力量,只需要靠近這個世界在時間海上空的投影,用天芒斬掉在這一縷投影,世界就會墜落時間海,只要沉入時間海,那麼這個世界一瞬間就會化為虛偽,一切都會像不存在一樣消散。

於是白尋升上空中來到那道世界投影旁邊,天芒不斷閃出藍色的光芒,白尋將天芒從腰間拔出,感受着天芒散發的氣息,天芒身上投射出一條無法用眼睛看見的線,連接着世界的投影,現在只需要白尋仔細感覺那根線然後斬斷世界虛影,而慢慢的白尋從天芒中感覺到情緒,有欣喜,有驚恐,愛戀,很顯然這些都不是天芒的情緒,而是歷代泛舟人手持天芒是的情緒,在感受到這些情緒後不久,白尋的意識沉入了天芒的空間里,一片空白,隨後出現一些片段。

在每一幅畫面中,持有天芒的人都不同,有人手持天芒斬向黑暗,也有人手持天芒開心的揮舞,更有人一臉憤怒想毀掉天芒,但不論經歷什麼,天芒依舊是那樣沒有變化,但他們的身影被記錄在天芒之中,白尋一直往前走,他們的情緒是白尋不曾擁有的,但每個泛舟人一開始一樣的,沒有任何記憶與感情,每個泛舟人都在自己的一生中找到了各種情緒,收穫了各種記憶,找到了自己的意義,然後從神殿消失。

在天芒空間的深處,白尋見到了天芒中誕生的意識,無口無言,無形無相,是一團不規則的生命形態,當白尋靠近這團意識的時候,這團意識也靠近白尋,當他們碰在一起的,白尋與天芒意識共同,兩個白色的靈魂的碰撞在一起,然後白尋的意識回到了身體里,手中的劍指向了世界投影,那根連着的線逐漸出現在浮現在白尋眼中,隨後白尋舉起了天芒,時間神殿的圓環投射出一道強大的力量給天芒,隨後白尋將劍緩緩落下,世界投影在抵抗了一下後直接破碎掉落進時間海。而在這個世界中,一切都在崩毀,全部化為沙粒,永遠沉浸。

白尋緩緩落回小舟上,而萬不惑則上來恭賀道「白尋大人果然天賦異稟,第一次就能將世界斬落。」

但還沒能等萬不惑說完,白尋就暈倒下去,萬不惑趕忙拉住,就怕白尋掉入時間海,當他將白尋扶穩後,將他平放在小舟躺着,然後自己划著小舟回到時間神殿。

到神殿後,將白尋放在大殿中,然後就回失落國土中,畢竟他這趟出來相對來說已經挺久的了,而且要不是有失落之王的力量根本沒法停留在時間神殿,在離開前還吐槽了一句「時間神殿怎麼這麼寒磣,連一個休息的房間,給人睡覺的床都沒。」然後跳入時間神殿下通往失落王國的空間。

白尋第一次出任務消耗掉了大量的力量,更在逆轉陣法中一邊持續補充,一邊持續消耗,給他的身體帶來了巨大的消耗,這一覺估計會挺久的。

當白尋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不知道過了多久,期間萬不惑來過一次,待了一會,見白尋並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就離開了,畢竟這裡的規則在壓制着,所以他也不方便久留。

在白尋沉睡的這段時間裏,他做了個夢,但當他醒來的時候什麼也記不住了,他想抓住某些東西,但卻又無從下手,他與夢隔了一層無法撥開的紗,他第一次出現了一種感情,名為渴望,他想要知道夢境的事情,但他並沒有尋找夢境的能力,或許萬不惑會知道去哪裡尋找通曉夢境的人,但自己又沒有辦法聯繫到他,難道要自己跳下失落王國?於是他很快就否決了這個想法,因為他擔心還沒遇到萬不惑就先迷失了。所以他決定先靜下心來感悟時間神殿的力量,以及再試試能否回憶起夢境。於是他進入神殿**的圓環里,盤腿懸浮在圓環**,四個方位代表時間的器具開始往圓環中的白尋注入力量,白尋也又一次沉入思維的深處,在這深處偶爾會有記憶的碎片如同流星忽然划過,然後消失,白尋每次想要抓住的時候碎片卻消失了,離碎片最近的一次用上了現在的最高速,只差一指距離,但還是被溜走了,白尋靜靜的站着,看着記憶碎片流逝,嘴裏喃喃道「難道是時機還沒到嗎,現在還只能看着。」這種想要卻無力的感覺湧上白尋的心頭。如同白紙的白尋開始染上了情緒的色彩。

當白尋再次睜眼的時候已經不知過了多久,但時間對於身處時間神殿的白尋並沒有意義,由於神殿的空曠與寂靜,讓白尋又沉入了思緒中,白尋在這種睜眼,沉浸的狀態下持續了好幾次。而這次睜眼的時候他發現萬不惑站在圓環外看着自己,白尋的心中生出了一種名為高興的情緒,但白尋並不會表達自己的高興。

白尋飛出了圓環,來到萬不惑的身邊。萬不惑行了個紳士禮,然後對白尋說道「白尋大人,還請諒解我的突然來訪,之前您陷入昏迷後在下由於時間神殿的規則不得不離開。」

白尋表示這些並不重要,而且都是因為自己才導致了這麼多麻煩,隨後他問出了他的問題,是否知道可以通曉夢境的人。對於這個他表示自己知道。但這個存在一個故事裏,據說故事是個謎語,當謎語解開就會有知曉夢境的人出現。

而故事的內容是,萬千朵薔薇曾經綻放於神都的一座花園中,奇怪的是花園不論何時都是夜晚,以薔薇為界分割日夜,花園中的薔薇一旦離開花園就會在陽光下枯萎,這一奇異的景觀吸引了無數的學者與旅人。有一天一位穿着灰色風衣的旅人來到這裡,她僅僅是看了一眼便愛上了這座花園,她決定定居於神都,她經常光顧這座花園,但她每次都只站在同一朵花的前面,人們問她這朵薔薇是否與眾不同,旅人笑了笑說了句是啊,她在我心中是獨一無二的,人們也沒說什麼,只是笑了笑走開了,但是有一天花園的夜晚消失了,所有的薔薇全部枯萎了,但旅人發現只有她經常看着的花還在盛開,但枯萎之意已經爬上了花瓣的邊緣,旅人不忍薔薇枯萎,於是在眾人的眼前將唯一一朵還盛開着的薔薇摘下帶回來家,神奇的是那朵薔薇離開花園後並沒有枯萎,還是頑強的盛開着。旅人飛快地跑回家中將薔薇放進瓶中,然後裝滿水,但薔薇的枯萎之意並沒有減退,但眾人的責怪已經來了,人們責怪着旅人的自私,聲討越來越大,就好像花園夜晚的消失,薔薇的枯萎全是旅人的錯,旅人並沒有在意別人的聲討,只關心薔薇的變化,但枯萎並沒有停止,在人們推開旅人大門的那一刻,薔薇徹底的枯萎了,旅人的內心也徹底綳不住了。在她的淚流出來的那一刻,薔薇重新綻放,神都除了旅人外的所有人陷入永恆了沉睡,一道身影走到旅人的身邊拂去旅人的眼淚,將薔薇編成花冠戴在旅人頭上,那道身影牽着旅人的手走向了一個永遠是黑夜,滿是薔薇的地方,而神都則消失在了歷史中。

白尋聽完這個故事最後的感覺是,神都在哪?那個薔薇園在哪?對於他的提問萬不惑也表示自己不清楚,畢竟這個故事太過古老,當時萬不惑還沒有在失落王國就職,所以就連故事本身的真實性也有待考究。但這個故事是在失落王國聽聞的,所以或許失落之王會知道情況。當白尋對萬不惑說自己想去失落王國見失落之王時,萬不惑帶着一臉歉意的說「白尋大人,您想去失落王國,我一定很歡迎,想必王也會很高興,但王最近並不在失落王國,好像離開失落王國,前往某個領域去了。」

白尋聽完萬不惑的發言,一種名為失望的情緒爬上心頭。但他忽然記起失落之王對他說過,當他想通了,只需要呼喊他的名字他便會出現。於是白尋當即在時間神殿喊出他的名字,墨無憂!聽到白尋的呼喊,萬不惑先是一驚然後也想起了這件事。當白尋叫完這個名字後起初並沒有多大變化,但沒過多久神殿下方便有絲絲縷縷的灰色氣息爬上了神殿,在神殿**形成了一個虛影。

失落之王的聲音響起「泛舟人,呼喚吾的名字可是想通了?」

萬不惑恭敬的站到那道虛影身恭敬地對失落之王說「吾王啊,白尋大人想要知曉流傳於失落王國關於夢的故事的謎底,白尋大人想通過夢找尋某些東西」。

聽到這話,失落之王來了興趣,他對白尋說「這個故事其實說的是一個旅人愛上了幻夢境之主的一縷分身,那朵薔薇是含有幻夢境之主奧菲斯一縷靈魂的分身,本來所有人對於這縷分身都是不可見,但那位旅人卻不知道為什麼,能看見那一縷靈魂,並對其尤為呵護,日久的陪伴讓奧菲斯這縷靈魂也對旅人生出了愛戀,所以當奧菲斯收回這縷靈魂的時候靈魂抗拒着回到奧菲斯身邊,但奈何一縷分魂怎能抗拒來自本體的力量,於是當分魂被收回的一刻,薔薇枯萎了,但這縷分魂也用自己的全部愛戀為本體染上了自己對旅人的愛,當旅人落淚時,奧菲斯的本體降臨,這個狀態下的奧菲斯已經和分魂完全融合,本體與分魂並無二質,於是他帶走了旅人,讓那些聲討旅人的人,乃至神都都陷入了沉睡,或者說,將整個神都拖入了幻夢境。如果想找奧菲斯的話或許可以去神都原址,那裡或許還殘留着這位幻夢境之主的力量。

白尋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點點頭,失落之主不解的問「你尋找幻夢境之主是需要幹什麼,莫非是碰到了需要在夢境中進行修復時間線?但和夢境有關的都應該有奧菲斯負責,並不會由時間神殿代勞。」

白尋一臉平靜的說道「在沉睡的期間,我似乎夢到過什麼東西,但我沒有辦法撥開迷霧去看清,而在時間之輪修習時,記憶的碎片在思維空間的深處划過,我無法抓住那些記憶的碎片,所以想找精通夢境的人幫我揭開夢境中的畫面。」

失落之主饒有興趣的說「別人去找他幫忙他或許不一定會幫,但你作為時間神殿的泛舟人,他很大的概率會幫你,因為在很久遠的年代,有一個世界衝擊了奠定所有世界的七座基石,時間神殿,失落之地,幻夢境,輪迴扭轉之地,天空方境,原始之空,根源湖畔。這七個奠定世界的基石先後受到衝擊,而幻夢境和生命最為密切,只需入夢便可進入幻夢境,所以當時幻夢境受到了最為嚴重的創傷,最後不得不向其他的幾個地方求援,你們時間神殿當時的泛舟人就是因為支援幻夢境而隕落,就連我當時派過去的執事,也就是萬不惑的前兩任,也隕落了,最後在奧菲斯聚集全部力量的一擊後,幻夢境的戰鬥也結束了,但受到的傷害太大他的靈魂被分裂出去了一部分,而這也是他為什麼會遇到那個旅人的原因。總之他欠你們時間神殿一條命,你去找他,大概率會得到他的幫助。」

白尋問神都的遺址現在在哪,失落之王表示,神都存在的世界早就沉入時間海,墜落到失落之地了,如果想找,可以告訴他位置,讓萬不惑帶路。失落之王見白尋沒有反應,幽幽的嘆了聲氣「唉,還以為你叫我是想通了」。

白尋說「我要去尋找我的意義,等我找到後,如果沒有目標,我會考慮的」。

失落之王正打算離開時,對萬不惑說「奧菲斯那裡還欠我人情,你把白尋帶去的時候看看他那裡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帶回來。」

萬不惑激動的答應着,然後恭送王的離開。

《存在時間外的意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