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代嫁皇妃
代嫁皇妃 連載中

代嫁皇妃

來源:google 作者:莫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雀兒 陶子靈

兩國和親,哪裡輪得到她這個丫鬟?什麼?她家小姐被封為公主去和親?什麼?她家小姐要逃婚?展開

《代嫁皇妃》章節試讀:

第十天,大野國君一直沒有露面,也不曾招她侍寢。而林雀兒就在這種情況下,越來越胡思亂想,越來擔心,終於在這天晚上,她徹底失眠了。失眠了,就意味着睡不着,即使翻來覆去也無法入睡。沒辦法,最後她只得起床穿戴好,去外面走走。「婉靈宮」是大野國君野玦延專門為明夜皇朝的「婉靈公主」興建的,因為明夜是南方的國家,所以無論是樓台亭閣還是小橋流水,亦或是園裡的花草景色,都跟明夜十分相像。在這裡,彷彿就置身於南國,那份江南水鄉特有的氣息總能撲鼻而來。現在正是深秋,園裡的桂花開了,真正十里飄香。至於其他不知名的花兒和樹木,很多都是明夜最常見的,這讓林雀兒的心情好了不少。她慢慢踱着步,感受這深秋的融入了南國氣息的景象,心裏感嘆良多。一來驚訝於大野國君對「婉靈公主」的重視程度,雖然這個園子可能不是大野皇宮裡最豪華的地方,但這裡的一花一木、流水亭閣,無一不按照明夜的風格來修建,所謂於細微處見真章,便是這個道理,因而足見大野國君的用心。二來因為置身這深秋的帶有濃烈南國氣息的景色里,林雀兒不覺就被勾起了思想愁緒,心情不知不覺變得更加壓抑了。這麼走走停停,突然林雀兒看到前方有一個不小的湖泊,旁邊有一座小亭,她想到在明夜皇朝,在上元節和中秋節的時候有送花燈許願的習俗。雖然現在並不是上元節,中秋節也剛剛過去,她手裡也沒有花燈,但現在她迫切需要做點什麼,用來打發時間,或者確切地說,來讓自己平靜。於是她走到湖邊,折了湖邊的幾枝柳條,然後稍微折成船的形狀,再緩緩放入湖中。待放開柳條,林雀兒雙手立刻合十,閉上眼睛許願。至於她的願望是什麼,想想也知道,無非是保佑她家小姐平平安安,再來就是真假公主的事別被大野國的人看出來。許完願,她虔誠地拜了拜,這才緩緩睜開眼。正當她專心致志地望着柳條往湖中心飄去時,突然聽到一聲驚呼「哎喲」,接着彷彿有什麼東西從旁邊的樹上掉下來,「啪」地一聲摔到地上,緊接着又是一聲慘叫。林雀兒被嚇了一跳,很快站起來,問道「誰?」只聽得到一陣抽泣聲,而且那聲音稚嫩清脆,應該是小孩子的。林雀兒並沒有費多大勁就找到那個從樹上掉下來的孩子,大概七歲左右,打扮十分金貴福氣,一看就知道大概是宮裡的某位皇子或者主子。「你怎麼了?摔倒了?」林雀兒在他身邊蹲下,對上小娃娃大大的帶淚的眼睛。小娃娃看她一瞬,突然「嗚嗚」地哭出聲來,大概是因為林雀兒比較和氣,把他心裏的委屈給勾出來了。他秀氣的臉皺成一團,喃喃着「痛……痛……」他兩手捧着左腳的踝關節,大顆的眼淚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林雀兒藉著宮裡昏暗的光線,低頭查看了一下傷勢,發現他的腿已經腫起來了,至於紅沒紅,因為光線太暗的緣故,她一時也沒看清楚。林雀兒也沒問這個小娃娃是誰,為什麼會在婉靈宮,這麼晚了他在這裡做什麼。她只是焦急地把人抱(和諧)起來,一邊柔聲道「不痛不痛……我馬上幫你叫大夫……乖啊。」小娃娃因為她這樣低聲細語的勸慰,本來還只是無聲地掉眼淚,這會已經小聲哭出來,把腦袋埋進林雀兒肩窩裡,低低叫着「可我痛……很痛……姐姐,我痛……」他倒自發自地叫她「姐姐」了,這樣的小孩子總是討喜的,更何況這個小孩長得還很漂亮,而且身份應該也不低,林雀兒打心底心疼這個孩子,更不敢怠慢,趕忙抱(和諧)了他往自己寢宮跑,一邊不忘柔聲安慰「乖,不痛,乖啊。姐姐幫你叫大夫,馬上就不痛了……」小娃娃低低地啜泣着,整個人窩在她懷裡,倒是一副全身心信賴的姿態。林雀兒伸手摸了摸小娃的額頭,冰涼的,黏黏的,應該是痛出來的冷汗。她頓時心疼不已,忙加快腳步往回趕。幸而園子離寢宮不遠,她很快就到了地方。晴雪半夜的時候去看林雀兒睡下沒有,卻見寢宮裡空蕩蕩的,她不由得心驚,生怕林雀兒出事,趕忙偷偷叫人去尋找林雀兒。晴雪她不敢驚動大野國君派來的太監宮女,只能央求明夜來的宮女們。大家剛要分頭去找,就見林雀兒抱(和諧)了個小孩子急匆匆朝她們走過來。「出什麼事了?」晴雪趕緊迎上去,瞧了瞧她懷裡的小孩。林雀兒把人往內室抱(和諧)去,一邊道「晴雪,你能不能差人去請太醫來一趟?」晴雪驚訝「太醫?這小娃受傷了?」「嗯。」林雀兒應着,已經來到床榻邊,她將小孩放上去,一邊急道,「晴雪,以後我再跟你解釋怎麼回事,但現在必須請太醫來看看。這個小娃腳踝受傷了,腫了好大一塊。」晴雪暗暗嘆口氣,本想勸她幾句別管閑事,畢竟她們剛到大野國不久,十天前才住進婉靈宮,皇宮裡的情況她們一點也不熟悉。且不說這個小孩到底是什麼來路,即使這個小娃是皇宮裡皇子,她們救人也應該謹慎,畢竟不知道這皇宮裡分了幾派,又是哪一個妃子最受寵最有勢力,而這個小娃娃是哪個宮裡的人。這些都是應該先弄清楚的,不然到時候如果答案揭曉,說她們救的只是一個不得寵的妃子的兒子,那她們可能還會惹禍上身。而這些林雀兒可能暫時沒有想到,但晴雪一瞬間,所有念頭都在她腦海里閃過,她心下焦急,知道理智上應該勸阻林雀兒,讓她別惹麻煩,理由當然是上面她所想到的。但看到林雀兒這麼焦急,而那小娃兒又痛得冷汗直流,她還是生了惻隱之心。最後她微微嘆口氣,轉身出去了。大野國君派來的宮女太監是不能用的,畢竟剛來這邊就指使別人很不好,但這麼晚了,她該派誰去請太醫?從明夜帶來的宮女,她們又不熟悉這裡的環境,恐怕哪邊是皇帝寢宮,哪邊是妃子的寢宮都不清楚。思忖片刻,晴雪還是決定自己去找人。大野國十月的夜晚已經有些涼意,她披了件衣裳,打着燈籠出門去了。剛出婉靈宮,她就有些辨不清方向,她只能左右環顧,看能不能遇上個太監或宮女,問一問他們太醫房的方向。可這麼晚了,走動的宮女太監很少,即使有一兩個,也都木着臉,晴雪便有些不敢上前。最後她下定決心,不管接下來看到的是誰,表情如何冷酷,她還是要上前詢問。結果,接下來出現的這個人,倒不是木着臉的,而是一臉的焦急,左顧右盼,腳步極快,口裡還喊着「宏兒!宏兒!」晴雪猶豫了一下,還是上前,可沒等她開口,那人見到她,便問「你看到宏殿下沒有?」語氣裡帶着幾分命令味道,可讓人聽上去卻不覺得反感,主要是這個人似乎有一股天生的威嚴氣勢。晴雪想了想,猜測林雀兒剛剛抱(和諧)進婉靈宮的孩子大概就是他口中的「宏殿下」,便回道「我們娘娘剛剛救了個六、七歲的孩子,那孩子腳受了傷,我正要去請太醫。」這人一聽,立刻往婉靈宮方向走去,一邊道「我去瞧瞧。」

《代嫁皇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