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閨蜜搞穿越
帶着閨蜜搞穿越 連載中

帶着閨蜜搞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阿離要吃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芩闌 青徵

【女強修仙文】被閨蜜卜了一卦,然後雙雙穿越兩人似乎帶了個不得了的神器,閨蜜管它叫冥冥之中自有指引別人打架,她倆看戲別人闖關,她倆拿獎品不知不覺升了級,不知不覺打了怪,不知不覺有了個神獸……閨蜜的對象是她卜卦卜來的她的……,青徵極目遠眺……哪兒呢?某人:……我在你身後展開

《帶着閨蜜搞穿越》章節試讀:

青徵瞄了一眼白陵,見對方也停下來,回身走到兩人身邊,和她們一塊兒看戲。

青徵乾脆不動了,能偷懶一會兒是一會兒,索性就站在這裡,看看左憐荷能演什麼好戲。

果然,不遠處漸漸有人聲傳來,青徵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下一秒左頤年在石板路上出現。

與他並肩而行的一個男子穿着湛藍色的衣袍,邊角處依靠金絲勾勒,手邊一把摺扇合起來,輕輕地敲打另一隻手。

那男子嘴邊帶着笑,連五官都帶着精緻和華貴。

左頤年和那名男子走的近了,方才看見亭子內的左憐荷衣着暴露,穿着奇異的舞衣在亭內舞動着身姿,偏偏左憐荷的四肢不怎麼協調,跳起舞來帶着詭異的感覺,像是……在做法。

左頤年剛剛還微笑着的臉立馬僵了下來,想將身邊的人往另一條道路上引,哪知道那名男子已經開口。

「丞相,這是?」男子聲音帶着儒雅,舉止之間彷彿精心打磨。

左頤年尷尬的擦了擦額間莫須有的冷汗,回道「殿下,這是臣的二女兒。」

「哦?」那男子笑了笑,又說了一句「丞相的二女兒還挺耐寒的。」

此時,一陣秋風吹過,帶着寒意,吹在左憐荷的鈴鐺上,也吹在她露在外面的皮膚上。

左憐荷打了個寒顫,裝作不經意間往左頤年的方向看去,看見左頤年後,又盯着左頤年身邊的男子看,然後踮起腳尖輕飄飄的往那邊走。

她立在二人身前,喊了一聲爹爹,又嬌滴滴的對着男子說「二皇子殿下。」

站在湖另一邊的三人恍然大悟,青徵輕聲說道「這場景我在宮斗劇里見過啊!」

芩闌此刻已經蹲下來,從懷裡掏出幾顆銅錢,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二皇子嗯了一聲,再沒了言語,空氣有一絲凝滯,可是左憐荷毫無察覺,她羞澀的站在兩人面前,並無視了左頤年的怒視。

澧朝二皇子衛將,也是澧朝閨中女兒的心儀之人,他年少成名,性格溫潤,在一眾皇子之中鶴立雞群,年輕二十歲,實力已到達了築基中期。

雖不是儲君,卻比儲君還要有才能。

左頤年咳了一聲,「憐荷,你先下去吧,我和殿下還有事要談。」

左憐荷扭捏着,有些不甘。

衛將此刻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到湖對岸,視線從白陵掃到青徵,最後落在蹲下去的芩闌身上。

衛將轉身,從湖面上方飛身而去,左頤年也注意到了青徵她們,跟着過去。

芩闌認真的看着面前的卦象,琢磨半晌,拉了拉身邊人的裙擺。

「姐姐姐姐,左憐荷好像沒有姻緣呢。」

身邊人沒有反應,芩闌又將三枚硬幣拿起來揣在袖中,她猛然起身,發現身邊站了一個男子。

男子的容貌如同畫中一般,他眉眼帶着笑意,對着芩闌說「你會卜卦?」

芩闌呆愣着,瞥向一旁的左頤年,又轉頭看向青徵姐姐,你怎麼不提醒我啊?

青徵平靜道提醒了,你沒反應。

衛將看着面前慌張如小鹿的少女,笑意加深「可否為我也卜上一卦。」

左頤年注意到,衛將的自稱是「我」。

芩闌繼續發懵「啊?」

左頤年清了清嗓子說道「既然是二皇子的命令,你就照做吧。」

芩闌這才點頭,將剛剛才塞回袖中的三枚銅幣又掏出來,落在地上,依舊發出清脆的響聲。

芩闌蹲下來,觀察了一會兒,然後分析卦象「這卦甚好。」

衛將也跟着蹲下來,「哪裡好?」

「哪裡都好,」芩闌說「財運鼎盛,權勢鼎盛,姻緣也是鼎盛,是天之驕子。」

這話若是在旁人說來,便是阿諛奉承,可是衛將聽來,着實真摯。

衛將看着埋頭認認真真的女孩,忽然想伸手摸一摸她的頭,手掌不自覺的頓了頓,還是忍住了。

眾人離去之際,左憐荷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正想着佯裝摔倒朝前撲去,可是面前已然沒了人影,下一秒光溜溜的身子已經貼上了冰冷的石板路,受到撞擊的鼻子里流出鼻血來。

她羞憤難當,水眸四處張望,才望見遠處的眾人圍在芩闌身邊,而二皇子也蹲在地上,幾人正在討論着什麼。

左頤年也來了興趣,對着芩闌說「芩闌,你給爹爹也卜上一卦,看看如何?」

芩闌垂眸,又將幾枚銅錢扔在地上「嗯……除卻姻緣以外,其他都是極好的。」

青徵一臉八卦「姻緣怎麼了?」

芩闌「雖然諸多妾室,可都不是心頭所愛。」

青徵「嘖」了一聲,還未感慨什麼,左憐荷已經從河對岸過來,丫鬟給她披了一件單薄的披風,皮膚凍的有些發紫。

左憐荷一心一意的放在二皇子衛將身上,卻見衛將一直盯着芩闌看,一時間怒火中燒。

她費盡心思,好不容易探聽到二皇子要來府中,天還未亮就起身,在秋風凜冽中跳舞,一直等着二皇子過來。

可是此刻,衛將卻一門心思撲在六妹身上,只因為六妹的那幾個破銅錢。

二皇子眸中閃着光亮,眾人興緻頗高,吩咐芩闌連連卜了好幾卦,等到在場的好幾個人都卜出了卦象,大家方才作罷。

衛將想起和左頤年還有事要談,不免失笑,臨走之前,他看着芩闌「請問姑娘芳名。」

芩闌愣愣的,說「左芩闌。」

衛將笑罷離去,左頤年也跟着離開。

可是左憐荷卻依舊站在那裡,目光兇狠地盯着芩闌看。

芩闌???

左憐荷說「我要跟你決鬥!」

「我不同意。」芩闌一本正經拒絕「我都還沒有開始修鍊,打不過你。」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左憐荷冷冷的看着芩闌「爹爹曾經立下規矩,家中子弟皆可互相發出決鬥,被挑戰者不能拒絕!」

芩闌回頭求助似的看着青徵,青徵又轉頭看向白陵,白陵雙手交握在背後,目光幽幽的看着左憐荷。

左憐荷輕蔑的笑着「怎麼?你們都不敢嗎?」

半晌,白陵回看青徵「你和她打。」

青徵一驚「我?!」

《帶着閨蜜搞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