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盜墓:欠了百年因果怎麼還
盜墓:欠了百年因果怎麼還 連載中

盜墓:欠了百年因果怎麼還

來源:google 作者:隰華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楚月 穿越重生 阿官

楚月的母親欠了小世界一個叫做白瑪的少女救命之恩外出歷練的楚月決定順手幫母親還了因果誰知穿越之時出了意外,不僅因果拖了百年未還,自己還身受重傷緊急之下,用了這方世界一片藏海花和一滴百年孤獨的淚魄勉強恢復的楚月發現,因果已經在無意中欠到了無法離開這個世界的地步看着只剩下殘魂的白瑪,楚月一時間迷茫了,這因果,還不清了白瑪:我是個不稱職的母親,如果可以,今後多幫我照顧官兒阿官:張家族長是我的使命,如果可以,幫我守好一個天真無邪的人楚月:百年不過彈指一揮間,最初只是還因果,卻在不知不覺中入了這人世間寫在前面:本文不拆cp,主角沒有性別,植物系大妖,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不會崩力量體系,不崩人設,不知道劇情,做事講究因果,前期除了還因果,基本不參與劇情發展展開

《盜墓:欠了百年因果怎麼還》章節試讀:

眾人回到牛車的時候,趕車的老頭早就已經不見了,只剩下在原地等候的牛以及車上來不及拿走的物資。

楚月看了看有些凌亂的牛車,心虛的摸了摸頭。

「我在村子裏趕過牛,你們上車,我來拉。」楚月積極的將車上散落的裝備整理好,又是幫忙搬東西,又是扶着無邪上車的,儼然一副心虛認錯的模樣。

楚月從口袋裡摸出來了幾張紅票子,在下車拉牛前順手塞到了無邪手裡。悄悄的對無邪附耳說道「等會要是看到拉車的老頭記得幫我給他,小爺我不是故意嚇他的。」

楚月說完也不管無邪在身後的反應,迅速的來到牛前面。熟練的拉動牛鼻環就走,掩耳盜鈴般的連頭都不回,就當沒聽到後面幾個人抑制不住的笑聲。

耳朵不自覺的紅了起來,悶頭拉着牛就往前走。

前面有個印堂發黑的船家,楚月來的時候發現他在睡覺,匆匆的瞥了一眼。不出意外的話就是他們下個地方的船夫,只是看樣子是謀財害命快到了頭,正好走到了人生盡頭而已。

總之,就是不值得救,救了還要減功德的那種。

老黃牛拉着車,慢慢悠悠的走到了河邊,那個船夫還在睡覺,倒是拉車的老頭在觀察了他們一行人好一會兒後,終歸是捨不得他的老黃牛,小心翼翼的從林子里走了出來。

楚月看着無三省上去交涉,又是安慰拉車老頭說我們之前開玩笑的,又是跟船家交涉加錢過河的,這些目前都不是他要管的範疇。

楚月從包里掏出一盒糌粑,悄悄用掌心加熱後遞給阿官,又從背包里拿出來一個保溫瓶,裏面是沏好的油茶。

眼前的山谷一看就陰風陣陣,兩個主角扎堆,一個要死的老頭,怎麼看怎麼不太平。按照以往的經驗,這會先填飽肚子是最好的,否則容易沒得吃。

阿官看了看楚月手上的糌粑和油茶,感受着胸口傳來的溫柔的涼意,接過去,在一旁找了個地方坐下,感受到溫暖又不燙人的溫度,詫異了一下,乖乖的在那裡解決食物。

糌粑和酥油茶的香味順着風傳到了岸邊其他人的鼻子里,無邪直接就過來一把摟住了楚月的肩膀,半是開玩笑的說道「好啊,你們吃獨食竟然不叫我。」

不是無邪覺得楚月小氣,而是坐了五六個小時的車,又經歷了楚月剛剛那一鬧騰,他們早就腹中飢餓了。

先前沒有聞到食物香味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無邪一聞到這個味道,整個人一下子就被飢餓打敗了。

「你們可別冤枉我,那是我阿媽做的糌粑和酥油茶,我護了一路,特意帶給阿官的。你們南方人可不一定吃的習慣,我這還有一些麵包和壓縮餅乾,你們要不要。」

楚月享受着無邪主動貼過來帶來的靈氣,一點都不生氣,笑眯眯的從包里拿出了一包壓縮餅乾和一包已經切好片的大列巴,笑意盈盈的看着無邪,讓他選擇。

「哪有吃不慣,先借你點吃的,等會到地方了請你吃大餐。」

「好啊,那我就等着你的大餐。」楚月壓制住眼角的笑意說道。

無邪面對着壓縮餅乾和大列巴,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看起來友好的大列巴,提着包裝袋就走了,順手分給無三省他們,一路走來,大家都餓了。

那個大列巴是楚月在去往機場的路上,路過一家大毛店鋪買的,聽說非常耐儲存,除了涼了有一點硬以外,沒什麼缺點。甚至可以當武器用都沒關係,很正宗的那種。

楚月想着反正加熱食物對他來說就是順手的小事,耐儲存扛餓還能當武器什麼的,簡直不要太實用。但是面對剛見面的無三省,他顯然是沒有那麼好心幫忙加熱和提醒的。

「嘔,」一聲毫無意外的聲音傳來,很明顯是毫無防備的無邪,被涼了的大列巴背刺了。

「你小子是不是要謀財害命,這個麵包又酸又硬,怎麼能吃的。」無邪敢保證,壓縮餅乾難吃是難吃,但是跟這個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堂。又看着嘴角明顯掛着壞笑的楚月,瞬間明白自己是被耍了。

「說你小子見識少你還不承認,這是俄羅斯那邊的大列巴,這東西可沒壞,這玩意要加熱才好吃。」一旁的無三省看見無邪吃了以後才開口,顯然是知道這個東西。

但就是沒有第一時間提醒無邪,反而是接過來裝着大列巴的袋子,翻看了一會兒才說的。

「就是就是,這東西可是大毛那邊的,能吃還能砸人,好用的不得了。我可是好不容易在西藏發現了這家店的。」楚月一邊得意洋洋的說著,一邊順手拿出一瓶水遞給無邪,讓他漱漱口。

「而且就是吃不完了,找個罐子用水泡上一段時間,就是那邊很著名的飲品格瓦斯了。」楚月邊說著邊朝着那邊已經開始生火烤麵包片的潘子和大奎走去。

這小郎君,還挺好玩的。

楚月從包中翻出來一塊黃油,將大列巴上面抹上黃油後,在火上烤了幾片,樂顛顛的拿過去遞給正在乖乖吃糌粑的阿官。

「吶,我烤的,嘗嘗。」楚月笑眯眯的繼續投喂,看着乖乖吃東西的阿官,身體里突然有一種詭異的滿足感。

好可愛的幼崽,想rua。

那邊無三省和船家已經商量好,加了錢以後半小時出發。

雖然船夫加錢才答應,但是因為船夫的那條吃屍體的狗在,眾人還是提高了警惕。

不過無邪被大列巴和那條狗雙向刺激以後,胃裡倒是吐得一乾二淨,雖然很餓,但是卻沒了胃口。

有點良心但不多的楚月見狀,悄悄的給他塞了一根大火腿腸,也是大毛的,除了可能會咸點以外,沒有別的缺點。

畢竟,這裡可是河,應該是不缺水的。

眾人坐上船的時候,是阿官打頭,潘子墊後,無邪和楚月竟然坐在了最中間。這點,倒是楚月沒有想過的。

畢竟短時間內獲得無邪的信任好搞,獲得老狐狸無三省的信任,倒是他從沒想過的事情。

而且隨着自己這一路上不斷證明自己的身份,無三省很明顯是對自己依舊是將信將疑的狀態,而且依照無三省對無邪的維護度來看,拋去無三省良心發現照顧剛來的小青年的可能,那就是圖謀着自己什麼。

而且這個謀劃,多半是透過他來謀劃阿官。

跟心眼子多的人在一起真累。哪像阿官,即使對他還有懷疑,但是大抵還是相信的,就是懷疑了也不表現出來。絕不給他添堵,多好的小孩啊。

《盜墓:欠了百年因果怎麼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