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霧散盡
大霧散盡 連載中

大霧散盡

來源:google 作者:舊月安好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柳嶺 江月

「舊月安好」編寫的這本名為《大霧散盡》的豪門文章,現在正在火熱連載中,小說的男女展開

《大霧散盡》章節試讀:

  「江月說你要挑選弟子,問施念姐這裡可不可以給她一個機會。」

  施念在美術界確實很有聲望與才華,是目前最炙手可熱被人追捧的藝術家。

  她笑了「好啊,當然沒問題,我昨天還問柳嶺江月的成績呢。」

  這個時候張柳嶺從樓上下來,他穿着黑色家居服,有種慵懶的疏離感,他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江月身上。

  江月在看到他,在那乖乖站着。

  施念開口「柳嶺,江月要拜我為師。」

  張柳嶺從她身上移開視線,看向施念「是嗎?可你時間不是很充足。」

  「沒關係呢,我時間上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施念是個愛雕琢朽木的反骨,成績越是不好的學生,越招她喜歡,所以對於江月的拜師,她想都沒想,直接答應。

  張嘉文也開口「三叔,江月一定會好好跟施念姐學的。」

  張柳嶺到了樓下他們面前「既然你施念姐同意,那就可以。」

  張嘉文笑,而江月也彎起唇角的甜笑「謝謝張叔叔跟施念姐。」

  而張柳嶺眼裡帶着一絲冷光看着她。

  江月跟張嘉文沒有多待,在她們離開後,餐桌上施念開口說「江月這女孩我是真喜歡,要是好好打磨打磨下她,說不定真能夠成為我的接班人。」

  張柳嶺聽到她這句話,沒有抬頭,目光只是落在書上,翻着手上的書。

  「柳嶺,你覺得呢?」

  「我覺得你時間不是很多,還是多考慮。」

  施念是個自我的人,一旦決定的事情,不會更改,她笑着說「我肯定會抽出時間來好好帶她的。」

  椅子上的人不再說話,陽光照射在他的面容上。

  第二天施念說做就做,迫不及待的給江月安排課程輔導,要她晚上八點到她家來,她好好測下她的基本功。

  這一天颱風又是大雨,下午四點的時候施念還在外面幫人陳列一個藝術展,因為第二天就要開展了,她無法走開,忙到七點我五十,她在展廳內看了一眼時間,在心裏暗叫糟糕。

  於是火急火燎的給柳嶺打電話。

  電話被接聽後,施念忙說「柳嶺,江月到了嗎?」

  「還沒到,怎麼了?」

  他溫聲問着。

  「我這邊今晚有些走不開,江月的課你幫我代一下。」

  那邊沉默會問「需要我來接嗎?」

  「不用,可能要很晚,明天要開展。」

  「好,你先忙。」

  兩人掛斷電話,而就在施念掛斷電話後,江月冒着風雨來了兩人的住宅,她渾身濕透的站在大廳門口,手上抱着畫架,眼睛看着樓上下來的人。

  而張柳嶺也是剛跟施念掛斷電話後,聽到樓下有門鈴聲,於是他下了樓,走到大廳,也正好看到全身濕透的江月,用一雙濕漉漉且瞳仁黝黑的眼睛盯着他。

  「張叔叔。」她喚着他,像一隻被大雨淋濕的小鳥,需要庇佑。

  張柳嶺看着渾身濕透的她,看了她半晌,對她說「先上樓吧。」

  似乎正中她的下懷,她臉上帶着笑「好」

  張柳嶺最先轉身,而江月則抱着畫架,跟在他身後,像只迷路的小羔羊。

  在到樓上後,有個保姆在走廊,張柳嶺停住對保姆吩咐「給她拿件乾淨的衣服,帶她去浴室洗澡。」

  保姆看向那女孩,她正站在張先生的身後,也同樣在看着她。

  保姆莫名覺得這畫面很是奇異,因為那女孩很漂亮,立在張先生身後,如一朵嬌嫩的玫瑰,實在難以忽視,可張先生對她態度好像很冷淡。

  保姆立馬應答着「好的,張先生。」

  張柳嶺便不再看她,吩咐完就走了。

  江月盯着離開的他,一點也不在意。

  差不多三十分鐘,張柳嶺在畫室等待着,他正在改着施念昨天畫到一半的畫。

  「張叔叔。」

  張柳嶺聽到聲音一回頭,便看到她洗完澡還洗了頭髮,長發披在肩頭,身上穿着施念有些不合身的衣服站在那,那T恤幾乎沒過她大腿,讓她整個人顯得柔順和無害。

  他只是看了一眼,語氣冷淡「那天布置的功課呢。」

  他側過了臉,目光繼續落在畫架上的畫上,對那天的事情半字不提,只淡聲說著。

  那天布置的功課是素描半身像,她有好好完成的。

  江月走到他身邊,正要將抱在懷中完成的作業交給他,突然電閃雷鳴,江月驚了一下,不小心撞到身邊的人。

  張柳嶺手上正拿着調料盤,被她身子突然的撞擊,染料盤直接翻到她身上。

  張柳嶺想要收手已經來不及。

  一瞬間五顏六色的染料灑在江月身上,染料附着在她薄薄的衣服上,衣服緊貼在她胸口,就連她臉頰上都沒能避免,

  兩人都怔住,張柳嶺抬頭。

  江月低頭看向自己上身,先是委屈,接着抬臉睜着一雙無辜錯愕的雙眼,說了一句充滿歧義的話「張叔叔,你把我弄髒了呢。」

《大霧散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