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弟弟來自深淵
弟弟來自深淵 連載中

弟弟來自深淵

來源:google 作者:陳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雲 陳楠

【fqxs】以至於達到現在女孩和自己解釋的局面?白雲心中突然間冒出了一個十分危險的想法,陳楠有可能就是在賭,賭女孩如果能夠聯想到秦墨並且去找白雲,那麼她可能在一年前真的看見了他行兇至於為什麼這樣賭?答案很...展開

《弟弟來自深淵》章節試讀:


以至於達到現在女孩和自己解釋的局面?

白雲心中突然間冒出了一個十分危險的想法,陳楠有可能就是在賭,賭女孩如果能夠聯想到秦墨並且去找白雲,那麼她可能在一年前真的看見了他行兇。

至於為什麼這樣賭?答案很簡單,因為一個不惜殺人也繼續喜歡一個人的人是不可能輕易相信自己追求的人會如此簡單的就放棄了上一任

並且從談話可知,這個女孩子是個深情的女孩,想必陳楠也十分明白這點。

所以按理來說,陳楠是不可能相信女孩已經放棄秦墨了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女孩一旦在陳楠和白雲談話結束後跑去追白雲的話,那麼就足以證明她心裏還有秦墨,也就可以明白丟項鏈的舉動是假的,這樣連起來的話,陳楠絕對可以看出女孩就是知道他殺害了秦墨才故意製造丟項鏈的假象,她的種種舉動就是為了演給他看而已,這一切的一切就足以證明女孩是知道真相才故意做的。

糟糕!白雲記得剛才女孩說的是趁周楠離開,才追了出來。

豈不是說……陳楠應該一直跟在女孩附近才對….

白雲這樣想着,突然女孩後方衝出一個男生,他拿着一把刀向女孩刺來,還好白雲已經想到了這一點,急忙將女孩推開,這才沒有讓陳楠得逞….

「陳楠,你…..你到底想要怎樣….」女孩看見周楠手上的刀後,瞳孔瞬間睜大,驚慌道。

「廖琪琪,為什麼?我對你也不差,為什麼你喜歡的人依然還是他!」陳楠無法理解,自己雖是後來者,但自己究竟是哪一點做的還不夠好啊,他願意為她做一切事情,甚至願意冒險殺害秦墨。

「陳楠你瘋了嗎?!」女孩看見周楠的那把匕首後憤怒的喊道,剛才要是沒有白雲推她的那一下,她可能就真的要被刺中了。

白雲面對拿着刀刃的陳楠,穩住情緒,冷靜說道「陳楠學長,放下刀吧。你這樣做只會讓你自己處境更兇險。」

「呵,小美女,你真是太天真了!我當年將秦墨推下去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打算,廖琪琪,還有你,我就知道你不可能真的將項鏈丟掉!因為你不可能忘記他,你肯定也知道了之前偷你東西的人就是我,但你知道嗎?從你剛進高中起,我就被你所吸引,如果可以,我真的願意將我的全世界都給你,可誰叫秦墨是你男朋友,沒錯,我嫉妒了,所以我才會假裝做他的兄弟,然後再趁周圍人不注意將他一把推下去,可憐沈胤,到現在還以為是自己的錯。但你不用擔心,我殺了你們後,我也會選擇下去陪你的,既然我得不到你,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你無藥可救!」廖琪琪氣道。

陳楠看了一眼右手裡的刀,左手輕輕在刀身上划過,眼裡透露着一絲嘲諷,笑道「是啊,我無藥可救,我太喜歡你了。喜歡你到沒注意情緒一不小心就把秦墨給殺了。你看太陽下山了呢,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們了,一路走好啊,廖琪琪。」

說完陳楠揮舞着手中的刀,向廖琪琪砍去。

「啊!救命!」廖琪琪下意識的哭喊着。

匕首,在空中呈弧線迅速的向廖琪琪滑下,廖琪琪根本來不及躲閃。

沒錯,廖琪琪會被陳楠殺掉的。

突然間,一道黑影閃過,令人顫慄的寒風瞬間席捲了整個走廊,明明太陽還沒有完全下山,可是走廊卻顯得無比漆黑,黑影在廖琪琪面前慢慢成型,擋住了那把刀。

那個黑影搖身一變,成了一個人的模樣,他最大的特點就是他沒有臉。

廖琪琪眼裡彷彿看見了光,不用想,她也明白這是誰,「秦墨…..」

變化成黑影的秦墨沒有出聲,只是點了點頭。

白雲只覺得這個黑影讓人覺得十分熟悉,但她卻忘了是在哪兒見過。

「秦墨?!你即便是做鬼也要來妨礙我嗎?為什麼?就因為你們是青梅竹馬,而我是一見鍾情,我就有錯嗎?就應該遭受心痛嗎?」

看到秦墨的陳楠依然無法壓抑住自己的情緒,對着秦墨吼道

黑影依舊沒有聲音,不同的是,他的臉部在這一剎那長出了一個骷髏頭,眼睛部位冒着青藍色的鬼火,嘴裏輕微的發出「斯」的聲音。

此時太陽已完全下山,學校再次陷入黑暗之中,陳楠不免還是害怕了,一個人碰見鬼了不管多麼勇敢多少還是會怕的,哪怕是殺人犯也不例外。

陳楠與秦墨對視幾分鐘後,先前的氣勢逐漸有些膽小起來,一不小心一屁股滑倒在地上「你…..我警告你….如果你現在殺了我,我做鬼也同樣不會放過你……」

黑影還是回應着「斯….」,只不過這一次他的語氣中帶着不屑。

話音剛落,黑影不再將就,而是向陳楠攻擊過去,就在他即將一拳打到陳楠時,不知道從哪一個方位突然迸射出一個金黃色的能量球,它與黑影的拳頭相撞,從局勢來看,很明顯黑影抵擋不住,隨之退後了幾步。

在這之後從陳楠背後走出來一個人,這個人白雲絕不會陌生。

他就是校草周羽辰。

「你怎麼會在這裡?」白雲懵了,剛剛那個能量球是他發射出來的嗎?見到鬼她就已經很害怕了,怎麼?校草還會魔法?

周羽辰看見白雲嚇得蹲在地上,於是笑道「說了吧,你應付不了的。」

白雲一時之間無語,她好像確實應付不來,又是刀呀,又是鬼的。

只是白雲有些奇怪「那你為什麼要保護他?」

廖琪琪雖然不認識周羽辰,但也附和着點頭。

周羽辰解釋道「這還用問嗎?我不保護他,他就會被鬼殺了。」

「之前的事情對不起啦,你就不要記在心裏了,你可以幫我們將他抓起來嗎?」白雲指着陳楠問道,白雲以為周羽辰是因為之前的事情懷恨在心,所以才救了陳楠。

周羽辰搖搖頭,答道「不可以。」

白雲無奈吐槽道「我還以為你很厲害呢,你不也應付不了嗎?抓人都不可以,還保護犯人,你們不會是一夥的吧。」

「這不在我的管轄方位內,我的職責中不允許我多管人類之事,但有保護人類不被碎片附身體傷害的職責。剛剛這棟樓已經被我封了,所以它是逃不出去的。」

「哈哈哈哈哈哈,天助我也。」陳楠笑道「秦墨你變成鬼又能把我怎麼樣?照樣有人來收你,而我照樣還是會送廖琪琪過來陪你,正好,你就看着我殺吧,先殺誰好呢?對了,廖琪琪既然你拒絕了我的話,我要讓你親眼看着周圍的人死去,再讓你在絕望中去陪他們。」


《弟弟來自深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