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嫡女驚華:王妃暴躁不好惹
嫡女驚華:王妃暴躁不好惹 連載中

嫡女驚華:王妃暴躁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謝玉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朗中 謝玉淵

【changdu】第16章灶間,高氏睜着美麗的鳳眼,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陌生人,整個人獃獃的眸子里,都是迷茫和恐懼張郎中一下子反倒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謝玉淵偷偷打量他的神色「郎中,我娘雖然是個瘋的,但不會傷...展開

《嫡女驚華:王妃暴躁不好惹》章節試讀:


第21章

眼中微波閃過,謝玉淵靈機一動,「阿爺,疑難雜症郎中收費三文錢。」

「什麼?」孫老娘渾身的肉都在痛,「這不是搶錢嗎?」

張郎中一聽搶錢兩個字,臉立刻沉了下來,「不想看,把人抬走,老子閑着沒事幹,要來搶你三文錢?」

孫老爹刀子似的眼睛剜了老太婆一眼,陪着笑臉,「想看,想看,就是……能不能便宜點。」

「郎中,我家那死丫頭很能幹的,什麼粗活臟活你都別客氣,往死里使喚,抵那三文錢。」孫老娘伸長脖子補了一句。

倒也是個主意,反正那丫頭鬼靈精怪的很。

張郎中正要答應,一偏頭,他怔住了。

謝玉淵整個人一隻腳在門檻外,一隻腳在門檻里,燭火掛在她臉上,泛起蒼白的光暈。

黑亮的眼睛裏,哀傷一閃而過,恰恰好閃進張郎中的眼裡。

鬼使神差的,他冷笑一聲,「這丫頭哪值三文錢?」

孫老娘習慣性抬起手,給了謝玉淵一個耳刮子,「我呸,三文錢都不值,真是個賠錢貨。」

謝玉淵挨了打,低眉順眼地跨過了那道門檻,纖弱的背影看得張郎中眼裡冒出萬丈的怒火。

他娘的!

別人不知道這謝玉淵的身份,他卻剛剛查得一清二楚。

堂堂金枝玉葉的謝家大小姐,竟然被個老太婆打,這狗日的還有天理嗎?

還有王法嗎?

張郎中怒從腳底心起。

「你兒子這病確實是疑難雜症,要治,三文錢是治不好根的,拿二兩銀子來,否則,他這輩子都別想站起來。」

二兩銀子?

這一下,孫老爹肉痛的眼珠子都要彈出來。

家裡扒拉扒拉,總共能扒拉出五兩銀子,看個病二兩銀子沒了,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可又能怎麼辦?

兒子的命比銀子重要,再捨不得,這病還得治啊!

謝玉淵雖然不明白張郎中為什麼突然獅子大開口,但孫家倒霉,她就喜歡看。

怕再挨打,她躲到牆角,清幽的目光落在腳下,心思飄得很遠。

原以為張郎中只是個江湖郎中,沒想到他很有幾分真本事。

跟着他學兩年,將來女扮男裝行醫是沒問題的。到時候存夠了銀子,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隱居起來……

突然。

後背有冷汗滲出來。

謝玉淵莫名的有種感覺,後面有什麼東西正盯着她看。

她猛的回頭。

半掩半開的窗欞前,猝不及防的對上一雙黑沉沉的眼睛。

那雙眼睛很特別,讓人無端想起飄着濃霧的峽谷,幽深,陰冷。

什麼孫家,什麼郎中,什麼隱居,瞬間化為煙雲。

她心口咚咚作響,快得似要從裏面跳出來,「你……你……是人……是鬼?」

「砰!」

窗欞猛的關上。

謝玉淵抖了個激靈,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站在了張郎中侄兒的東廂房前。

她捂着胸口,長嘆出一口氣,「大晚上的,真的要被嚇死了,鬼都沒他嚇人。」

話落。

孫老二殺豬般的嚎叫起來,「救命啊,救命啊,有針刺我!」

謝玉淵剛剛平緩下來的心跳又開始加速。

「誰刺你的?」張郎中問。

「鬼,鬼刺我的。一陣邪風,呼的一下就吹過去了。」

張郎中心想,這孫老二莫非也是個瘋子。

「刺你哪兒了?」

「身上,不對!腳上,也不對!脖子,刺我脖子上了。」

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 謝玉淵的心,吊到了嗓子眼裡。

「我看是你刺你腦門上了。」

張郎中眼中閃過鄙夷,像揮蒼蠅一樣揮手道「行了,回去吧,明兒別忘了我把二兩銀子給我送來。」

……

這通折騰,直到亥時一刻,孫家才安靜下來。

「玉淵啊,明兒去張郎中家,你和張郎中好好說說,看看能不能把那二兩銀子給抵了。」

謝玉淵聽着窗外孫老爹的聲音,心中冷笑不止,聲音卻怯怯的,「張郎中說我三文錢都不值,更別說二兩銀子了。」

孫老爹「……」

孫老爹布滿皺紋的臉有些扭曲,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早些睡吧。」

那副假惺惺的長輩樣子,真是既虛偽又噁心。謝玉淵應了一聲, 慢慢睜開眼睛。

孫家這個狼窩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必須要想個一勞永逸的辦法才行。

……

冬日的清晨。

天氣陰寒。

寅時定更的梆子聲響,謝玉淵摸黑起身,胡亂披了件薄棉襖,掌了油燈,想把娘叫醒。

「呀!」

謝玉淵一驚,見娘正瞪大眼睛瞅着她。

「娘,該起了。」

「他……沒回。」高氏喃喃自語。

「爹快回來了,以後我再不讓他離開你。」

謝玉淵等高氏起身,迎着呼呼的北風站到正房門口。

「阿公,阿婆,我去郎中家了,那二兩銀子……」

「……」屋裡的老夫妻倆直接裝死。

謝玉淵眸子一轉。

「阿公,要不帶銀子過去,郎中說不定就把我趕出來了,好歹每月五文錢呢,也能給家裡添個饅頭不是。」

話落,房門打開。

孫老爹顫顫巍巍走出來,伸手在袖口裡掏啊掏,哆哆嗦嗦摸出兩錠碎銀子。

謝玉淵接過來,「阿公我去了。」

「記得給郎中!」孫老爹有氣無力的叮囑了一句,兩隻眼睛漲得通紅。

謝玉淵帶着高氏到了郎中家。

有了昨天的經驗,母女倆一個燒火,一個揉面,不消片刻,熱騰騰的薄粥和香噴噴的烙餅便起了鍋。

謝玉淵把早飯擺到東廂房的房門前,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那雙眼睛。

一瞬間才想起,頭天晚上的夢境里,那雙眼睛出現了好幾次。

她心頭一顫,片刻都不願意多逗留,便回了房間。

這時,張郎中慢悠悠地踱着方步跟進來。

謝玉淵從袖口把銀子掏出來「郎中,昨兒的診金,阿公讓我帶給你。」

張郎中目光掃過她破破爛爛的袖口,翻了個白眼,「買塊料子讓你娘給做件棉襖吧。」

堂堂謝家大小姐穿成這副寒酸樣,說出去真是丟人現眼。

謝玉淵濃墨般的眸子里,帶出一點戒備。

她不明白為什麼隔了一個晚上,張郎中對她的態度就截然不同起來。

「以後飯再多煮點,替我張郎中幹活還餓肚子,你想噁心誰呢?不少你們娘倆一口吃的。」

謝玉淵猛的睜大了眼睛。

小說《嫡女驚華王妃暴躁不好惹》試讀結束!

繼續閱讀

《嫡女驚華:王妃暴躁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