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狄斯城的局長
狄斯城的局長 連載中

狄斯城的局長

來源:google 作者:爬上夜半的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藝 爬上夜半的床 都市小說

五十年前,黑環降臨,讓人陷入癲狂的狂厄病變席捲整座狄斯城在眾多受到狂厄病變的人中,有極少部分人獲得了危險的能力,他們被稱為禁閉者,這些個體一方面表現出了瘋狂偏執的常規癥狀,另一方面卻仍保留了自我意識,沒有變成死役但對於狄斯城而言,這些禁閉者比死役更加危險,需要更加嚴格的收容與控制而我,楊藝,是狄斯城米諾斯危機管理局的新任局長卻在關鍵的信息傳輸階段被一場暴亂終止再次醒來時,我已經失憶了,更糟糕的是入侵者釋放了所有禁閉者,而失憶的我什麼也做不了......好在,事情還有轉機.....展開

《狄斯城的局長》章節試讀:

電梯停在地下七層,這是管理局大樓的最底層。

門開了,赫卡蒂帶着她的「噩夢」率先出來探路,她四處打量着周圍,對周圍的景象感到好奇。

「這裡是....」

「地下禁閉者實驗區,我們趕上了!」

緊隨其後的夜鶯舉起槍,瞄準了面前的人——一個長的和楊藝一模一樣的人。此時的她正站在一個怪異的金字塔前,飛速操作着,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一行人的到來。

「楊藝」抬頭看了夜鶯一眼,又繼續操作起那個金字塔來。

「別浪費子彈了,副官小姐,你知道那對我沒用。還是說,你這麼想對自己的長官開槍?」

夜鶯明顯被激怒了,她伸着脖子爭辯道

「你不過是個贗品,即使能竊取他的生物信息,你也無法複製他真正的能力,投降吧,擬態的禁閉者!」

「楊藝」停下了手中的操作,雙手環抱於胸前,饒有興趣的看着夜鶯。

「那個枷鎖的確很棘手,不過憑藉這張臉,我還有能做到的事。」

說著,「楊藝」將手按在操作面板上,系統也隨之啟動。冰冷的系統提示音也隨即響起。

「身份確認——楊藝——米諾斯危機管理局局長——權限加載中——准入許可——」

金字塔的塔尖裂開,一道窄門出現,她走了進去,與此同時,一道巨大的身影攔在了楊藝一行人面前。

「我去!這是什麼怪物啊!」

海拉一驚一乍的又想逃跑,不過是徒勞的,赫卡蒂的「噩夢」一直牢牢的抓着她,擋在楊藝的身前。

這時「楊藝」的聲音也從門內傳來。

「等我完成手中的工作,再來找你們,在這之前,讓我的小寵物陪你們解解悶吧。」

夜鶯不屑的撇了撇嘴「嘁,又是拖延時間的小伎倆.....糟了,小心,這次的敵人不一般!局長,請提高警惕!」

楊藝點了點頭,隨即做好了戰鬥準備。赫卡蒂的「噩夢」與面前的巨物搏殺,時不時發出駭人的嚎叫。

海拉在巨物周圍環繞着,尋找出手時機,夜鶯的雙槍也不停的轟鳴着,不過很可惜,對上這樣的龐然大物,槍械的殺傷力也有限。

只聽「轟」的一聲,巨物將赫卡蒂的「噩夢」震開,將它重新打回陰影狀態。而操控「噩夢」的赫卡蒂只覺得喉頭一陣腥甜,隨即嘴角緩緩湧出一絲殷紅,順着嘴角蜿蜒而下,這是「噩夢」的反噬。

那巨物忽然蔓延出無數觸手,光團在其中若隱若現,惹得一旁的海拉連連驚呼

「我去,它也會攢能量搓大招嗎?感覺要放什麼必殺技了!」

「冷靜一點,這未嘗不是個機會,這些怪物在使用特殊能力的時候,都會暴露核心的位置。抓住機會擊潰核心,會能讓它進入虛弱。」

經過短暫的觀察,楊藝迅速得出了結論,並找到了核心所在——怪物頭頂那顆正在發光的瘤子。

夜鶯二話不說,雙槍齊射,但很可惜,都被觸手格擋了,似乎那大傢伙也知道那是自己的弱點。

楊藝回頭望了望自己身側的赫卡蒂

「赫卡蒂,還能戰鬥嗎?」

「我想應該還可以,局長。」

「我猜,枷鎖也不單單是束縛禁閉者那麼簡單,對吧?」

楊藝伸出手來,右手的紅色紋路再次浮現,令他感到灼燒般疼痛,他的手搭在赫卡蒂身上,赫卡蒂渾身也浮現出相同的紋路,他沉聲命令道

「赫卡蒂,擊敗它!」

隨着這道指令,赫卡蒂像是得到了某種強化一般,再次操控起了陰影,陰影逐漸匯聚,凝實,變成比先前更大的「噩夢」。

一道黑光從「噩夢」的身體里射出,成功命中了怪物的核心,那怪物觸手間的光團消散,哀嚎一聲,便倒在了地上。

夜鶯一馬當先,向著那扇窄門奔去,不過她也沒忘記給赫卡蒂和海拉下命令。

「019,098,你們兩個保護好局長,那個女人交給我處理。」

「哎呀,放心啦放心啦,我們一定會保護好局長的——哎呀我去!」

海拉慵懶的聲音從後面慢悠悠的傳來,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只聽「轟隆」一聲,地面突然裂開,幾根白色觸手從地底揮出,破壞了整個地下實驗區,其中的一根拖着入侵者回到了地面。

入侵者看着楊藝,嘻笑道

「太好了局長,您還活着,我本來還擔心它會傷害你呢。」

「哼,原來如此,這場暴動,針對局長的襲擊,都只是障眼法,你的目的只是為了破壞這裡。」

「哎呀我的副官,別這麼說,我是真的想見局長,也是真心希望這些可憐的禁閉者能獲得自由。」

隨即她看向楊藝身旁的赫卡蒂,繼續道

「只是我沒想到,還有禁閉者心甘情願的留下來,自願接受你們的拘束。難得有機會,你為什麼不逃呢?」

「我不需要自由。」

回答她的只有淡漠到沒有一絲感情的聲音,入侵者自覺無趣,也就放棄了這個話題。

「到此為止了,不管你有什麼樣的能力,都無法抵抗局長的枷鎖。」

夜鶯緩緩靠近,隨時準備拘捕入侵者。而入侵者不以為意,只是對着楊藝笑了笑。

「嗯....試試看?」

楊藝腳下的地面突然崩裂,一根白色的觸手緊緊的纏住他,裹挾着向入侵者衝去,加速度讓他感到頭暈目眩。

事發突然,即使赫卡蒂第一時間釋放「噩夢」,也沒能拉回局長,不一會兒層層堆疊起來的白色觸手將周圍隔離開來,現在,楊藝再次和那個入侵者單獨在一起了。

「好了,現在你打算怎麼做?對我這個膽敢襲擊你的禁閉者?」

看着被綁的跟木乃伊一樣的楊藝,入侵者忍不住拿手指勾了勾他的下巴,語氣中滿是挑逗之色。

「局長,對她使用枷鎖!」

夜鶯焦急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楊藝也知道這個時候應該使用枷鎖,但他渾身都被捆綁的嚴嚴實實的,而枷鎖的使用條件之一,必須和禁閉者有身體接觸。

「你過來,我有話對你講。」看着手腳被捆得嚴嚴實實的楊藝,入侵者也放下了警惕,把頭湊了上去。

「你要對我說什麼呀,局長?」

楊藝看着她逐漸湊近的臉,猛地一頭撞了上去。接觸完成,赤紅色的紋路灼燒着那層偽裝,入侵者的面目也再次模糊了起來。

「如果是巔峰時期的你,這會我確實應該被束縛住了。但現在的你,對枷鎖的掌控又有多少呢?」

入侵者稍一用力,赤紅色的紋路瞬間斷裂,也就在這時,她的偽裝完全崩壞,金髮隨風揚起,她終於露出了真容。

「楊藝,還記得我嗎?」

「我不認識你,趕緊放我下來。」

楊藝拚命掙扎扭動着,他渾身都被纏住了,以至於他的掙扎看起來有些可笑。

女人也不生氣,只是微微一笑,捧起了楊藝的臉。

「那趁現在,好好記住吧,下一次見面,會是很久以後了。」

「你究竟是...」

還沒等那個「誰」字說出口,一陣槍聲響起,最後的觸手也應聲斷裂,由觸手堆疊的肉壁出現一個缺口,透過缺口,楊藝能看到夜鶯正舉着槍對着那個女人。

「入侵者,你究竟有什麼目的?」

金髮女人沒有理會夜鶯,只是在楊藝耳邊低語道

「給你個忠告,不要相信身邊任何人,尤其是夜鶯。」

說罷,楊藝只感覺身體一松,跌落到下方的肉塊當中,被赫卡蒂扶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直裝死的巨獸突然起身,揮動着雙翼,巨大的氣浪壓制了在場所有人。

硝煙中,那個女人走向那個怪物,隨即跳到它的後背。

巨浪裹挾着巨大的氣流,將管理局大樓撞出一個大洞,金髮女人的聲音回蕩在夜幕中。

「秘密會有揭開的一天,但不是現在。楊藝,我在未來等你。」

《狄斯城的局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