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 連載中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

來源:google 作者:阿凱隊長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阿凱隊長 陳奇

〖無金手指〗〖無系統〗〖主角不妻妾成群〗〖沒有女主〗〖男人戲〗陳奇穿越三國成為禁衛軍的統領武衛將軍,知道三國歷史的他準備在劉宏駕崩以後起兵造反,出去當個土皇帝,結果被劉宏託孤,反而擁立起漢室來為了讓陳奇有足夠的權力跟大將軍何進與十常侍對抗,劉宏給陳奇加官進爵,為了大漢的安穩,陳奇先左右逢源,讓何進與十常侍反目,逐個擊破魔王董卓進京?夥同呂布誅殺,把分裂消滅在萌芽中!袁紹你個濃眉大眼的也反了?沒想到你曹孟德也叛變革命了?劉備你不是皇叔嗎?為何背反朝廷?袁術你喜歡喝蜜水是吧?來人,喂二位袁公子喝蜜水!劉宏:朕知天年已盡,可滿朝文武朕最信任的就是愛卿,今托卿之大任劉備:逆賊陳奇,囚君弒後,屠戮忠良,我很不得生啖其肉,寢其皮!曹操:天下英雄,唯奇與操爾!劉協:愛卿真乃霍光重生,我大漢穩如泰山!展開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章節試讀:

公元184年2月,由於東漢朝廷的治理下 ,讓整個天下民不聊生,著名的黃巾大起義爆發。

黃巾軍頭領張角自稱天公將軍,張寶自稱地公將軍,張梁自稱人公將軍,在北方冀州一帶起事。

他們燒毀官府、殺害吏士、四處劫掠,一個月內,全國七州二十八郡都發生戰事,黃巾軍勢如破竹,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動京都。

漢靈帝眼見反叛軍如此厲害,急令大將軍何進率大軍屯於都亭,整點武器,鎮守京師;又自函谷關、大谷、廣城、伊闕、轘轅、旋門、孟津、小平津等各京都關口,設置都尉駐防;下詔各地嚴防,命各州郡準備作戰、訓練士兵、整點武器、召集義軍。

左中郎將皇甫嵩,北中郎將盧植,右中郎將朱儁各率軍前往鎮壓,戰事由此拉開。

金碧輝煌的宮殿內,漢靈帝劉宏正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旁邊的宮女正在一旁輕輕的扇着風。

他這些日子實在是太疲憊了,不光每天要飲酒作樂,游山觀湖,還要操心反賊的事情,本就身體不好的他,身體卻是愈發的差了。

「也不知前方戰事勝敗幾何?」

劉宏自言自語道,彷彿是在問旁人,又好像是在問自己。

大太監中常侍張讓倒是趁機拍馬屁道「陛下,日前聽聞前方戰事不利,不過陛下卻是不用擔心,這幫反賊縱容勝的了一時,那也是我軍一時準備不足,我大漢兵強馬壯,消滅這等反賊不在話下!」

「阿父說的倒是實話,不過朕還是有些擔心。」

劉宏心裏卻不信這番話,雖然張讓在劉宏面前非常得寵,可是他一個太監,就算會些見不得光的手段,可是對於行軍打仗是一竅不通。

「不如讓羽林軍剽姚中郎將陳奇也前去平亂吧。」

劉宏揉了揉有些脹疼的腦袋說道。

正在劉宏身邊神遊太虛的陳奇聞言剛準備說話,張讓就搶先一步說道「陛下不可啊,陳將軍作為陛下的貼身護衛怎麼能離開陛下呢,陛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陳奇一聽心裏就有點火氣上涌嘿你個死太監,廢話這麼多,我出不出去管你什麼事?再說了,過幾年東漢基本就完蛋了,到時候老子就帶兵割據一方,或投曹操,或投孫策,或投劉備,或者自立也行。反正慢慢苟着,這天下大亂,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個沒鳥的人造成的。

劉宏聽了卻是搖了搖頭看向旁邊的青年,只見其人約摸二十多左右的年紀,身長八尺,目若朗星,鼻樑挺拔,唇若塗脂,身着黑色長袍,端的是威風凜凜。

出言道「元奉(陳奇),你可願去前線,助朕誅殺逆賊。」

陳奇聞言立馬單膝下跪,對劉宏言道「臣願為陛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好!」

劉宏點了點頭,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很是滿意。

陳奇是他出去遊玩的時候偶然遇到的,當時在外遇到一股賊人,眼見情況兇險萬分,陳奇剛好路過擊斃了賊人。

而陳奇的武勇也震驚了劉宏,手中一桿長槍舞的虎虎生風,在賊人中間如入無人之境,勇武異常!

劉宏一眼就相中了他,在軟磨硬泡之下,陳奇這次答應了跟他入宮做他的貼身侍衛將軍。

而陳奇也是不得不去,本來是看見有賊人作亂,想去幫忙的,結果倒霉遇上了劉宏,最開始他想在外面慢慢發展勢力的,不過劉宏叫他也不能不去,畢竟這可是皇帝,能好幾次來請你也得給個面子,不然得罪了皇帝那可就不好了。

而且在宮裡做皇帝的保鏢也不錯,除了聽皇帝的誰的面子也不用給,倒是可以結識一些大人物,說不定以後用得着。

「來人,把白金龍鱗甲,赤霄劍給朕拿過來!」

很快,兩個小太監走了過來,一人端着一個盒子。

「愛卿啊,這是朕命天下的能工巧匠打造的寶甲,朕本想效仿先祖上陣殺敵,可是朕身體羸弱,這寶甲就賜與卿了。

還有這赤霄劍,乃是當年大漢開國之祖所用的寶劍,朕今天把這劍也一併賜予卿,愛卿啊,你可知道朕對你有多大的期望啊!」

陳奇聞言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絲悸動,說沒有一點點感動那是假的,不過他也知道自古君王無情,這是歷史驗證過的。

這個劉宏看樣子並不像書里說的那樣荒淫無道啊,拉攏人心的手段倒是挺高明的。

「陛下,臣絕不辜負陛下所託,不破黃巾,誓不還都!」

陳奇回答的鏗鏘有力,讓人聽了為之振奮!

「你帶着你所部五千羽林軍,以及兵部各路人馬,前去平亂,一切要求上報軍需部,朕無不應允!」

陳奇收下賞賜告退後,劉宏看着陳奇的背影陷入沉思。

張讓在這個時候卻是言道「陛下啊,這等寶物,陳奇一個小小的剽姚中郎將,他何德何能啊。」

張讓語氣中滿是酸溜溜的,陛下可從來沒有對他這樣過,雖然陛下叫他「阿父」,可是卻也沒有這樣恩寵。

「阿父啊,不要以為朕糊塗了,你們與何進在背地裡做了些什麼,難道朕不知道嗎?要不是何進的黨羽日益龐大,朕也不會用你們,你可明白?」

何進聽了頓時渾身發抖,汗不敢出,忙是跪拜道「陛下,老奴知道,老奴多嘴!」

劉宏這次點了點頭道「你要是敢對元奉使絆子,朕絕不輕饒,我知你們一向與他不和,可是朕告訴你,在朕眼裡,元奉遠遠超過你們任何一人,他是這大漢的希望。

如果何進黨羽太過龐大,就算是朕,也會如坐針氈,你們與何進的仇怨,不必朕多說了吧,一旦他得勢,恐怕朕也保不住你們!諸多大臣也對你們不滿,你可明白?」

劉宏還記得當初把陳奇帶進宮的時候,問他的抱負,陳奇言願效仿衛青,霍去病,長驅十萬眾,立不世之功。

劉宏聽了很是滿意,於是把他帶在身邊,一是為了日後提拔,讓陳奇為自己所用,因為朝中許多大臣背地裡都有勾結,而陳奇只有一人,沒有錯綜複雜的關係,自然會對自己忠心,就像張讓這些人一樣,不管在怎麼樣,也清楚皇帝才是他們的靠山。

劉宏雖然有意想提拔陳奇,不過陳奇沒有軍功,只好把他帶在身邊護衛自己,雖然自己麾下的羽林軍也號稱精銳,可是沒有上過戰場,要不然也不至於上次被賊人偷襲,現在就算不能勝也正好磨練磨練,也就成才了。

到時候藉此給陳奇封賞,震懾群臣,這何進最近越來越有點囂張跋扈了,身為外戚勾結朝中內外大臣,如果不是黃巾賊叛亂,朕也不會迫於壓力提拔他為大將軍。

不過劉宏誤會的是這只是陳奇說的漂亮話,陳奇真實的想法是割據一方,等待天時。

張讓聽了不住的磕頭,眼見頭皮都磕破了,劉宏卻是起身前往了後院,只留下不住磕頭的何進。

陳奇領命之後來到了自己的大營,因為身兼護衛皇帝的職責,所以羽林軍與虎賁軍並沒有設置的太遠。

兩支軍隊分別由剽姚中郎將陳奇統領羽林軍,虎賁中郎將張清統領虎賁軍。

陳奇剛一回就見到虎賁中郎將張清過來探營,陳奇對張清這個人沒有什麼好感,他是張讓的侄子,張讓為了把控宮廷禁軍與其他常侍安**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想在劉宏那裡獲得更多的權利。

而張清本人雖然也有一身武藝,卻是心術不正,仗着有十常侍撐腰,平日里壞事也沒事幹,就連他的手下也是。

上次還因為他的手下作惡而被洛陽北部尉曹操抓獲,被五色大棒杖斃街頭,張清聽聞大怒,不過迫於他的父親大司農曹嵩的名聲,以及曹操好友袁紹袁家的關係,這才隱而不發。

張清眼見陳奇得了劉宏的好處,心裏就氣不打一處來,同樣是中郎將,同樣是護衛陛下周全,為什麼我張清就沒有這種待遇!你陳奇憑什麼?

剛一看見陳奇,張清就陰陽怪氣的說道「陳將軍這又是去陛下那裡領賞了吧,陛下可真是把將軍當寶貝一樣啊,啊!」

陳奇聞言也不生氣,只是淡淡道「奉陛下之命,率軍出征前往平叛,就不勞張將軍掛礙了,只望張將軍在我不在的時候,能夠護衛陛下安全,張將軍也不想因為玩忽職守而被陛下懲罰吧?」

「你!」

張清聞言又是大怒,不過又很快冷靜下來,日前各路兵馬均傳來敗報,看來這黃巾軍是勢不可擋啊,就讓這小子前去送死,死在這亂軍中,也好出我這口惡氣。

「那我就先恭喜陳將軍『凱旋』而歸了!」

「凱旋」兩個字張清咬的特別重,說著就轉身離去了。

副官連忙跟上低聲道「將軍,咱們就這麼走了?依末將看那陳奇是越來越囂張了!」

「囂張?有陛下撐腰,你也可以這麼囂張!」

張清眉頭一皺「不過,我又想到其他懲戒他的好辦法了,到時候他大敗而歸,就算是陛下,也不好輕易饒恕他吧,哈哈哈哈!」

副將聽了立馬彩虹屁拍起來「將軍威武,將軍智計無雙!」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