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說我修賤道,可我是沙漠狗頭啊
都說我修賤道,可我是沙漠狗頭啊 連載中

都說我修賤道,可我是沙漠狗頭啊

來源:google 作者:蘑菇惡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以沫 李相如 都市小說

靈氣復蘇時代,內有異變凶獸,外有虛空侵擾,內憂外患,人類強者建立防線,保衛家園開局女友劈腿找麻煩?覺醒萬界情緒系統,懟人就能獲得情緒值?情緒值可抽獎?懟人?那年我雙手插兜,不知什麼是對手……【謝謝參與,參與獎螺獅粉!】李以沫:「李相如你果然是食物系覺醒者,我還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謝謝參與,參與獎蒸羊羔!】……老妹兒啊,我這系統真不是自助點餐機啊!【恭喜宿主抽中神器——神聖分離者!】啥,抽出神器?神器還要疊Q?真當我是沙漠狗頭啊?等等,Q一個加120斤力量?兄台,讓我Q一下!韓金輪:小夥子,看我這字寫的如何?李相如:蒼穹有力,妙筆生花,就是這……合道同志,莫非韓叔是合道期大佬?韓金輪:什麼合道期大佬?那是志同道合!志同道合!廢話少說,你到底跟不跟我學正方形刷遺迹,附贈馬氏三角殺,保你遺迹內寶物拿到手軟!李相如:哦,不學韓金輪:%#¥%「賤人如,快來幫忙,把這boss殺了那些小怪就消失了!」「殺了boss小怪就消失了?等等,我先Q完這幾個……」「你提着斧頭向我來幹嘛?你不要過來啊……」「我希望你記住,你可以說我狗,但不能說我賤,因為我,真是沙漠狗頭!」李相如背手,傲然說道展開

《都說我修賤道,可我是沙漠狗頭啊》章節試讀:

「虛空教徒?那是什麼?」

小丫頭看着端着兩碗番茄湯麵的李相如走出廚房,好奇地問道。

「虛空教?就是一些人類的叛徒。」

李相如坐在小丫頭的對面,將番茄湯麵推到她面前,一邊解釋道。

虛空生物通過虛空蟲洞進入到地球之中進行大肆破壞,就算是如此,竟然還有人為了它們與全人類對抗,不是叛徒,又是什麼呢?

「那我們這裡,也會被虛空生物和虛空教侵入嗎?」

小丫頭眨巴着大眼睛,有着些許擔憂。

「這個……我也說不準,不過應該問題不大吧。」

李相如想了想,還是回答道。

華夏境內,已經有武城被虛空蟲洞侵入了,而且毫無預兆可言,誰也無法確定下一次虛空蟲洞會在哪裡開啟。

但現在的華夏境內各地已經武裝的很全面了,不會再像武城那般毫無準備地被攻破了。

吃過晚飯,李相如躺在床上,掏出了二手國產機,準備刷會兒手機入睡了。

威信班級群里,此刻正聊的熱鬧非凡。

「你們聽說了嗎?咱們蕪湖高中要劃分覺醒者重點班了,說是要將覺醒者劃分到一起,還有外校的人也會合併到一個班呢。」

「我也聽說了,不過,不是所有覺醒者都能進入重點班的,好像說是要有潛力的才能進入,要重點培養。」

「有潛力的覺醒者?這要怎麼算啊?那咱班裡誰能進入啊?」

「反正肯定沒有李相如,哈哈哈!」

李相如看着聊天記錄,搖了搖頭。

當初自己是蕪湖市的首個覺醒者而轟動一時,甚至被捧成了蕪湖市的未來之星,有着不少同學想要巴結他。

但捧得越高,摔得越慘,等到他被檢測出無法修鍊靈氣時,這些人,又是另一番嘴臉。

人之常情,李相如也並不在意。

大不了放棄修鍊,做好自己的小生意與妹妹相依為命唄。

「看來那個重點班沒那麼容易進入的,唉,天天都要做卷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快了快了,不是還有一個月就高考了嗎?我哥跟我說,大學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只要考上大學,就徹底解放了!」

看着群里聊天,李相如發出一句話「解放之後,還有抗米援鮮,三年饑荒,十年……」

一句話發出來,群里瞬間便安靜下來。

【來自王琳琳的鬱悶+33】

【來自李響的鬱悶+55】

【來自……】

班級里足有六十多人,只是這一句話,便讓李相如收穫了足足三四千的情緒值。

原本李相如還在考慮是否繼續從自己的妹妹身上薅羊毛,但現在看來,這些同學們的價值更高一些啊。

發一句話就能從同學們身上拿到情緒值,這簡直就是在零元購啊!

真是一群可愛的羊巴魯……

當、當、當……

就在李相如緊盯着手機準備隨時從同學們身上薅羊毛之時,門卻是突然被敲響了。

「這大晚上的,不是耽誤事兒嗎?」

李相如嘟囔一聲,但敲門聲不斷,只得披上一件衣服下了床,向門口走去。

門口處,李以沫已經在門口了。

「先別開門,以後你一個人在家的話,千萬要注意這一點。」

見李以沫就要開門,李相如上前一步,向其叮囑道。

小丫頭平常是一個人呆在家裡的,如果有陌生人上門,還是有些危險的。

門後,是兩名身着西裝帶着文件夾的人,一男一女,一左一右。

「同學,你好。」

為首的是名約莫二十七八的女子,見李相如開門,上前一步,輕笑着打招呼。

女子身着OL職業套裙,黑色的西裝與內里的白色襯衫之間隆起了兩座雄偉的山峰,讓人很擔心那小小的扣子能否擋得住這般洶湧波濤,成熟的韻味,散發著要命的氣息。

少男殺手,絕對的少男殺手!

「有多好?」

然而,李相如看着眼前女子,卻是下意識地來了一句。

「呃……」

女子一時間有些愣神,這是哪裡來的話?可讓她怎麼接?

本來只是客氣的打個招呼,這特么我哪知道你是有多好了?

【來自林歐娜的鬱悶+23】

「是這樣的,同學,我們這裡有……」

見林歐娜吃癟,一旁男子不由覺得好笑,上前來便向李相如開口解釋。

然而,話還沒說完,便見門「砰」地一聲關上了。

從屋內,也是飄出了一句話「我們沒錢,不買保險!」

有時間跟賣保險的扯淡,還不如好好研究賺取情緒值來得實在呢。

「……」

「……」

【來自林歐娜的鬱悶+34】

【來自王志的鬱悶+22】

「我們兩個,很像賣保險的嗎?」

兩人面面相覷,在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無奈。

要不,向組織彙報一下,把這一身像賣保險的行頭改一改?

「同學,你誤會了,我們是上門做虛空疾病檢測。」

王志連忙再次敲門,說道。

門這才再次打開,李以沫歪着小腦袋,向著兩人打量着。

「虛空疾病檢測的?」

李相如看着王志與林歐娜,警惕性依舊不減。

平常做虛空疾病檢測的多是些「大白」,兩人這般西裝筆挺的模樣,哪裡有做檢測的樣子?

「我們這裡是有文件的。」

王志生怕李相如再次關門,連忙拿出一份文件,遞給他看。

李相如看向文件,紅頭大字,上書關於蕪湖市虛空檢測及實力認證執行方案。

下方,還有着道門專門的紅蓋印章,不像是作假的模樣。

道門是全球靈氣復蘇以來華夏新成立的部門,其內有着不少高階覺醒者,專門對抗研究虛空蟲洞生物以及協助軍隊保護的存在,在人民之中聲望也很高。

沒有人會拿道門開玩笑,也就是說,二人是來自道門的存在。

「看到了吧?我們哪裡像賣保險的了?」

林歐娜對李相如剛剛的話有着不小的怨氣。

堂堂道門中人,竟然被人當作是賣保險人員,這找誰說理去?

王志卻是搖了搖頭,從包中取出兩份試管棉簽,遞到了林歐娜手中。

「小妹妹,乖乖張開嘴巴,哥哥很快的。」

王志蹲下身來,抽出棉簽,看向眼前可愛的小丫頭,笑眯眯地說道。

虛空疾病檢測很簡單,只需要蘸取咽喉部液體即可,一旦感染了虛空疾病,會在體內迅速擴散,血液、細胞一類會被重組,進而影響整個身體,這種檢測方法,也是最為簡單直接的。

「李相如,這個大叔好猥瑣啊。」

李以沫臉上有着明顯的厭惡,看了一眼李相如,說道。

王志臉上的笑容也凝固起來。

自己還是一個大小夥子呢,就這麼被叫叔叔了?

這一對兄妹,還真是不討喜啊!

【來自王志的鬱悶+222】

《都說我修賤道,可我是沙漠狗頭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