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神農藥王系統
都市:神農藥王系統 連載中

都市:神農藥王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有請Big兔崽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吉 小嬋

藥廠老闆誤打誤撞被天人選中,重生進入全新的世界習慣了錦衣玉食的姜吉要重頭再來,從零開始沒有衣服,沒有食物,沒有錢,沒有女人他要在蠻荒的世界裏採用符合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活下去,成長起來,並步步高升重生後最大的收穫是擁有了無敵的防禦系統和為人看病治病的系統,有一技之長傍身,才能活下去同時還擁有美麗可愛的智能助手系統……生活沒有容易可言,在他的歷程中經歷了多次的殺戮、刺殺、攻城,見過各色奇葩的男人、女人……展開

《都市:神農藥王系統》章節試讀:

蔣盼盼揮舞着雙手,眼睛中冒出綠油油的光芒,剎那間狂風大作。山莊吃飯的客人嚇的四處逃散,老闆緊緊抱住女兒,等待死亡的降臨。

淡淡的白色的煙霧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詭異的是這煙霧竟然不受外力的干擾,我行我素四散開來。狂風和煙霧似乎不在同一個世界,各自發揮着嚇唬人的功能。

「哦?」姜吉意識到什麼。

「小嬋,小嬋。」

「主人,我在。」

「幫我看下這煙霧、狂風,是不是幻覺呀?」

「好的主人,稍等。」

數毫秒後……

「主人,這是巫醫幻術。等級1級。」

「小嬋,那巫醫幻術,滿級多少級?」

「1000級。」

「原來,原來。哈哈哈。」

他說完快步走上前,甩開巴掌抽在她臉上。

「啪~啪~啪!」

挨了幾巴掌,蔣盼盼差點摔倒在地上。

瞬間狂風、煙霧消失的無影無蹤。

「精彩!精彩!老師,你怎麼知道破解之法?」樓上的柳笙問。

「這個嘛。回頭再告訴你。」他故作神秘。

「好吧,好吧。」她嘻嘻的笑着。

蔣盼盼看兩人打情罵俏,更加惱火,她拿起磚頭朝自己的腦門上拍下。

連着三塊板磚,在她銅牆鐵壁般的腦袋上,變的粉碎。

「啊!」姜吉看着她玩命的姿勢嚇了一跳。

她又掏出把匕首,在指頭上划出深深的傷口,鮮血湧出。她嘴裏默念着稀奇古怪的咒語,用帶血的指頭在頭頂寫下大大的死字。

「小嬋,小嬋。」

「主人,我在。」

「這是什麼巫術?」

「奪命招魂術。」

「怎麼破?」

「主人,你不用破。她怎麼可能傷你分毫呢?」

「話雖如此,不得擺擺樣子。」

「主人,那你自己想辦法。」

說完系統小嬋消失在眼前。

蔣盼盼雙手一揮,陰風從背後襲來,似有千萬厲鬼啃咬他的身體。

他沒有任何的感覺,為了配合她的巫術,裝作很難受,很痛苦的樣子。

「老師,你裝的太假了。不是那樣子,你看我。」柳笙在二樓擺出遇到厲鬼襲擊痛苦的樣子。

他看到後,心領神會,離開跟着她學起來。

蔣盼盼真以為自己的巫術起到效果了,瘋癲的笑起來。

豪哥看着柳笙,看着姜吉,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在做什麼?

「兄弟,別怕,我來幫你。」

說著他從樓上把椅子,桌子,碗碟,砸在蔣盼盼的身上。

她憤怒的一揮手,一群厲鬼竄上去,他嚇的拔腿便跑。

柳笙眼疾手快釋放出化解的招數,又用手在空中寫了個「火」字,數個火球從天而降,砸向地面。蔣盼盼急忙躲避,老闆拉着女兒也逃到屋裡。

「這招十分精彩。」姜吉輕巧的躲開火球,向她豎起大拇指。

「謝謝老師誇獎!」柳笙開心的笑起來。

這時遠處蹣跚走來個人,他邊走邊哭,哭喪的聲音讓周圍的人逐漸聚攏起來。

「花爺,您這是怎麼了?」

「花爺,您別哭啊。咱們街里街坊的,有什麼事,我們給您做主。」

花爺停下腳步,大聲的喊着「我姑娘死了!昨天我好心讓他診治,還聽了他的意見,沒想到今天我姑娘就死了。他是個殺人犯!殺人犯!」

「殺人犯啊!」

「陌生面孔,沒見過。這是從哪裡來的土匪!」

「他剛剛還打了巫醫。沒想到,他作惡多端!」

廢墟村的百姓在花爺的牽頭下來到姜吉面前,紛紛痛斥。

「他殺了人,把他也殺了。」

「這樣的人不應該活在世界上。」

「我們用石頭砸死他。」

蔣盼盼看形勢非常有利,氣勢洶洶的站在花爺的旁邊,藉著村民的憤怒大聲指着「我們殺了他,讓這個殺人犯死無葬身之地。」

二樓的豪哥看傻了,柳笙沒見過這樣的場面也心生怯意。

姜吉冷眼看着花爺,又看着蔣盼盼,又看着村民,這場面像極了他以前的藥廠,工人們群起攻擊,要求發放拖欠工資的場面。

他面不改色的大吼一聲「誰要是再廢話,我弄死誰!」

這一聲吼下去,在場的立馬慫了。

「花爺,把事情說清楚。再誣陷我不遲。」他惡狠狠的瞪着老頭子。

「剛剛,我姑娘她割腕自殺了。她是個樂觀的開朗的孩子,是個孝順的孩子,不可能自殺!一定是你動了什麼手腳!」花爺憤怒的說。

「自殺前,發生了什麼?」他又問。

「我原本計劃今天安排她出行,東西也收拾好,僕人也安排好,但是她遲遲不願意走。」老頭子說著哭起來。

「為什麼不想走?」他繼續問。

「他捨不得離開我,不願意丟下我。我姑娘很孝順的,她怕以後再也見不到我。」老頭子已經哭的稀里嘩啦。

周圍的百姓聽到他有這麼好的孩子,紛紛感動。

「是非不分!治個病而已!」他氣憤的說。

「誰是非不分!是你讓花爺父女分離,導致這樣的慘劇發生!你還有臉在這裡說!」蔣盼盼趁勢挑事。

「對啊!花爺有什麼錯!多好的孩子。」

「你罪該萬死!」

「必須活埋!」

姜吉大吼一聲「別特么的鬧了。你女兒現在何處?」

「在家裡。」花爺不解的問。

「趕緊帶我去。還有救!」他急忙說。

「放屁!自殺怎麼還能活,你動的什麼歪腦筋!」蔣盼盼跳起來懟他。

「你想怎樣?」他壓了壓火氣。

「如果你救不活花爺的女兒,剝皮抽筋!」她叫囂着。

「如果救活了呢?」他反擊。

「那我……」她說不出口。

「如果老師救活花爺的女兒,我扒光你衣服,綁在驢子上,遊街示眾!從此不準踏入這裡半步。」柳笙大聲的喊着。

男人們聽到這麼刺激的賭注,興奮的直流口水。

「你個死丫頭!說話這麼毒!」蔣盼盼氣的指着她鼻子。

「我再惡毒,也沒你惡毒。你敢欺負我老師!哼!」她板著臉死死盯着她。

「好,就按柳笙說的辦。願賭服輸!」姜吉氣憤的說。

「好!老娘豁出去了,願賭服輸!」

豪哥不知道什麼是從旁邊冒出來,悄悄的問「兄弟,你有幾成把握?」

「一成。」姜吉說。

「還有這個人。這個騙子,他們是一起的。輸了,也要剝皮抽筋。」蔣盼盼揪住豪哥的領子。

豪哥聽完,臉色慘白,慘白,讓她又這麼一拉,雙腿發軟,眼前冒星星。

「我相信老師。老師輸了,我願意和老師一起願賭服輸!」柳笙力挺老師。

「柳姑娘。謝謝。這事解決後,我答應收你為徒。」他沒想到這女孩的求知慾如此旺盛,感動了他。

「廢話少說,去花爺家。」

蔣盼盼拉着豪哥,花爺帶路,眾人裹挾着姜吉和柳笙,向花海走去。

《都市:神農藥王系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