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反控
反控 連載中

反控

來源:google 作者:姜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嶼 季星言 現代言情

【fqxs】在車上說的話讓兩人更安靜了起來姜嶼全程離他遠遠的,看向窗外景色醫院到了,季星言先下了車,見姜嶼久久沒下車,便走向另一邊的車門幫她開了門姜嶼眼巴巴地看着他:「我腳麻了..動不了」市醫院離阿...展開

《反控》章節試讀:


夏凌之看着兩人的背影,眼睛微眯了眯。

她憑什麼過得這麼好,還有心情追人。

夏凌之拿起了手機,撥通電話,「哥哥,你現在有空嗎?」

聲音軟糯甜膩。

電話那頭的男人有些許驚訝,夏凌之從不會主動約他,到底發生了什麼。

「好,我現在馬上過去。」

男人來到了夏凌之指定的地點。

「哥哥,我好難過。」她強忍住眼淚,不讓它落下,夠讓人憐愛。

男人摸了摸她的頭,蹲下以保持和夏凌之相同的身高。

男人很少看見夏凌之這幅可憐模樣,她總是很懂事,無欲無求的感覺。但在他面前,卻總能說出自己的心事。

「姜嶼姐姐…」她卸掉平時冷靜的模樣,眼淚不停地掉下來,斷斷續續說出這句話。

男人臉色一冷,冷笑一聲。

「我知道了,那個瘋子是又在發瘋吧。」他毫不留情,惡毒地辱罵她。

夏凌之急忙地搖了搖頭,連忙道:「沒有…我們只是出了點小矛盾……」

男人將手中的鑰匙把玩地出現聲響,一把抱住夏凌之。

「那我會讓她知道自己錯在哪。」他眼色暗下,在夜色下格外滲人。而手中力道多了幾分,將夏凌之抱得生疼。

在他懷裡的夏凌之覺察到面前男人的瘋狂。

他是她的哥哥,為什麼會沒來由的害怕。

「哥哥,你怎麼了?」夏凌之不自覺顫抖着問他。

這才將男人從思緒中拉回。

他倒是笑得歡,一點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鬆開了夏凌之。

「哥哥幫你報仇。」他再次摸了摸她的頭,珍重地在她頭上吻了一吻。

夏凌之進行最後的拒絕:「姐姐只是太自我了…她不壞的。」

男人沒有將這句話聽進去。

五年前

夏家舉行夏凌之的生日宴。那時,夏凌之才13歲。

整個商界幾乎都被請來這場盛宴。

5000金幣一瓶的酒被整齊的擺放在桌上,300金幣一小塊的甜點像不要錢一樣堆成各種形狀。要知道,300金幣夠普通家庭吃一個多星期。

富人富得流油,窮人像奶牛一般被壓榨。

在菑倴國就是如此。

僕人陸陸續續地給客人遞上酒。

一堆年輕人聚在一起,都帶着令人生怖的面具。

「Eric,你要出國深造了?」獅子面具的人向狐狸面具的少年道。

「嗯,機票就在後天。現在趕着來參加凌之的生日宴。」吐氣若蘭,就算戴着面具也能感受到的矜貴。

Eric回答了問題後,跟身邊許久不見的人寒暄幾句。便直奔着夏凌之去。

「凌之,生日快樂。」他脫下面具,從身後拿出了一個精緻的盒子。

盒子上是一顆顆祖母綠寶石,光是盒子便價值連城。

打開後是閃瞎人眼的亮色,小小楓葉點綴在重工的手鏈上,鏈子刻着夏凌之的名字,四面環繞着字母,不認真看是看不出來的。拿起它,那些字母隨着夜色閃動着藍光。

夏凌之驚訝地看着手鏈。

「是ki設計的Beauty系列,全球唯一一條…」

Eric看見夏凌之的反應後,眼底都是高興,道:「你喜歡就好,其他都沒關係。」

夏凌之馬上戴起來手鏈,白皙的手腕上彷彿戴了星星,閃閃發光。

好像想起來什麼,夏凌之帶着Eric去了花園。

eric也戴上了面具。

一位穿着粉色長裙的少女坐在盪鞦韆上,百無聊賴地望着星空。

越走越近,玫瑰香氣也越來越濃。

夏凌之走了過去,好心詢問姜嶼,道:「姐姐你不去參加宴會嗎?」

姜嶼才察覺到兩人的到來,看了一眼Eric,便略帶嘲諷地盯着夏凌之妝容精緻的臉:「怎麼,你是來炫耀你的新手鏈嗎?不覺得無聊?已經幹了很多次這種事了啊。你是夏欽北的親生女兒,夏家尊貴的大小姐。說真的,真沒必要在我這找優越感。」

姜嶼仍然記得姜悅琴帶她第一次來到夏家時,夏凌之看姜悅琴的表情。

現在便一口氣嘲諷她個夠。

夏凌之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急得說話都結巴:「..我只是想叫姐姐去參加宴會而已。」

姜嶼不想理她,也不想知道夏家到底幹了什麼讓夏凌之每天裝得如此累。

「凌之跟你說話,回答她。」一旁的Eric警告般湊向她。

姜嶼被突如其來的近距離說話嚇一跳。

發神經吧,這傻逼。

姜嶼心裏狠狠罵了一波。

夏凌之攔着Eric,搖了搖頭,「哥哥你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嗎,我想跟姐姐說下話。」

Eric沒有拒絕轉身就走了。

姜嶼倒想看看她到底要幹嘛,事先開口,「別煩我,有事快說有屁快放。」

「姐姐,你為什麼老是這樣不給我面子。」夏凌之看着她。

姜嶼為她句句「姐姐」而感到好笑,毫不在意地表現在臉上,耐着性子回答她:「井水不犯河水,可你每次都先來招惹我,我真的很煩,你說你圖什麼呢,我真搞不懂你。」

…沉默

「因為你進了夏家,那個婊子帶着你進了夏家!」夏凌之紅着眼,終於將累積幾個月的怒火轉化為語言,說出了人生第一句髒話。

姜嶼聽見「婊子」這個詞,便慢慢抬起了頭。

漂亮的臉開始扭曲,全臉迅速變紅,一腳踢在夏凌之小腹上。

夏凌之腹部劇痛,狠狠掉出了兩米遠。

她摔地聲響發出後。

姜嶼脖子便感受到熾熱,她的脖子被一隻手所禁錮。

面前是狐狸面具。

緊緊握着她的脖子。

姜嶼沒有看他,喘着粗氣不顧還被大力掐着的脖子,瞪着通紅雙眼,對另一邊躺在地上的夏凌之道:

「要..不是夏欽北…我和她早就…去連市…自由自在地…生活了」

「都..怪你…爸…」

這強取豪奪的事實讓身為局外人的Eric驚訝,面具內的表情變得複雜,力道小了一小。

下一秒,他的頭炸裂般疼痛,紅色的液體在Eric的鼻樑上,他稍微往下就能看見。

他的頭被紅酒瓶敲了。

準確來說,是被一個小她很多歲的女孩用紅酒瓶敲了。

姜嶼被鬆開,喘着大氣調整被掐脖子時紊亂的呼吸才慢慢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着她。

在一邊躺着的夏凌之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切。

她急忙告訴男人,道:「哥哥,你流血了!」

Eric下意識地摸了摸頭頂,結果是滿手是血。

他的腦子突然很暈,眼睛就要閉上。

啊,原來他暈血,怎麼才發現。

姜嶼還保持着站立姿勢,而Eric暈倒前最後一個畫面便是一個粉裙少女睥睨着他。


《反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