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征道記
凡人征道記 連載中

凡人征道記

來源:google 作者:筆落塵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梁晴兒 許蒼

許蒼,一個小山村『』僥倖『』活下來的少年,以偽靈根踏上修仙之路天道無情,許蒼從此踏大道!棄天道!更不信人道!哪怕粉身碎骨,身死道消,那也是我的道!數千年後!後人評價許蒼,許天尊道法無邊,無敵於世,殺伐果斷,雁過拔毛……聽說許天尊練氣境界時為了幾塊靈石都殺人奪寶?你知道個屁,我聽說那靈石乃是高階靈石……如果許蒼知道這種評價,一定要教育後人兩句,修仙,就在一個爭字,修仙之人沒有無辜之人!展開

《凡人征道記》章節試讀:

小山村**,村長跪在地上戰戰兢兢的看着青衣中年,仙師有何吩咐,儘管說小老兒能辦到的,_定儘力幫仙師辦到。

趙才流看了一眼村長,露出笑容,不用緊張,本座想收一些弟子帶入仙門,你去把全村的人都叫過來,記住,是所有人都要來,否則後果自負!

村長嚇了一大跳,仙師大人,我這就去,您稍等。

雲峰山脈中。

嗖!

一頭山羊倒在,繩套中,掙扎了幾下倒地不起,許蒼過去取出獵物,回來繼續守着陷阱,抓到了獵物,但為什麼自己高興不起來,好像心臟上面壓了一塊石頭一樣難受,心慌的厲害,許蒼眉頭緊鎖。

仙師大人全村人都來了,村子**的空地里,人影密密麻麻,有老有少,八十七戶,三百一十三人齊聚,除了小鼻涕,村長怎麼說也不來,一直重複一句話,

我要等許蒼哥哥!

家裡有小孩的更是,一臉喜色,自家孩子也有希望做仙人,只有許父略帶擔憂。

趙才流看着三百多人,滿意的點點頭,不錯,不過他的眼神怎麼看都不像在看活人,就像你看到螞蟻,想着玩一會兒,還是一腳踩死的那種眼神。

好了,接下來大家不要慌,我要,為他們檢測靈根,看大家有沒有走上仙路的根骨。

說完,趙才流飛向村子四方,埋下陣盤靈石,又飛回村子**坐下,雙手結印,周身透出絲絲血色靈氣,瀰漫全村,村子四周升起血色光幕,籠罩全村。

村裡人表情不一,有驚嘆,有羨慕,有人面對憂色,有人歡喜雀躍,人間百態。

趙才流神色冷漠,他施展的正是早年得到的一種血祭之法,此法可以抽取他人氣血,修補肉身,他得到的好像是殘篇,如果得到後面功法,可能還有提升修為的功效,此法有傷天和,他一般不會隨意動用,這次事關他築基之事,才會冒險使用。

不過他不是對這些凡人有什麼憐憫,而是怕事情鬧大了,被一些正道宗門追殺,替天行道了而已。

邪道大能,動不動血祭幾萬人幾十萬人,修仙界歷史上更有血祭幾百萬人,上千萬人的邪道魔道修士,自己這完全算小打小鬧,他從來沒有把凡人當人。

心念間,趙才流身體透出絲絲血線,扎入三百多人身體,這時,終於有人感覺不到不安,開始掙扎,趙才流冷笑一聲。

不自量力!

村長帶頭跪下,仙師大人饒命啊,所有人面色驚恐,感覺自身血液在流失,順着絲絲血線流入「仙師」體內,有人掙扎,有人大罵,有人跪地求饒。

許父擋在許母面前,臉色難看,渾身血液流失,皮膚漸漸皺起,許母已經倒地,皮膚皺起,

當家的快跑!帶着小蒼。

跑阿!

許父眼中含淚,痛不欲生,不怕有我在,我帶你走,許父掙扎着想扶起許母,我們一家人一定可以平平安安的,別放棄阿!別放棄!說著說著,眼淚已經掉在地上,許母一甩胳膊,徹底倒在地上,身體肉眼可見的乾癟,

我讓你走阿!走阿!快滾!

阿!

我宰了你!許父神色瘋狂握起拳頭沖向趙才流,

趙才流看了一眼許父,

不知所謂!

隨着許父不斷靠近,身體逐漸乾癟,血液流失,離趙才流三米遠時身體已經如同乾屍一般,眼睛灰暗,徹底失去生機。

但是許父的「屍體」依舊在向前邁步,直到一米遠時,「屍體」如同腐朽了一般,皮膚如同一張燒過的紙,盪起絲絲灰塵,最後還是倒了,許父「屍體」砸在趙才流身上。

什麼樣的仇恨,或者什麼樣的意志在支撐這這具「屍體」!

「他做到了」!

晦氣!趙才流身體一震林父屍體砸向遠處地面,落地時,大部分血肉已經不見蹤影,只剩一副骨架。

村口大柳樹下,小鼻涕小臉發白感覺全身血液要衝出身體一樣,

阿!絲絲血液透出體外飄向村子**,小鼻涕趴在地上,小臉扭曲,皮膚干皺,我要等許蒼哥哥,我不能死,我還沒和許蒼哥哥成親,

不!許蒼哥哥,別回來,別回來!別回來。

小鼻涕身體肉眼可見的縮小乾癟,漸漸失去生機。

八歲的小女孩,眼中透出幾分「遺憾」,幾分「高興」,還有幾分「恐懼」。

雲峰山脈中許蒼感覺心臟好像要爆炸了一樣,說不出的難受,拎起兩頭山羊背在身上,就頭也不回的往回趕。

希望沒出什麼事,不一定沒什麼事,只是我自己發神經而已,隨着越靠近山村,許蒼心中越慌張,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

村口大柳樹下,頓時他像掉進了冰窖里,從心底涼到了腳塵,許蒼閉着眼睛不斷後退,淚水從眼角不斷流出,我認錯了,那不是,我走錯了,我一定是走錯了,許蒼腳步虛浮,不會的!不會的!

阿!

爸媽!

你們一定好好的是嗎?你們一定在家等我!

許蒼神色瘋狂沖向家裡,路過村子**看着滿地屍體,許蒼不管不顧衝進家門,爸媽兒子回來了,你們快出來,快出來見我,許蒼一間間的找,陣陣眩暈湧上心間,恐慌,無助,許蒼強忍着跑向村**,一眼就認出了父親的屍體。

許蒼心口一痛,彷彿全身力氣都被抽出體外一般,軟倒在地,許蒼雙眼通紅,彷彿沒有靈魂一般跪倒在地,口中喃喃自語,不可能!為什麼!為什麼!。

片刻後許蒼托動着身體,爬到母親身邊,想起往日一家三口一幕幕畫面,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母親孩兒不孝,不孝!對不起你們。

他絕望的像較勁了,沒低的深淵一樣,萬念俱灰。

數日後,許蒼站在父母的墳前旁邊還有一座小墳,墓碑上刻着

許蒼之妻,梁晴兒之墓。

三座墓碑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墳堆,

許蒼雙目無神整個人瘦了一圈,渾渾噩噩的跪在墳前,爹娘,我一定會給你們報仇的!對我還要報仇,我還不能死。

許蒼磕了三個響頭額頭鮮血直流,許蒼不管不顧的跑向村中,找了一些吃的,狼吞虎咽的吞下背起弓箭,拿起柴刀就向雲峰山脈走去,我要去找仙人,我要學仙法哪怕死也要報仇!

許蒼已經在雲峰山脈走了數十里,不知前路也沒有退路,渴了喝溪水露水河水,餓了吃樹皮,樹根,樹葉,能吃下去的他都吃,許蒼已經瘦的拉不開弓箭了。

又是兩天時間,許蒼已經深入雲峰山脈數百里,直到這時許蒼碰到一個老道人,許蒼眼中浮現出絲絲希望,上去抱拳道,「小子見過仙師」

老道人一笑,你小子眼光倒是不錯,你怎麼看出我是仙道中人,

《凡人征道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