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君請對我心動
夫君請對我心動 連載中

夫君請對我心動

來源:google 作者:顧清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戰雲烈 現代言情 蕭凌月

蕭凌月也曾經是一個為了愛情付出一切的傻子,可是她的這份真心最後還是被辜負了!所以展開

《夫君請對我心動》章節試讀:

「小姐,你好糊塗!」
「你已經嫁入戰家,怎麼能聽大小姐的話,一把火燒了喜房呢?」
「要不是戰將軍攔着,老夫人怕是真要打死小姐您了!」
耳邊嗚咽的哭聲傳來,刺的蕭凌月一陣頭疼。
她不是死了么?
為了不成為那對狗男女的棋子,她明明親手了結了自己。
刀刃刺入心臟後,她親眼看着血噴出,落在身邊戰雲烈逐漸冰涼的身體上。
戰雲烈戰功赫赫、冷硬如刀,她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失魂落魄。
想到這裡,蕭凌月心臟猛地一抽。
是她蠢,聽信那對狗男女的話。
害戰雲烈含冤而死!
戰雲烈!
你這個傻子!
為什麼要來救我!
臨死之際,她才知道。
戰雲烈是這世上唯一以命護她的男人 她死前以血詛咒。
就算落入無邊煉獄,也要化作惡鬼,親手報仇!
她要穆子恆和蕭若蘭這對狗男女不得好死!
被抓住手,溫熱的觸感讓蕭凌月猛地睜開眼。
看到身上髒兮兮的嫁衣,還有床邊哭的稀里嘩啦的香菱。
蕭凌月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不是煉獄!
是兩年前她剛嫁入將軍府的時候。
她恨戰雲烈強娶她,在蕭若蘭的哄騙下,一把火燒了喜房!
她這是重生了?
然而,不等蕭凌月分清楚到底眼前的是現實,還是幻覺。
門外,便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我的傻妹妹,你沒事兒吧?」
「這戰雲烈太過分了!
強娶你還不夠,竟然如此欺負人!」
闖進來的身影讓蕭凌月臉色一寒,眼底森然。
是她曾經最信任的堂姐,蕭若蘭!
不等蕭若蘭靠近,蕭凌月忽的一個縱身上前。
就這樣狠狠地掐住了蕭若蘭的脖子!
蕭若蘭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拚命掙紮起來。
耳邊,蕭凌月的聲音陰氣森森。
「是你勾結穆子恆,騙我戰雲烈要謀反,設計害死他!」
「蕭若蘭,我要了你的命!」
香菱都被嚇傻了。
自家小姐怎麼燒了洞房後醒來,性情變化這麼大!
一時間,香菱竟忘了前去拉架!
被蕭凌月這麼一吼,蕭若蘭腦子裡嗡嗡作響。
她整個人都懵了,直到快要喘不上氣,她才反應過來。
「妹妹,你在說什麼啊?
我清清白白的女兒家,你怎能如此誣陷我的清白?」
蕭凌月滿腦子都是戰雲烈被萬箭穿心時,渾身是血的畫面!
是穆子恆和蕭若蘭!
是他們騙了自己,害了戰雲烈!
察覺到蕭凌月的不對勁兒,蕭若蘭神色大變。
她隱約間有幾分恐懼,顫聲道 「死丫頭!
還愣着做什麼!
還不拉開你家小姐!」
香菱一動不動,直到她看見自家小姐臉色不對,這才急忙上前。
「小姐,小姐您先鬆開手,當心傷着自己!」
一聽香菱這話,蕭若蘭險些氣的吐出一口血!
這死丫頭,說的什麼話!
她靈機一動,突然說道 「月月,我知道你被迫嫁給戰雲烈,心中有怨氣!」
「我給你帶來一個人,你見了,一定會高興的!」
果然,蕭凌月掐她的手微微鬆了松。
蕭若蘭得以吸進一口新鮮的空氣。
她後怕的往後退了一步,生怕蕭凌月又發瘋。
此時,蕭凌月總算是意識清晰起來。
目光冷冷的掠過蕭若蘭,諷刺一笑。
她忽然逼近蕭若蘭,眯起眸子,冷聲質問道 「你算是什麼東西?
憑什麼隨便帶人來我家?」
「月月」 蕭若蘭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望着蕭凌月,顫聲道 「你,你說什麼呢?」
「你怎麼能這麼對姐姐?
姐姐都是為你好啊」 蕭凌月臉色冷得徹骨。
「夠了!」
只要一想起前世蕭若蘭和穆子恆勾結在一起的畫面,蕭凌月就覺得噁心想吐!
「閑雜人等,給我攆出去!」
菱香向來討厭唯利是圖的蕭若蘭,聽小姐這麼說,她立馬衝上去。
扭着蕭若蘭的胳膊,就將人扔了出去,還拿掃帚舞了舞。
「趕緊走!」
屋內,終於清靜了。
蕭凌月像是被人抽走渾身力氣一般,頹然的坐在地上。
眼前熟悉的一切,無不在提醒她。
她真的,重生了 蕭凌月全身都在顫抖。
雙眼猩紅。
心底的悲痛讓她鼻子酸澀。
想到為她付出所有乃至生命的男人,她此時迫不及待地想要見他!
「戰雲烈」 蕭凌月起身就要朝着門外衝去。
還沒走兩步,香菱立馬白着臉撲上來攔住她,慌張道 「小姐!
奴婢求你了!
你不能再去鬧了!」
「將軍為了你,已經在壽安堂跪了一晚上了!」
「你再鬧下去,老夫人定不會饒了您的!」
此時,看着眼前活生生的菱香,蕭凌月眸子發紅。
前世,菱香苦心勸她遠離蕭若蘭。
可她輕信蕭若蘭的話,以為菱香被戰雲烈收買,要害她。
於是她親手將菱香趕了出去。
最後菱香被蕭若蘭賣進勾欄院,撞牆而死。
蕭凌月拉住菱香的手,語氣從沒有過的鄭重。
「菱香,都是我的錯,以後我再也不會眼瞎了!」
菱香詫異地瞪大眼睛,小姐這是怎麼了?
蕭凌月來不及解釋,轉身就要去壽安堂找戰雲烈。
前世她在將軍府鬧得雞犬不寧。
要不是戰雲烈擋着,她早就不知道怎麼死了。
既然重生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彌補那個傻子 然而,蕭凌月剛跑出去沒多遠,卻突然被一道身影攔住。
「月月,讓你受委屈了,我聽說戰雲烈將你扔進柴房,我真的好心疼!」
看到從院牆跳下的穆子恆,蕭凌月眸子一緊,眼底瞬間浮起恨意。
她低着頭,因為隱忍,雙肩微微顫抖。
院牆下,穆子恆心裏嗤笑。
他昨天隨便說句心痛,蕭凌月就敢放火。
現在看到他來,蕭凌月只怕感動得不知所措了。
他滿臉深情,柔聲道 「月月,你聽我說,你一定要堅持住。」
「我現在沒辦法帶你走,但我的心和你一樣痛。」
「我知道你心裏只有我,等我」 見蕭凌月沖他而來,穆子恆得意地勾起唇,沖蕭凌月張開了手臂。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拐角處,一抹紅色身影停住步子。
男人面容俊美無儔,高挑清瘦的身影被燈籠拉得纖長。
儘管燈光暖黃,可照在他眉間,徒添了漠然和清冷。
雙眸緊鎖着院牆下「私會」的兩人,即使一身喜服也融化不了戰雲烈眉心的冷厲。
戰雲烈身邊的奶娘秋嬤嬤嘆了口氣。
「將軍,你也看到了,她是回不了頭的,你就聽老夫人一句勸吧。」
戰雲烈垂眸。
「秋嬤嬤,我有分寸。」
眼看蕭凌月撲向穆子恆,秋嬤嬤都看不過去了。
「將軍真是造了什麼孽!」
「這麼多年出生入死才靠自己一刀一劍地掙到將軍之位。」
「沒想到如今還要受這種屈辱!」
戰雲烈轉身的一瞬,眼底寒氣盡顯。
「來人,將夫人關進」 他的話被一陣慘叫打斷。
「啊!」
穆子恆的慘叫劃破黑夜。
幾個要動手的暗衛也嚇愣在原地。
 

《夫君請對我心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