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高冷仙君猛追我!
高冷仙君猛追我! 連載中

高冷仙君猛追我!

來源:google 作者:閃耀閃耀小星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臨池 古代言情 姜墨離

姐姐在時,我一直被掩蓋在姐姐的光芒下,現在姐姐走了,我的桃花突然旺了起來,仙君不要再追我啦!!!!!展開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試讀:

終於到了白天,姜墨離與云云掐着隱身訣正式進入到城鎮里,聽說魔族喜歡往人多的地方扎堆,反正她倆也沒有個明確的目的地,不如哪熱鬧往哪湊。

人界的城鎮里真的好生熱鬧,有擺攤的、閑逛的、還有雜耍的,倆人看的目不轉睛,還好她倆是隱着身的,不然就要被人看笑話了。

倆人在城鎮里隨着人群將城鎮逛了個遍了也沒什麼特殊的發現,很快天便黑了,倆人想了想,稍微變幻了一下,準備隨便找一家好心人留宿。

倆人就近找了一間民宅,敲了敲門,沒一會就有人來應了。

「誰啊?」

「您好,我們是路過的旅客,想來借宿一眼。」

「快走走走!!別來我家!!!」

姜墨離與云云沒怎麼放在心上,繼續嘗試着去敲了下一家,可下一家也是差不多的話,讓她們趕緊走。

她們又試着敲了幾家,沒有一家肯開門的。

現在這條街上還沒敲過的,就只剩一間小木屋了,倆人心裏已經不抱希望了,只是嘗試着敲了一下,沒一會屋子裡就來了人應答,聽聲音是位上了年紀的老奶奶。

「誰啊。」

「老人家您好,我們倆是路過的旅客,想在您這借宿一晚。」

「咔嚓」一聲,門打開了。

「進來吧。」

姜墨離與云云喜出望外!

開門的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拄着拐棍,貓着腰,行動緩慢,但看着很親切。

「就你們兩個小姑娘單獨出來玩嗎。」老人緩慢的問。

云云答道:「對,我們兩個是好友,瞞着家裡偷跑出來的,盤纏也用的差不多了,所以才來找您借宿。」

老人嘆了口氣:「別騙老太太我了,這邊的住宅你們應該敲了個遍吧?」

姜墨離有點羞愧的點了點頭,因為這間房子從外觀上看確實有些破舊,他們兩個一開始根本沒想過要來這裡借宿,可到了最後只有老人家給她們開了門。

「唉,你們也別怪他們,咱們鎮上這段時間不太平,總是有人無緣無故的失蹤,不是老太太我嚇你們,失蹤的人找回來的時候就只剩胳膊或者腿了!」老人家裝作恐嚇狀,倆人連忙裝作有被嚇到的樣子。

一聽老人家說的情況,她們二人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怕不是昨天那個魔族每天晚上抓人帶到郊外去吃了,雖然現在那個魔族已經死了,但是姜墨離和云云也沒辦法告訴鎮上的人,畢竟她們是外來客,只能等鎮上的人自己發現了。

倆人陪着老人家聊了會天,便被老人家帶去屋子裡休息了,老人家是自己一個獨住,有個兒子,但兒子爛泥扶不上牆,有點錢就拿出去賭,後來老人家就不讓她兒子回來了,鎮上的鄰居也都幫忙留意着,看見她兒子回鎮上來了就告訴她一聲,她好提前躲去別人家。

倆人久違的睡到了床榻上,都享受的不行,恨不得一直躺在床上。

可事與願違,天剛剛亮,屋子外便傳來的喧嚷的吵鬧聲,還一直有女人的哭聲,倆人被驚醒,伸着耳朵,只聽外面的人在說。

「天吶,怎麼又死人了!」

「老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我的3幺兒啊,到底是誰這麼喪良心!這麼小的孩子都不放過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姜墨離連忙起身穿上衣服走了出去,云云緊隨其後。

這次被殺害的是位孩童,而且屍身殘骸就扔在了街上,姜墨離與云云看到時,外面已經圍了一群人,孩子的母親撲在孩子的殘骸上哭泣,父親站在一旁抹眼淚,周圍的鄰居一直在勸阻,逝者已逝,希望孩子的父母不要太傷心了。

姜墨離輕輕拍了一下旁邊圍觀的路人,小聲的詢問了一下狀況。

這位路人連忙拿出了八卦的架勢:「你們是外來的吧?」

云云點頭指了指木房子:「我們是來遊玩的,途經這裡,昨天在那位老人家那裡借宿住了一晚。」

路人撇撇嘴,然後把頭往倆人身邊探了探,小聲的說:「那你們肯定不知道,這座城,已經死好多人了,都是這麼死的,人就像是被野獸撕咬了一樣!可我們這個地方,離山都隔那麼遠,哪來的野獸啊!」說完他嘆了口氣。

「官府找不出兇手不肯管,有能力的早就走了,現在這座城裡剩下的都是些窮人、老人、孩子,想走也走不了啊。」

姜墨離與云云對着路人道了謝,便打算回到老人家家想想對策。

她們已經明確的知道,做這件事的一定是魔族,讓人意外的是,姜墨離一直認為這座城只有一個魔族,沒想到可能還遠遠不止,她與云云對視了一眼,倆人一同嘆了一口氣,今晚又要打擾老人家了。

倆人回到老人家家時,老人已經為她們準備好了早飯,倆人有些感動,沒想到她們和老人在昨天為止還是陌生人,可她卻能對她們這麼好。

老人家坐在旁邊安靜的看着她們吃東西,等她們吃完說:「兩位姑娘啊,你們走吧,別留在這了,這裡不太平啊。」說完,抹了抹眼角。

云云豪氣的拍了拍胸脯說:「奶奶你別怕,我倆厲害的很!我們不怕,就是要麻煩您了,我們今天可能還要留宿一天。」

老人家擺着手:「不行的啊,你們還是快走吧,老婆子自己在這沒了就沒了,可不能留你們,害了你們兩個小姑娘。」

姜墨離也說:「沒事的老人家,我們不僅不會有事,我們還能保護您呢!」

老人家盯了她們一會,好像是確定了她們下定決心不會走了,便長嘆了一口氣回屋去了。

姜墨離與云云也在屋子裡休整了一天,據她倆推測,魔族如此嗜血貪婪,晚上肯定會再度出現,倆人默默的等到了太陽下山,老人家吃完飯後便回屋睡覺去了。

姜墨離與云云悄悄的走出屋子,掐了個隱身訣便縱身跳到了屋頂,又覺得此處不太高,便又尋摸了一個更高的屋頂蹲了上去。

「你說我們倆,現在像不像是在做賊啊?」

「有點,就差件黑衣服了。」

兩個人小聲的閑聊着,想驅散些緊張。

她們也不知道此次的魔族會不會比上次的更加強悍,她倆只是仙界最低等的小仙家,下凡之前除了沒事來回飛飛,平時連法術都不怎麼用,可此時倆人都提起了最高的警惕心,練習了自己所會的所有法決,只等着晚上與魔族決一死戰。

是的,決一死戰,對於小仙家來說,每場與魔族的戰鬥都是生死戰,不是魔族死就是她們亡。

倆人一直在房頂上等到下半夜,街上仍風平浪靜。

云云半躺在房頂上看着月亮:「魔族不會不來了吧?」

姜墨離坐在旁邊盯着遠處回道:「不會的,魔族都是很貪婪的,近在咫尺的獵物怎麼可能不要。」

云云有點不耐煩了:「但是都等這麼久了,要不咱們回去吧,我還想再躺一晚上床。」

「噓!」

姜墨離意示云云噤聲,同時拉了拉她衣角,云云連忙輕巧起身蹲到了姜墨離身邊。

倆人仔細觀察着,只見遠處的道路上突然黑氣繚繞,一縷一縷的黑氣匯聚成人型的模樣。

這次的魔族比上次的還要高大,上次的魔族至少還有人樣,而此時街上的魔族全身的皮膚都是黑的,指甲通紅且長如刀,看着便滲人,一頭長髮拖在地上,她絲毫不在意。

云云手做喇叭狀對着姜墨離的耳朵輕聲說: 「這位魔族似乎是位姑娘啊!」

「姑娘怎麼了,殺人依舊不眨眼。」姜墨離拍了拍云云,意示她安靜。

倆人看着下面的魔族拖着長發緩慢的行走着,她每路過一家便停頓一會,似乎是在挑選今晚的食材。

終於,她停下了。

姜墨離已經隨時準備好召喚出本命劍,云云也捏好了法訣。

魔族一改之前的緩慢,輕巧一跳便進了宅院,剛要落地便被一把閃着藍色流光的仙劍逼退,魔族順勢往後一跳,又跳回了院外。

姜墨離站在遠處的房頂,手裡還捏着劍訣,嘴裏小聲喊着:「朝光!」

朝光是姜月明為這把劍取的名字,意思是希望姜墨離可以永遠像朝陽的光一樣帶給人希望。

而現在,朝光劍飛懸在她身前,如果能將下面的魔族打敗,那它才是真正的朝光,才會真的給人帶來希望。

云云在旁邊也沒閑着,她手裡拉着一條紅繩,魔族一落地紅繩便應聲而去,試圖將魔族捆綁住。

但這魔族看着個高笨拙,身體卻出乎意料的輕盈,腳尖只需要輕輕一點便跳出幾米遠。

姜墨離也御劍加入了戰鬥。

藍色的劍光與黑色的魔息互相纏繞,中間還夾雜着紅繩飛舞着。

姜墨離與云云特意站在了遠處,而不是近戰,因為她們摸不清前來的魔族實力怎麼樣,如果被魔息沾上那真是相當的麻煩,不如像上次那樣遠處擊殺,乾脆利落,如果敵我差距太大還來得及逃跑。

但這次的魔族並不按套路出牌,她好像看出了她們的計策,知道她們怕近戰,在又一次躲過姜墨離的劍後,她助跑兩步直接跳到了倆人面前。

姜墨離連忙將劍召回握在手裡,剛一拿到劍魔族便向她沖了過來,姜墨離向後一躍,想拉開距離,可魔族怎麼會給她這個機會,她緊跟着姜墨離,尖銳的指甲似乎馬上就要把姜墨離戳傷了。

姜墨離快速轉身拿劍一擋,左手捏了個法訣,一團火直接打到了魔族身上,魔族痛的怒吼了一聲,姜墨離藉此機會連忙撤身。

魔族又轉身向著云云撲了去,但云雲手裡的紅繩是東霖仙君的遺物,本就不是凡物,不需要云云特意去控制便主動朝着魔族反擊,魔族險些被繩子捆起來。

姜墨離右手拎着劍也加入了戰局,她看出來了,這個魔族一直想將她們分開來打,不能如她所願。

三人纏鬥了一會,魔族在躲劍的間隙突然沖她笑了一下,滿嘴的腥氣撲面而來,姜墨離下意識往後一撤,剛好給了魔族機會。

魔族尖銳的指甲衝著姜墨離的腹部刺去,而姜墨離此時已經來不及扭轉劍勢抵擋。

她想:我就要死在這了嗎?

此時,一道藍色流光從天而降,直接擊中魔族,流光碰上魔族便化為冰,將魔族整個人封在了冰里。

姜墨離趁此機會,連忙舉劍將魔族的頭砍下。

隨着魔族的痛吼聲,她的身體化為黑煙逐漸消散了,先是身體,最後是頭,就像那天的東霖仙君一樣。

云云連看都不想看,在魔族化煙的那一刻便轉身跳下了屋頂,往老人家家裡走去了。

姜墨離站在原地抬頭看着天,此時的天上隱隱有銀光來回遊走,見她抬頭銀光便消失了。

姜墨離小聲的說了句謝謝,也跳下了屋頂回了老奶奶家。

第二天天剛亮,倆人就起了床,準備告別這個城鎮了,魔族喜歡獨立作戰,這是他們的天性,因為貪婪,魔族去往一個地方都會佔下地盤,防止其他魔族也來這裡和他們分享食糧,他們不允許一個城鎮有多個魔族存在。

而此城鎮的兩個魔族都已經被姜雲二人擊殺,就算再來新的魔族那至少也要個把月左右了。

並不是所有的魔族都會像夜裡那位女性魔族一樣身體輕盈擅長趕路,魔族都是不會飛的,只有少數的非常強大的魔族才可以飛,比如殺害東霖仙君的那位。

而正常的魔族都是笨拙的,甚至她們第一次遇見的那個魔族,都算是魔族裡跑得快的了。

這也是天道制衡,因為魔族的魔息太過強大,所以限制了他們的速度,魔息里的污濁骯髒又沉重,拖的他們無法飛翔。

姜墨離和云云與老人家道過別後便離開了這座城鎮,倆人出了城門抬頭一看,才知道這座城鎮名叫白夜城。

出了城門後倆人便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掐了隱身訣,這回她們有了經驗,直接順着路飛向最近的,最熱鬧的城鎮,臨光城。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