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垢染
垢染 連載中

垢染

來源:google 作者:竹紙bp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笙 莫錦衡

她周笙是青雀都的二公主,世人皆知她薄紗覆面,凜若冰霜,卻只有莫錦衡知道她眼中的柔情重生前她受盡威脅,他受盡欺瞞,重生擁有記憶後她想護他,卻發現物是人非,萬事皆變展開

《垢染》章節試讀:

父王一聲令下,他不還是得開。

「那子涵就同你約好,我守的宮門,只有你能亂跑。」

見他義正言辭,信誓旦旦的樣子,周笙默默在心裏捏把汗,故作鎮定頷了頷首「好,多謝。」

見她沒有反感的樣子,楚子涵笑了,少年郎喜悅的樣子快將這夜照亮,快將周笙的尬意笑裂。

「夜深了,公主您還是快些回宮吧。」

楚子涵將燈遞給了周笙,一邊說著,一邊將宮門關上。

少年握過的地方還殘留着一些溫熱,笙歌點了點頭「謝謝御侍大人的燈。這燈......我會叫侍女送回的。」

不消片刻,周笙的身影就隱入了夜。燈送了出去,楚子涵的臉上也蒙了夜色,叫侍女送回來。

宮裡的路可比街巷裡更錯綜複雜,前幾代還好,可到了太上皇一代再有現在的天之驕子周清,宮裡隨隨便便修幾座園林也是無可厚非。

可這些景,她笙歌上輩子就看膩了,確定楚子涵看不見自己後,她便將燈吹熄了。畢竟這路她再熟悉不過。

除了在宮門口遇見楚子涵這個插曲以外,她一直都在沉思着。

如果父王愛着母后,那又為什麼對母后的死如此不在意,甚至從未想過要查清母后真正的死因,連喪事也是草草了事。

夢夕一貫起得早,看見周笙留在床榻上的字條才知道,她又悄摸溜出宮了,正道這二公主好生無情,竟不帶她一同出去,冷不丁叫一重物壓了頭。

「虧我將店家早早吵了起來,就為你一口喜歡的酥餅,誰料你竟在背後說到起我的不是來了。」周笙伸伸懶腰,望着頂着酥餅慌慌張張的夢夕沒好氣的怨了一聲。

小丫頭見狀單單扶了酥餅也不敢放下,試探着看了看佯裝生氣的公主殿下。周笙也不理睬,她只好扯扯周笙的衣袖。

「公主,我錯了。酥餅分你兩塊,就當沒聽見成嗎?」

「好你個小夢夕,」周笙捻起手給了她一彈指」我買的酥餅,就給我兩塊?你好大方啊。」捂着被打的地方好一會才喃喃道「公主您不是送給我了嗎……」

噗,周笙揉揉她的頭,綳不住笑了,「逗你玩的,去吃吧,我困了。」

說著就要離開,才踏出一步便被拉住,身後先是探出夢夕絨絨的頭髮,再是她那雙水靈的杏眼「您還沒說出去干做什麼了。」

周笙垂了眸,認真的望着她「辦正事。」

拽着的小手漸漸鬆了,清幽蘭的去世對周晰凌、周笙和夢夕來說都不是一件小事。在夢夕眼裡清幽蘭便是她的再生母親,若她們那次溜出宮門時不顧竹桶中的她,她大概是早死了,所以每當周笙出宮時她都會問清楚。

宮中清靜,只有檐角掛的那隻銀蝶風鈴隨風發出清脆的響聲以及檐下少女吃脆餅時的咔嚓聲。

襦裙上掛滿了碎屑,而夢夕卻吃的十分開心,眼睛都眯成一條,兩隻小腳不停晃蕩。這場景雖愜意卻被趕來的魏公公視為荒唐。

見宮中來了人,夢夕才依依不捨的放下手中的餅,將裙上的碎屑就地一揚,金黃的碎屑在陽光下透亮,洋洋洒洒像極了晴空下扔一把銅錢。

「喲,夢夕姑娘快別玩了,將公主請出來吧,老奴又要事要稟報呢。」魏公公喚了喚夢夕,她這才去叫醒了補覺的周笙。

不消片刻,一身素衣的周笙領着端了盞茶的夢夕進了院,魏公公皺巴的臉上才透了笑,微微欠了身說道「稟公主,大理寺那位據說查到了些東西,上了道摺子。皇上說此事全權交由您管,教您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乾瘦的手伸入袖中,不緊不慢的取出了本紅色摺子,朝着笙歌遞着。

見夢夕上前,他將摺子放在了梅雕木盤上,這時周笙才開了口「適才夢夕無禮,竟讓公公在風口站了那麼久。一杯暖茶,向公公賠個不是。」

「公主您言重了,」魏公公取了杯子,淺淺呷了一口,眉眼又一頓「好茶呀,多謝公主殿下。公主可是還有吩咐?」

還是那句人真是越老越精,周笙微微一笑卻岔開了一下話題「公公可知道此茶?」

「啊?」魏公公着實沒想到她會問這個,神色明顯有一絲隱喻的慌張,「這茶,極好。想是哪國的貢品,老奴卑微,不曾嘗過此仙品。」

「如此……不過還是魏公公懂我,」周笙揮揮手將夢夕招回來「既全權交由我管,那還得煩請公公替我求一塊金令,那我便可自由查案了。」

魏公公應下後還了杯子便離開了,什麼也沒說,可背影有些顫。年老了吧,亦或……周笙的猜測是對的。

「您說他會將金令送來嗎?剛才的白臉唱的我好不自在。」夢夕將木盤拖到笙歌面前。

玉指捏了摺子,再將其展開「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他能不懂我的意思?再說這茶可不是什麼便宜貨色,你也聽了,那可是異國貢品啊。」

講到「異國貢品」四字,她加強了語氣,卻又無語的笑了「就這麼隨便抓了個三品小官來頂帽子,這大理寺的位置還不如讓碳球坐。」

「好歹是個文官,當真這麼蹩腳?」夢夕詫異道。

那摺子倏地落在盤子里,「你自己看看吧,文采倒是不差,理由卻欠缺,對付上面那位可能會因官職隨便糊弄過去了,可我這,沒那麼容易。」

公主永遠這麼傲氣又善良,真好呢!夢夕也跟着笑了。

魏公公一路上走得那叫一個心驚膽戰,就連向他行禮的宮人們他也視若無睹。他也是宮裡的老人了,先皇和周清那個不是他侍奉的?什麼異域進貢的寶貝他沒幾樣?

獨是剛才飲的那杯茶,可是觸了皇上的逆鱗。那是幽蘭皇后入都時的嫁妝之一,也是天女國的名產-銀雀。

普通茶樹在高山上可活不起來,倒是它,像茶中松活的有生機,可產量極少,制茶的工藝也比普通的繁瑣了幾倍。若不是周清品過大大誇讚,國庫中也不會有那麼一小盒,若不是庫司是他乾兒子,他也不會有機會得那麼一小袋。

恍惚間到了養心殿,他吞吞口水,理了理衣衫,又提了精神才邁進去,簡單明了的提了笙歌的要求後,周清竟沒有拒絕,指望着摺子,舉着硃砂筆道「九行三列,有個盒子盒中是通行令牌。和她說聲,本只給她一個月期限,但念在生辰禮物,朕很喜歡。她又遭了難,再加一月期限。」

筆落才一字,他便嗅到了一絲甘冽,看了看魏公公,眼神暗晦。

帝王的眼神凌冽,魏公公驚慌卻也沉穩「皇上還有吩咐?」

落眸,摺子上朱紅染了一片。只淡淡道「這硃砂不好用,筆也換了吧。」

銀雀還有一奇效,便是喝了他的人,不消一盞茶,便會散出獨特甘甜的氣息,只是喝他的人並聞不見。魏公公每每都是夜裡偷偷喝,一早起來香氣早散了,故一直不知道。

魏公公哆哆嗦嗦的將器具都收拾完,後周清才將新取的筆一丟,露出不快的神色。

幽蘭,為什麼偏偏是你看見了呢?周笙這孩子機靈,真像你,若你在天有靈,可別讓她步你的後塵,有些東西我可不能保證,龍椅上攥着的手青筋暴起。

養心殿內金碧輝煌,只有增濕的水車緩緩轉動,流水汩汩,有冷。

這邊魏公公可不敢再去卉彥宮了,遣了他另一個乾兒子賽六兒前去支差,他自己虛虛站在殿前,眼前一片濁氣。

「夢夕!」賽六兒前腳踏入卉彥宮,便開始叫起來,「六兒哥來啦!」夢夕正掃着那餅屑呢,就聽見了賽六兒的聲音。

「公主,是六兒哥!」「公主,乾爹遣我來送東西,還有話。」

「喲,這才正午,便送來了?」周笙下了台階,緩步至夢夕邊上。「近來天熱,難為你跑着一趟。」

「不麻煩,不麻煩。」

賽六兒將盒子舉至胸前,口中陣陣有詞道奉皇上口諭,現賜金令一塊於二公主殿下。為期一月,以供查皇宴刺殺一案,此外,念二公主宴上多受驚嚇,多賜一月以慰公主心。欽此,二公主請收好。

周笙行了個禮,「哎,是是。謝陛下隆恩,賽公公滿意否?」

「滿意滿意,謝公主願賜小的一個圓夢的機會。」賽六兒切換回平日作風,雖有些俗氣,卻是帶着雅。

是那種骨子裡透着的雅,無論外表在如何浮躁,都感受得出。

「以後這種機會多的是,可別覺得煩。」周笙見他高興,也自然地扯了一嘴。

「公主好意我收下了,可莫叫我乾爹聽見,不然我又不知道要被他遣去哪兒了。」「他呀,一時半會兒可不敢來了,想說也找不到人呢,我同你講……」夢夕興奮的訴說著上午的事,賽六兒也跟着驚異,兩人有說有笑。

周笙說的不錯,上一世賽六兒便是繼魏公公歸西後的下一任總管公公。

紅袍着身,雖年輕卻十分精神,言辭間也有了威嚴,卻只有同他們講話時才會一如既往。同時他也是周笙安插在周清身邊的一位暗線,可不曾想辦事嚴密的他會被老奸巨猾的周清,發現通信的冥也被剁,死無全屍。

「竟如此!公主真是厲害。」賽六兒不禁感慨,「他只是個意外,若不曾偷雞摸狗過,又何懼小小的一杯茶?」魏公公的確是場意外,周笙要做的,不過是給上面那位先鳴個禮炮罷了。

賽六兒望望天暗乎不好「都這個時辰了,我該去掃大殿了,下回…」說著便向外趕,「下回我給公主帶好玩的,夢夕也有。走了!」門外一隻手揮了揮,又瞬間縮了回去。

「他可真認真,可惜魏公公一直沒給他安排個穩差,今在這宮裡修枝,明在那殿上掃地,哎。」想着賽六兒吃力不討好的樣子,夢夕不由得為他感到可惜。

「能做到運籌帷幄,就得見多識廣。」周笙攬過夢夕伸手將盒子打開,玉指拈着金令在她面前晃悠。

夢夕雖然和周笙情同姐妹,可周笙很少帶她出宮,因此,見到金令的一瞬間,她不由得吞吞口水,「公主,要不我們出去玩玩?」

看着臂中一臉興奮的夢夕,周笙不得不潑一碰冷水「小夢夕怕不是忘了還有個花瓶?得意忘形四個字不知在她口中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好吧。」夢夕撇撇嘴,心裏又記恨起了周梟慕。

花瓶的璀鳳宮這兩日就沒太平過,從上至下沒有一個人臉上帶笑。

僕人們懼怕周梟慕,她正是因周笙依舊活的生龍活虎,而窩火。

要不是筱酥深不可測,我一定會將他生吞活剝!而讓周梟慕如此「惦記」的筱酥自從給了玉狐笑後便再也沒有現過身,真是讓周梟慕氣不打一處來

「那賤人得了出宮金令?」她聽了傳話公公的情報後,語調揚了三分還不止,一掌呼在桌上,卻叫她自己暗暗吃痛,待公公離開後,她向後快步拎起一個花瓶,作勢要往下砸去。

暖春趕忙領一眾宮女跪下「公主,這兩日您連着砸了七個花瓶了,可仔細您的手啊!」

周梟慕單手拎着瓶口,走到她面前,華麗的衣裙早就因為她在耍性子時被自己扯的有些松,髮絲凌亂,頭冠也偏向一側,只有臉上妝容還算完好。

紅唇扯出一個僵硬的笑「你覺得本公主扔不起?」「婢子絕無此意啊!啊!公主饒命啊!」

周梟慕絲毫不留情,只教花瓶一下一下猛砸在暖春身上,打到脫力之前又向地面狠狠一摔,嘩啦一聲,飛濺的瓷片劃破了她的衣裙,也劃傷了暖春的臉。

提哭聲一片,大家都被嚇到了,周梟慕不耐煩的擺了擺裙子,口中喊了一句「滾。」

「哎呀,公主好大火氣。」宮女們多哆嗦嗦的全都退下之時,筱酥探出了身。

和上次見面倒沒什麼不同,只是眼前人換了件外袍,卻也同周梟慕一樣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

見來者是筱酥,周梟慕想都沒想便沖了過去,近身時卻又止住了腳,隨手握了個茶杯向他砸去「你還好意思來?你那個什麼破玉狐笑,半點用都沒有,那賤人今日還得了父皇的通行令,出入皇宮自由的很呢!」

筱酥大手一揮,穩穩接住杯子,望着周梟慕走去,卻略過她,也不言語,只取了桌上的壺,兀自倒上了茶。

周梟慕哪肯吃虧,打翻了他手中的杯子,直直盯着他。

「公主也真是,小人好不容易進宮一次,喝點水都不行。」筱酥甩甩被潑到的衣袖,一臉傷心的樣子。

好像一切都是周梟慕的不是,和這個男人沒有一點關係。

周梟慕則是單單看着他,同他先前一樣,閉口不言,就是眼裡都是憤懣。

殺了周笙對這小蠢蛋而言當真如此重要?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垢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