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聞異錄
詭聞異錄 連載中

詭聞異錄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烤豬蹄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思汝 十三 懸疑驚悚

我就是個小小的剃頭匠,也就是俗稱的Tony老師我沒什麼不同,芸芸眾生里的一個小人物我還有三年就要去個未知的地方,我的老爹,家裡老爺子,都再三十那年去的,再沒回來過,我得去找他們!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回來,我得經歷我想記錄下來,科學或者不是萬能的!有些東西,也不知能不能通過文字表達清楚信或不信,就那樣了!展開

《詭聞異錄》章節試讀:

我姓封,叫十三。

我家從我記事起,就對家裡老爺子沒印象,家裡也沒有老爺子的照片。

上上輩就我奶奶一個,奶奶也不知道因為出啥事,有條腿殘疾,怎麼也問不出來。

上一輩有叔叔嬸嬸,按照家裡叫法,是叫二叔,二媽的。

我差不多是我老媽拉扯大的,我老爹在我五歲的時候就出門,再沒回來過,對老爹的印象已經慢慢的淡忘,家裡也沒有老爹的照片。

問我老媽,老媽只是用心疼的目光看着我說:這是命,阻擋不了的。

以前我不懂事,經常在家裡吵着要找我老爹,老媽也常常以淚洗面的。

然後就是我二叔帶着出去玩,給我買零食,所以我和二叔的關係特別好。

直到很久很久,我才知道,那個在小山溝溝里平平無奇的我那一家,有着什麼樣的詛咒。

破折號————

那年我十六,調皮搗蛋,大錯不犯,小錯不斷。

十六,別人家的孩子剛上高中,我為了追求我的初戀愛情,毅然決然的從學校退學了。

還記得當時班主任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二叔說「孩子成績挺好的,怎麼能退學呢?家裡有困難,學校可以幫忙解決的。」

括號,哈哈,真不自誇,以前不愛學習英語,英語一二十分的情況下,我別的科目能把總成績拉到全年級前三十。

二叔又被我拉出來頂替我老媽,看着那個有着禿頂的班主任,

「娃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自己不想念書,在學校也就是浪費時間,讓他出去吃吃苦,」。

我站在門口,聽着他們又開始了互相拉扯,撇了撇嘴。

心裏想着。

「小爺這天賦,去哪還活不下去啊」。

「真是咸吃蘿蔔淡操心的」。

破折號———(我又來了)。

就這樣,我出了校門。

當時感覺自己渾身輕鬆,總覺得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怎麼著也能混個出人頭地的。

給我老媽爭口氣。

當然,那個時候主要是想要去那遙遠的京城。

找我那心心念的初戀。

完成那月下,鄉間,小路上,

那個大核桃樹下的約定。

「我對着月亮發誓,阿蕊,你到京城後等我,我立馬就來京城找你,我偷聽我老媽說過,我老爹就在京城。我去京城找到我老爹,就讓我老爹去你家提親。」

當我兩在目光交匯,小嘴慢慢靠近時。

一道手電光打了過來。

就聽到我老媽喊到,

「十三,回家啦,大晚上不回家,等着被山上狼下來吃啊。」

我和初戀一下子就低下了頭,

初戀細細的說了句,我等你,然後就撒丫子的跑回家了。

哎沒辦法,大山的姑娘就是豪邁而又不失優雅,連逃跑也看着賞心悅目。

「哎。老媽,這就回。」

「老媽,你再晚來一會兒,你兒媳婦就徹底定下來啦!真是的」。

「球兒嘞。別嚯嚯人家姑娘。」

「哎呀!你真是我親媽嗎?」。

「討打是么,你個信球兒。等再過兩年,大點,我和你二叔去給你定親。」。

「哎,真是我親媽」。

就這樣。

月光拉長了我和我老媽的身影。

那影子,很長很長很長!

隔日,我就背上行囊,行囊最底下裝着幾個大饅頭,饅頭上放着瓶自家做的腐乳辣醬,辣醬上放着一些蘋果,梨子啥的。

「娃他二叔啊,麻煩你了啊,給娃找好活兒就行,不用一直管着他,他也大了。」

「嫂子,放心吧,隔壁村那二蛋他舅舅就在京城傢具廠里,幹了好幾年呢,說是娃過去了就可以直接上班的。」

「哦,就以前那個經常去別人地里抓知了猴的那個二蛋啊,都二十二三了吧,還沒對象,還不如我家十三嘞!」

「嫂子,那個啥,二蛋和我們一起去京城找他舅舅呢!」

就看到我二叔對着我老媽可就眨巴眼。

我老媽立馬就變了語氣。

「啊,那個二蛋啊,我聽隔壁王嬸說,那個二蛋可是一表人才的,有人追人家二蛋,二蛋都沒同意。」

然後我老媽就轉過身,看着身後的二蛋,那個啥,

「二蛋啊,你也沒比我家娃大幾歲,出門在外的,兩人互相照顧啊!」

「姨,你就放心吧,我到了京城,肯定會好好的照顧你家娃的」。

我看着二蛋那不懷好意的目光。

心中一句MMP,就沒見過這麼坑自家娃的媽。

「老媽,放心啦,我可是大人啦,能照顧好自己的。」

「好啦好啦,我們就出發了。」

然後就沒心沒肺的拉着我二叔,坐上了去縣裡的拖拉機,

滿是興奮的憧憬着外邊的世界。

渾然不知,那慢慢變小的老媽,一直站在村口,雙眼泛淚的一直看着我,直到我遠去,看不到,直到無力的癱坐在地上,彷彿失去了一切。

我也是在往後的日子,聽到隔壁王嬸說的這一切。

(哎,現在回想這些,發現以前的自己真不是個東西啊!)

哐,

哐,

哐。

坐在那綠皮火車上,人擠着人,沒有下腳的地兒,那是扯淡。

火車上廁所旁邊就是兩節火車連接的過道,那個過道,都把我擠的臉貼在了玻璃上。

我能忍?

這能忍下去?

不可能。

我顫顫巍巍那是沒必要的,因為壓根顫不起來,我用盡全身力氣,打開了背包,伸手摸索起來。

猛的啊哈一聲。

終於把我的法寶,腐乳辣醬拿了出來。嘴角龍王笑。

用額頭頂着過道玻璃,屁股猛的往後一頂,終於騰出來一丁點縫隙。

然後哈的一聲,

打開了腐乳辣醬,頓時間,一股刺激的讓人流口水的味道撲面而來。

當然對於別人來說,那是三個月沒洗的汗腳臭襪子味道了。

二蛋頓時間睜開了不知道是因為窒息還是犯困的眼睛看着我,

「卧槽,這味道,夠正宗啊。給我來點。」

感覺或許是一瞬間,又或者是二蛋說句話的功夫,火車連接處的過道,一下子就鬆快了好多。

我抬起頂着玻璃的頭扭頭看去,只見我身後除了二叔,就只剩下二蛋。

原本擁擠的過道,一下子沒人了。

我就轉過身,蹲在地上。

扒拉出饅頭,和二叔,二蛋分享起來。

一會兒功夫,吃的正盡興時,一個扣子扭扭歪歪,帽子拿嘴叼着的乘務員過來說。

「同志,那個,是有人屎拉褲襠了嗎?」

我,二叔,二蛋。

我們三蹲在地上,饅頭上夾着深赭色腐乳,腐乳中夾着紅色碎辣椒。目光疑惑的看着乘務員。

沒想到啊沒想到!

乘務員居然蹦出來一句,

「卧槽,你們饅頭夾粑粑」。

我TM,聽到這,我們三個也顧不上吃饅頭夾腐乳這等美味,擼起袖子就準備去干架。

「你們最起碼迴避一下啊!我擦!」

就看到乘務員罵罵咧咧的擠着車廂里的人群,喊着

「別去中間過道,那兒有人吃粑粑!」

我們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大喊着「別跑,給我解釋清楚啊」!

就看到我們進一步,車廂里過道上人退一步。

那場面,真是孩子的哭鬧聲,大人的叫罵聲,聲聲入耳,陣陣不絕啊!

看着這場景,我們也沒了解釋的意思,又回到了過道。

屬於我們三個的小場所。

寬鬆,自在,舒服!

也幸好那個時候網絡還不發達,要不然真的是社死啊!

就這樣,我們到了京城,到了二蛋他舅舅所在的廠子里。

我二叔也沒帶休息的直接回了老家。

只是當著挺多人的面,喊着「娃,你褲子里的錢放好,上廁所時記得拿出來,別打**。」

嗯,那是真社死了!

哎,主要是廠子里有一些小姑娘。

「二叔,我知道啦,別說了,你回家告訴憨娃,我過年回去後,給他帶好吃的。。。」

「哎,你這當哥的,不用亂花錢,我家那個憨憨,就知道纏着你,讓你給他買東西!」

看着二叔那漸漸遠去的背影。

我嘀咕着。

二叔,好吃的七匹狼!希望我那親愛的憨娃老弟會喜歡。

就這樣,我留在了京城,邊打工,邊聯繫我那心心念的初戀。

咳,當然,為了找我那不負責的老爹。

破折號———想我了吧,我就知道,我就來啦!

京城大概呆了快一年,這期間,我心心念的初戀,一次也沒見面,那個天天都會滴滴滴滴響的扣扣。

從一次,

我有對象了。

忘了我吧!

就徹底下了線!

我那小褲褲的兜里放着的那個寫着老爹地址的紙張,也因為一次上廁所沒帶紙,光榮犧牲了。

我只記住了一個鎖龍井。

去那個地方找了很多次,也沒找到那個我期待很久的男人。

帶着滿心的疲憊與不甘,我離開了呆了快一年的京城。

去到了改變我前半生的地方,一家理髮店。

一家不一樣的理髮店。

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理髮店!

(抱歉。這章大概就是一些瑣碎,不看也可的,下一章就開始正文了,)

(有些東西,信或不信的都可以的,人活一生,得有些堅持,有些執念!當然,最重要的是開開心心嘛!要不然,那多無趣啊!就這樣啦!)

《詭聞異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