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憨兒首富
憨兒首富 連載中

憨兒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遵化老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野 趙美玲 都市小說

憨兒(傻子)一家人的創業故事書中第一代主人公現年60歲,還沒有完全退休第二代主人公,現年40歲正是社會的中堅力量第三代主人公,現年正在讀大學,是全新的生力軍……本書時間跨度40年,從1983年一直到今天60後,80後,00後三代人的故事展開

《憨兒首富》章節試讀:

1965年春節剛過,北方的小山村依然白雪茫茫。

兩個挺着大肚子的孕婦,正在蒸汽繚繞的灶房裡忙活着。

「麗華,還有一個白菜燉豆腐,我一個人就行了,你也上桌去吧,看着點兒那兩個糙老爺們兒,別讓他們喝得太多!」

屋子裡土炕上擺着一張方形炕桌,兩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正在你一杯我一杯津津有味地喝着小燒。

「還有三個月我家麗華就要臨盆,你家嫂子也差不多了吧? 」

「是啊是啊,你嫂子也還有三個多月,咱哥倆可得說好啊,生了男孩兒就讓他們和你我一樣拜把子,生了女孩兒就讓她們做干姐妹!」

「那要是一男一女呢?」

「一男一女就更好了,夠18就讓他們拜堂成親,哈哈!」

「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干一個!」

「哎~!養魚吶?你深點兒喝……」

一眨眼,已經來到了1977年,李野和趙美玲雙雙考上了縣一中。

趙美玲生的面容清秀身材高挑,李野相貌平平,但他才華橫溢,學習成績出奇的好。

也有的同學知道,他們曾經有過娃娃親的約定,有事兒沒事兒就開玩笑說他們是一對小夫妻。

李野對趙美玲也是照顧有加,有調皮的男生欺負趙美玲,李野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狠狠的教訓欺負她的男生。

當然,大多數時候都是自己被揍的鼻青臉腫。

遇到不會做的數學題,李野都會耐心地幫她講解。

又一眨眼的功夫,時間到了1983年,李野和趙美玲已滿18歲。

這一年初夏,二人高中畢業,雙雙考上了全國重點大學。

八十年代初期,本科生還寥寥無幾,李野和趙美玲二人可謂前途一片光明。

他們大學畢業以後,即使不留在首都,也會被分配到省城工作。

絕沒有可能再回到這個一文不名的小縣城……

18年的時間,變化到底有多大?

18年前,在炕桌上推杯對飲的把兄弟二人,一個是農民,一個是村裡的小學老師。

如今老李還是窮得家徒四壁的農民,剛剛40歲出頭就已經滿頭白髮。

李野的娘,常年卧病在床。

老李就指着種地那點微薄的收入,又得給媳婦兒抓藥,又得供李野和十歲的李猛讀書。

而當年那個普通教師老趙,如今卻已官居縣長之職。

並且隨着女兒趙美玲的大學錄取通知書,老趙的調令也已下達。

唐城地區二把手,不日便走馬上任。

兩個家庭之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這18年唯一沒變的,就是李野和趙美玲,從小一起長大。

小學、初中、高中同在一個學校,並且是一個班級,考上的也是同一所大學。

趙美玲一家雙喜臨門,歡天喜地,又是擺酒謝師,又是請客慶祝老趙高升。

而老李一家,卻在為李野上大學的生活費發愁。

雖然大學裏不收學費,但書本費和一年的食宿費,加在一起200塊錢還是要交清的。

這些年李野的娘一直卧病,導致李家早已負債纍纍,親戚朋友都已經借遍了。

況且在那個年代,誰家也不富裕。

俗話說得好,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李野讀大學的200塊錢着實讓老李犯了愁。

正在為難之際,老李想到了山上的藥材很值錢。

為了湊齊李野讀大學的生活費,從高考結束那天起,李野便跟隨着老李上山採藥。

爺兒倆天剛蒙蒙亮就帶着乾糧上山,頂着炎炎的烈日一採藥就是一整天,直到太陽落山才回家。

每天採到的草藥,晾曬以後交到採購站,也能賣個兩三塊錢。

如此算來,開學前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老李父子二人即使掙不夠李野上大學的生活費,也能相差無幾。

採藥是個很辛苦的活兒,李野身上多處都被灌木劃傷,汗水流到傷口上更是鑽心的疼痛。

不管多苦多累,想想兩個月以後就能和趙美玲一起雙雙跨入大學的殿堂,心裏也是美滋滋的。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該來的總是會來。

有句歇後語說得好,六月的天小孩兒的臉——說變就變。

這天,天空晴朗烈日炎炎,老李父子二人正在採集岩黃連,岩黃連是一種很名貴的藥材,只生長在懸崖峭壁之上。

突然,晴朗的天空毫無徵兆的一聲驚雷,「咔嚓」一聲。

「嘩啦啦……」下起了瓢潑大雨。

雨水沖刷着峭壁,老李腳下一滑,「出溜」整個身子向懸崖下跌去。

李野手疾眼快,在他爹即將跌下那一刻,一把就拽住了他。

李野一手拽着一根藤條,一手拽着峭壁上搖搖欲墜的老李。

他拼盡了吃奶的力氣,想把懸空的老李拽上來,奈何讀了十幾年書,他的身體並不強壯。

不但拽不動他爹,自己拽藤條的手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滑。

雨越下越大,老李忍不住開口,「李野,快撒手……」

話還沒說完,老李的口中已經灌滿了雨水。

萬般危急的時刻,老李是讓李野放棄救自己,他不想搭上兒子的年輕生命。

李野死命拽着老李,「爹,我不撒手,你堅持住,腳上用點兒力,我拽你上來!」

雨水沖刷着溜光的峭壁,老李的腳一踩一出溜,根本就沒有希望再爬上懸崖。

李野拽着藤條的手,也已經開始哆嗦,下滑的速度越來越快。

「咔嚓」藤條終於禁不住二人的重量,瞬間斷裂。

父子二人雙雙墜下了懸崖……

李野卧病在床的娘,見到父子倆一夜沒有回家,料到可能是他們父子出了危險。

她趕緊吩咐十歲的李猛,找到村民和親屬幫忙搜山。

親屬們整整搜了一天一夜,才在懸崖之下見到了還有呼吸卻不省人事的李野。

和壓在李野身下已經變質發臭,老李的屍體。

村民們把李野抬回家,又張羅着買了一口薄皮棺材,草草的發送了只有43歲的老李……

從那之後,李家炕上就躺了兩個人,一個是昏迷不醒的植物人李野。

另一個是傷心過度,病情又加重,李野的娘。

親屬和鄉親們,雖然也有幫忙,但大部分的重擔還是落在了十歲的李猛身上……

開學之前,已經調往唐城工作的老趙一家,到李野家來過一趟。

臨走的時候,趙美玲含着眼淚放在李野枕頭邊500塊錢。

1983年,500塊錢屬實是不少,那相當於6級鉗工一年多的工資。

也就是這500塊錢,讓李野一家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也讓年僅十歲的李猛不至於失學。

臨走的時候,老趙還給大隊幹部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督促大隊幹部,李野醒來的時候一定要通知他。

李野一昏迷就是半年多,這可苦了年僅十歲的李猛。

每天李猛天不亮就起床,燒火做好稀飯,給娘盛到炕上。

再沏好全脂奶粉,添加一點兒麥乳精,涼到不燙嘴。

然後再用他那幼小的身軀,吃力地把哥哥李野扶起來,靠在被垛上,再把奶粉一勺一勺的給哥哥灌下去。

在這裡只能用灌下去這個詞彙,因為昏迷中的李野根本就不會咀嚼。

中午一放學,李猛就得匆匆忙忙地趕回家裡,先得幫哥哥李野和娘清理屎尿,再燒火做飯。

晚上放學,給娘和哥哥喂完飯,洗完娘和哥哥的尿布,擦洗完娘和哥哥的身體,已經入夜。

只有在這個時候,李猛才能拿起書本寫作業。

就這樣,十歲的李猛一堅持就是半年多。

還有幾天就快過年的時候,事情有了轉機,李野突然醒了過來……

《憨兒首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