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和安娜的荒島生活
和安娜的荒島生活 連載中

和安娜的荒島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北虢四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娜 張小小 都市小說

張小小在一家知名的地產公司上班,一不小心,取得了全公司年銷售額第一的好成績,公司獎勵他去新西蘭度假一個月,吃喝拉撒全報銷,這樣的好事,他自然不會錯過,沒想到乘坐的游輪遇到了海嘯,他和一個叫安娜的外籍美女漂在了亞里灣荒島上,開始了……展開

《和安娜的荒島生活》章節試讀:

張小小和安娜吃香蕉充饑後,來到了海邊坐等過往的船隻。

他們試探着用石子在礁石山擺出「SOS」求救字樣,張小小還舉了一根樹枝,上面掛了一塊破塑料布試圖引起路人的注意。

安娜幾乎把所學的求助方法全試遍了,就剩跳大神了,可一架飛機也沒看到,一艘船隻也沒有路過,這個島真的太偏僻了,誰能想到他們會漂到這裡。

絕望之中安娜覺得應該做一些在島上過夜的準備,雖說這裡的氣候比較暖和,可四面環海,風還是很大的。

「小小,我們還是搭個簡易木屋吧,看來今天只能在島上過夜了。」安娜望着大海,無奈地說。

「行,那就搭吧,先活下來再說。」

張小小坐在安娜的邊上,看着不像遇到了災難,絲毫沒有着急的樣子,他在想些什麼?應該只有他知道。

這個島嶼並不是一個平地,整體是一座山體,越往上面走植被越茂盛,張小小不是一個膽大人,幸好有安娜這個老外在,要不然嚇也會被嚇死。

「嗖」的一下一隻猴子從一個樹叉跳在了另一個樹叉,張小小「啊」了一聲,把安娜嚇了一跳。

「是猴子,不用怕,你不傷害它,它是不會攻擊你的。」安娜說。

張小小儘可能的保持鎮靜,他不想讓安娜看出他的膽小,他想在安娜面前樹立一個猛男的形象,但膽子這種東西,不是能裝出來的。

「蛇,啊……」

一條黑腹蛇從他們的面前路過,張小小邊呼喊邊原地蹦跳,反而把那蛇嚇的慌亂逃竄。

他從小就怕蛇,看到蛇後,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和恐懼,並不是怕它咬傷,只是看到它那樣子就受不了。

安娜抓緊了他的兩個胳臂,安慰道「NO,不要怕,停下來,它已經逃跑了。」

張小小的英雄形象徹底倒戈了,再也建不起來了,竟然讓安娜去給他壯膽,可這蛇他是真的怕,一眼也看不得,倒就倒了吧,實在沒辦法。

驚魂未定的張小小說「安娜,這蛇我是真的很怕,從小就怕。」

安娜說「沒事的,剛才的這條蛇是無毒的,我們在手裡拿一個樹枝,邊走邊敲擊地面,這樣就不會和小動物們撞個正臉了。」

這島雖小,可物種卻有很多,一路上看到許多種鳥類,還有各式各樣的樹木,有高的有矮的、有粗的有細的、有開花的、有結果的,還有陸龜、野兔和野豬等。

安娜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地說「這裡真是太漂亮了,你看還有蝴蝶和蜥蜴。

應該還有淡水,如果我出去了,一定要把我的導師叫來看,她肯定很喜歡的。」

張小小聽說老外很勇敢,沒想到女老外也這麼厲害,迄今為止,看到了這麼多種生物,安娜從來沒有被嚇到過,反而還會認真觀察着它們,真的想不通,老外為什麼有這般大的膽子。

「安娜,你從小就不怕這些動物嗎?」張小小用佩服的口吻問。

「可能和我生活的環境有關係,它們和我是鄰居,不可能因為害怕,把它們全部殺死。

人類要學着和它們做朋友,你會發現,它們還是很友善的。

安娜應該是一個善良的姑娘,至少有愛心。

說話間搭建木屋所需要的樹木已經尋找完畢,他們用一頭接一頭的方法,像火車車箱一樣連在了一起,拖回了海邊。

安娜說「要搭的離海遠一點,因為晚上會漲潮。」

張小小看着安娜幹活的樣子,打心眼裡喜歡,真的好美,那高高的鼻樑、那性感的嘴唇、那長長的眼睫毛、那捲卷的金髮、那勻稱的手指,他想到了一句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看來這因禍得福的事還真的存在。

「小小,你去搬幾塊大石頭,把四周圍一圈,這樣在夜間的時候,島上的動物就不會來騷擾我們了,可以睡一個安穩覺。」

「為什麼圍上大石頭,動物就不來了?」張小小不理解地問。

「這是我導師告訴我的,她說不論是人還是動物,都會有領地意識,我們擺上石頭,就證明這個地方屬於我們了,它們一般不敢闖入。」

安娜好像說的很有道理,但張小小還是有些雲里霧裡。

「你的導師怎麼什麼都知道,真的很牛。」張小小想到了自己,連個可以幫助自己成長的導師都沒有,真的太失敗了。

「我的導師可是有名的探險領域專家,她還是世界聯合國組織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理事。」看來安娜挺崇拜她的導師。

沒有釘子和繩子,木頭與木頭之間的連接,只能用一些植物的藤條困綁,張小小想到了他攜帶的繩子,要是我的背包在,一切就好辦了。

一直幹了幾個小時,木屋搭建才算基本完成,整體呈一個正三角,從外觀來看,還是比較漂亮的。

此時的天色已近黃昏,太陽像大火球般落在了海的一側,彷彿要將這海水燒它個100度沸騰。

木屋搭完後,倆人還是很有成就感的,站在前方靜靜的看着,這是他們之間配合完成的第一個產物。

「我們是要睡在一起嗎?」張小小不確定地問。

「當然不是,這還沒有全部完成,中間要再隔一層『性別牆』。」

「性別牆?」

「對,性別牆,防止你有什麼不安分的舉動,比如你的嘴。」

「安娜,真的不是那樣,你應該相信我……」

還沒等張小小說完,安娜就打斷了他「男人我懂得,不需要解釋,不管是真是假,我們之間都應該有最基本的禮貌和**權。

你若做不到,我們可以再搭一個木屋,分開睡。」

「放心吧,安娜,我向你保證,我不會越界,我會尊重你的『性別牆』。」張小小心想,這性別牆遲早讓我拆掉。

就這樣,木屋從外觀看是一個整體,可在裏面卻是相對獨立的兩個住處。

張小小非常佩服安娜的智慧,她竟然既省了材料,又兼顧了相互之間的照應,還做到了空間上的相對獨立。

他們躺在了各自的房間里,享受着勞動的成果,即使是隔着這性別牆,張小小依然很滿意,因為他這是第一次和除母親、姐姐以外的女性同住一個屋內。

張小小甚至忘記了逃生,忘記了求救,享受着與安娜的相處。

他回憶着自己在房產公司上班的生活,整日加班加點,把客戶當成親爹一樣哄着。

拚命掙錢,不就是為了攢個彩禮錢,娶個媳婦嗎?現在女人也有了,還不要彩禮,何樂而不為?

《和安娜的荒島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