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和霸總離婚後,我帶崽跑路了
和霸總離婚後,我帶崽跑路了 連載中

和霸總離婚後,我帶崽跑路了

來源:google 作者:薄穆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薄穆琛 顧丫丫

【changdu】第16章顧念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尷尬狼狽的時候她蹲在桌底,看他的視角都得是往上的薄穆琛在看到她後,微微眯起雙眼,步子又走近兩步,跟着蹲了下來「你怎麼在這裡?」顧念還不知道怎麼回答,男人...展開

《和霸總離婚後,我帶崽跑路了》章節試讀:


第18章

顧念淡淡道「如果你是要和我說這些,那大可不必,我既然離婚了,就不會吃回頭草。」

顏沫清捏緊手機,「如果你吃了呢?」

「嗤,那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說完,顧念直接掛斷電話,懶得和這女人再廢話。

她不是對薄穆琛有什麼想法了,就是單純不想如顏沫清的意思。

這女人算什麼,也配她做保證?

電話的另外一端,顏沫清氣得不行,扭頭突然看到背後的男人,被嚇了一跳。

「穆琛哥哥,你來了怎麼不說一聲?」顏沫清訕訕道。

薄穆琛目光深邃,「你給她打電話?」

手機上是有那女人的名字,而且他聽到了那個聲音。

顏沫清慌不得已,着急解釋「我只是太在意你了,所以才會這樣……」

薄穆琛冷淡地看她,「管好自己,其他的事你不該插手。」

顏沫清瞳孔驟縮,着急地要拉住男人的手,「你明明答應我了,會照顧我一輩子的。」

薄穆琛避開,「我是答應了,你這些年的胡鬧,我有管?」

顏沫清努力擠出一抹笑容,眼淚吧嗒吧嗒掉下,「好歹我生了小平,穆琛哥哥,我真的好愛你,別怪我好不好?」

「顧念的事,你別插手。」

顏沫清知道這是他的底線了,連連答應,模樣看着好不委屈。

薄穆琛眼底沒有任何情緒,看她的眼淚,也不沒有任何憐憫,腦海里反而想到以前對自己溫柔似水的女人。

該死,怎麼又想起了她。

但剛才那句話,他聽得很清楚,她心裏真的還有他?

是忘不了他?

顧念如果在這裡,可能會翻個白眼,並表示懶得搭理他。

此時,醫院。

急救室的燈滅下。

顧念剛忙完一個手術出來,就接到了另外一個手術的通知。

「琳醫生,不好意思啊,這個病人的情況很嚴重,需要早點開始手術,您這邊明早可不可以……「

旁邊的醫生護士都露出擔憂的神情,「不然還是先安排給其他醫生吧,琳醫生都已經好幾天沒休息了,手術強度太大了。」

「先把病人的病曆本給我。」

顧念道。

對於病人的事情,她都比較上心,能救則救,現在她還能再撐一個手術。

顧念打開病曆本的瞬間,就有些不想做手術了。

患者姓名後赫然是『薄建軍』三個大字。

薄家人……

顧念目光微沉,當初她和薄穆琛結婚的事情,也只有薄家和顧家內部的人知道,薄建軍就包括在其中。

薄建軍也是薄家最看不起她的人,在她剛剛進入薄家的時候,不知道使了多少絆子。

救他?呵。

顧念掃到病症,是心血管手術,薄建軍的心臟也並不好。

「林醫生,您在心臟手術領域最有名,患者現在的情況很嚴重,如果是您來操刀的話,成功率肯定會提到最高。」醫生道。

顧念放下病曆本,「患者同意,我就做。」

她倒是要看看,這眼高於頂的薄建軍,會不會讓她來做手術。

旁邊的醫生護士們崇拜地看顧念,「嗚嗚,琳醫生真的太好了,就答應了。」

「琳醫生答應的手術,肯定會成功的,我就沒見過琳醫生手術失敗。」

顧念聽習慣了這些誇獎,隨便應付了幾句後,先回休息室休息,順便回了一下手機消息。

幾乎都是顧丫丫和周悅發來的,丫丫暫時托給周悅來帶,兩個人都叫她注意身體。

疲憊之後,看到這個還是很舒服的。

顧念唇角微微勾起,翻到最後就看到周悅說起薄穆琛的消息。

周悅大新聞啊,薄穆琛帶顏沫清去慈善拍賣會,給她拍下了十億的項鏈,我的天,這可是十億啊,一個普通家庭的多少輩子啊。

顧念思索了一下回復大概是一百輩子?

周悅這個是重點嗎?!重點是薄穆琛對那個顏沫清的好啊,雖然沒娶人家,但是寵的也是沒邊了。

顧念心思淡淡,這件事就不需要再重複了,她真的真的很了解了。

周悅聽說薄穆琛就對顏沫清好,對他那個前妻是看都不看一眼,嘖,那女人也是識相,自己離開,不然整的自己跟外來者一樣。

顧念……

代入感很強,雖然她離開的原因不是這個。

說起來,也很久沒看到薄穆琛了,那男人和她後續沒有任何聯繫。

這樣很好,免得心煩。

顧念這麼想着,屏幕亮起,又是個陌生來電。

電話號碼很熟悉,顧念仔細看了幾秒,突然想到這個是薄穆琛的,直接掛斷。

很快屏幕再次亮起。

顧念不知道這男人怎麼突然打過來電話,但她還是眼疾手快地把手機關機,閉眼休息。

不能接他的電話,免得他再說亂七八糟的話。

疲憊了一天,顧念很快睡去。

再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清晨,昨晚詢問的醫生過來說病人已經同意了她來執行手術。

這點倒是讓顧念挺意外的。

手術的時間很早,顧念隨便兌付了一下,就進了手術室。

薄建軍年齡五十多歲,看着是個正經商人,但顧念知道他暗地小動作多,以前經常給薄穆琛使絆子,後來發覺男人的強大後,就反過來依附他。

嘖。

依靠強者,這是很多人的選擇,她也能理解,不過利用抬低她來碰薄穆琛,就很令人生氣了。

但對付這人的方法千千萬,她不會拿自己對手術的敬仰開玩笑。

他既然怕死選擇讓她救,那她就會認真。

手術依舊進行得很成功。

顧念擦了把汗,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她去吃了個晚飯,又拿着病曆本,本來打算看一下薄建軍的情況,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住了。

裏面是中年男人虛弱又囂張的聲音,「削蘋果都不會,你是顧念故意派來為難我的吧。」

護工委委屈屈地哭,「不是,我是醫院分配的,薄先生,我已經很認真了。」

「呸,還在這裡跟我裝!」裏面男人的訓斥,夾雜着什麼重物被摔到地上的聲音。

薄建軍怒罵「把顧念給我叫過來,我要問她,哪來的膽子敢虧待我?給我安排的都是什麼垃圾玩意兒。」

小說《和霸總離婚後,我帶崽跑路了》試讀結束!


《和霸總離婚後,我帶崽跑路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