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洪荒13卷
洪荒13卷 連載中

洪荒13卷

來源:google 作者:浪子渡清歡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神皇黑岩 魔尊金信

洪荒初開,天地間空間未穩,生靈蒙昧嗜血!少年三起三落,終悟自身,統洪荒成神皇之尊,以雙目化日!此卷,降神神朝征伐四方,世家子受白眼,入軍爭功!青梅竹馬卻被對頭所傷奄奄一息,為救戀人,入東荒尋聖葯!哪知道自己走後被對手進獻給神皇取血做引,為尋自己隕落大澤,歸來後得知此情,大戰一場,被神皇壓下,後鬱鬱寡歡,四處遊盪,一日有所感!鬚髮皆白,以情入道以左眼化月逐日,此卷!魔起血撒大澤,螟蛉一族飲其血,一日,一白髮老者入大澤,圈地為牢,以槍做桿,因果為線,天地源石為餌垂釣眾生,一螟蛉少年因危有感,自創仙道!那一日趁着老者收桿,一擊破陣,那一日部分族人追隨而出,群星四起!此卷仙生伴隨着洪荒穩固,本源回歸大地,仙神越發難修,終於慢慢成為歷史,一日一少年於太陽下睡夢中見皓月,星辰!觀仙神風采,開發自身本源,以鍛體強大己身,終能撼天動地!但為尋靈藥治愛人之疾,孤身入黑暗!天地震撼將就,終於一路滲血,救回愛人!卻失本源拋卻長生,勉強度過剩餘百年壽命,與妻共白首,此卷落武仙法遺失,前路斷絕,洪荒漸漸演變為凡人王朝時代!日升月落,斗轉星移封建王朝更迭,民國崛起,當科技與神魔相遇,誰能更勝一籌展開

《洪荒13卷》章節試讀:

各營集合清點人數

伴隨着督尉的命令,早已在黑暗中被打散的軍隊迅速集結。

候武

浪青

黑岩

秦明

伴隨着校尉胡丘清點人數,少年向著四周掃了一眼,幾乎每個人身上都帶着血漬,兵刃豁口。

以往滿編的人也只剩七十幾個,每個人臉上都還殘存着煞氣。

他媽的什麼事啊,還沒到邊境就遇上了,校尉罵罵咧咧的看着僅存的七十多個人說道:原地休整,有傷治傷,沒傷休息。緩一下!具體等我回來再安排!

少年看着四周橫躺的眾人,又看了眼山野間橫七豎八的屍體。

刀給我,少年推了推身旁的同伴。

嗯?

少年吃力的將巨大的屍體拖拽到挖出的深坑,「嘭」,如同巨錘砸入心間,煙塵四起!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進來,一個,兩個,深坑也越挖越多。

營帳外,剛散會的督尉帶着還剩下的二十七個校尉默默看着這一切。

這小子不錯,說罷,轉身時拍了拍身旁的胡丘。

校尉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黑岩,你來一趟

胡丘拍了拍少年那並不算強壯的身軀道:有沒有興趣幹個校尉?剛好有三個校尉陣亡了,要不我替你舉薦舉薦?

少年突然聶聶的不說話,只是沉默!

我想出去看看。

少年眼中帶着些許希冀的望着胡丘。

你先出去幫忙吧,校尉指了指遠處正在掩埋深坑的人群。

校尉找你做什麼?秦明狐疑的問道。

沒事,老胡誇我呢,說我戰力強,殺敵有功,要給我個校尉讓給我做做。

滾蛋吧,秦明一腳踹在少年的玄甲上,引得四周一片鬨笑。

伴隨着夜幕降臨,校尉戰死的三個營也迅速的被督尉選出了代理校尉。

略微休整後,整個鋼鐵洪流又再一次的匯聚起來,向著東方涌動!

荒涼,壯闊!

這是少年第一次看見邊境之外。

瀰漫的霧氣時刻蒸騰,伴隨着不時傳來的凄厲鳴叫,少年望向遠處長滿荒草的大澤,驚嘆不已。

這片大澤只是一段區域,胡丘看着愣神的少年輕聲說道

那大澤後面是什麼樣的呢?胡哥

平原,高山……還有不散的雪花,胡丘眼中好似閃過一絲回憶。

雪花?

兩人均是沉默良久

我想去看看

先活着吧,校尉緊了緊身上的鐵甲。

中州五大軍團,百萬士卒。除了中洲軍團留守外,四荒軍團負責鎮守四邊。東荒軍可以說是最艱難。

國內徵調的軍卒已經陸續到位,王萬將,你去把你的士兵補充好,負責鎮守大澤!

「諾」,一位刀痕貫穿面部的將領恭敬的單膝跪地。

集合,集合,伴隨着鼓點,正在閑逛的少年聽見鼓聲與吶喊,迅速的前往大營校場。

督尉恭敬的將眼一位面容兇悍,刀疤貫穿整個臉部的將官請上高台!

安靜安靜,排好隊列,各校尉在自己負責的方陣中巡視喧喝着。

請大人訓示,督尉一臉諂媚的對着台上將官說道。

伴隨着空間微顫,如雷鳴之聲灌入雙耳。

(洪荒初開皆練體,廝殺鍛體,以寶材肉食滋養己身,於生死之間突破自我,因此實力越強,氣勢越足)

會後,秦明一臉懵逼的對着黑岩道:我們以後二十年就跟着王萬將混了?

應該是吧……

少年有些無語,雷鳴之聲入耳,秦明竟然還能問出這種問題

少年看着一臉懵的秦明,心中思索着是不是要離他遠點。

時間一晃而過,但日子總是要平淡的活下去。

這一年多以來,少年早已習慣了每日上值時在大澤邊四處遊盪,換班時回營的悠閑生活。

只是偶然看着身上已經陪伴了自己快十年的玄甲,會在腦海中閃過一道明黃身影。

開飯了,開飯了

伴隨着迸發的氣息,軍營中的士卒頓時向著火頭處一擁而上。

「呸」!又是螟蛉肉,候武咀嚼了一下後隨口將骨頭吐出!

有什麼辦法?這大澤中只有這螟蛉最好抓……忍忍得了吧,畢竟也是肉,要是哪天給你弄兩把大澤里的水草給你才有你哭的。

秦明一腳將前方的骨頭踢飛,隨口說道。

黑岩再旁邊接口道:也不知道怎麼的,這螟蛉族也太他媽能生了,咱們一萬多人,幾乎每天都是螟蛉肉,可他媽的這大澤中的螟蛉也沒見少!

誰知道呢。

要不晚上輪值咱哥三出去打點野食?秦明提議道。

行!

沒有任何反對意見,三人達成了共識。

夜幕降臨。

三人帶着巡視用的火把在營外碰面!

「分頭」? 好!

三道火光向著三個方向散去

再次碰面時三人均是相視一笑,隨即將火把交給接班的同伴。

睡夢中,少年又再一次的回到了那道小河。

而正要看清少女的臉頰時卻突然變成了秦明那張長臉。嚇得少年猛的蹬腿驚醒!

你踏馬踢我幹啥?秦明睡眼惺忪的怒斥着黑岩!

你踏馬嚇着我了!

看着營外正在訓練的同伴,少年突然覺得他可能得病了,要不然為何總是回憶不起夢中少女的臉

伴隨着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或許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少年百無聊賴的想着。

集合,集合。

校尉大聲呵斥着營中的同僚!

把你們的武器都準備好,今晚所有人都不用參與巡營,明天一早跟我進趟大澤。

幹嘛啊?

有人問道!

別管,反正跟着我走就是了。校尉一臉霸氣的說道

第二日清晨

整個營中一百號人(陣亡的二十多個在這一年多里已經補齊)整整齊齊的列好隊伍,跟隨在校尉胡丘身後,向著大澤深處進發。

瀰漫的霧氣使得五十米之外連人影都看不出。

校尉輕聲喝道:一個接一個,抓緊前面的人,別走丟了,走丟了就是死!

一行人緩慢的向著深處行進着。

三天後

頭,還有多久啊?這都強行軍三天了,啥都沒吃,快撐不住了。

別他媽說了,進軍營前你們有些人不吃東西不也沒餓死嘛,校尉低聲厲喝道。

穿行,穿行,撥開前方的雜草繼續穿行,終於,在一個多月後,前方的校尉看着眼前平坦的陸地鬆了一口氣。

原地紮營。

一賬的幾個你們去巡營警戒,二賬的去抓點螟蛉!

三帳的,趕快把火石拿出來生火,其他人抓緊時間休息……抓緊探查完咱們好回去。多呆一會就多一分危險。

校尉喘息着安排道!

《洪荒13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