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 連載中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

來源:google 作者:鴨梨手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黛 古代言情 蕭凌

簡介:元黛穿成了活不過三集的炮灰女配?按照原劇情她下場凄涼落了個五馬分屍結局跟女主搶男人是沒有好下場的於是她開始一路作死想把自己作進冷宮!誰知道這狗皇帝竟然會讀心術?蕭凌剛想把她打入冷宮,卻聽到她道:【快讓我進去!進冷宮我就可以包養小白臉遊山玩水呦!】嘴上誇着他英俊帥氣,心裏卻道:【長着一張死人臉,帥個屁,還是小奶狗好】蕭凌:?後來蕭凌忍無可忍不想再忍將她撲倒在龍床上,「小白臉?這輩子都別想了」展開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章節試讀:

不得不說,多虧了蕭凌,她現在每天早上都能吃到新鮮的蓮子。

但趙麗到底是原女主,不算是完全沒腦子的,這幾天去摘蓮子,非但沒有找人代替,反而真的自己勤勤懇懇地去了,太陽才冒頭就進了那泥巴地里,沒有一聲怨言。

這一番操作下來,博得了不少下人的好感,再加上女主光環加身,宮裡的宮女太監們彷彿前世沒有記憶的互聯網一般,三天就忘了趙麗先前出醜的事情,一個個誇她善良勤勉。

只是元黛從她每天給自己送蓮子時面無表情的神色,就猜到了她心裏的怨恨多着呢,說不定正在憋着大招呢。

不過這也好,元黛還就怕她不找事,這樣她才有機會進冷宮啊。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趙麗這次還真坐住了,一直沒有啥行動。

元黛只好去蕭凌那邊看看。

說到蕭凌,他似乎好像還真不怎麼近女色,應該是要為女主守身如玉,反正她穿越到現在沒見他叫過牌子。

只是奇怪的是,她記得小說大結局,一直到男主完成統一大業了,兩人都沒有一個孩子,難不成.....男主不行?

但也不應該啊,畢竟是小說男主,按照道理來說,各方面作者都應該給的是頂尖配置啊。

算了算了,這些都不是她應該關心的。

她現在的任務就是——不斷作死後被打入冷宮!

惡毒女配就應該早點領盒飯才對!

她叫了一聲秋實,「小實,你去準備個食盒,咱去看皇上去。」

秋實幾乎要喜極而泣,皇后娘娘終於願意主動出擊了!雖然說娘娘現在受寵,但是倘若一直不主動,也難免會受到冷落,現在願意主動了,自然是再好不過的!

秋實忙不迭地往裏面塞食物,但是很快就被元黛制止了。

「你幹嘛?」

「不是給皇上送東西嗎?」

送東西歸送東西,為什麼要把她喜歡吃的都塞進去。

就比如那巧克力,外國使者送來了,她都沒吃多少,還有那桂花糕,那楊梅,都是她喜歡吃的,她自己都不夠吃,憑什麼拿給狗皇帝!

元黛把裏面的東西都掏了出來,把自己不怎麼愛吃的那幾樣都扔了進去。

秋實算是看出來了....娘娘這放的都是自己不喜歡吃的東西,有的甚至還都是隔夜好幾天的。

「娘娘....送這些給皇上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畢竟別家娘娘都是自己親手做的,我們也不能太寒酸吧?」

元黛卻不以為然。

「他一個當皇帝的什麼沒有?要跟我搶吃的。」

「而且你信不信,送過去的東西他保證不吃。」

「他也配吃姑奶奶我親手做的東西?」

秋實「.........」

有理有據,無法反駁。

秋實擰不過元黛,最後元黛還是拎着那個飯盒去了勤政殿。

勤政殿。

到了門口之後元黛才發現,到底是自己太單純了。

貴為皇帝,蕭凌雖然不自己翻牌子,但是也有的是妃子來主動找他。

這不,元黛到的時候,殿內就有倆妃子。

一個是麗妃,還有一個好像叫梁夢蕊,封的梁妃。

和她一樣是拼爹進來的,不過她爹是個文官,官位沒有她爹大。

原主之所以被打入冷宮,無非是因為狗皇帝根基穩固了,可以不用顧忌她的大將軍爹爹了。

但是除了皇帝外,她光是拼爹她就可以在這個宮裡大殺特殺所向披靡,只是可惜原著里女主出事後自己作死坑爹,緊接着大將軍又被女主陷害叛國被撤職流放了。

為什麼她知道是被陷害呢?因為原著里就是這麼寫的,趙麗雖然是女主,但是不同於傳統女主,相對於傳統的偉光正人設,作者一開始就寫得很明白,趙麗就是個有心計有手段的人,柔弱只是她偽裝的外表,正是這樣一個人,和男主在權謀政治中相互欣賞,最終走到了最後。

按照原著的說法,女主覺得,成王敗寇沒有對錯,鎮國大將軍既然輸了,那就只能認。

但是元黛只覺得好笑,成王敗寇固然沒有錯,但是鎮國大將軍並不是寇。元黛當時看書的時候也是從這裡開始反感女主人設的,她可以接受壞女人,但是為了上位而去污衊一位良將,這是分明是是非不分和惡毒,而且很難說,女主陷害大將軍這一操作,其中有沒有對原主嫉妒這一私心存在。

從先帝開始,大將軍就一直守護着國家,他守護的不是皇帝,而是百姓和人民,但就是這樣一位為民為國,忠心耿耿的大將軍,卻遭到了污衊,被流放的路上他曾守護過的百姓都朝着他扔臭雞蛋,辱罵他。晚年蕭瑟,死在了被流放的路上,本該在史書上名傳千載的名字卻連最後連個墓碑都沒有。

最後還是曾經的屬下偷偷地給他立了一塊無字碑。

忠心之人卻受到不忠的待遇,何其可悲。

當然,她既然穿越過來了,那就是斷不會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的。

元黛定了定心神,拎着飯盒進了殿內。

裏面梁夢蕊嗲着嗓子道「皇上,你就嘗一口吧~」

梁夢蕊穿着一身淺粉色裙子,頭上帶着各式各樣的珠寶,叮噹作響,乍一看還以為是田間飛來的花蝴蝶,掐着嗓子的聲音甜膩膩的,光是聽着就讓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而蕭凌原本正看着奏章,被叨擾了,眉頭都下意識地皺了起來。

反觀趙麗就要聰明很多了,她走到一旁去給皇帝研磨,然後拿教育的口吻對着梁夢蕊道「梁妃妹妹,皇上正在批閱奏章呢,這就是你不懂事了。」

說罷,又對着蕭凌道「皇上,臣妾給您做了蓮子湯,放在一旁,您也要多注意身體,好好休息。」

蕭凌不咸不淡地嗯了一聲,態度比對梁夢蕊還是好些的。

梁妃這會子可是被氣得臉紅脖子粗,「你!你不要臉!」

「妹妹為何要這樣說我?我只不過是為皇上的身體着想,反倒是你,沒事跑來擾亂公務!」

梁夢蕊顯然也是個暴脾氣,直接就動手了。

然而手還沒碰上趙麗,趙麗就尖叫了一聲,「啊——」

「怎麼了?」

趙麗的眼眶裡泛起淚花,咬了咬下嘴唇,姿態很容易激起人的保護欲,「可能是我做得不對惹梁妃妹妹生氣了吧。」

「梁妹妹,我只不過是想為皇上分憂解難,你不喜歡的話我離開就好了,何故如此......」

梁夢蕊氣得渾身發抖,「你,你不要胡說!我根本都沒有碰到你!」

「是的,梁妃妹妹確實沒有碰到我,皇上您就不要怪罪她了,剛剛只不過是梁妃正好打在了我這兩天採蓮蓬受傷的地方。」

梁夢蕊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麼生氣過。

皇上也沒說要怪罪她,她反倒在那裡裝假好心,又污衊她打人又賣慘!

真的是氣死她了!

但到底智商有限,梁夢蕊哪怕氣得臉色發青了都想不出反駁的話語來。

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蕭凌放下手中的毛筆,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兩人在自己耳邊吵得腦瓜子嗡嗡作響,有些厭惡地皺了皺眉頭,剛要發怒,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看得出來,梁妃似乎不太斗得過麗妃。】

【只是跟梁妃有矛盾就算了,還不忘了要內涵我一波,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元黛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時,蕭凌心尖彷彿有清泉划過,原本批閱奏章一天的疲憊和看到妃子爭吵的煩惱都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心底淡淡的,就連自己都未曾察覺的愉悅。

元黛走到蕭凌面前,「給皇上請安。」

「起來吧。」

元黛一進來,趙麗和梁夢蕊的視線便都落在了她身上。

兩人也朝着她行了個禮。

趙麗的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梁夢蕊的臉上看得出幾分不爽,除了對趙麗的,還有對她的。

在原著里,梁夢蕊和原主的關係似乎也不太好了,畢竟兩人都是拼爹的,自然會互相比較,但是梁夢蕊處處都被原主壓一頭,原主又深受皇上的寵愛,自然受到的嫉妒不少。

「你來幹什麼?」

蕭凌語氣風輕雲淡,但是熟知他的暗衛都知道,皇上心裏開心着,就這不自覺上揚的嘴角,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我來給你送吃的。」

【順便看看有沒有被打入冷宮的機會。】

【讓我想想接下來干點啥比較好呢。】

蕭凌「......」

蕭凌從一開始的惱火到現在都逐漸有些習慣了,她要做就隨她去吧,反正他不讓她得逞就是了。

蕭凌轉頭看向了元黛提過來的那個食盒,他向來不吃嬪妃送來的東西,一是怕出事,二是不想吃。

這些嬪妃一天一個花樣,費盡心思想要爭寵,奈何他確實沒有這方面的**,倘若吃了她們的吃食,這獻殷勤的次數恐怕會更頻繁。

但是如今面前的這個食盒,莫名有一種讓他想要打開的**,好奇裏面究竟是些什麼東西。

然而蕭凌的手才剛碰上食盒,耳邊便又傳來了元黛的心聲。

【嘶,怎麼回事?他難道要吃嗎?】

【被他發現我用自己不想吃的東西敷衍他他會不會生氣?】

【算了,管他呢,反正他也不知道是隔夜的,我到時候就胡說一下是我自己做的。】

蕭凌放在食盒上的手頓住了,面色逐漸轉黑,他錯了,他哪怕是死了也習慣不了這女人的心聲,半截身子入土了都能被她氣活。

元黛應該天生就是來克他的。

他後宮哪個妃子不是自己動手做了吃食給他送過來,她這不是自己做的就算了,還專挑自己不喜歡的和隔夜的給他送過來。

當他是垃圾桶是吧?

還想胡說是自己做的?

真是滿嘴胡話!死性不改!

蕭凌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在眾人面前打開了飯盒,「讓我看看愛妃都為朕準備了些什麼好東西。」

蕭凌的手碰到食盒的那一刻,下面趙麗和梁夢蕊眼裡都划過一絲嫉妒。

要知道她們送進來的食物,皇上可是看都沒看一眼,如今元黛送進來的,卻是主動打開了。

換誰誰都心理不平衡吧。

食盒在眾目睽睽下被打了開來,裏面儼然是一些不值錢的蜜餞和餅乾,還有一些糕點,從外觀依稀能看得出來,似乎是不太新鮮了,糕點甚至因為吸水而軟化了。

然而元黛是何人?

只要臉皮夠厚,黑的也能說成白的。

她走上前去,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皇上,臣妾本來想為您親手做些東西,但是到底比不得另兩位妹妹心靈手巧,但這好歹也是臣妾的一番心意。」

「皇上快嘗嘗吧。」

蕭凌滿頭黑線。

別說,這個女人還挺會編。

要不是能聽到她的心聲,說不定他還真的相信了呢。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旁邊的趙麗突然上前,狀似不經意地指出問題,「可是....我看這糕點有點像御膳房前幾天做的啊。」

「我前幾天好像也吃過,似乎....味道有些一般....」

趙麗一針見血,先是指出了東西是隔夜的,又暗示元黛送的都是些不好吃的東西。

就算臉皮厚如元黛,被當場戳破後面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cao,失算了,忘記這些糕點都是御膳房給各宮統一配送的了。

梁夢蕊見元黛被戳破了,也看熱鬧不嫌事大地冒了出來,「對啊,皇后姐姐,你用這東西敷衍皇上就有點過分了,萬一危害到皇上的龍體了怎麼辦?」

剛才還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這時倒同仇敵愾了起來。

蕭凌的視線也落在了元黛臉上,嘴角帶着幾分饒有興緻的笑。

他倒要看看,她現如今還能怎麼狡辯?

趙麗剛剛指出來的時候,元黛是慌了一下的,但是她很快就意識到,不對啊,她慌什麼啊?她來這裡不就是找機會被打入冷宮的嗎?

現在親愛的麗妃直接給她送機會了,她應當好好把握住啊!

元黛福至心靈,思緒豁然開朗,朝着蕭凌直直跪了下去。

「皇上,臣妾錯了!臣妾不應該用隔夜的食物假裝是自己做的!臣妾自請進入冷宮!」

「臣妾好吃懶做,實在不配為六宮之主!」

蕭凌「......」

她一席話里,讓人認同的也就那句「好吃懶做。」

他深吸了一口氣,扶起了元黛,在眾目睽睽下柔聲道「無礙,皇后的心意到了就好,無論是不是自己做的,只要是皇后送的,朕都喜歡。」

蕭凌最後一句「朕都喜歡」說得咬牙切齒。

「嘶——」

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彷彿路邊被莫名其妙踢了一腳的狗。

而趙麗和梁夢蕊兩人原本想要看好戲的笑容都僵住了。

然而蕭凌的話語還在繼續,「身為朕的皇后,什麼都不需要做,這些事情,自有下人來做。」

「下人」二字出口,梁夢蕊的臉色黑到了極點,趙麗也差點沒繃住。

到底都是錦衣玉食的嬪妃,好不容易親自動手下廚,結果食物卻被送到了情敵嘴裏。

這就算了,皇上竟然為了討好皇后,把她們稱作「下人」?

而蕭凌本人並沒有想到這一點,他只不過是在給元黛圓場,以防她又找借口要進冷宮。

這個場子圓得天衣無縫,就連元黛自己都找不到什麼罪名可以加在自己身上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