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皇叔的神醫寵妃
皇叔的神醫寵妃 連載中

皇叔的神醫寵妃

來源:外網 作者:蘇棠棠顧墨恆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蘇棠棠顧墨恆

醫毒界的大國手蘇棠棠穿越了,成了鎮國公府,養在鄉下的廢材嫡女,被算計被羞辱被毀容,且看她翻雲覆雨,手撕白蓮,吊打渣男,狂虐極品;皇叔不喜她的惡毒粗俗,成親當日就承諾,醫好他,就寫放妻書,功成身退時,皇叔卻抱着她的大腿不肯放人,蘇棠棠鳳眼輕眯:「聽說皇叔押了五千兩銀子,買我跪下求王府收留。」顧墨恆立即跪了下去:「求娘子收留!」展開

《皇叔的神醫寵妃》章節試讀:

「帶路!」蘇棠棠拿着休書,大步向外走去。

管家一邊擦着額頭的汗,一邊追了上去「王妃娘娘,等等老奴,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這也太猛了,上來就寫休夫書。

真是鄉下來的土包子,沒見識。

這大秦皇朝就沒聽說過有休書的。

「少廢話。」蘇棠棠側頭冷冷看了她一眼。

讓管家覺得,這王妃很可怕。

不像傳言中那麼白痴廢物。

水月齋,大門緊閉,燭光搖曳。

離的近了,就聽到了一陣壓抑的咳嗽聲,還有一個女子溫柔焦急的安慰聲「表哥,你先忍一忍,很快就沒事了。」

隨後又聽到另一個聲音。

「小月,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的情況。」

這個人的聲音很虛弱。

隨時要掛掉的樣子。

蘇棠棠一聽就知道,這位就是自己的短命鬼相公了。

心裏冷哼。

明明是個短命鬼,還在這裡風花雪月。

而她,剛嫁進府的新娘子被人折磨侮辱,都不聞不問。

雖然那一處很偏僻,可動靜卻不小。

這端親王府上下,一點反應都沒有。

下一秒,蘇棠棠抬起大長腿,「咣當」一聲,將房門給踹開了。

「咳咳咳!」端親王顧墨恆的咳嗽聲音更猛了,幾乎把肺子給咳出來。

「什麼人,放肆!」坐在床邊的小月站了起來,低喝一聲,藉著月色,就看到了雙手掐腰,站在門邊的蘇棠棠,眉頭狠狠擰了一下,「王妃怎麼來了?雖然今天是新婚夜,可王爺這樣的身體……」

「你閉嘴。」蘇棠棠一臉不耐煩的白了她一眼,「你算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心裏更不爽了。

怪不得她被弄死了也沒人知道,原來這王爺是陷在溫柔鄉里了。

顧墨恆咳了一陣,才緩過一口氣來。

人雖然虛弱,卻是氣勢不弱。

一雙眸子如點墨,五官有些銳利,菱角分明,面色過份蒼白,卻不影響的美感。

此時冷冷看向蘇棠棠「放肆!」

他知道與自己定親的蘇家二小姐不肯嫁過來,從鄉下接回來一個土包子,據說還是個痴傻的,從小學習醫術,卻連草藥也認不全。

果然是沒有教養。

「行了,你都快斷氣了,還放五放四的。」蘇棠棠也不給他好臉色,走進房間,把休書直接甩向他,「拿好了,咱們後會無期。」

一甩袖子,瀟洒離開。

門口的管家覺得一陣牙疼。

這是娶了個什麼東西回來?

囂張跋扈,痴傻無知。

沈月被懟的臉色難看極了,此時從床邊拾起那張紙,愣了一下「休書,端親王狼心狗肺,置新婚王妃死活於不顧,故,我今日休夫,從此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天涯陌路,後會無期!蘇棠棠!」

一字一頓的念出來,小月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

床上躺着的顧墨恆也冷了臉。

「狂悖!」顧墨恆冷冷說著,被氣的都忘記咳嗽了。

臉色蒼白,額頭處青筋崩起。

「攔下她。」沈月也急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剛剛罵她就算了,竟然還要休書。

腦子進水了吧。

管家後知後覺的去追蘇棠棠「王妃娘娘,萬萬不可,若陛下知道你如此跋扈,定會大怒,斬了蘇家滿門都有可能。」

走的不急不緩的蘇棠棠回頭看了他一眼「隨便。」

她覺得蘇家人對原主這樣的態度,也挺該死的。

從小就送去山裡,不聞不問,彷彿她不是蘇家人。

現在,怕自己的小女兒嫁給短命王爺,就把原主給誆騙回來。

更別說,蘇思綰要用那樣下作的手段弄死她。

所以,她才不管蘇家人的死活。

「你也活不成。」管家急的臉都黑了,「你與王爺是陛下賜的婚,不管是和離還是休棄,都得陛下點頭同意。」

這話,蘇棠棠倒是聽進去了。

「嗯,這樣啊,那我現在進宮,請求陛下賜和離聖旨。」蘇棠棠接收了原主的所有記憶,也知道這個年代,皇權至上。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她要逃出這王府,也是輕輕鬆鬆。

可,怕的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不如拿到和離聖旨,名正言順,光明正大的離開。

正說話間,王爺的表妹――沈月跑了過來,她長的美,小巧的瓜子臉,柳葉眉,白白凈凈的,妥妥的小家碧玉,卻是一雙單鳳眼顯得人有些刻薄。

「管家,表哥他病情發作了,快請太醫。」沈月一臉的焦急,跑的上氣不接下氣。

在蘇棠棠看來,這女人身體不好,缺少鍛煉。

管家一急,點頭就走了。

「王妃娘娘!」管家一走,沈月看向蘇棠棠,「王爺舊疾發作,很嚴重,我先去取些急救的葯,你在房間守着他可好?」

她說話的時候,只余了焦急。

看不出其他情緒。

「要知道,咱們大秦皇朝是有陪葬制的,要是表哥現在沒了,你得被活着送進墓地里。」沈月已經知道眼前這個傻子腦迴路不正常,把利害關係說一下。

蘇棠棠看白痴一樣看着沈月「我把他休了,何來的陪葬!」

氣得沈月險些吐血。

不過,這時她才注意到蘇棠棠的臉上包着紗布。

眼神暗了一下。

「你的休書不作數,這樣,我們等表哥醒來,讓他寫一封和離書。」沈月低聲說著,眼底的算計掩飾的極好。

蘇棠棠打量了一番沈月「王爺得的是什麼病?」

原主在山中長大,回來後,一心盯着二王爺,根本不了解端親王。

「胎毒。」沈月倒不怕蘇棠棠知道。

「你的話,我不信。」蘇棠棠看到沈月第一眼,就覺得不舒服,「王爺沒死吧,我自己去問。」

繞過沈月就走。

留下沈月站在原地冷冷的笑了。

《皇叔的神醫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