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司郁陸景年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司郁陸景年 連載中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司郁陸景年

來源:外網 作者:陸景年司郁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景年司郁

陸景年把小姑娘當小白兔嬌養在身邊好幾年,就為了等時機成熟叼回自己的狼窩裡。眼看着即將得手,小姑娘卻被她的家人找到了!原本只有男人寵着的小姑娘身邊一下多了許多人,哥哥、舅舅們對小姑娘更是寵上天。哥哥們為她上九天攬月,舅舅們為她下五洋捉鱉!旁人看得眼紅心熱:「不還是一個廢物?離了這些人,她還有什麼好得意的?」怎料,小姑娘一個一個馬甲接連曝光。天才神醫、商業大佬、金牌作曲、神秘莫測的黑客榜一……眾人被驚得直咽口水,不想還有個宛如神祗的男人為她保駕護航。只是這個男人開始懷疑,到底誰才是那個小白兔……展開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司郁陸景年》章節試讀:

司郁淡淡的接了一句,司奇勝的臉色驟然沉下。

「妹妹,這是哪個?」

「養父的孩子,司奇勝。」

司灤點點頭,表示明白,司奇勝啊,他剛好想找他呢,沒想到自己送上門來了。

「怎麼?你又是誰?」

司奇勝還記得這那頓打,站在不遠處只敢過過嘴硬不敢上前。

眼見周圍的人又開始多起來,司郁眉頭一皺,拉着司灤打算離開。

這一舉動落在司奇勝和女人眼中就是怕了。

女人勾了勾唇,挽住司奇勝的手臂,「奇勝,你這個姐姐家,很有錢吧?剛才還說要請律師呢。」

現在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有司奇勝搗亂,過後誰還記得她?

「請律師?有錢?」司奇勝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別開玩笑了,就他家開的那破車和那點錢,請律師?能養活自己就不錯了。」

他滿眼不屑,「來這種地方撐面子,你有錢嗎?」

「這種地方你估計也是第一次來吧?這邊的東西你怕是買都買不起。」

有司奇勝在,女人的底氣更甚,「開始我還真以為是有錢人家,沒想到是打臉充胖子啊。」

誰都可以不了解司郁,但司奇勝可是跟她生活十幾年的人,別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

他都這樣說了,那就說明司郁的親生父母也是個窮鬼。

司郁抬手看了下時間,「三哥,我們先回去吧,東西讓人送到家就行。」

「送到家?」司奇勝忍不住出聲,「司郁,你小說看多了吧?真以為自己的是丟失的富家千金啊?」

「先生,您所購買的東西,我們負責送貨上門,請您確認一下是不是還是原先的地址?」

司奇勝話沒說完的話卡在喉嚨,愣愣地看着忽然出現的導購。

原來的地址?

這麼說,人家不是第一次在這兒買?

他難以置信,一把奪過導購手裡的購物單,一直往下看……

「一百萬?!」

司奇勝瞪大雙眼,只覺得腦子嗡嗡的。

女人忽然感覺臉色有些火辣辣的,什麼時候出來不好,在他們說完處理啊,這不是純純打他們的臉嗎?

「你們還真有錢啊?」

司奇勝不僅不尷尬,甚至眼底透着算計。

司郁沒理他,拉着司灤離開。

「等等!」

司奇勝還想跟上去要錢,下一秒就有保鏢出來攔着。

司灤兩人出了商場,司郁拉着人上車。

「回……」

「噓,妹妹別說話。」

司灤的手機忽然響起,看了眼來電,當即讓司郁別出聲。

司郁掃了眼,抿唇笑了。

「喂,大哥。」司灤盯着司郁,手上動作不斷做比劃,「你說什麼?我在拍戲現場呢,武打戲。」

電話那頭的司堯沒懷疑,「爸媽把我們踢出群了,你有空回家問問,我打電話沒接。」

「知道了知道了,你什麼時候會回家?」

「暫時回不去,那邊剛有消息說有妹妹的消息,我過去看看。」

「好好好,你去吧。」

司灤滿口答應,絲毫沒有坑哥的心虛。

司郁還在,他也懶得跟他說太多,直接掛了電話。

「你也不怕大哥報復你?」

司郁語氣淡然,剛才她可都聽見了,司堯,司家長子,是律師界的神,這幾年一直在外邊跑,目的只是想找到妹妹。

「沒事,他們遲早要知道的,早知道和晚知道有什麼差別?」

他只是好心幫他們選擇晚知道而已。

他頓了頓,扭頭不滿的看着她,「你剛才叫他大哥?」

司郁想了下,「…..不是嗎?他不是老大嗎?」

司灤的臉越發扭曲,「你見我第一面都沒叫我三哥,現在連大哥的面都還沒見到就開始叫了,這對我公平嗎?」

「不然我現在打電話過去喊一聲?」

司郁逗他,見司奇勝站在不遠處找他們,表情淡淡,「再不走麻煩就來了。」

之所以不想跟司奇勝做過多糾纏,完全是有人注意到司灤,要是再待下去,指不定會被認出來。

司灤也看見了,一腳油門走了。

回到家,不出意外的三堂會審,一家老小齊齊坐在沙發上,臉色陰沉的盯着司灤。

尤其是司擎,瞪得最狠,老婆跟着搶女兒,他認了,誰知道這兔崽子也跟着搶。

乖乖回來到現在,他還沒和她好好說過幾次話呢。

司郁大步走進去,沒感覺哪兒不對,司灤慫了,躊躇着不敢進門。

剛才帶人出去有多爽,現在就有多慫。

「三哥?」

走了一半忽然感覺到身後的人沒跟上來,她回頭,有些疑惑。

「哎,在的在的。」

司灤下意識應聲,小跑過去坐在她身邊。

「司灤!」

司灤身子一僵,故作不在意,「怎麼了?」

黎商狐疑,以往不是之跟他老爸一樣直接跪下嗎?

這次硬氣了?

實際上,司灤的腿已經軟了,但在妹妹面前,肯定不能隨便認慫。

正當司灤以為黎商要教訓他的時候,她看向司郁。

語氣溫柔到不行,「乖乖,你們出去都買了什麼?錢夠不夠?媽再給你點?」

一見到又乖又漂亮的小女兒,黎商心裏的脾氣一下子就沒了。

「沒有,今天都是三哥開錢。」

「他應該的。」

司灤「……」

見妹妹被幾人拉過去講話,司灤懶散的躺在沙發上,拿出手機回復消息。

「哥,馬上進組了,你怎麼又回去了?」

經紀人消息轟炸,之前司郁在,他懶得回,現在一回,手機就跟中病毒一樣停不下來。

他掃了眼司郁,「我不想去。」

他想在家看妹妹,再過些日子還不一定能看見呢。

「可你不來,司錦怎麼辦?」

司灤一下子坐直身子,「司錦回來了?」

司錦是第二子,也是他把司郁弄丟的,幾個兄弟中,他對司郁的愧疚是最強的,好幾年都不回家,只要一聽說有司郁的消息,即便天涯海角他都會去。

即便失望多次,可他依舊會重蹈覆轍。

司灤抿唇,「多訂一個房間,你讓司錦在那兒等着,我馬上過去。」

這些兄弟中,他誰都可以不說,唯獨司錦。

「那事情就這麼說定了,認親宴的事情就有司灤去辦了。」

剛回過神的司灤「…..什麼?」

「乖乖回來了,不得跟外界宣布一下我們司家的小公主?」

司灤默了默,他媽這是想讓他送死吧?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司郁陸景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