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回望里
回望里 連載中

回望里

來源:google 作者:昶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強/勵志 昶鳴

退休軍人遇到從前戰友,一起交流分別在兩地,生活上各自的際遇,良善之人拉鋸,親人反目,失蹤、聚散,人仙混雜,歡樂悲傷交織展開

《回望里》章節試讀:

回 望 里

文/昶鳴

人行回望少,身後起波多。

到老心湖穩,酸甜品味合。

——題記。

第一章

一生磨礪苦,半百忘辛酸。

總是將妻讓,交流語裹咸。

吳強拖完地,來到陽台,將涮乾淨的拖把甩到水泥鏤空圍欄上,再挺直發酸的腰脊,抹一把順着鬢角流淌下來的汗水,不自覺看了眼,旁邊妻子栽的幾盆帶刺的花,鎖緊眉頭若有所思的朝着客廳望去,坐在西牆根沙發上的妻,正低頭忘我地撫摸着愛犬,這才不由自主地搖搖腦袋,朝陽台另一頭走去,把胳膊搭在圍欄上,將微駝的脊樑又用力抻抻,聳聳肩,朝街面上看過去。

墩布上的水競爭着從二樓跳到地面,——啼哩——啪嗒——欻啦的響個不停,聽着有些哀婉。

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妻,闖進了吳強的視線里,他們正從路東樓後面的陰影里出來, 看着他們親昵的樣子,自然產生了些許羨慕,頓時一怔。

過路的夫妻尋着聲音看到拖把上滴下來的水,若有所思仰頭張望着,吳強趕緊一推橫欄藏到陽台裏面,注視着那幾盆長刺的花兒,思慮着多虧動作敏捷,要不,被他們看到又該問這問那的,說什麼

吳大哥,怎麼不帶着漂亮嫂子下樓散步啊,特別是被對門弟妹唐蘭榮看見,準是把目光,刺進你的肉里探測個沒完,好找到點兒咀嚼物,到處散布。每回遇見,都會問怎麼每次只有大哥一人下樓,大嫂在家捂白養嫩?只要開口,她都會編排出故事來的。

那次,我們在家吃飯,蘭榮來我家借東西,看到我坐着一邊看電視一邊啃魚骨,我覺得這沒有什麼,誰知,沒過十天半月,風言風語就回饋到我家裡了,還說吳強吃魚骨,我倒是不感覺有什麼不堪,我反倒是替這些閑老婆子,熱舌碎嘴子們,感到無限的羞愧啊,怎麼成天別沒話說,成天跟在誰後頭,專門撿拾別人吐在地上的唾液,反覆過濾品咂,不噁心也乾噦。

菲菲也是出於對蘭榮的反感,討厭她愛好『查戶口』的因素,菲菲原來在家,生活有些不堪,出於沒防備她的心思,面對問審,就毫無保留地如實和蘭榮交代了。

後來,這個大院里的人,真是無人不曉了。現在,菲菲特喜歡宅家,才不愛陪着我出門的,唉,多活潑的一個人,活生生地被長舌婦的勤快尖嘴兒,給改變了我倆以往的生活習慣。

有個男孩砸着地面,帶着吧嗒吧嗒的聲響,歡快地跑過來。喊媽媽的稚嫩童音,鼓滿了吳強的耳孔,吳強揉搓着手掌自然陶醉。

好奇心促使他重新觀看外面的風景,發現那對夫妻轉身朝着大門口走去,男孩子就跟在後面。端詳着孩子長得厚墩結實,咋看咋像偉華小時候的樣子,偉華和偉榮童年時太可愛,太招人喜歡了。

唉,可不像胡菲菲帶來的什麼孩子,保贏那樣賴怠,看來還是俺家的孩子遺傳基因好啊。吳強的心臟顫動一下,揪作一團,又頓生無限艷羨。

這真是

企望夫妻手緊牽,祈求跋涉互防寒。

一心拒品孤獨味,誰愛生活苦裹酸。

吳強轉身,眼睛隨之環遊180°觀察,大院里的風景盡收眼底。從二里地之外營房延伸至家屬院北門,如蛇蟲爬進來,拖拽進來一根疙疙瘩瘩的水泥路,在幾棟土黃色四層樓的夾道歡迎下,抱着大小不一,斑駁的石子朝着前面幾棟筒子樓熱誠而去。

這組由前蘇聯建築師設計,建造的異國情調筒子樓曾經是招待所,由團領導指派的幹部戰士專門規整的管理,早先是用作招待新兵和士官來隊家屬的地方。

幾十年來人氣很旺,潮湧久久不衰;自從90年代初上邊允許部隊經商,各種能夠因地制宜的經營項目競相上台,由個體承辦的旅館飯店裝修豪華氣派,這裡的客源,活生生被個體旅館明奪而去,商界競爭是殘酷的。

這還屬公的招待所,慘淡經營了幾年,支撐不下去人撤了;現在筒子樓已經成了沒有利用價值的空殼和擺設,裏面住着飛禽走獸夜貓子把那兒當成了長久生活的樂園,黃鼠狼與刺蝟還有蛇在那兒和平相處,早晚都有夜貓子叫喚,我聽着這種聲音,感覺很有意味,聽久了,不聽那特殊的聲音還感覺缺少了些什麼。

唉,反倒是胡菲菲特別敏感,拒絕聽到這種聲音,說這裡如此荒涼不堪,根本不是她那種人想要的生活,一再強烈要求,快離開這種地方,要去澄陽市裡居住。反正種種原因吧,給我造成如今的尷尬局面,害得我在兩難中度日。

吳強看看後面米黃色的樓群,這幾棟樓上總共住了多少戶,要是用心絕對能夠知道曾經輝煌的時候大院里有多少人家,只是現在已經住不到滿員了。

目光繼續朝着西邊游移過去,豎在前邊樓後那幾行高高的白楊樹,從眼前向著院子東面流淌,一股綠浪忽悠沖了過去,跟在後面快速而來的,是另一種格調和色彩眼前整齊碼放着火柴盒似的一片平房,黑磚牆體被重複塗成土黃色的裙裝,頭頂着黛色瓦,無聲訴說著它們是年代久遠的訴說者了。

躲到這一片院落外,樹林和着高粱桿後面的日頭,似乎喝過酒,醉紅了臉面,光輝柔和的吻遍了每一片土地,連帶着這個院子沾光塗了彩。

吳強看着這樣美哉輪奐的風景,感受體會着海洋性氣候,有些不定性的常態,從樓東面而來的穿堂風撲到身上,體內肆意而出的燥熱被沖淡了,立刻神清氣爽起來,耳朵里不時蕩漾着,從遠處傳來汽車的噪音,同時夾雜着麻雀和喜鵲的嘰喳聲。

吳強看着走在院里的對對夫妻,——個個精神抖擻,軍嫂們皆穿着飄逸印着各色圖案的連衣裙,讓人誤認她們那才是一群仙女聯合下凡至此。

《回望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