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婚欲碎:封少請放手!
婚婚欲碎:封少請放手! 連載中

婚婚欲碎:封少請放手!

來源:google 作者:夜微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封少傾 溫染 現代言情

兩年婚姻,在外人眼裡她是尊貴的封太太,她卻深知他恨她入骨他說:「溫染,你欠我一個孩子,什麼時候還上,我們的婚姻什麼時候結束!」可是兩年過去,她受盡羞辱只想逃離,卻怎麼都逃不出他的魔掌直到有一天,她發現了自己遲遲不孕的真相,忍無可忍,將離婚協議拍在他面前:「封少傾,我欠你的已經還了,請放手!」幾年後的重逢,他緊緊鎖住她的細腰,在她耳畔溫柔低喃:「染染,這輩子我絕不會再放你走!」原來,當年的一切都是蓄謀已久,只因那一眼萬年......展開

《婚婚欲碎:封少請放手!》章節試讀:

第5章

「少傾,你怎麼了呀?」看着封少傾劍眉緊蹙的樣子,林若初於是一臉關心的樣子詢問起來。

「沒什麼。」封少傾不想對她提及和溫染之間的不快,但也不打算在此多做停留,只是看了看這棟房子,然後囑咐道

「若初,這房子已經裝修好一年了,你可以放心住,如果有什麼不習慣和需要改進的地方隨時告訴我!」

「嗯,都挺好的,不會不習慣,謝謝你少傾,謝謝你讓我一回來就有一個這麼溫暖的港灣。」

林若初閃爍的目光里儘是溫柔與感動,如果可能,她多麼希望回來的第一個晚上能跟他一起度過,但還是失望的看到封少傾準備離開

「時間不早了,你剛回來也累了一天,就早點休息吧,有空我再來看你!」

「嗯,我送你,回去慢點開!」

林若初只好溫柔的送他走出別墅,她知道自己沒有挽留他的立場和資格,也知道如果不是因為當年的種種,他不會在百忙中抽出一整天的時間歡迎她回來,還如此用心的給她提前安排了一切。

也許,她應該知足,可人心總是貪婪的,林若初很清楚,她要的不僅僅是這些……

而封少傾開着車離開林若初住處的途中,又想起溫染剛才給他打得那通電話,電話里她無助的哀求一遍遍回蕩在他的耳畔,封少傾突然煩躁不已,然後直接將車子開去了黎明會所——

「少傾,若初一回來,你就不回家了,就不怕溫染誤會么?」

會所的高級包廂里,老闆穆黎川有些無奈的樣子看着來買醉的封少傾,他們是最好的朋友。

封少傾抿了口烈酒後,臉上拂過一抹譏誚「她對我的誤會還少么?」

「你既然知道她對你這麼多誤會,為什麼不解釋清楚,比如你和林若初的關係,還有聰聰的身世……」

「弈城是被我害死的!」封少傾打斷了穆黎川的話,神色更為暗沉了下來。

聽到他提及的故人,穆黎川也不禁露出了一抹惋惜之色

「弈城的死我們大家都很難過,可是少傾,當年的事情都是意外!」

「你不用安慰我,我心裏清楚得很!」封少傾沉重的說著又飲下了一杯烈酒,繼續慚愧道

「我不但害死了弈城,還辜負了他的託付,答應他的事情一件都沒有做到!」

「你怎麼沒有做到?少傾,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答應弈城的你都做了呀,你甚至為了對弈城的承諾當初不惜自己的名譽收養聰聰,還讓外界一直誤解你和林若初的關係,甚至溫染到現在都蒙在鼓裡,難道這樣還不夠……」

「可是聰聰也死了啊!我沒有照顧好聰聰,害若初至今仍走不出失去孩子的痛苦,弈城在天之靈看到這些也會死不瞑目的,是我對不起他!」

封少傾沉重的自責間,一杯杯烈酒灌入喉。

可是再烈的酒也麻痹不了他那顆充滿自責愧疚的心房,還有家裡那個女人,想起她對他撒謊跑去見那個男人,然後又苦苦哀求他的樣子,封少傾更加鬱悶,於是在會所里徹夜買醉未歸……

別墅里,溫染等了一晚上,等到天亮,徹夜未眠的她不顧保姆劉嬸的阻攔硬是離開別墅來到了醫院裏。

她太擔心母親了,不知道停葯了一天的母親現在怎麼樣了,滿懷擔憂她趕來了母親的病房裡,

「哥,媽怎麼樣了?」

剛進病房休息室,就先看到哥哥,不安的詢問間,看到哥哥一臉不滿的責怪她

「哼!托你老公的服,你媽差點只能在這裡等死了!」

「哥你別說這樣的話行么?還不是因為你前天把我騙來見海辰才……」

「海辰怎麼了?海辰哪點不如那個混蛋了?昨天剛聽我說媽被停葯他就去找醫生,要不是海辰幫忙的話,媽這次就真的得等死了!」

「所以,哥你的意思是……」

「今早護士又給媽繼續用藥了,可想一定是海辰幫的忙,不然你以為是你那個見死不救的冷血老公么?」

聽着哥哥帶有怨氣的這番話,溫染咬住唇瓣,心裏也不由的嘲笑自己,是啊,那個昨晚徹夜未歸的男人,也許現在還在另一個女人的床上沒有醒來,又怎麼可能會顧忌她母親的死活?

反倒是和自己青梅竹馬的男人,就算曾被她辜負,還是會願意幫助她……

「對了!海辰也住院了!」

就在溫染對陸海辰滿懷感動的時刻,突聞哥哥又告訴她「海辰昨晚開車發生意外受了點傷,現在十二樓住院部,你要是有良心就去看看人家吧!」

哥哥撂下這句話就轉身進了母親病房裡,溫染愣在原地默默捏緊了指尖。

想起自己兩年前對陸海辰的傷害,和這次他不聲不響讓母親又可以接受治療,終究,她虧欠陸海辰的越來越多了,要她如何能當做什麼也沒發生似的,理所應當,無動於衷?

百般掙扎,溫染最後還是鼓起勇氣來到了醫院十二樓的某間高級病房門口,至少,她應該當面跟他說一聲謝謝!

「溫染?」

可是就在她徘徊在那扇門外的時刻,病房門突然開了,正要走出來的女人發現了她。

溫染循聲抬眸,竟看到一個氣質高雅溫婉的女人站在病房門內詫異的看着她。

而對方正是昨天剛從國外回來的,林若初!

林若初是陸海辰的表姐,這一點,溫染是清楚的,只是她沒想到會在這裡與林若初重逢。

「溫染,好久不見!」

在溫染驚訝的愣住時,林若初則像是一個久違的老朋友似的,帶着親和的笑容向她問候。

溫染怔了怔,這才微微尷尬的回應「好久不見~林小姐!」

在林若初的面前,溫染不自覺的微微壓低了頭顱,因為她忘不了,兩年前,林若初的孩子是在她的照看下意外死掉的,所以,她也欠這個女人一條命。

可是,想到自己老公昨天晚上可能整夜都是和這個女人在一起的,溫染原本對林若初充滿愧疚的那顆心裏又默默平添了幾分哀怨,但她卻不能像一個正常妻子那樣去質問這個讓她老公徹夜未歸的女人。

此刻,溫染更加覺得老天就是在故意捉弄她,不然不會讓她如此,愛不得,恨不得,也怨不得……

《婚婚欲碎:封少請放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