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見鬼千金:被迫和忠犬綁定
見鬼千金:被迫和忠犬綁定 連載中

見鬼千金:被迫和忠犬綁定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大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心蕊 程池

家族企業破產,白心蕊自殺未遂反被水鬼盯上從此,翻手水鬼大軍任憑驅策,覆手萬千耳目謹遵吩咐救孩童、解冥婚、肅邪教......誰也阻擋不了她復生父母的渴望因救她而被迫開了天眼的怕鬼天才程池,因其玉脈靈身有助於人鬼修鍊,被各路牛馬蛇神覬覦程池被逼無奈,只能道德綁架且強行綁定白心蕊一開始,程池:「做你的狗,任勞任怨不還手」到後來,白心蕊:「養狗是這樣的,開始時他哄你,後來就是他作,你哄他」與其說是雙向奔赴,不如說是天道有輪迴展開

《見鬼千金:被迫和忠犬綁定》章節試讀:

「張富安,媽的身前看病,身後事都是我出的大頭的錢,你怎麼好意思獨吞媽的私房錢的!」

「張富泉,我勸你嘴巴放乾淨點!哪次媽生病不是我跑前跑後伺候的,你就扔回來那幾個臭錢就當盡孝了?」

「你……」

「停!」

白心蕊仰天一聲長嘯。周圍人轉過身去都在看是誰打斷了這出好戲。

「你誰啊?!」

只見白心蕊忽然對着靈棺行了三大跪拜禮,口中還念念有詞頗有幾分神棍的意思。完事後,圍着棺槨跳了三圈大神,還好她運動神經不錯,幾個大蹦跳硬是有模有樣的,唬得周圍人一愣一愣的。

當然也有可能是被奇葩給震驚了,總之效果不錯,現在都安靜下來了。

白心蕊火速竄到張富安和張富泉兩兄弟旁邊,猛然老淚縱橫。

掐着嗓子就指着二人罵起來。

「逆子!老娘還沒死透,還沒投胎呢,你們就在這把老張家的臉丟盡了是不是!」

兩兄弟一聽這腔調,還真是自己媽的風格,但心裏還是存疑的,抄起手就要把人架出去。

「好啊,兩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敢對自己老娘動手了!」

「張富泉!你小時候感冒發燒痰堵在嗓子眼上不來氣要死,不是老娘不嫌棄你噁心給你吸出來你早沒命了,死得比老娘還早!」

「張富安,你和你媳婦打架,被你媳婦砸破頭,媳婦吵着要離婚的時候,是不是老娘出面去求的親家,不然你喝酒喝進化糞池死了都沒人知道!」

聞言兄弟二人就要去捂白心蕊的嘴,這些往事可都是只有自家親人才知道的事情,絕不可能讓一個面生的小姑娘曉得的如此清楚,兩家的媳婦眼色一對就把圍觀的眾人拉走去打牌喝酒。

眼見人群一散,兄弟二人對着白心蕊「撲通」就給跪下了。連連磕頭說自己錯了,說自己兄弟內訌不孝。

白心蕊眼見目的達成索性不再裝,逆境奶奶跟自己嘮的剩下的那點事她也實在沒記住,抬手去扶二人起來。

「兩位大叔不必拜我,奶奶已經走了。方才是看你們吵得慌才叫我來制止。」

「你們吵得厲害,她很傷心。血親相伴是不可多得的緣分,她希望你們互相扶持。」

兄弟二人眼圈通紅,抹了眼淚,卻依舊是一個不看一個。

「還有件事,奶奶告訴我了存摺的位置和密碼。」

此時,四束目光直直的射向自己,他們貪婪又驚慌。

他們緊張是自然的,畢竟自己口中的存摺就是他們爭執不休的「老媽的私房錢」。

我早跟奶奶說了,感情牌沒有用,錢才是王牌。

張家媳婦按照白心蕊指引的地點找到了老人的存摺,只是這密碼。

張富泉搓着手就靠過來,像是蒼蠅搓手手一樣。「小姑娘,這密碼你知道也不合適吧。」

白心蕊斜眼,故意說的大聲「那我偷偷告訴你密碼?」

聽見這話一旁的張富安完全坐不住了,「憑什麼告訴他!」他媳婦還在後面拉着他,怕他衝過去又起衝突。

白心蕊,「其實吧,老太太已經說了這私房錢的分法了。」兩兄弟馬上豎起耳朵。

「三年,三年里你們每周小聚一次,每逢中秋,清明、春節和元宵等大節日要一起度過一天,一起給她燒紙。」

「至於監督,請發視頻給本人。」白心蕊微笑着拍着自己的胸口。「如果做不到的話,老太太也說了直接捐給山區孩子。」

張富泉直接斷言,「不可能!」

白心蕊無所謂的一攤手,「我是無所謂的,那就等百年之後交公吧。」

張富泉冷冷一笑,「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騙騙他們鄉巴佬就算了,直系親屬過世後分配遺產能證明繼承身份就能取錢。」

白心蕊,「那你去取錢啊,大孝子。夜夜有鬼不瞑目會在你床頭索命的。」

張富泉,「都什麼年代了,還說這些怪力亂神的……」

「可是你剛才不是親眼見過了嗎?」白心蕊看着他的雙眼微微一眯,在張富泉看來卻好似有詛咒的力量,被這股氣勢牢牢的壓制。

「張富安,你呢?你有意見嗎?」

「沒有。」回答完五大三粗的漢子就潸然淚下,「哥啊,我們就圓了媽最後的願望吧,我們是親兄弟啊,有什麼坎是過不去的!」

張富泉看上去還是不服,但礙於場面也沒再說什麼。

「那看來是皆大歡喜了,沒意見的話就這麼定了?」

白心蕊當著他們的面朝著空氣的方向,對着老太太的靈體溫柔詢問「奶奶,這樣就可以了嗎?」

「可以了,謝謝你了,姑娘。」兩兄弟見狀一愣,又是跪倒。

「媽?」

「媽!!!」

走之前兜兜轉轉了一圈終於說出自己的初始目的,「嫂子,您家看事兒的先生辦完事了嗎?我那邊有點事需要他老人家跟我們走一趟,我跟奶奶提前打過招呼了,她說可以的。」

張富安媳婦聽白心蕊這話心裏着實彆扭,去跟當家的說了一聲後就把先生領到了白心蕊的面前。

黑色夾克,工裝褲,變色墨鏡,最主要是,看起來還挺年輕。

先生您還挺潮啊?

「白心蕊,先生貴姓。」

「免貴,魚百里。」

「魚先生,我家裡有病人,得麻煩您上門一趟了。」

魚百里攤手,「有病找醫生,我不做活人生意的。」

白心蕊耐心解釋,「自然是醫生解決不了的,才來找您。」

魚百里擺擺手,「我不去,我也不想去。再說了我這正接着活呢,哪有走的道理,壞我名聲啊。」

白心蕊耐心有些耗盡,「我跟主家說好了,不會壞您名聲,您還請快點吧。」

魚百里還想拒絕,但是越加濃烈的煞氣和水腥味從白心蕊的方向向他襲來,好像是順應她的怒氣和心意一般,對着魚百里躁動起來。

魚百里心裏本能的咯噔了一下,暗自低聲喃喃,「天爺啊,這哪有我拒絕的份啊!」

《見鬼千金:被迫和忠犬綁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