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劍鞘誅心
劍鞘誅心 連載中

劍鞘誅心

來源:google 作者:熙地港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熙地港 秦菅

一日起,一少年仗劍騎馬同道友,遊歷四方,嘗人間百態,揭開最終迷霧排雷:本文無cp,套路死,文筆差,邏輯有不通地方,海涵另外所涉及到的皆為虛構,不要當真,第一次嘗試更新時間不定大家多多包涵展開

《劍鞘誅心》章節試讀:

「母親恨鐵不成鋼的罵著我,一邊還仔細檢查我是否有傷處。見我安然無恙,父親便詢問我怎麼回事,起初,編了幾個謊子,見實在無用便紅着臉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下來。」

「起初他們大為震驚而片刻又想到,他們這小女日日夜夜在外亂竄,那人如何看上我的,便覺得是兒戲,在想讓我老實交代,可轉念一想恐怕橫豎也問不出一個所謂來,便叫我洗漱睡下了。」

「過了好些日子,我不去山上了,日日趴在窗戶上,等他來提親,這是前些日子,隨意在姐姐書房的畫冊看到的,他們生生世世在一起不離不棄,我也滿懷期待。我的兒郎帶我回家。」

「翌日,家中突然傳來姐姐的死訊,一家人陷入沉寂,我很悲痛,想來自己不曾見過幾面的姐姐如今也才不過二十,家裡的頂樑柱沒了,母親統共只有兩個女兒,家裡一下子蕭條了許多。」

「雖然親家給了些銀兩,但也只不過是杯水車薪,家中加上其餘的親戚。這點銀兩着實不能撐起這樣大的家庭。漸漸的,我們辭退了好些家僕,而我只是沉浸在昔日的輝煌之中。「

「我最好的丫鬟如曳也走了,我傷心了許久,哭喊着要將如曳要來。離別只是,她穿得比以往更樸素,眼含淚水,卻任在強顏歡笑,我緊緊抱住了她。」

「二人泣不成聲,她將頭上唯一能看出自己是女人家的髮釵遞給了我,這是她娘送給她的,她娘死得早但也是最疼她的人,她說今後若是府中有錢了在青樓碰見她,定將她贖回去。」

「她擦了把眼淚,笑着道——我願為小姐倒一輩子,伺候小姐一輩子。我說不出任何話,哭喊着,轉眼,如曳消逝在落魄的大院中。無人替我擦眼淚。」

「我回到家府中的人正忙着,我忽生出一種想法——家中是不是真是沒有錢了。我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但我想試試,於是我叫住了前面那個那走銀錢的事說,本小姐乏了做些戲法瞧瞧,那人瞪了我一眼。」

「我氣極叫罵著——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說著抬手扇了他一巴掌,說是給他長臉,大抵是不想同小孩計較沒有打回去,只是朝我吐了口水——呸!就你還什麼小姐。」

「他忽又指着門上的匾額——你自己看清楚,從今以後這是我們唐主人的飯館。不是谷家大院,做你的小姐夢去吧,說完便翻了個白眼的走了。我剛想再上前扇一次,不料被父親撞見,立刻拉開了我。」

「賠笑似的討好那人,我恨極了嚷道——憑什麼?憑什麼?我又坐在地上哭鬧,沒有侍從的勸解,父親將我一把拖了起來,我又追着那人跑去,父親一把將我拉來,一個有大且粗糙的手扇過,這是父親第一次打我。」

「我呆愣在地上,抹了把鼻涕手攤開是一攤血,父親吼道——起來!家裡成什麼樣子了!又掰過我的臉看向那塊匾額,你看!」

「父親冷着臉隨後消失在了蕭瑟的風中,枯葉飄落,蓋我身。」

「這些日子我安分了不少,同父母一同搬進了偏僻宅院。有些親戚念着我家已無錢財,便打着外出闖蕩的幌子,牽着一家老小,偷了點值錢的東西,又去投奔另一處地方。」

「無獨有偶,這樣一來,家中的人確少了不少,我並無任性,一來我對家中這群人並無在乎,二來除了父母也便只有如曳真心待我好,我其餘他們便如浮雲,走了我還落得一分清靜。」

「家中飾品當掉了許多,大抵是父母也習慣於財大氣粗任由揮霍的日子。堂前的古玩怎麼也不願賣掉,我除去家中勞作的日子,還是日日守在谷家大院前。」

「我本想進去遊逛,可門外總有人攔着,幾次我很想再打回去,可思來想去便想到父親那一掌,便乾脆作罷。」

「此後唐家酒樓門前便多了一人,小姑娘叼着狗尾巴草,搖頭晃腦的看向道旁的車水馬龍,旁人取笑我,我不怪,我只是等一人,尋我回家。」

「一日我像往常一樣幹完活,坐在滿是灰塵的木凳上,只聽見街邊揚起一陣馬蹄聲,只見少年,身着紅衣,眉如劍鋒,眼若流星,乘風載馬,風華正茂。我心中一動慌忙起身,少年偏頭一笑,翻身下馬,我心中一陣疼痛,淚水奪眶而出。」

「我不顧一身煙塵,撲上去抱住了他,哭的撕心裂肺彷彿要把這一年來所有的苦楚盡數吐出來。一年了,他終於來尋我了。」

「他沒有發話,有一下沒一下的拍着我背,我哭累了拭乾了淚,一下笑出聲來。」

「他替我擦掉了眼角的淚珠,彎起唇笑道——淑茹我來接你回家。我點頭嗯了一聲,片刻,我把這一年來發生的事,告訴了他——我家中先已然寒酸了不少,父母亦不如從前。」

「他微微頓了一會,轉瞬即逝便是一個明媚的笑。他說——不礙事的你還有我。我隨之也換來一聲笑,我帶他去到我們家中。」

「此時正值七夕前後,路上人來人往。集市上擠了不少人,攤店前擺了許多陳舊的燈籠。還發著微弱的火光。襯得攤上的飾品格外漂亮,屠夫挑着擔子與我們擦肩而過,傳出一陣肉腥味。我熏得實在受不了掩住口鼻,拉着他便匆匆出了集市。」

「只見長街末尾,一位老者手握摺扇,席地而坐,一塊粗布上放着許多符紙,衣上打着補丁,眼前一壺清茶飄出縷縷白煙,老者摺扇輕揮,端起茶杯悠然吹口氣,輕抿一口。」

「走近了些一張宣紙上,寫着一行字,筆鋒堅韌——精通卦術。末尾還寫着錢款——五文錢。」

《劍鞘誅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