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見終生
見終生 連載中

見終生

來源:google 作者:酉時膩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懷夕 現代言情 酉時膩歪

「余主任,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家小朋友不懂事我們任憑處置」__白浩嶼「『男朋友』我們打個賭吧」「我賭我們的畢業季,白浩嶼會愛上季懷タ」__季懷タ我不確定我喜歡的是你,所以我在反覆確認、試探__白浩嶼我喜歡上了喜歡你的人,可是他不知道__唐一珞季懷夕在賭,在賭白浩嶼會愛上她,可最後丁盛意外入局,似乎一切不再可控展開

《見終生》章節試讀:

教學樓頂的小世界,白浩嶼和丁盛默不作聲,空氣中沉默了很久。 盯着的是否是同一片晚霞,誰也不知道。

「和她有關?」白浩嶼發出聲音,也等待着他的回答。

「你喜歡她?」丁盛冷不丁的問話,直接激怒了白浩嶼。

恍神間一拳就呼在了丁盛的臉上,下了狠力道,丁盛沒有躲,只是樓頂的巨大響動在空樓中響起,有些許的同學聽到,也未在意。

這場雙方面毆打,都讓兩人掛了彩,似乎是力竭,都靠坐在牆邊。

一場打架解決的事,在後來的日子誰也沒提,把他和她都分開。

「你可真狠啊,」丁盛碰了碰疼痛的地方,都不敢用力。

「你也不賴啊,」白浩嶼笑着對他,還不忘搭肩勾背,說「怎麼?怕我搶了她?」

丁盛沒有回答,等來的是白浩嶼自顧自的語言。

「她讓我和她賭,賭我會愛上她。你說可不可笑,我就利用她氣氣那個姓余的,沒想到她倒是順着走,也不嫌咯得慌。」

丁盛聽了,也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季懷夕是否鍾情這個二愣子,可這前無僅有的事兒,又事關她,丁盛拿不準了。

而這突如其來的詢問和毆打,白浩嶼是急,腦子跟不上行動的傻子,真的是暴露的一縷不掛。

「你會輸的。」丁盛站起身來,緩緩開口。

明顯,白浩嶼也不清楚,只是在用丁盛試探那顆心臟「你什麼意思?我會喜歡她?做夢呢。」

「那你現在又是在做什麼慈善工作呢?怎麼?嶼哥也會慈悲天下?普渡眾生?」

丁盛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那個愣頭青在原地。

不知不覺中,白浩嶼腳邊煙頭越來越多,整個人被煙霧包圍,夜色漸濃,那個人,那顆心卻沒有改變。

自以為是的白浩嶼也讓自己短暫地未涉入愛河。

晚自習回到教室,看見白浩嶼周圍圍滿了人,我問了問才知道,原來我下午那句「問白浩嶼去」真的在現場顯現。

我接受着眾人審視的目光,好一頓懵圈。

我看着看着我的人,想從他們眼中找出什麼,只是無果。

只得回座位。

「夕夕,你和白浩嶼?」我的好同桌問我,唐一珞也湊上來。

我不得解,回頭望那個始作俑者,白浩嶼抱胸的雙手,一臉好笑的看着這場鬧劇。

我想聽他解釋解釋,但是他就是不開口,而後我才發現他和丁盛肉眼可見的烏紫。

「你們?」我只得開口。

「和一頭瘋狼幹了一架。怎麼?夕夕擔心我呀。」回答我的是白浩嶼放蕩不羈的聲音,彷彿他才是那個旁觀者。

我白眼了他,一陣無語。

班上起鬨的聲音很大,我耳朵哄鳴。

我看着人越來越多,準備解釋一下。而他再次搶了我的話。

他搶先着說「給各位介紹介紹,我女朋友,季懷夕。」

我一時不解,班級里的哄鬧再也止不住,就怕官方的回應,還假得不能再假。

只見白浩嶼無視所有人湊到我耳邊說「女朋友,給你男朋友一個面子,好不好,回家任你處置。」

他聲音很低沉,每個字都跳在我心頭。

我不解地看着他「你玩我?」

他坐下來,看了很久才說,「怎麼會呢,不是怕你會輸嗎,我給你加註,用我~怎麼?不樂意呀!」

我知道他在報復我,這個自大的人,怎麼可能,不過都是玩心四起,要命。

考試成績很快就出爐,在我選擇文科時,我也就在七班。

「夕夕,你又是第一耶,太帥了吧~」 唐一珞來告訴我捷報,我未動容。

「夕夕,這次換位置,我能和你同桌嗎,我也想抱大腿~」唐一珞來找我,這句話的真假,我未拆解。

「都行。」我笑着看着她。

「什麼都行,和我搶女朋友嗎,」我看着白浩嶼從遠處來,帶着玩笑說。

「我天,這狗糧,齁不住齁不住~」我看着白浩嶼的手很自然搭在我肩上,似乎並沒發現不妥之處。

我把他手扒拉下來,質問他「你是不是有毛病。」

他不惱,反而把玩起我的頭髮。

只有丁盛站在白浩嶼站過的地方,在後門看着這一幕,連進教室的勇氣都沒有。

我數學這次只考了八十幾,又沒及格。被數學老師叫去辦公室。

他看着我的試卷似乎啞口難言,他看着成績單,可能在懷疑自己。

殊不知,他可是文科班最好的數學老師,可是,在數學上季懷夕也無能為力。

最後他讓我去找個凳子來坐着。季懷夕有特權,可以不用上課,以至於,一個下午都在和數學老師小向交流「學習」。

「你當初為什麼報三中啊,」向老師看着我問。

我未想過,也會有人問這問題,似乎我自己也快忘記。

「老師,你想聽真話呢,還是假話呢。」我試圖讓這個話題不用帶我向以前回憶。

倒退的碎片真的磨人。

而老師也未想過我會如此問,只是下意識說「自然是真話了,」

「假話是,這個學校環境好呀。」我頓了頓才接著說「真話是,其他學校有我想避開的人,您信嗎?」

「我相信我自己,而你,很真誠。」

他又看了會兒我的試卷又接著說「我上課,你聽得懂嗎?」

「聽得懂」

「那你這成績~雖然比大多數人好得多,但是和你其他科目差距還是有點大啊。」

我沉默了,

「你是不是對數學有啥過不去的情仇啊」

這個數學老師很年輕,也是如此,才讓這麼多人喜歡,也了解這麼多的我們。

「沒有啊,」我只得否認,見他無奈,「最大的仇,大概就是我在不喜歡的科目遇見了喜歡的老師吧。」

我喜歡這個數學老師,從他輔導我,就算我有小脾氣,掉名詞,其他人會嘲笑,會安慰,可是那裏面的真假各參多少,心裏也清楚。而他不同,他不會在意我是否高居榜首,不會在意我是否明艷,他只是在恪盡職守,做老師應該做的。

我記得我曾經問他,什麼是老師。他沒有回答,反而把問題拋給我。

而他也真的做到了我認為的師者,也甚之。

他也是唯一問過這個年級第一的季懷夕,是否疲倦,是否迷茫。

他是我的心理諮詢師,也幸好有他,讓我高一的抑鬱症得以緩解。

有他,是我的幸運。

「我知道你聰明,好好休息,一切都會如願的。」

《見終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