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錦衣衛:我!林哲!反人類的存在
錦衣衛:我!林哲!反人類的存在 連載中

錦衣衛:我!林哲!反人類的存在

來源:google 作者:最愛小七仔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最愛小七仔 林哲 穿越重生

林哲穿越到了大明的綜武世界憑着反人類的行事作風,很快成了錦衣衛內部的佼佼者隨後他又在大明建立了和聯勝,並且當了第一任話事人凡是被林哲盯上的人,沒有一個正常死亡林哲不管做什麼都毫無底線,好不容易穿越一回肯定要當一個惡人飛魚服,綉春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林哲:沒罪?隨便給他安一條罪名不就行了?展開

《錦衣衛:我!林哲!反人類的存在》章節試讀:

林哲拍了拍陸文詔的肩膀笑道。

「以後跟着我們一起干吧,這一晚上的收益,絕對是你這輩子都不敢想的。」

陸文詔看着**的銀子都被自己的手下裝進了布袋。

就算不用想也知道有很多錢。

她就是想來玩兩把,他有什麼錯?

結果就碰到了林哲他們進來搶銀兩。

不過他能活着,完全是林哲為了讓他給自己開脫。

這次死了哥千戶,萬武是萬喻樓的親侄子,這回動靜鬧這麼大,雨化田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自己的賭坊被人搶了,萬喻樓的侄子還死在了賭坊,這麼明顯的證據,就算沒腦子的人也知道怎麼回事。

林哲把萬武的屍體和打手放到一起,擺成兩人同歸於盡的假象。

還把萬武的印章丟到了二樓包間。

由於萬武用的是綉春刀,就算是燒成灰,也知道哪個是他。

「都弄好了,大家分頭撤出去。」

眾人走後,林哲拿出了火摺子吹了一口,然後丟在了煤油上。

一時間賭坊火光四起,林哲也縱身離開了賭坊。

等林哲回了家,其他人還沒有回來。

看來這些人的腳力還得練,不像林哲似的,會所有門派的武功。

一招武當梯雲縱更是讓林哲健步如飛,飛檐走壁如履平地。

林哲坐在院子里剛把煙袋鍋點着,其他人才陸陸續續趕了回來。

見林哲已經到了,陸文詔不禁感嘆道。

「你怎麼這麼快?」

其他人也有同樣的疑問,在他們看來林哲武功是不錯,沒想到輕功也這麼好。

林哲抽了幾口煙,把煙袋鍋子磕了磕。

「就你們那些三腳貓的功夫,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說著林哲一掌打在一棵樹上。

只見樹葉紋絲不動。

但是另一邊的樹皮卻炸開了。

「知道這是什麼功夫嗎?」

眾人屬實被林哲這一招驚到了。

就這一掌沒個20年的功力根本不可能做到。

何況林哲才20出頭,怎麼可能有這麼深厚的內力?

丁修摸了摸樹上被林哲打過的地方,中掌的地方沒事,但是樹裏面已經空了。

這要是打在人身上,五臟六腑都得震碎了。

這招丁修見過,於是不由得脫口而出。

「少林大力金剛掌!」

丁修見過林哲的功夫,但是大力金剛掌是少林絕技,根本不外傳。

只有進入達摩堂的武僧才有資格學習,就連羅漢堂的武僧都不會,而林哲竟然把大力金剛掌練到了如此地步。

林哲用武功征服了眾人,就是在陸文詔面前宣誓他的地位。

在他這沒有什麼狗屁千戶,只有老大和小弟。

「開眼了吧?我會所有門派的功夫,只要你們跟着我好好乾,想學什麼武功告訴我,肯定毫無保留的教給你們。」

「大人,這牛吹的有點大了,你武功好我們承認,但是你說自己哪個門派的武功都會就有點誇張了。」

靳一川明顯有些不相信,有的人練一門武功,可能練一輩子都沒什麼造詣,以林哲的年齡精通所有門派武功純屬扯淡。

可事實就是這樣,誰讓林哲有個變態師父呢。

「瞧你們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平時自己武功差,又不肯虛心學習,承認別人優秀很難嗎?」

林哲轉身進屋,抱出來一個箱子。

裏面都是各門派武功的手抄秘籍,古三通每教林哲一門武功,林哲回來就把武功手抄下來。

「天下絕學都在這了,除了那些武林寶典,所有的都在這裡了。」

眾人像是貓看見老鼠一樣興奮,連忙跑過去翻看那些秘籍。

「哇,還真有崑崙派的奇門三才刀,這簡直太絕了,有了這些秘籍,我們也能晉陞二流高手了。」

靳一川則拿出一本內功心法,仔細的研究起來。

他想找一種武功來醫治他的肺病。

「別找了,你那個病必須得是少林的易筋經才行,內功心法我這沒有,不過回頭我可以給你弄過來,到時候讓你把肺病徹底治好。」

林哲又把所有的錢都拿了出來,他依舊留了一半,另一半給眾人分了。

緊接着林哲把自己兩天所分的錢全部拿出來交給了丁修。

「我不想老是這麼干,小打小鬧沒意思,這些錢你拿去建立自己的勢力,到時候我們干票大的,以後不管誰的買賣,都得算咱一份,官道上的事就交給我們。」

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知道林哲遠大的理想。

他們一直認為林哲就是個大膽的狂徒。

沒想到林哲的野心竟然這麼大。

還要發展自己的勢力。

陸文詔這回算是徹底服了。

為了往上爬,他寧願冒險去藏點散碎銀子,不料在林哲眼裡,他的這些行為根本就不入流。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與其窩囊的活着,還不如轟轟烈烈的干一番大事業。

於是陸文詔也把自己的那一份交給了丁修。

「與其活着看別人的臉色,倒不如我們闖一片自己的天地,以後我陸文詔跟着你幹了。」

其他人見狀,也把所有銀兩都給了丁修。

「也算我們一個,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壓力一下子又來到了丁修這邊。

「你們這樣,讓我很難辦,就算髮展自己的勢力,光靠我一個人也不行啊!」

「你就放心去干,以後所有的行業,都得有我們一份,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往上爬,到時候我們罩着你。」

林哲說的輕描淡寫,但是眾人知道想在錦衣衛往上爬,那比登天還難。

像他們這樣的小旗官,將來孩子出生都是錦衣衛的接班人。

基本這輩子做什麼都是定死的。

見眾人情緒不高,林哲乾脆說出了他最大的理想。

「你們信不信,不出三年,我一定要掌控天下所有的錢財,就算是皇帝想用錢,也得經過我的同意,你們就放心跟着我干吧,將來東西兩廠絕對不敢再騎在我們頭上。」

人有理想是好事,但是理想一旦和做夢掛上鉤,那就成了夢想。

夢想,夢想,也就只能在夢裡想想。

他們現在就認為林哲在做夢而已。

《錦衣衛:我!林哲!反人類的存在》章節目錄: